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天之逆子 >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97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97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1-04 09:23:19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31
檄文辱骂厉归真,这件事情已经引起了魔道的公愤,厉归真却高深莫测不发表任何意见,现在雨墨竟然想要主动寻找厉归真,他一定是活够了。

法临非常羡慕雨墨的好运气,雨墨可谓是仇家遍地,而且都是大有来头的敌人,而法临只得罪了一个何寂寞就如此凄惨,差距太大了,法临真想请教一下雨墨是如何活得这么长久。

雨墨失望的说道:「这下厉归真就麻烦了。」

法临说道:「前些天我没有离开僵尸门的时候听说厉归真到落封山去了,回来的时候很不愉快,然后昨天我见到他又奔那个方向去了,他应该是去找大小不良。」

雨墨喃喃自语道:「他找大小不良干什么?难道要连手对付我?不至于啊。」说着站起来说道:「我要去落封山,」

雨墨已经走到洞口的时候,法临鼓起勇气说道:「我和你一起去怎么样?」

法临在雨墨面前很自卑,魔道中人没有几个见到过雨墨的真面目,他们谈论雨墨的时候总是说衣着华贵而且长得比较俊俏那小子应该就是雨墨,这是魔道中人分辨雨墨的最简单方法,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绝大部分的修道人都穿道袍,雨墨这种另类的修道人不多。

而法临身上中了尸毒,腐烂的伤口散发着刺鼻的气息,和雨墨走在一起太不相称,法临感觉雨墨以前能够活得平平安安,以后也应该没有问题,而且和雨墨在一起何寂寞就应该不会为难自己了,但是雨墨好像很爱清洁,有可能会拒绝自己,因此法临壮着胆子提出了这个要求。

雨墨背着法临皱起了眉头,法临的样子实在太丑陋了,雨墨心中一百个不愿意,但是法临好像已经穷途末路,现在拒绝他有些伤人自尊,雨墨咧嘴说道:「好啊,大家作伴同行应该很有意思。」

小小从雨墨怀里钻出来「吱吱」的抗议着,法临身上的那种尸臭让小小很敏感,小小可不愿意经常见到法临,雨墨把小小塞回怀里说道:「赶快上路吧,我这里还剩了一点儿北海恶鲛的内丹,正好到前方的城市里给你配上一服药,尸毒就可以解除了。」

法临几十年来痛恨和寂寞和楚梦枕,主要是因为投入僵尸门之后虽然学到了厉害的化骨魔焰,但是尸毒如同附骨之蛆也伴随而来,结果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彻底解除尸毒这个愿望法临期待了很久,今天雨墨竟然主动提出来了,法临心中百感交集。

法临没有什么要携带的东西,而且喝下了雨墨的药之后法临感觉身上的痛苦减轻了许多,当他们两个连袂从山洞里面飞出来之后,姜秀雅惊骇的说道:「师父,师兄怎么和这么丑的人走在一起了?他是不是受到胁迫了?」

天欲妖姬没有大绝真人那么好的耳力,她只是隐约的听到了一些交谈的内容,大绝真人不着急,天欲妖姬自然也不慌张,而且雨墨和法临之间好像有点儿交情,天欲妖姬越来越看不懂雨墨了。

雨墨带着法临来到了溪下城,在这里的药铺之中雨墨买来了一些普通药材,来到客栈给法临熬了一副汤药,法临很少来到尘世,中了尸毒之后他越来越自卑,每次被人见到的时候都要引起一阵慌乱,后来法临干脆苦苦修炼,不再招惹烦恼,今天法临和雨墨来到城里的时候,不出意料的引起了人们的恐慌,在人们眼中法临简直和恶鬼没有什么区别,许多小孩子吓得「哇哇」直哭。

法临用袖子遮着脸狼狈的跟在雨墨的后面,雨墨心中不忍,法临落到今天的地步虽然有他自己的过错,但是法临也是个可怜人,雨墨坦然的说道:「大丈夫只要问心无愧就好,为什么要在意别人的看法?」

法临一声不吭,法临除了在僵尸门的同门师兄弟之外几乎不和人来往,而僵尸门之中勾心斗角,每个人都时刻警惕别人超越自己,他们同们之间的态度比陌生人还要冷漠,尤其法临是带艺投师,在僵尸门更是受尽了白眼,雨墨说话虽然不客气,但是法临能够感受到雨墨的那份真诚的关切,这对法临来说才是最珍贵的东西。

尸毒对于别人来说是绝症,但对于雨墨来说只是稍微复杂一些而已,拥有北海恶鲛的内丹治疗尸毒只是小事一桩,雨墨让店伙计在房间里面升起了两个小火炉,一个用来熬汤药,另一个用来煮一盆黑乎乎的水,而且预备了一个大木桶。

雨墨不断的用一把木勺搅动那盆水说道:「尸毒已经侵入你的内脏,这个时候普通的方法已经很难完全根治尸毒,只有内外兼治的方法才能奏效,不过这个方法很痛苦,法临,你可要做好准备,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法临目不转睛的盯着那盆水说道:「死都不怕还怕痛吗?你小瞧老……我了。」

法临说话向来粗俗,方才那句老子是勉强才能憋回去,雨墨淡淡一笑,当汤药煮好的时候这盆水也沸腾了,雨墨让法临服下汤药然后脱光衣服跳进木桶,法临喝下汤药之后感到五脏六腑都在燃烧,辛辣的气息直冲脑门,热汗立刻流淌了下来,法临呼呼的喘着粗气说道:「好!真他妈的舒服,啊……」

雨墨端起那盆沸腾的黑水劈头盖脸的浇了下去,法临立刻忍不住惨叫起来,这盆黑水简直比辣椒水和盐水还要毒辣,法临身上因为尸毒而腐烂的伤口沾上黑水痛彻心脾,法临全身的肌肉都痉挛起来,无意识的颤抖着。

雨墨大喝道:「法临,如果你是男人就忍住,快蘸着药水擦遍全身,无论多痛苦都要忍住,这是唯一的方法。」

法临的眼睛都红了,他颤抖的双手胡乱的蘸起药水在身上涂抹着,钻心的痛苦让法临感觉如同来到了地狱,冷汗从法临全身冒了出来,这一刻法临感觉生不如死

第八集 第四章 达成交易

杀猪般的惨叫让整个客栈惶恐不安,法临恶鬼般的模样吓走了许多客人,幸好雨墨进来之前塞给店老板一大锭的银子,足可以弥补客栈的损失,雨墨可以想象得到法临承受了多少痛苦,但是再重的伤也比不上大绝真人,雨墨给大绝真人疗伤的时候他可是一声也没吭。雨墨悠然的站在木桶旁打击道:「皮肉之苦而已,你叫这么大声干什么?忍住!」

法临龇牙咧嘴的说道:「说得轻巧,真他妈的疼啊,啊……」

内服的汤药和外面浸泡的药汁内外夹攻,法临感到四肢百骸都僵硬了,而且全身的皮肤彷佛被硬生生的揭去了一层,雨墨见到法临身上的皮肤已经红通通的变了颜色,这才发出神木飞剑在地上挖了一个大洞,让法临把木桶里面残余的药汁倒入了坑中,然后雨墨发出三昧真火开始焚烧。

法临洗澡的药汁之中蕴含着大量的尸毒,如果不仔细的处理妥当很容易引起传播,那样麻烦就大了,处理完之后雨墨让店伙计取来温水给法临冲洗,法临感到全身都松弛了,而且刺鼻的恶臭也消失了,法临感到了强烈的倦意,眼皮说什么也睁不开了,法临挣扎着来到床前倒头睡去。

法临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黎明,法临睁眼就见到雨墨和小小正坐在桌前吃早餐,法临坐起来的时候就听到身上传来「哗啦、哗啦」的脆响,法临低头看去的时候,一层干枯的死皮因为自己坐起来的举动而破碎了,从破碎的地方可以看到干净洁白的新皮肤。

法临激动的向脸上搓去,脸上也传来「哗啦」的声音,法临不用看也知道脸上肯定也恢复了,纠缠了自己几十年的尸毒终于解除了,法临剥去了身上的死皮胆战心惊的来到镜子前,这么多年来法临根本不敢照镜子,就连水边他都不去,他厌恶自己的恶心样子。

铜镜里映出一个中年道人的模样,这是几十年前没有修练化骨魔焰的法临本来面目,法临的双手颤抖起来,雨墨递给他一套道袍说道:「换上吧,你原来的那套衣服肯定无法穿了,一股怪味。」

法临默不作声的换上衣服,全新的肌肤与衣服摩擦的那种惬意的感觉已经很多年没有享受过了,中了尸毒之后腐烂的肌肤与衣服摩擦时的痛苦不是外人能够想象,法临抿着嘴唇来到雨墨面前深深的鞠躬下去。

雨墨端着粥碗摆手说道:「你这个样子好看多了,吃饭。」

小小蹲在桌子上舔着盘子里的食物不时好奇的看看法临,现在法临身上那种讨厌的气息消失了,小小不再那么排斥法临了,法临知道雨墨不想听什么客气话,法临来到桌前端起自己那份食物吃了起来,法临看着自己拿着碗筷的双手感慨万千,终于可以吃一顿干净的饭菜了,以前法临自己看见溃烂的双手就感到恶心,无论多么精美的食物也会失去胃口,导致法临的脾气越来越暴躁。

雨墨和法临走出客栈的时候,店伙计简直不敢相信法临就是昨天那个恶鬼般的客人,雨墨不愿意在路上拖延时间,他放出神木飞剑说道:「走啦!」

雨墨不怕惊世骇俗,法临更不在乎,他们两人腾空而起向落封山飞去,引起了溪下城人们的震惊,大绝真人带着姜秀雅随后追了上去,天欲妖姬远远的看到了恢复原貌的法临,天欲妖姬欣慰的笑笑,雨墨的医术越来越高明了,天欲妖姬心中越来越迷恋这个小相公。

雨墨的飞行速度超过了法临,法临竭尽全力竟然还追不上雨墨,雨墨要不断的停下来等待他,法临心中有些郁闷,雨墨总共也没有修炼几年,怎么飞行速度会这么快呢?而且雨墨使用的只是普通的飞剑而已,难道雨墨的修为已经比自己高了吗?

雨墨对于落封山不陌生,找大小不良麻烦的时候雨墨对于这里的地形了如指掌,但是雨墨来到落封山附近的时候感到这里有很邪异的气息,法临嗅嗅鼻子说道:「大小不良竟然使用活人修炼道法,难道他们和冷月狂魔勾搭在一起了?」

雨墨停下来问道:「你怎么知道大小不良使用活人修炼道法?不会是你也这样干过吧?」

法临不悦的说道:「各门各派修炼的方法虽然不一样,但是使用活人炼制阵法会传出异样的气息,飞剑和法宝只要遇这种阵法粘上立刻就会受损,如果我肯使用这个方法,何寂寞怎么会是我的对手?也只有冷月狂魔这种人会如此灭绝人性,你把我法临看作什么人了?」

远处有人轻轻赞道:「好一个法临,我倒小看你了,赵小儿把你驱逐出门是他瞎了眼。」

雨墨和法临惊慌的转过头的时候,就见到厉归真悠然的从虚空中显出身形,雨墨还没有见过如此神奇的隐身之术,而且今天是自己找上门来求厉归真,雨墨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法临见到厉归真的时候有些惶恐,厉归真是魔道的尊主,地位比法临高太多了,法临在厉归真面前有些拘束。

厉归真彷佛忘记了以前和雨墨之间的不愉快,笑容可掬的说道:「雨墨的修为又进步了,果然是士别三日不见当刮目相看,可喜可贺。」

雨墨嘿嘿笑了两声,厉归真对法临点点头说道:「如果有兴趣就和我回魔宫,做我的手下吧。」

法临露出了心动的神色,厉归真亲口发出邀请,这份荣耀太大了,日后在魔宫肯定有自己的一席之地,而且可以学习魔宫之中的高深道法,如果答应就是一步登天了,法临艰难的说道:「多谢魔尊抬举,我想留在雨墨身边。」

厉归真总共也没有邀请过几个人,厉归真选择手下很严格,寻常人根本看不到厉归真眼里,他很少有主动邀请别人的时候,可是偏偏和雨墨有关系的几个人都不买自己的帐,厉归真哈哈一笑,厉归真行为乖张,做事的时候从不按常理出牌,别人忤逆他意见的时候如果真的有道理,厉归真只会一笑置之,而绝不是有仇必报,这一点让许多人为之折服。

雨墨反倒惊讶了,法临竟然为了留在自己身边而拒绝了厉归真的邀请,这个法临很有意思,难道他不知道去魔宫比跟在自己身边有发展吗?

厉归真眺望着落封山说道:「想不到大小不良彻底堕落了,他们和冷月狂魔勾结在一起,使用药王神鼎炼制了元婴锁魂阵,数百个无辜的婴儿就这样死去了,药王神鼎我要不回来了,现在我根本就不敢轻易闯进去,我在这里已经停留两天,如果不抱着两败俱伤的念头就根本没有机会。」

厉归真亲口承认自己无能为力,雨墨却大生好感,厉归真这个人虽然有些讨厌,但是他不虚伪,而且他索要药王神鼎肯定是为了和自己换五行神雷,自己可没有提出这个要求,雨墨用手背蹭蹭鼻子说道:「我说那个……那个魔尊啊,嗯!嗯!」

厉归真含笑看着雨墨,如果不知道情况的人肯定会以为这是慈祥的长辈和晚辈之间亲切的交谈,谁能想到雨墨和厉归真之间发生过那么多的龌龊?厉归真是无奈之下才来到这里打算索要药王神鼎。

雨墨不肯同意使用乾坤葫芦交换五行神雷,而雨墨被困在地下陵墓的时候厉归真千辛万苦的使用魔道大法摧毁了那里的封印,但是雨墨和天欲妖姬竟然从别处逃走了,厉归真辛辛苦苦的忙了一场却没有人领情,恐怕雨墨也不会认帐,无奈之下厉归真打起了药王神鼎的主意,可是大小不良使用元婴锁魂阵之后厉归真也无计可施。

现在雨墨主动找上来了,而且态度如此暧昧,有门!厉归真心中欢喜,迫不及待的等待雨墨亲口说出交换的要求,雨墨话到嘴边的时候才感觉说出来真的很艰难,当初厉归真上杆子找上门来要求交换却被自己坐失良机,现在轮到自己被动了,雨墨感觉很不甘心。

雨墨再次嘿嘿笑了起来,法临被雨墨的傻笑弄得莫名其妙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天之逆子】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