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103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103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1-04 09:23:4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22
逐出天玄宗是罪有应得,但是他老人家不后悔。」

姓董的老道士叹息说道:「楚梦枕是厚道人,天玄宗这些年是是非非不断,让大家对楚梦枕产生了很多非议,所以道苑把楚梦枕逐出师门的时候我们没有阻拦,仔细捉摸起来都怪私心作祟,道苑这个掌门人做得实在不容易。」

大绝真人不满的说道:「当时你们干什么了?你们的弟子想争夺掌门人的位子,背地里搞了那众多的小动作,你们在一旁看笑话,现在却装好人,说老实话我对天玄宗已经伤心了。」

这些老道士一个个面红耳赤,大绝真人向来霸道,对这些师叔们说话也从来不客气,现在竟然当面揭短,让这些老道士脸上都有些挂不住了。

姓张的老道士反唇相讥道:「大绝,都说儿大不由爷,弟子们的事情我们也不好过多的干涉,李默凡不就是最好的榜样吗?天玄宗三千年来还没有出现过弟子出卖师父的事情,由此可以证明晚辈的事情不是长辈所能完全了解。」

老道士本来的目的是证明那些旁支弟子们抢夺掌门人的位置情有可原,但是他提起李默凡的事情立刻触动了大绝真人的疮疤,大绝真人怒吼道:「张师叔,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大绝教徒无方,教出了一个畜牲,你们看着很过瘾是不是?」

道苑的声音远远传来说道:「大师兄,张师叔是长辈,就算说错了你也不应该如此气恼,更何况说的的确是事实,历来忠言逆耳,李默凡的教训足以让天玄宗上上下下引以为戒,亡羊补牢犹未晚也,大师兄还是平心静气的好好想一想。」

随着声音道苑和韩璇都过来了,而且九思、秋雨还有一个看上去三十几岁的道士跟在他们身旁,正是道苑唯一的弟子全毅,也是下一任掌门人的继任者,已经闭关修炼了十几年,近期才出关,全毅平时少言寡语,上前行礼说道:「见过大师伯。」然后就不再言语了,颇有沉默是金的意思。

大绝真人余怒未消,愤愤的转过头看着远方,雨墨说道:「反正他也不是您的弟子了,生气干什么?秀雅师妹不是很好吗?您可以慢慢的培养她。」

大绝真人无限凄凉的长叹一声,姓张的老道士走过来说道:「大绝,你我名为师叔侄的关系,但是和同门师兄弟没有什么区别,我说错话的地方你别在意,李默凡的事情我们也很伤心,但是谁也想不到他是这样的畜牲,不要说你看走眼了,就连我们这些旁观者也都没有看出来,一会儿我安排酒宴向你赔罪。」

大绝真人难过的说道:「少来这套,几百年的交情了,还什么赔罪不赔罪的?让外人看了笑话,晚上让掌门师弟安排吧,大家一起庆祝一下雨墨的到来。」

道苑长出一口气,大绝真人脾气不好,是沾火就着的火爆脾气,幸好张师叔还算通情达理,把这个矛盾轻松化解了,正如大绝所说的那样,大家几百年的交情,很多事情没有必要计较。

道苑带领众人向楚梦枕以前的房间走去说道:「前些天有个仙水宫的人来到本门,叫作水静轩,他说是梦枕的朋友,他的一个师叔在离开悬空岛之后失踪了,希望本门能够帮忙寻找。」

雨墨说道:「我杀死北海恶鲛的时候见过这个人,他说和我师父见过一面,这个人看来还不错,不过仙水宫的人使用癸水神雷打伤过我,这笔帐也要算一下。」

道苑他们已经快要麻木了,雨墨得罪的都是得罪不起的人,杀死的都是最难杀死的对手,北海恶鲛竟然是死在雨墨手上,他到底做了多少险事啊?看来雨墨一个人就足以引起天下大乱了。

大绝真人若有所思的说道:「仙水宫几乎不和外人来往,应该没有什么仇家?怎么会突然失踪呢?平常人绝对得罪不起这些散仙,难道是冷月狂魔干的?」

道苑不解的说道:「冷月狂魔没有这样做的理由,已经数千年没有人敢挑战悬空岛了,冷月狂魔应该有自知之明,就算他能够对抗兰陵老人,但是悬空岛能人异士无数,魔道众人就算联合起来也不见得有胜算。」

韩璇说道:「如果天王宫和冷月狂魔公开合作呢?」

道苑哂道:「师弟,你太异想天开了,天王宫好歹也是正道三大中流砥柱之一,怎么可能如此堕落呢?也许那个散仙是因为别的原因才没有回到悬空岛,这件事情我们尽力帮忙就可以,没有必要把无关的人牵扯进去。」

道苑推开房门,微笑着站在一旁,雨墨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虔诚的走了进去,这就是师父居住了两三百年的地方,似乎空气中还弥漫着师父的气息,雨墨来到矮几前坐下,师父当初使用的茶壶等物还在上面摆着,只是落满了灰尘。

雨墨掏出手帕轻轻的擦拭着,转眼师父已经飞升两年多了,这两年多雨墨经历了许多磨难,成熟了很多,修为也提高了很多,杀死骷髅鬼手让雨墨一举成名,但是雨墨需要的不是虚幻的名声,他宁愿永远陪伴在师父身旁,睹物思人的雨墨回忆着楚梦枕的音容笑貌,鼻子微微有些发酸。

不知不觉中已近黄昏,雨墨从沉思中醒来发现众人都已经离开了,只有九思和秋雨在门外等候,雨墨颔首一笑,九思说道:「师弟,掌门师伯不让人打扰你,现在他们已经去偶得轩准备参加宴会了,现在好像就差你一个人。」

雨墨不知道自己现在已经颇有身份,兰陵老人盛誉雨墨的消息已经不知不觉的宣扬出来,再加上雨墨又杀死了骷髅鬼手,天玄宗上下不仅不把雨墨当做耻辱,反而觉得雨墨和天玄宗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很有面子,若论风头之强劲,雨墨已经不做第二人想,否则天玄宗绝对不可能如此客气的对待大绝真人和雨墨。

雨墨随九思和秋雨来到偶得轩的时候,发现这里人山人海,这次除了服侍宴席和担任警戒任务的弟子之外天玄宗上千名弟子都出席了酒宴,酒席从偶得轩里面一直排到了外面的空地之上,偶得轩里面只有道苑的师兄弟们这些长辈进去,九思他们的位置都在偶得轩之外,就连下一代掌门人的继承者全毅也在偶得轩之外负责陪伴师兄弟们,姜秀雅也被安排在靠近门口的位置。

九思来到门口停下来说道:「师弟,掌门师伯让你直接进去,我们师兄弟就送到这里了。」

雨墨知道天玄宗规矩大,闻言也不勉强,对姜秀雅点点头之后昂首步入了偶得轩,雨墨的名字在天玄宗如雷贯耳,但是真正见过雨墨的只有几个人,雨墨在天玄宗的名声也是跌宕起伏,从最开始的无赖、小偷,到后面的祸害,再到后来兰陵老人称誉的仁义无双,到现在成为诛杀骷髅鬼手的新一代高手,雨墨的到来引起了万人瞩目。

雨墨见过了太多的大人物,冷月狂魔、魔尊厉归真、兰陵老人,这些人都是名噪一时的顶尖人物,雨墨偏偏杀死了冷月狂魔唯一的徒弟,又杀死了冷月狂魔的师弟;到处辱骂厉归真;还受到兰陵老人的大力推举;天玄宗的第一高手大绝真人整整两年多一直陪伴在雨墨身边,现在的雨墨根本没有什么胆怯的概念,在众目睽睽之下彷佛回到自己家里一般洒脱自如。

身分地位特殊的大绝真人和那些长老们已经开始推杯换盏的开始喝酒了,大绝真人这两年借酒浇愁,导致酒量见涨,现在已经喜欢上了杯中之物,道苑他们却都静静的坐在酒席旁等待着雨墨,雨墨进来之后躬身行礼说道:「二师伯,我来晚了。」

道苑没有言语,含笑让雨墨坐在了自己身旁的位置,就在雨墨留在楚梦枕房间的时候,大绝真人对众人详细的讲述了这两年的经历,天玄宗上下为之沉默,楚梦枕收了一个好徒弟,这是所有人的统一看法。

道苑举杯说道:「今天大绝师兄回到天玄宗,还有鄙师弟梦枕的唯一弟子,承蒙诸位师叔和师兄弟们宽宏大量,道苑才可以为他们两人举办接风洗尘的酒宴,天玄宗创派三千年,这三千年中经历了风风雨雨依然屹立不倒,凭借的是同门齐心,近日我先敬大家一杯,表达我道苑对同门多年来的支持与鼓励,请满饮此杯。」

道苑的祝酒辞犹如无形的鞭子狠狠敲打在众人心里,这么多年来同门相互倾轧、勾心斗角,逼迫得道苑左右为难,但是道苑说得如此真诚,彷佛真的同门齐心才维护了天玄宗的地位,而且道苑为人公正,从来不使用其它的手段对待同门,也不会故意用言语敲打谁,道苑首先举杯喝了下去,众人这才同时举杯,包含愧疚的喝下了这杯酒。

服侍酒席的弟子们立刻给众人满上酒,道苑正打算让大绝真人敬第二杯酒的时候,萧雄突然满面通红的站了起来,他似乎鼓了很大的勇气才向道苑这里走来,萧雄为人心胸狭窄,别人不小心的说话得罪了他都会记恨很久,但是他现在却走了过来,道苑出于礼貌站了起来。

萧雄却端着酒杯来到了雨墨面前,万分艰难的说道:「雨墨师……师侄,当年我……唉……如果肯原谅师伯,就喝了这杯。」

众人哗然,萧雄竟然会主动道歉,这是开天辟地的新鲜事,而且是向雨墨道歉,没有人明白萧雄究竟是怎么想的,雨墨进来之后一直在暗暗运气,准备找机会羞辱一下这个臭道士,但是萧雄竟然当众来道歉了,雨墨无助的向大绝真人看去。

大绝真人重重的放下酒杯喝斥道:「你也太没规矩了,竟然让长辈向你敬酒,还不快给你萧师伯道歉。」

萧雄惭愧的说道:「大绝师兄这是故意羞辱小弟了,当年我心胸狭窄,被雨墨撞了一个跟头就恨了这么多年,今天我听了雨墨的事情才知道这些年白活了,雨墨做出的事情我做不来。」

雨墨双手举起酒杯躬身说道:「我也一直记恨师伯,刚才我还在想着怎么找麻烦,师伯的心胸比我开阔,对不起了,师伯,我敬您。」

雨墨坦白的说出了自己想要找麻烦,立刻引起了众人的哄笑,萧雄的道歉来得太及时了,否则肯定要当众丢人现眼,不过萧雄能够主动向雨墨道歉,这一点实在难能可贵,道苑站起来说道:「知耻而后勇,萧师弟今天能大彻大悟,打开了心结,来日成就必无可限量。」

但是一阵报警的金钟声惊醒了众人,一个把守山门的弟子冲进了偶得轩惶恐的说道:「天耀门被摧毁了。」

第八集 第九章 左右为难

偶得轩内外死一般的沉寂,天耀门竟然被摧毁了,这是谁干的?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道苑袍袖一拂化作光芒冲了出去了,大绝真人几乎与他同时飞了出去,雨墨见到其它人也都飞了出去,雨墨放出逆天斩化作银光也冲了出去,只有那些晚辈弟子们惊恐不安的等待着掌门人的命令。

道苑来到山门前的时候就见到二十几个天耀门的弟子狼狈的坐在地上痛哭流涕,道苑厉声喝道:「怎么回事?」

那些天耀门的弟子见到道苑来了,他们集体跪在地上,痛哭声更加响亮起来,道苑的心悬了起来,这些人都是天耀门的晚辈弟子,叶静能和那些天耀门的长辈呢?他们怎么没有逃出来?难道全军覆没?

道苑来到一个天耀门弟子前面,右掌按在了他头顶之上输入了一股精纯的元气,这个弟子冷静下来,抱着道苑的双腿哭诉道:「道苑师伯,天王宫的人和冷月狂魔连手突袭天耀门,掌门人带着师叔伯们应战,让我们这些晚辈分头逃命,让我们尽快地找到天玄宗寻求庇佑。我们三百多个师兄弟只有我们几个逃出来了,其他的人有的被抓,有的被杀死了,道苑师伯,替天耀门报仇啊!」这个弟子眼泪鼻涕一起向外流,说到后来已经泣不成声。

道苑震惊的看着大绝真人,大绝真人捻着胡子不说话,天王宫终于公开和冷月狂魔连手了,大绝真人两年前就知道这个秘密,但是那个时候说出来也没有人相信,天王宫也是创派数千年的大门派,如果没有足够的证据绝对扳不倒他们,这也是大绝真人一直不肯公开露面的原因,现在终于有证据了,可是代价太沉重,冷月狂魔和天王宫连手,天耀门能够逃出这么多弟子已经算是幸运了。

大绝真人突然说道:「该来的终于来了,我最担心出现这种情况,萧凤臣已经利令智昏了,掌门师弟,这个时候不能再犹豫了。」

道苑对萧雄说道:「萧师弟,你带领几个弟子先把天耀门的弟子们安排休息,然后立刻赶往栖霞殿,现在我们要孤军作战了。」

正道三大中流砥柱联合起来才能与魔道保持微妙的均衡,但是冷月狂魔出现之后这种均衡的局面已经打破了,而天王宫投靠魔道,天耀门几乎全军覆没,所有的重担都压在天玄宗身上,现在的正道已经穷途末路了。

道苑来到栖霞殿之后命令全毅率领同辈的师兄弟加大警戒的力量,天玄宗的驻地整个都笼罩在一座法阵之下,法阵在危急的时候可以关闭生门,隔绝与外界的来往,更何况天玄宗还有天罗地网大阵这个杀手,这也是魔道不敢轻易对天玄宗下手的原因。

当萧雄安排好那些天耀门的弟子进来之后,道苑示意把殿门关上,雨墨感觉自己留在这里不合适,但是大绝真人用眼色示意他安静的坐在那里,因此雨墨坐在大绝真人身后的位置充当旁观者。

道苑沉默了良久才说道:「天耀门发生的事情诸位都清楚了,经此一役正道元气大伤,再难与魔道抗衡,在这个危急关头我想征求诸位师叔和师兄弟的意见,无论何去何从,天玄宗再也不能继续内斗,否则天玄宗数千年的基业就要毁在我们手中。」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逆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