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天之逆子 >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101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101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1-04 09:23:35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31
做就可以,不用劳烦你。」说着向前疾冲而去。

雨墨本来是打算逃离这里的尴尬环境,谁想到法临竟然抢先去了,雨墨失望的叹口气,如果有可能雨墨宁愿借尿遁逃离,不过这个借口对于修道人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天欲妖姬笑瞇瞇的看着坐立不安的小丈夫,眉宇皆是爱怜。

大绝真人也觉得气氛实在有些不对劲,他咳嗽一声问道:「雨墨,你的刀起名字没有?」

雨墨抚摸着原本是剑脊的光滑刀脊郁闷的说道:「本来我炼制的是飞剑,可是最后关头被火精打扰了,这么丑的刀取不取名字都一样。」

天欲妖姬嘴唇翕动一下欲言又止,大绝真人责备道:「你炼剑的时候我用明堂镜观看了,如果不受打扰肯定会是一柄不错的飞剑,但是当它变成三尖两刃刀的时候散发出的那种凛冽狂暴的刀气我都感到恐惧,你是因祸得福了。」

天欲妖姬终于忍不住说道:「相公,三尖两刃刀问世的时候我虽然没有亲眼见到,但是我感到了杀气,就在那个时候九烈山突然引发了暴风雨,天象如此异常肯定与这把刀有关系,恐怕三尖两刃刀问世的时候上天都感到恐惧。」

雨墨将信将疑,不过刚才出来的时候的确正在下暴风雨,然后突然就结束了,难道真的和这柄丑刀有关?三尖两刃刀的光芒依然吞吐不定,似乎正在期待着什么。

雨墨端详着三尖两刃刀说道:「连老天都恐惧,你叫逆天怎么样?」

天欲妖姬凑到雨墨身边轻声说道:「相公不喜欢刀,现在却改变不了事实,刀剑形虽不同,本质却不变,都是用来斩杀敌人,为什么不称呼它为逆天斩?」

雨墨喃喃自语道:「逆天斩!」

三尖两刃刀突然迸发出耀眼的精芒,刀刃不断的颤动着,发出「嗡嗡」的鸣声,大绝真人羡慕的说道:「神兵有灵,它认可这个名字了,千百年之后逆天斩必将成为千古神话,好好珍惜它吧。」

大绝真人和天欲妖姬如此高度评价逆天斩,雨墨忽然觉得逆天斩也不怎么丑了,而且星幻就在逆天斩上,就算逆天斩再丑雨墨也认了,星幻对于雨墨太重要了,已经变成了雨墨不可缺少的命根子。

雨墨心念一动逆天斩迅速的缩小,雨墨正要把逆天斩放入法宝`囊的时候,法临仓皇的从远方飞了过来,一边飞还一边喊救命,后面还紧紧的跟随着一红一黑两道法宝光芒,而且驾驭黑色的法宝的人正不断的发出阴雷攻击法临,雨墨惊讶的张大了嘴,法临也太倒霉了,怎么会遇到何寂寞和温朝恩呢?

第八集 第七章 重回天玄

大绝真人瞥了一眼说道:「何寂寞这小子有仇必报,法临得罪他算是永无宁日了。」

雨墨弹指发出逆天斩拦在了法临的后面朗声说道:「何叔叔,你和温叔叔怎么会这么巧来到这里?」

何寂寞恨得牙痒痒的,刚才偶然遇到法临的时候法临已经说出了他正和雨墨在一起,何寂寞生怕雨墨从中作梗才如此拼命的准备先干掉法临,但是法临多年苦修,打虽然打不过何寂寞,一心逃跑的时候何寂寞和温朝恩想要追上他也有些费力,现在眼看法临已经是强弩之末,可是法临已经逃到雨墨面前了。

何寂寞的眼睛里面几乎喷出怒火,法临惶恐的站在雨墨身后,心脏「扑通、扑通」的几乎跳出胸膛,刚才只有稍稍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wω_∪mDtxt_còМ迟疑一点儿,这条老命就算交待了,幸好!幸好跑得够快。

法临默不作声的把买来的酒菜放在一块干净的大石头上,他是回来的路上遇到何寂寞,当时何寂寞与温朝恩正从远方飞过,但是法临驾驭飞刀飞行的时候让何寂寞辨认了出来,法临以为自己正在和雨墨在一起,何寂寞不应该再刁难自己,而且距离九烈山已经不远了,因此没有躲避。

但是法临刚刚解释几句的时候何寂寞已经下手了,温朝恩也毫不客气的帮忙准备干掉法临,法临这才仓皇逃窜,法临已经打定了主意,不管何寂寞和法临怎么说,自己就是不离开雨墨,他们也只能干瞪眼。

温朝恩哈哈笑着降落到雨墨面前说道:「原来雨墨真的在这里啊,我还以为法临着小子撒谎呢,哈哈哈……法临越来越没出息了,以前不要脸的拜赵小儿为师,现在又巴结雨墨来保命,你说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法临的脸皮涨得通红,双拳死死的握着,雨墨收回逆天斩说道:「温叔叔,我上次已经说过了,法临曾经救过我和师父,就算这个人十恶不赦,我也要报答他的救命之恩,更何况法临也很可怜,何叔叔,你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大丈夫恩怨分明,你和法临抢夺九幽冥火已经胜利了,现在法临已经如此凄惨,为什么还要不依不饶?」

何寂寞板着脸不说话,温朝恩也知道今天是无法下手了,不要说雨墨会阻拦,大绝真人也不会袖手旁观,还不如做个好人,温朝恩冷嘲热讽的说道:「大绝真人,以前我们和楚兄交往的时候你不让,现在雨墨和法临在一起你怎么不表态?哎呀!这不是天欲妖姬吗?真新鲜啊!」

大绝真人淡淡的「嗯」了一声警告温朝恩放明白点儿,当着雨墨的面大绝真人不想让温朝恩下不来台,毕竟要给他留点儿面子,温朝恩也见好就收,招手说道:「何寂寞,下来吧,报仇是没有机会了,雨墨这小子和他师父差不多,都是滥好人。」

何寂寞这才不情不愿的落下来,愤愤的瞪了法临一眼,又冲天欲妖姬「哼」了一声说道:「雨墨,你的飞刀刚刚炼成吧,竟然第一次使用就是拿它来对付叔叔我,你真有出息啊!」

大绝真人冷冷的说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逆天斩炼成的时候杀死了骷髅鬼手,然后和我吓跑了冷月狂魔,就是刚才发生的事情,和他们两个比起来你算个屁。」

何寂寞苍白的脸色涌上狂热的红晕,他兴奋的眼睛都放光了,温朝恩的红脸却变白了,雨墨的飞刀放出来的时候温朝恩就觉察到非常凶悍,可是怎么也想不到竟然是拿骷髅鬼手祭刀,修道人都很迷信,炼制成功一件法宝之后轻易不会使用,一定要杀死够级别的敌人做祭品图个好兆头,骷髅鬼手这个祭品别人想都不敢想,恐怕明天逆天斩的名字就要名扬天下了。

大绝真人拍拍身上尘土来到酒菜前面,席地而坐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说道:「如果你们不想吃就可以离开了,也免得大家在一起尴尬。」

温朝恩看看何寂寞,何寂寞硬着头皮说道:「你都不在乎,我怕什么,老温,咱们也吃。」

雨墨拿起酒壶想要给他们斟酒的时候,法临抢过了酒壶说道:「公子爷,让老奴来。」

雨墨目瞪口呆,法临这是什么意思?法临恭敬的给何寂寞和温朝恩斟酒说道:「两位前辈是公子爷的长辈,自然不会为难我这个下人,法临没有别的目的,公子前程远大,法临只想留在公子身边伺候,公子如果垂怜,法临也好学点儿真本事,希望日后能够平安渡过天劫。」

法临看得很明白,想得也很清楚,楚梦枕短短数年就飞升灵空仙界,进境之快别人拍马都追不上,就连厉归真想要渡过天劫都要求雨墨帮忙,雨墨的飞刀刚刚炼成就重创火精,还杀死了骷髅鬼手,雨墨的前途不可限量,而且雨墨非常讲义气,不仅没有追究当初自己抓走他的事情,还帮助自己化解了尸毒,只要留在雨墨身边,雨墨就绝对不会亏待自己。

大绝真人淡淡一笑,洒脱的自斟自饮,天欲妖姬见到何寂寞那张死人脸就生气,她独自坐在一旁不言不语,姜秀雅却好奇的看着他们,这还是姜秀雅认识雨墨以来最热闹的一次,而且这个场合太怪异,法临竟然主动当了雨墨的奴仆,都说世事变化无常,今天姜秀雅算是理解这句话了。

何寂寞和温朝恩同样张口结舌,谁能想到法临竟然使出这一手?日后再找法临的麻烦不仅是不给雨墨面子,也显得自己太小气了,不过也好,当年的死对头竟然沦落为雨墨的奴才,日后见到自己这个长辈肯定要毕恭毕敬,这也消除了何寂寞心中的闷气,何寂寞惬意的举杯一饮而尽。

温朝恩有心想要嘲讽几句,但是大绝真人不动声色的看着他,温朝恩干笑两声举杯说道:「今后就是自己人了,自然无所谓为难不为难,大绝真人,请!」

雨墨放出了急不可耐的小小说道:「法临你本来就是我的朋友,不要再提什么为仆的事情,我不喜欢,要不然你就离开吧。」

大绝真人把冲上石头想要吃菜的小小拎到一旁,说道:「法临遭遇坎坷,留在雨墨身边也是个办法,也省得日后僵尸门找法临的麻烦,赵小儿这个人非常阴险,他为了一时的权宜之计而把法临逐出僵尸门,但是难保日后他不会向他提出别的要求,当然雨墨说得也有道理,修道人要仆人干什么?日后就当作朋友留在他身边好了。」

法临恭敬的回答道:「是,法临谨遵吩咐。」何寂寞突然说道:「骷髅鬼手劝说赵小儿赶走了法临,然后对我卖好,说什么日后要有什么大动作,希望我日后加入他们,也不知道是不是打算把厉归真赶下台?」

大绝真人放下酒杯说道:「为了赶厉归真下台需要那么费力吗?一定有什么大阴谋,天下要大乱了,小小越来越没有规矩,你还敢抢?」

小小从来经历没有看别人吃东西却没有自己的份的事情,今天大绝真人他们喝酒吃菜,却不搭理小小,这让小小非常愤怒,雨墨撕了一个鸡腿喂`小小说道:「说不定是打算和天王宫公开连手合作,那样就可以统一正魔两道了,这样才符合冷月狂魔的野心。」

大绝真人忧虑的说道:「冷月狂魔召集了许多沉寂已久的老魔头,实力的庞大不是你们能够想象,那天梦枕飞升的时候已经初露端倪,想必厉归真也是终日提心吊胆,我应该回天玄宗一趟,有些事情不说清楚不行了,逃避不是办法。」

雨墨听到天玄宗的时候露出了心动的神色,那里是师父当年修炼的地方,雨墨早就想去看看了,而且二师伯和四师叔都在那里,雨墨很想见到他们。

大绝真人微笑说道:「雨墨和秀雅随我一起回去看看,法临和……那个谁就先留在这里,嗯,还是到天玄宗附近再分手,以免遇到危险,现在必须加倍小心。」

大绝真人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天欲妖姬,干脆用那个谁代替了,天欲妖姬也不在意,只要大绝真人默认自己留在雨墨身边什么都好办。

温朝恩叹息说道:「不知什么时候我们也能到天玄宗看一眼楚兄当年修炼的地方,唉!这辈也不知道能不能再见楚兄一面了。」

何寂寞也有些伤感,唯一的好朋友飞升了,这道门坎太难以逾越,今后相见的机会真的很渺茫,绝大部分的修道人都没有机会跨过这道界限,不要说温朝恩没有信心,就连实力远远超过他的何寂寞同样感到信心不足,飞升不是吹牛就可以做到,那要凭实力和运气说话,没有飞升之前谁也不敢说自己有绝对的把握。

大绝真人不说话了,就连雨墨进入天玄宗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应都不得而知,而且其它的门派会有什么样感受也同样不可知,起码丹景道宗和天耀门会感到不开心,至于天王宫会怎么看大绝真人不在乎,反正日后要撕破脸,但是这两个魔头如果进入天玄宗肯定引起轩然大波,他们绝对没有机会。

何寂寞和温朝恩离开之后,大绝真人带着众人向天玄宗飞去,大绝真人已经两三年没有回到天玄宗,远远看到天玄宗的时候大绝真人竟然涌起了近乡情更怯的感觉,不知道那些长老们和旁支的弟子会怎么抨击自己,难啊!

大绝真人让法临和天欲妖姬在附近的一个山峰等候,再往前走就容易遇到天玄宗的人了,以他们两个的名声估计会引起天玄宗的追杀,天玄宗方圆百里不许魔道中人出现,这已经是千百年来铁的规矩,魔道中人也向来不自讨没趣,默认了这个规矩。

当大绝真人的金光出现的时候,天玄宗简直要沸腾了,这道金光已经好几年没有出现,其它的门派也有人使用的法宝能够放出微弱的金光,但是只有大绝真人发出的金光如此璀璨耀眼,这是大绝真人的招牌。

大绝真人刻意加快了速度,人刀合一的雨墨竟然能够勉强追上,雨墨不知道自己的速度已经惊世骇俗,能够和大绝真人的速度并驾齐驱的不是没有,却屈指可数,而雨墨总共只修炼了十一、二年的时间,由不得大绝真人不震惊。

天玄宗的人见到一道银光与大绝真人并驾齐驱的时候也都露出了迷惑的神色,他们以为这是大绝真人的朋友,道苑和韩璇首先冲了出来,金光和银光收敛起来,露出了大绝真人、姜秀雅和雨墨。

大绝真人露出微笑看着道苑和韩璇,道苑激动的声音都颤抖了,他嘴角微微的抖动着说道:「大师兄,你回来了,小弟一直挂念着你。」

大绝真人担心道苑再说下去会流出眼泪,他昂然向前飞去说道:「回栖霞殿说话。」大绝真人以往回到天玄宗的时候向来不走正门,他从来都是从山顶冲开法阵直接进去,今天久别重逢,而且是带着雨墨和姜秀雅,大绝真人才决定循规蹈矩一次。

天玄宗的长老们和其它同辈师兄弟都陆续赶往栖霞殿,他们有太多的问题要质询大绝真人,大绝真人来到栖霞殿前落下来,昂首抱拳四下问好道:「张师叔好;李师叔久违了;宋师叔终于出关了,恭喜;董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天之逆子】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