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106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106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1-04 09:23:5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22
要忍住。」

禁神针所到之处同不可挡,雨墨有切身经历,就算再坚强的人也无法承受那种痛苦,但是现在使用禁神针是最有效的办法,只有这样才可以让陆芳华匆走火入魔的状态恢复过来。

禁神针进入体内之后陆芳华本来在提心吊胆,可是禁神针所到之处除了有些微微的麻痒之外没有什么其它的感觉,陆芳华对于雨墨所说的情况有些轻视,但是当雨墨开始调顺足阙阴肝经的时候撕心裂肺的痛楚传来,冷汗立刻从陆芳华的鬓角流出来。

素心和兰无极大气都不敢出,紧张的看着陆芳华,雨墨同样紧张,陆芳华走火入魔时间很短,元气紊乱的程度并不严重,但是雨墨刚才操纵禁神针检查陆芳华体内的时候发现有些经脉陆芳华还没有修练到,雨墨打算趁机帮她解决这个问题,而雨墨并不想让陆芳华知道,就当作自己对陆芳华的一点儿补偿好了。

足阙阴肝经的元气很快就理顺了,而冷汗已经打湿了陆芳华的衣衫,雨墨双手结了一个法诀说道:「沟通天地之桥需要打通奇经八脉,这里不通畅会让冶疗的效果事倍功半,师姐耐心的忍受一下。」

素心眼角微微跳动一下,奇经八脉对于修道人来说非常重要,这几乎是修炼的死角,而且调理元气根本用不上奇经八脉,素心修炼的道法不算上乘,远远比不上雨墨修炼的《大五行诀》,雨墨早就打通了自身的奇经八脉,功力也一日千里。

雨墨这分明就是在变相的帮助陆芳华修行,而且雨墨现在鬓角已经湿了,显然操纵禁神针非常辛苦。

奇经八脉所在的位置非常隐蔽,陆芳华的奇经八脉还没有修练到,禁神针强行在体内打开这条通道,痛苦可想而知,陆芳华感觉彷佛有一条炽热的钢针刺入了自己体内,强烈的痛楚让陆芳华的肌肤都有些痉挛了。

一滴滴的汗水从雨墨鼻尖滴落,强行打通奇经八脉对于雨墨来说也是个艰巨的考验,这个时候不仅仅需要绝对的集中注意力,还耗费了大量的元气,但是打通了奇经八脉之后陆芳华的修为将上升一个台阶,雨墨认为自己对陆芳华付出什么都是值得的。

夕阳西下的时候,雨墨已经打通了奇经八脉,陆芳华本来痛苦的几乎要昏倒了,但是在奇经八脉打通的时候紊乱的元气开始慢慢的循着经脉运行,那几条没有调整的经脉开始又恢复的迹象了。

陆芳华感动的看着汗流浃背的雨墨,此刻雨墨的脸色比陆芳华还要难看,苍白得没有丝毫血色,这个时候陆芳华体内的经脉根本就不需要调整了,可是雨墨依然不放心,他操纵着禁神针按照顺序继续调整了那几条紊乱的经脉,当手少阴心经的元气调理完之后陆芳华呻吟一声,无力的瘫倒在蒲团上昏睡了过去。

雨墨招手收回了禁神针,虚弱的说道:「素心师叔,您开一副调理肝火的汤药给师姐,肝火上升的人会脾气暴躁,修炼的时候最危险,以后我不会再来打扰她了,代我向她说声对不起,一切都是我的错。」

然后雨墨抓着兰无极的胳膊站起来说道:「兰大哥,我需要赶回天玄宗,不知道这两天发生什么样的变故了,只能麻烦你带着我飞行了。」

素心点点头,现在雨墨离开也好,如果有缘分他和陆芳华终究会在一起,不必急在一时,唯一需要担心的是雨墨回到天玄宗就要面临极大的危险,雨墨面临很大的危险,千万不要出现什么差错,否则陆芳华肯定会伤心欲绝。

第九集 第一章 收服火精

兰无极的修为不低,但是雨墨却觉得兰无极飞行速度太慢,毕竟兰无极带着一个人,飞行速度要受到很大的影响,而且就算兰无极一个人飞行,速度也远远比不上驾驭逆天斩的雨墨,两个人从黄昏一直飞到第二天中午才看到陆地的影子。

兰无极在黎明的时候就已经降低了速度,这么长的路途还要带着一个人飞行,这对兰无极是很大的一个考验,而雨墨在黎明前却恢复得差不多了,两个人并驾齐驱,雨墨刻意降低了速度以免让兰无极落在后面,兰无极担心在雨墨面前丢脸,因此咬紧牙关不肯服输,见到陆地的时候兰无极已经气喘如牛了。

兰无极和雨墨到达的是浮沂城,这是东海的出海口,雨墨打算在这里休息一下,让兰无极有个喘息的机会,兰无极心里明白了,雨墨的进步真的非常大,有可能已经超过自己,兰无极心里难过不已,数百年的修行竟然比不上仅仅修道十几年的雨墨,任谁遇到这种事情都会感到气馁。

兰无极却没有丝毫的嫉妒,雨墨就如同他的弟弟一样,不仅仅讨人喜欢,还非常仗义,兰无极知道雨墨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磨难,苦命的雨墨终于度过了最艰难的时代,迎接了崭新的未来,现在雨墨的实力飞速提高,兰无极心中格外的欢喜。

雨墨轻车熟路的带着兰无极来到茶楼,边喝茶边聊天,雨墨没有什么朋友,兰无极虽然年纪大却不世故,再加上来兰陵老人和大绝真人八拜结交的关系,因此雨墨和兰无极在一起无拘无束非常自在,两个人说说笑笑的逗留了两个时辰之后再次上路。

天玄宗在浮沂城的西南方,雨墨却引领着兰无极向西方飞去,兰无极知道雨墨这些年东躲西藏,足迹几乎遍布各地,自然不可能走错路,雨墨向这个方向走肯定有他的意图,当他们两个来到清源山深处的时候,雨墨问道:「兰大哥,感应到没有?火精应该就在附近,我已经感应到了它的气息。」

兰无极惊讶的问道:「火精怎么会在这里?它应该在火山附近,那才是它最喜欢的地方。」

雨墨肯定的说道:「绝对没错,我的先天灵觉从来没有失误过,而且清源山木气非常浓郁,春木旺,火相。木为火之母,火精一定是借助这里的木气来疗伤,上次它被我捅了一刀差点儿死掉,这次不能饶了它。」

兰无极哂道:「你也算是因祸得福,如果没有火精的捣乱,逆天斩怎么会变异呢?说起来你应该感激它。」

来到悬空岛的那天晚上,雨墨和兰无极同榻而眠,两个人几乎聊了一夜,雨墨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都对兰无极讲述了,雨墨讲得口水四溢,兰无极听得惊心动魄,逆天斩发生变异的原因兰无极已经知道了,兰无极是真的认为雨墨应该感激火精,要不然雨墨怎么可能获得如此强大的武器?

雨墨摇头说道:「火精到处肆虐,如果不杀了它肯定还会到处闯祸,那可都是我的责任,大哥,这次你要帮我一把,火精擅长地遁,你修炼的土系应该有禁制大地的法术,到时候你拦住它。」

净土宗的确有这门法术,但是兰无极和雨墨在一起聊天的时候基本上都是聊一些精彩的经历,很少探讨道法方面的问题,兰无极知道雨墨修炼的《大五行诀》是上古天书,兰无极担心谈这方面的话题会让雨墨误会自己想要偷艺,因此尽量避免这方面的话题,没想到雨墨竟然对净土宗的道法了解这么多,看来《大五行诀》应该包罗万象。

兰无极含笑说道:「没问题,如果让它跑了找我算帐。」

雨墨向上飞起,用手遥指左前方,同时逆天斩化作银光出现在雨墨手中,当逆天斩的气息传出来的时候,躲藏在一个山洞中的火精就明白雨墨要下手了,火精远远的就感应到了雨墨的气息,它幻想雨墨不会发现自己,但是绝对想不到雨墨的先天灵觉对于五行之气本来就敏感,而且现在雨墨的修为一日千里,火精能够感应得到雨墨,雨墨自然也会发现它。

火精修练了数千年早已通灵,它见势不妙想要遁地逃之夭夭,可是它顿足想要潜入地下的时候发现地面犹如精钢,逃命的本事竟然无法施展了,火精惊恐的冲出洞穴,雨墨大喝道:「畜牲,往哪跑?」

火精的身上烈焰腾空而起,而且喷出含有火雷的烈焰打向雨墨,以前雨墨可能还会在乎,但是炼制逆天斩的时候雨墨悟透了三火合一,现在无论是天火还是地火对于雨墨来说都只是补品,至于火雷只是地火的结晶而已,根本无法对雨墨形成威胁,雨墨冷冷一笑说道:「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火焰。」

兰无极在火焰烧过来的时候发出一件法宝护住自己,五行之中火生土,火焰对于兰无极修炼的土系道法有一定的益处,因此兰无极并不担心,也不担心雨墨会受到伤害,修炼《大五行诀》的人如果被火焰伤害,那就是笑话了。

兰无极笑瞇瞇的看着愤怒的火精,兰无极刚才使用一道灵符禁止了地面,两个时辰之内大地犹如钢铁浇铸而成,火精再也无法遁地而逃,剩下就要看雨墨如何修理火精了,可是兰无极忽然觉得不对劲,雨墨那里传来炽热的高温,而且不是普通火焰的那种灼热感。

兰无极急忙向一旁闪去,回头观看的时候兰无极惊讶的发现雨墨被淡淡的红光所笼罩,红光的光芒并不强大,但是火精喷出的火焰犹如百川入海,悄无声息的融入红光之中,就是这种红光让兰无极产生了异常的感觉。

兰无极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法宝发出光芒并不稀奇,但是修道人如果能够发出光芒那就证明他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高的境界,兰陵老人就是如此,兰陵老人精研净土宗的土系道法将近两千年,对于土系道法已经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才能发出光芒,这一点兰陵老人为此颇为自豪,难免对自己的门人弟子炫耀一番,雨墨也达到这种境界了吗?

火精近乎绝望了,雨墨身上发出的红光比珍贵的太阳真火还要玄妙,那是真正掌握了火之精华才能放出的光芒,这是不可战胜的敌人,更不要说雨墨还有一柄杀气冲天的逆天斩,火精收起火焰掉头就跑。

雨墨早就料到了火精会逃跑,雨墨用手一指,逆天斩化作银光电射而去,火精冲出了数百丈之后一头向下栽去,它还是希望能够遁入地下,但是「当」地一声过后,火精晕头转向的爬起来,这里的地面依然无法进行土遁。

雨墨和兰无极哈哈大笑,火精已经走投无路了,以雨墨的速度根本不可能让火精逃脱,现在修道人能够超过雨墨飞行速度的都屈指可数,而飞行并不是火精最擅长的本事,无法土遁的时候火精只有死路一条。

雨墨反倒不着急了,火精虽然可恶,但是它的确帮了雨墨的忙,而且不是一次,当年雨墨引爆锁龙山的时候如果没有火精趁机出来捣乱,雨墨和大绝真人很难逃脱,而炼制飞剑的时候火精的干扰才导致逆天斩的诞生,算起来火精带给雨墨很多的好处。

火精仓皇的飞出数百米之后再次向下落去,这次火精小心了许多,可是结果依然如故,地面根本就钻不进去,而雨墨和兰无极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巨大的恐惧让火精乱了方寸,打不过、逃不了,没有活路了。

火精突然停了下来,转过身怒气冲冲的看着雨墨,雨墨招手收回了逆天斩,雨墨打算人刀合一的尽快干掉火精,兰无极也握着一件法宝准备帮忙,火精停在空中看着雨墨,两只爪子握紧又松开,松开又握紧。

兰无极说道:「进退两难说的就是它这种情况,这个畜牲也够难了,尽快动手吧,没必要折磨它。」

火精忽然落在地上,雨墨正打算出手的时候,火精竟然跪在了地上,哪怕是火精冲上来拼命都不会让雨墨和兰无极感到惊讶,毕竟狗急了还能跳墙,火精急了拼命也算正常,但是火精跪在地上算怎么回事儿?

雨墨看看兰无极,兰无极耸耸肩膀,他们两个都不是心狠手辣之人,对一个不反抗的畜牲下手这种事情他们做不出来,兰无极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火精说道:「兄弟,这畜牲求饶了。」

雨墨狠心说道:「它一定是在装可怜,我师妹说她吃人,绝对不能饶了它,大哥,你干掉它。」

兰无极暗暗叹气,雨墨这小子不厚道,这种事情怎么好意思下手?火精听到雨墨说它吃人的时候急忙连连晃动脑袋,雨墨这分明是在诬陷自己,如果火精能够开口讲话它一定大声反驳,诉说自己的冤情。

雨墨指着火精说道:「这个家伙竟然会撒谎,你吃人的事情证据确凿,我师妹…

…」雨墨说不下去了,当时姜秀雅是听说火精吃人,并不是亲眼见到,雨墨以前一直认为火精吃人,现在雨墨突然发觉这好像是传言,而没有证据,因此就不能算是火精撒谎。

火精跪在地上,两只爪子彷佛作揖一样合在一起上下摆动,兰无极说道:「兄弟,火精已经通灵了,要不然算了吧。」

雨墨万万想不到会是这个结果,当初火精是雨墨放出来的,雨墨感觉有责任杀死火精为民除害,现在火精已经束手待毙,雨墨却下不了手,兰无极的劝说正好给了雨墨台阶,雨墨装作勉为其难的说道:「既然大哥这样说了,那就按你的意思办。」

兰无极摇头笑道:「你自己本来就下不了手,还非要把责任推到我身上,你越来越狡猾了,不过我想火精既然通灵,自然会明白自己做错了,也许以后不会再到处闯祸,走吧。」

兰无极和雨墨向天玄宗的方向飞去,火精立刻从地上窜起来跟在后面,雨墨有些恼怒的说道:「看到没有?它打算跟踪咱们然后伺机下手,这畜牲太可恶了。」

兰无极笑笑,雨墨这些年一直被人追着打,遭遇非常坎坷,养成了疑心重的毛病,现在竟然怀疑火精有不良企图,兰无极心中有点儿辛酸,和雨墨比起来绝大多数人都应该感到幸福,兰无极说道:「暂时不要下结论,火精这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逆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