好书呀 > 天之逆子 >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96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96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1-04 09:23:14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31
师父,要不然您替我道歉好了,如果没有弟子的帮忙,您怎么会见到师公,这件事情弟子居功至伟。」

天欲妖姬悠悠叹息一声说道:「你师公说不定也在恨我,见面之后也许他又要远走高飞了。」

大绝真人显出身形说道:「算你有自知之明,哼!」

天欲妖姬和冼玉清惊慌的停下来,当她们看清楚是大绝真人的时候尴尬的愣在那里,天欲妖姬反应极快,她立刻飞到大绝真人面前低眉顺眼的说道:「见过大师伯,原来大师伯在这里保护雨墨,用心实在良苦。」

大绝真人尴尬的「嗯」了一声,现在雨墨已经摆明不认自己这个大师伯了,天欲妖姬的奉承简直就是当面挖苦,大绝真人捻着胡子说道:「现在雨墨正在修炼的关键时刻,而且心情也不是很好,外人不宜打扰,你们师徒还是回去吧。」

大绝真人竟然没有发火,这让天欲妖姬喜出望外,天欲妖姬恭敬的说道:「大师伯,我别无所求,只希望能够天天看到相公就可以,如果相公不喜欢,我就绝不打扰他。」

姜秀雅气愤的说道:「我都很久没有见到师兄了,你不要痴心妄想。」

雨墨愤而离去,姜秀雅把所有的原因都算在了天欲妖姬身上,天欲妖姬微微一愣,恐怕大绝真人和雨墨之间有矛盾了,要不然雨墨怎么会和他们分开呢?这个小姑娘还是太年轻啊,不经意的就说走嘴了,这样的小姑娘最好骗了。

天欲妖姬笑瞇瞇的看着姜秀雅说道:「这一定就是秀雅师妹了,相公经常和我提起过你,说你又聪明又听话。」

姜秀雅大喜,原来师兄这么关心自己,天欲妖姬美目流转,似有心似无意的说道:「当时相公挂念大师伯所以才和我仓促别离,相公孝义无双,我自然不敢多嘴胡说什么,相公真的很关心大师伯,如果相公对我也如此关心,就算是死也值得了。」

大绝真人和姜秀雅的脸色同时难看起来,天欲妖姬心中暗笑,很有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导致他们的矛盾,说不定雨墨知道大绝真人法力没有失去的真相之后发火了,天欲妖姬当年颠倒众生,轻松的耍弄众多的追求者,心思的敏捷和狡诈远非普通修道人所能比拟,轻松的就猜出了真相。

第八集 第三章 恶病恶治

夜色更加浓郁,黎明就要到来了,这是一天中最黑暗的日子,星幻的光芒越发的璀璨,已经有修道人按耐不住诱惑冲到了附近观看,只可惜雨墨躲藏在大五行困仙阵之中,而且星幻的光芒已经透过大五行困仙阵,笼罩了十几丈方圆的范围,任何人也无法接近半步,就连小小也远远的躲藏了起来。

雨墨依然沉浸在使用元神疯狂的汲取五行之气的状态中,雨墨并不知道星幻的异常现象,他只感到星幻的能量越来越庞大,五行之气不断的从星幻之中的星辰吸收到元神之上,然后再转入肉体当中,浩瀚的无形之气在转换为高度浓缩的金液。

当黎明来临的时候雨墨身体一震清醒过来,雨墨感到自己发生了一点儿微妙的变化,丹田之中似乎形成了一个小小的炼丹炉样的东西,修道人的功力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会在丹田形成丹鼎元气,而三昧真火就是在丹鼎之中诞生。

雨墨睁开眼睛的时候就见到了大五行困仙阵之外的修道人,这些修道人来历复杂,几乎正魔两道的人都有,现在他们处于微妙的平衡中,没有人愚蠢的抢先下手,星幻带给他们的震撼太大,拥有如此至宝而且能够催发如此盛大声势的绝非寻常人,还没有人能够把这个无名高手和雨墨联系起来。

雨墨不明白这些修道人怎么会如此准确的找到自己的位置,而且他们如果是来抓捕自己,为什么还不动手呢?雨墨决定龟缩在大五行困仙阵里面不出去,大五行困仙阵再加上星幻,绝对可以抵挡他们的攻击。

雨墨从入定中醒来之后星幻的光芒就消失了,那些修道人跃跃欲试的准备试探一下,但是不远处两道光华飞了过来,天欲妖姬收敛光芒露出身形说道:「诸位道友,大绝真人让我带给众位一句口信,不要打扰雨墨。」说着天欲妖姬向后面一指。

众人顺着手势看过去的时候,大绝真人在不远处的空中傲然看着众人,然后悄然隐去,只要有谁不识相,大绝真人就不客气了,现在这些修道人都明白原来刚才的银光竟然是雨墨在修炼,雨墨怎么如此厉害了?这个疑问徘徊在每个人的心头,但是大绝真人现身威胁,雨墨表现的时候又如此高深莫测,竟然真的没有人敢动手。

雨墨在大五行困仙很里面没有听清楚天欲妖姬说些什么,当天欲妖姬向后指的时候雨墨看到了大绝真人的身影,雨墨板着脸收起了大五行困仙阵,小小迅速的跑了过来爬到了雨墨身上,雨墨把小小塞进怀里驾驭神木飞剑向远处飞去,竟然看都没看天欲妖姬一眼。

冼玉清收起飞剑说道:「师父,师公怎么这样绝情?他也太过分了。」

天欲妖姬斥责道:「不许这样说你师公,你师公是很好的人,我看他多半是生你的气,你还是回去吧,我一个人跟着他就可以,也省得见面的时候尴尬。」

冼玉清悻悻的低声抱怨道:「师父,您怎么不对他施展天魔妙舞和女迷魂,弟子保证他绝对没有那份定力,只要他着了道,日后……」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wω_∪mDtxt_còМ
天欲妖姬慌乱的制止道:「要疯了你?这种事情怎么可以对你师公做出来?」一边说一边警惕的看着大绝真人的方向说道:「我先跟着他,日后需要你的时候我会叫你,好啦,咱们师徒在这里分手。」

天欲妖姬追踪雨墨而去,大绝真人来到雨墨埋藏九天玄石的地方取了出来,雨墨认为埋藏起来很安全,但是难保这些修道人之中没有灵觉惊人的高手找到九天玄石,大绝真人取出了九天玄石带着姜秀雅化作金光也紧随而去。雨墨本来打算在昆吾山安新的修炼一段时间,现在看来这个想法无法实现了,从今以后恐怕依然那些修道人不会放过这里。

雨墨离开昆吾山彷徨了,天下之大竟然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要不然和厉归真商量一下取回乾坤葫芦?取回乾坤葫芦就可以炼制飞剑了,不过这样做很丢脸,而且厉归真殴打自己的事情也不能就此罢休,雨墨在天上犹豫不决,天欲妖姬和大绝真人远远的躲藏在后面观察着。

雨墨向东飞一会儿又转向南方,最终又向西方飞去,天欲妖姬和大绝真人他们迷惑不解,雨墨究竟想要干什么?雨墨终于决定了,前往魔宫寻找厉归真取回乾坤葫芦。

雨墨只是大致知道魔宫在大雪山的西面,具体的位置不得而知,雨墨飞过大雪山的时候隐约见到左前方有一道碧绿色的光芒闪过,又是僵尸们的那些丑鬼,雨墨降低了高度悄悄的跟了上去,找到僵尸门的老窝日后前来捣乱也方便一些。

大雪山终年积雪不化,尤其现在是冬季,漫天的雪花飘舞,天地之间白茫茫的一片,那点碧绿的光华格外的醒目,雨墨攻击力不足,驭剑飞行的速度和技巧在这么多年逃亡当中已经达到了高手的程度,追踪前面的绿光游刃有余。

那道绿光转过一个山峰之后消失了,雨墨小心翼翼的收起神木飞剑,改用五行遁法隐身向前摸去,雨墨自以为跟踪的水平很高明,但是他对于身后的两拨人却一无所知,天欲妖姬自己单独行动,大绝真人带着姜秀雅和天欲妖姬隔开一段距离,他们两人都比雨墨的修为高得多,经验更不是雨墨所能比拟,螳螂捕蝉,两只黄雀在后。

雨墨转过山峰之后发现山体上堆积的风雪中露出一个洞口,雨墨来到洞口前就听到里面传来呻吟声,雨墨听这个声音有些耳熟,雨墨壮着胆子又往前走了一点儿,山洞完全暴露在雨墨面前。

这是一个很小的山洞,里面正躺着一个人,那个人痛苦的蜷曲着发布呻吟声,雨墨小声喊道:「法临,是不是你?」

那个人如同受惊的兔子「噌」的窜起来,碧绿色的化骨魔焰护在了面前,雨墨让星幻放出光芒说道:「是我啊,我是雨墨,你忘了?当初你抢过我的法宝,后来还拦截神木门的人救过我和师父。」

法临见到星幻的光芒又听到雨墨提起往事,法临稍稍放点儿心,看来雨墨没有恶意,法临收起了化骨魔焰冷漠的看着雨墨,雨墨关切的说道:「你的脸色很难看,尸毒不仅没有清除反而加重了,你按照我的方法治疗了吗?」

法临焦躁的说道:「关你什么事情,如果当年不是你师父多事,老子怎么会落到今天的下场,老子英雄一世,要你来假惺惺的装好人?」

雨墨听到法临一口一个老子本来很反感,但是法临的情况真的很不好,雨墨忍着怒气说道:「你应该是受了重伤没有痊愈,你的双眼是不是感到很干涩,而且总是控制不住火气?你的肝脏已经受了内伤,肝胆属木,这个部位受到创伤之后就会虚火上升。」

法临不作声了,当年法临就猜测雨墨很有可能是个高明的医生,法临没有因为年纪小就藐视雨墨,后来按照雨墨的指点果然控制了尸毒,法临很感激雨墨,所以在神木门追杀楚梦枕师徒的时候出手拦截,法临是在报恩,但是后来的情况让法临又开始痛恨楚梦枕。

雨墨收起星幻说道:「当年多谢你,要不然我和师父就危险了,我这里有些药材,你找个瓦罐我帮你熬药。」

法临瓮声瓮气的说道:「用不着你关心,当年拦住神木门的人是我为了报答你提供的药方,现在恩怨两清了,你走吧,你不欠我什么,我也不欠你。」

雨墨没有理会法临的拒绝,试探着走进山洞,法临没有阻拦,雨墨发现山洞的角落有一个破口的瓦罐,雨墨拿起落满尘埃的瓦罐到外面用积雪擦净,然后装满了清雪回到山洞,雨墨使用三昧真火融化了冰雪后放入了药材。

很快淡淡的药香弥漫开,法临神色变幻不定,忽而狰狞忽而愧疚忽而失落,雨墨没有留意法临的变化,他专心致志的使用三昧真火熬药,法临对自己和师父有恩,那么有恩必报就没有什么好说的,这是做人的基本原则。

大绝真人使用明堂镜紧张的观看着,法临可不是什么好鸟,雨墨的胆子太大了,这么危险的事情怎么可以做出来?天欲妖姬眼巴巴的看着大绝真人,但是姜秀雅充满敌意的眼神让她不好意思凑过来。

雨墨嗅嗅药香说道:「你这个人火气旺,而且应该受了不少委屈,所以受伤之后肝郁气滞,这是很危险的事情,不开心的事情不要多想,只要自己没有做错什么,问心无愧就可以,生什么闷气呢?那是最蠢的事情。」

法临郁闷的说道:「净他妈的放屁,你以为老子愿意生气啊,何寂寞炼成了阴雷之后打上僵尸门找麻烦,骷髅鬼手说看在苍梧的情分上应该给何寂寞一个面子,说穿了就是想拉拢何寂寞,赵小儿那个婊子养的得罪不起骷髅鬼手,所以把老子赶了出来,操!这世上就没有好人。」

雨墨沉默了一下说道:「也不能这么说,我师父就是好人,别人就不好说了,我看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还有脸说别人?」

法临愣了半天反驳道:「你师父也不怎么样,当初何寂寞和我抢九幽冥火发生了矛盾,后来我都快要干掉何寂寞了,结果你师父救了他,如果何寂寞死了,我怎么会这么惨?说起来你师父和我也有仇。」

雨墨瞪眼吼道:「我师父是凭良心做事,何寂寞有难的时候自然会伸手相助,这是朋友的道义,就像如同你有麻烦,我也会帮助你,你恨我师父这是私人恩怨,和是不是好人没有关系,和你说话真没意思。」

雨墨和法临的争吵一声高过一声,大绝真人听得清清楚楚,大绝真人心中极度失落,刚才雨墨只说他师父是好人,却把别人排除了,自己这个做大师伯的在雨墨心里的地位肯定一落千丈,想必道苑和韩璇也受了自己连累,大绝真人唯有苦笑。

药终于熬好了,雨墨和法临争吵的面红耳赤,但是开始治病的时候雨墨冷静了,雨墨做事的时候向来很专心,尤其是在治病的时候,绝对不带私人恩怨,雨墨沥出了药渣说道:「开始喝药,喝完之后我再给你熬一副药,然后我要去魔宫一趟,说不定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我估计两幅药下去你的病情应该可以稳定了。」

法临仰头把滚烫的药汁喝了下去问道:「你去自杀?」

雨墨的脸立刻板了起来,法临嘿嘿笑道:「我听说你到处张贴告示骂魔尊,真有你的。」

雨墨急忙更正道:「那叫檄文,这是有文化的骂人方式,比爹长妈短的骂街有档次多了,我怀疑厉归真根本就没有看懂,他肯定没文化。」雨墨可不会坦白交待自己是雇佣枪手代作的檄文,这篇檄文非常有力度,雨墨决定把它据为己有。

法临果然露出长见识的表情,原来那叫檄文,法临他们一直以讹传讹的称之为告示,经过雨墨的解释法临依然不明白檄文具体是什么意思,甚至不知道这两个字怎么写,不过可以肯定一点||檄文就是骂人的有文化的东西。

法临想了一下说道:「你去魔宫有什么事情?要不然我代替你去好了,听说现在厉归真不在那里,许多事情应该好办得多。」

雨墨惊讶的说道:「厉归真不在魔宫,那我去干什么?」

法临看着怪物一样瞅着雨墨,厉归真执掌魔道以来一直很低调,但是这并不表示厉归真好对付,雨墨到处张贴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天之逆子】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