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1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1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0-24 13:42:4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13

《天之逆子》
作者:翼之梦


第一集 第一章 天罗地网

仲秋的丹霞山上枫叶如火,漫山的红叶与天边的晚霞相映成辉,踏进丹霞山之後似乎天地都笼罩在这醉人的氛围中,山顶的凉亭中一个披著红袍的胖大道人正在与一个消瘦的黑衣中年人一坐一立,凉亭的石桌之上摆著几样酒菜,他们好像在等待什麽人。

黑衣人的脸上犹如万年冰雪,苍白而且冷漠,他背负双手傲视著天边的晚霞似乎已经变成了一座雕塑,红袍道人见到黑衣人正出神的眺望著天边的红霞,他悄悄的伸手向桌上的酒壶摸去,但是他的手距离酒壶还有两寸的距离时,黑衣人头也不回的一弹指,一道急如雷火的光芒向红袍道人的手背打去,红袍道人闪电般的收回手,似乎对黑衣人发出的这道光芒颇为悸惮。

其实不由得红袍道人不忌讳,黑衣人的阴火恶毒无比,是他采取九幽之地的千万年积累的冥火凝练而来,而现在的阴火还没有真正炼制成功,等到成功之後就会凝结为阴雷,据说抵御天劫都没有问题。黑衣人的性格本来就孤僻,再加上他常年接触这些诡异的冥火导致他的脾气越来越古怪,红袍人最害怕的就是他,因为他翻脸不认人。

黑衣人的脸色依然是冷冰冰的望著遥远的天际,红袍道人不耐烦的说道:“楚梦枕这家伙总是迟到,十年前迟到了两个时辰,二十年前迟到了一个时辰,这次说不定要迟到三个时辰,要不咱们先喝点儿?我看你带来的这个酒好像不错。”

黑衣人用低沉的声音说出了几个字道:“你不愿意等,可以走。”

红袍道人心虚的一拍桌子道:“何寂寞,你这是什麽意思?这十年一次的聚会当初是老子我发起的,我怎麽会不愿意等,我就是担心楚梦枕来不了,我听说现在他的形势可不妙。”

何寂寞听到楚梦枕的形势不妙的时候的耳朵立刻耸动了一下,但是红袍道人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摆明了是在吊何寂寞的胃口,何寂寞的眼中凶光一闪而过,一柄黝黑的飞剑突然出现在他的右手中,凛冽的杀气已经笼罩向红袍道人。

红袍道人早就习惯了何寂寞翻脸如翻书的习惯,他不慌不忙的说道:“也没有那麽严重,只是听说天玄宗的混蛋掌门人对于楚梦枕和咱们两个交往很不满意,唔!是非常不满意,当然了,主要是针对你,你的名声可实在不怎麽样。”

何寂寞阴森森的说道:“温朝恩,你最好把话说清楚,我是魔头,但是你以为你是什麽好东西?如果不是看在你和楚梦枕也算是朋友的情分上,我早就干掉你了。”

温朝恩双手一伸,两柄血红色的短钩出现在他手中,温朝恩狰狞的说道:“给脸不要脸,你以洛ul我看你就顺眼吗?”

他们两个虎视眈眈的对望著,突然同时向後退去然後手中的武器化作长虹攻向对方,何寂寞的飞剑出手之後光芒暴涨,犹如一条黑龙吞噬向温朝恩,而温朝恩的两柄短钩在空中十字交叉仿佛一柄巨大的剪子想要把黑龙斩断。

何寂寞左手一指,飞剑化作的黑龙立刻缩小在双钩即将锁住的时候斜冲天际,而他的右手弹出五道雷火带著霹雳声射向温朝恩,然後飞剑从空中转弯流星般直插向温朝恩的头顶,温朝恩身上的红袍立刻膨胀起来,化作了一个红色的罩子把自己保护起来,何寂寞的那五道雷火“砰”的一声打在红袍上,红袍急促的耸动几下把雷火化为乌有,双钩在头顶之上缠住了何寂寞的飞剑争斗起来。

温朝恩冷笑道:“看来你这些年也没什麽长进,都是老把戏了。”

何寂寞双眉耸动,正要施展出看家的本领时,他突然感到周围的环境悄悄的改变了,山脚下正在涌起淡淡的雾气,而且雾气正在向山顶之上迅速蔓延,天际也变得灰蒙蒙起来,何寂寞低吼道:“天玄宗的天罗地网。”

温朝恩的脸色立刻就变了,此时从空中传来一个缥缈不定的声音道:“不错,没想到你们还算识货,正是本门的天罗地网,楚梦枕师兄已经幡然醒悟,决定彻底与你们这些邪魔歪道断绝往来,这次擒拿你们两个魔头就是楚师兄亲自策划的行动。”

何寂寞凝声道:“捉拿我们两个还需要动用天罗地网吗?只要楚梦枕一句话,我就算把命交出去又如何?他在哪里?”何寂寞只有一个半朋友,其中楚梦枕就是他最信任也最尊敬的朋友,而那半个朋友就是温朝恩,如果不是看在楚梦枕的面子上,何寂寞绝对不肯承认温朝恩是自己的朋友。

那个人为之一愣,温朝恩冷笑道:“当初我的命是楚梦枕救的,他是什麽样的人我比你们这些名门正派更清楚,这种低级的离间计对我们来说没用,他是不是被你们关起来了?”

那个人的声音依旧缥缈的说道:“如果你们两个束手就擒,我保证你们可以见到楚师兄,否则天罗地网发动之後你们形神俱灭,悔之晚矣。”

何寂寞低声道:“联手冲。”说完用手一指飞剑,以飞剑开路向东南的方向飞去,温朝恩不敢怠慢,他化作了一片红云紧紧的跟在何寂寞的身後,两柄血红色的短钩分左右保护著开路的何寂寞。

当何寂寞冲到东南方的时候,天际与地面的的雾气连接在了一起,飞剑刺入雾气当中如同刺在了柔韧的牛皮之上,又仿佛刺在了毫不受力的棉花堆里,那种有力难施的感觉让何寂寞郁闷的几乎吐血。

那个缥缈的声音淡淡的说道:“天罗地网岂是你们这些不入流的魔头所能攻破?就算是魔尊厉归真陷入了天罗地网当中也只能乖乖的束手就擒,看在你们与楚师兄相识一场的情分上,我给你们一个机会,只要你们肯投降,我就暂时饶了你们一命,然後带你们返回天玄宗等待掌门人发落,否则天罗地网合并的时候,你们几百年的修行就彻底灰飞烟灭了。”

温朝恩哈哈大笑道:“就凭这种专门守株待兔的阵法也能困住魔尊?如果真的这麽管用你们天玄宗早就下手了,何必等到今天?你们天玄宗吹牛的本事越来越高明了。”同时指挥著两柄短钩企图冲开天罗地网的束缚。

但是温朝恩的双钩刺出去的时候,天罗地网已经开始转变颜色,灰蒙蒙的雾气已经变成了银白色,温朝恩的双钩刺在雾气上的时候发出了金铁撞击的铿锵声,从天罗地网上反震回来的力量让温朝恩的气血一阵翻涌。

天罗地网是天玄宗的看家法宝,但是天罗地网至少需要三十六个高手同时施展,在五百年前的正道与魔道的大战中,魔道的两个长老带领手下大举入侵被视为正道中流砥柱的天玄宗的洞府,当时天玄宗以一百零八人发动了天罗地网,合三十六天罡与七十二地煞之数,一举困住了魔教的两个长老,最终天罗地网合并之後发动了天雷,那两个魔教的长老魂飞魄散,这一战沉重的打击了魔道的嚣张气焰,也奠定了天罗地网的不败名声,从此以後再也没有人敢冒险攻打天玄宗。

天罗地网最开始发动的时候只是不起眼的灰蒙蒙雾气,然後雾气就会变成银白色,这个时候是脱逃的最後机会,当雾气变成金色的时候,天雷就要发动了,等到那个时候只能等待形神俱灭的命运。

温朝恩破口大骂道:“天玄宗的王八蛋,你们以为道爷真的无计可施了吗?何寂寞,他他妈的躲开,老子发动天魔解体大法护送你出去,日後逢年过节的时候别忘了给老子烧两柱香祭奠一番。”说著双钩掉转方向向自己身上刺来,虽然他和何寂寞之间不是很和睦,但是他们毕竟相识数百年,除了楚梦枕之外只有何寂寞这个朋友了,温朝恩当初拜在一位魔教旁门高手的门下,虽然魔功没有什麽出色之处,但是他修习了两败俱伤的天魔解体大法,目前也只有这个方法可以拼一下,否则他和何寂寞两个人都无法生还。

何寂寞的眼中露出了一丝暖意,然後张嘴喷出了一团晶莹的寒光,低声说道:“保护我。”就在何寂寞打算运用数百年苦修的精元炸开天罗地网的时候,天罗地网之外传来细弱游丝的声音道:“何兄,不可莽撞。”

刚开始的声音微弱至极,但是说到最後的时候已经声若洪钟,紧接著风雷之声贯穿了天际,一道七彩的光芒突破了天罗地网冲了进来,温朝恩的嗓子都嘶哑了,他颤声道:“楚梦枕这个混蛋终于来赴约了。”

七彩光芒中白衣如雪的楚梦枕逐渐的显出身形,楚梦枕面色莹白如玉,颔下留著三缕长须,气度优雅从容如同天界的飞仙,楚梦枕的脸上无悲无喜,对于他的两个好友被困在天罗地网的事情似乎早就料到了。

天罗地网之外的那个缥缈的声音说道:“楚师兄,掌门人念在你平素对师门忠心耿耿,因此才命令我们替你诛除魔头,从此以後你就可以专心的修道,以你的资质与天赋百年之内你飞升灵空仙界已成必然,洛un做出如此不明智的举动?”

楚梦枕的目光注视著东北方淡淡的说道:“韩师弟,师兄我做事向来无愧于心,如果连朋友的生死都可以不在乎,就算飞升仙界也能如何?那样的我将终日活在愧疚当中,活一百年就要受一百年的精神折磨,活一万年就要受一万年的良心谴责,那样我成仙又有何意义?”

何寂寞突然说道:“楚梦枕,你以为你是什麽东西?谁和你是朋友?我们魔道与正道注定是敌人,当初和你交朋友是为了打听天玄宗的机密,没想到你什麽都不知道,你这样的朋友我早就想淘汰了,我和温朝恩无论死活都用不著你来假惺惺的装好人,滚!”

温朝恩补充道:“你他妈的滚得越远越好,老子看见你就生气。”

楚梦枕因为和温朝恩与何寂寞的来往已经受到天玄宗的责难,温朝恩在几年以前就知道了,这次天玄宗发动天罗地网来捉拿他们两个的时候,他们知道这绝对不会是楚梦枕的主意,因为他们知道楚梦枕是光明磊落的大丈夫,决不是卖友求荣的卑鄙小人,而现在楚梦枕竟然来救他们了,这必将引起天玄宗的愤怒,温朝恩与何寂寞只能采用这种临时断交的方式来为楚梦枕洗脱罪名。

楚梦枕的目光炽热起来,他朗声道:“好,既然如此就让我送你们上路吧。”七彩光芒瞬间从楚梦枕身上飞出把何寂寞与温朝恩卷在了中间,然後七彩光芒带著风雷之声向东北方向飞去,但是在中途又转向西南。

楚梦枕在天玄宗辈分极高,是天玄宗掌门人道苑的师弟,对于天罗地网的熟悉程度已经不逊于道苑,天罗地网分为六个门户,这六个门户里面只有一个是生门,想要逃生只能看破阵眼丛生门离去,但是这六个门户随时变换,配合天干地枝运转不停,方才东北方还是生门,马上就转洛un,也只有楚梦枕这个行家能够在瞬间找出生门的位置。

把守生门的那六个天玄宗的高手惊讶的呼声刚刚响起,七彩光芒已经带著何寂寞与温朝恩闪电般的从生门冲出,远远的传来何寂寞愤怒的吼声道:“楚梦枕,你这个混蛋,我们不需要你的┅┅”

方才的那个缥缈的声音叹息道:“师兄,你为什麽要这样做?掌门人已经对你法外施恩了,可是你┅┅唉!”

楚梦枕淡淡的说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我知道师门的规矩,带我回去交差吧。”

天罗地网瞬间收了起来,三十六个道士手持令旗从山下埋藏的地点飞了出来,团团把楚梦枕围在了当中,方才说话的那个中年道士板著脸来到了楚梦枕的面前,再次叹息一声说道:“唉!这可如何是好?我们回去吧。”

何寂寞与温朝恩裹在七彩光芒当中瞬间已经飞出了百里,但是他们两个人在七彩光芒里面根本出不去,何寂寞使用飞剑尝试了半天也没有效果,温朝恩冷嘲热讽道:“别费力了,七彩梭是楚梦枕的师傅传给他的法宝,只能等著楚梦枕来打开了。”

何寂寞愤怒的道:“楚梦枕什麽时候才能出来?而且他到底能不能出来都不好说,天玄宗的门规森严,这次他不死也得脱层皮,我必须出去救他。”

温朝恩恶狠狠的“呸”了一声道:“你去救他?凭什麽?你有这个本事吗?”

何寂寞停止了毫无意义的尝试,他虽然瞧不起温朝恩,但是他知道温朝恩绝对不是忘恩负义的人,他这样说一定是有他的原因,何寂寞收起来飞剑说道:“讲!”

温朝恩这次不敢卖关子,何寂寞说话越少的时候越危险,当他一个字都不肯说的时候就是要动手的先兆,这次他只讲了一个字,证明他的耐心已经达到极限了,温朝恩神神秘秘的说道:“十年前的聚会时楚梦枕无疑当中说起过他们天玄宗在许久以前曾经失落了一件重要的法宝,听说这件法宝遗失在北海,如果我们可以找回这件法宝,你说天玄宗会不会减轻对楚梦枕的处罚呢?”

何寂寞沉默片刻说道:“可以尝试一下,不过北海的恶鲛不好对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逆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返回列表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