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3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3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0-24 13:42:5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13
人就坡下驴,狠狠的一跺脚道:“师门不幸,师门不幸啊!”

那些旁枝弟子们默默的看著他们师兄弟自说自唱,每个人心中都在幸灾乐祸,楚梦枕的这个罪名还有谁能够为他开脱?掌门人究竟能不能秉公执法就看这一次了,否则他凭什麽来管教别人?

天玄宗的开山祖师天拙上人在两千年前立派以来,天玄宗不断的发扬光大,但是嫡传道统和旁枝弟子之间的嫌隙越来越深,每一代的掌门人都有自己的几个嫡传弟子,而这些弟子过了两代之後逐渐的也都变为了旁枝弟子,虽然大家都是修行同样的心法,平时的待遇也都相同,但是心理上的情结却让天玄宗内部四分五裂。

楚梦枕在这一代弟子当中天资聪颖,而且他师傅对他格外的疼爱,把最重要的两件法宝都给了他,以至于楚梦枕可以多次化险洛ui,但是楚梦枕不懂得韬光隐讳,平时和本门的师兄弟之间交往的很少,早就有人看他不顺眼了,这次楚梦枕闯出这麽大的祸来,别人自然在等著看笑话。

道苑的双手紧握,关节的位置已经失去了血色,突然道苑转身拜倒在祖师像前,当道苑跪下来的时候,包括那几个长老在内的所有人一齐跪了下去,道苑干涩的声音说道:“祖师爷在上,天玄宗第七代掌门人道苑今日决定执行门规,追回本门弟子楚梦枕所有法宝,逐出师门,而且不许把本门心法传授给任何人,从此以後天玄宗弟子不得与楚梦枕有任何来往,否则视为本门叛徒。”

道苑的这个处罚让楚梦枕的脸色立刻苍白起来——逐出师门,楚梦枕的头瞬间眩晕了一下,自己在三百多年前被师傅收为弟子之後,自己一直把天玄宗当作了自己的家,虽然自己私自与何寂寞他们交往,但是从来没有做出过什麽错事,而且自己刚才所说的也都是千真万确的实施,并非是自己编造,难道天玄宗连接受事实的勇气都没有吗?

而且掌门人说要收回自己的法宝,自己拥有的两件最厉害的法宝都是师傅赏赐给自己的奇珍,七彩梭就是其中之一,这两件法宝不仅仅是自己克敌制胜的宝物,更是师傅飞升之後给自己的遗物,难道从此以後自己和师门就真的一刀两断了吗?

道苑站了起来,目光茫然的看著大殿的远处问道:“楚梦枕,对于这个处罚你有异议吗?”

道苑的心几乎在滴血,楚梦枕是自己的三师弟,他和韩璇一样都是从小被师傅度上天玄宗,那时道苑已经在天玄宗修行了上百年,道苑不仅经常带著他们玩耍,而且许多时候他和大绝真人代替师傅传功,属于楚梦枕的半个师傅,今天自己却被迫做出这个残忍的决定,道苑心中的痛苦可想而知。

楚梦枕声音颤抖的说道:“没有。”然後对著祖师爷的塑像磕了八个头,接著摘下了法宝囊放在面前,然後把头上的天星道冠取了下来,天星道冠和七彩梭都是他师傅赏赐的法宝,这两件宝物可以说是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现在就要永远的失去了。

道苑转过头说道:“楚梦枕,从此以後天玄宗与你再无任何瓜葛,希望你好自为之。”

楚梦枕沉默片刻说道:“多谢。”转身在众人的目光中慢慢的向外走去。

大绝真人的眼楮已经红了,他的凌厉的目光恶狠狠的在众人的脸上扫过,如果刚才有人能够站出来为楚梦枕说情,道苑怎麽会狠下心来把楚梦枕逐出师门?而且那些长老为什麽不肯开口说话?难道他们都哑巴了吗?

楚梦枕的双腿如同灌了铅一般的沉重,大殿当中以前的师兄弟的目光中充满了怜悯、嘲讽、鄙夷┅┅但是楚梦枕似乎都感觉不到,他知道只要自己离开了天玄宗的大门,从今以後就再也没有机会进来了。

离开了栖霞殿之後就是一条长长的青石小路,小路的两侧是幽静的竹林,在竹林的掩映当中一幢幢的房屋隐约可见,其中有一间就是楚梦枕自己的房间,楚梦枕在房进里面换上了一件普通的青布道袍,他身上的这件白色道袍也是一件法宝,虽然别人不知道这件道袍有什麽功效,但是道苑已经说追回自己的所有法宝,楚梦枕不想让自己的掌门师兄落人口实。

楚梦枕从一个藤箱中翻出了几十两散碎的银子,这就是他的全部家当,修道之人根本用不上这种俗物,这几十两银子还是当年楚梦枕受师命云游四方化缘时积攒的,已经一百多年没有动用过了,但是从今以後自己不知漂泊何方,身上带著一点儿银子有备无患也好。

楚梦枕再次打量了一眼自己的小屋,黯然走了出去,当他推开房门的时候,就见到大绝真人板著脸站在门外,至于大绝真人什麽时候来的都不知道,楚梦枕早就知道自己的大师兄造诣极高,自己从来也看不透他,不过大师兄肯定是前来洛u灾v送行。

楚梦枕勉强笑道:“此地一为别,相见难有期,有大师兄为小弟送行我已经很满足了。”

大绝真人冷冷的看著他说道:“如果日後让我知道你堕入魔道,第一个杀你的人就是我,你这个孽障,师傅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楚梦枕咬牙道:“我没错。”

大绝真人对于这个倔强的师弟早就无可奈何,他的脾气也不是今天才养成的,自从当年他入师门的时候就是这个德行,只要他认为正确的事情谁也扭转不了他的意见,江山易改,秉性难移,当年他师傅对于楚梦枕都束手无策,别人的意见对于楚梦枕来说只是耳边风而已,大绝真人暗暗的叹息一声,说道:“我送你下山,要不然以後见面就难了。”

穿过青石小路之後就是滴水崖,清澈的泉水从山崖之上珍珠般的滴落在深潭中,声音清脆悦耳,昼夜响个不停。年轻时楚梦枕经常和师兄弟一起在这里彻夜聊天,山中无甲子,一晃就是百年,师兄弟各自忙著不同的事情,再也没有当初的那份闲情逸致了。

大绝真人和楚梦枕两个人默默的走著,沿路之上把守各个关口的晚辈弟子们已经得到了消息,因此对于楚梦枕都装作看不见的样子,人走茶凉在这里竟然表现的淋漓尽致,即将来到天玄宗的大门口时,大绝真人才开口说道:“咱们师兄弟当中,只有你连个门人都没有,如果你也收几个弟子想必就不会这样肆无忌弹了。”

楚梦枕自嘲的笑道:“我本身就大逆不道,教出来的徒弟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与其师徒一起灰头土脸的被赶出师门,反倒不如我一个人滚蛋自由自在的轻松。”

大绝真人又好气又好笑,又觉得伤感,他肃容道:“师弟,离开之後你要继续努力修炼,咱们师兄弟当中你的天资最高,师傅也因此最赏识你,当你日後内外功都圆满的时候,师兄一定会帮助你踏出最後一步,切记。”

楚梦枕微笑道:“师兄,其实你我心里都有数,咱们师兄弟当中的天赋和努力程度都应该属你为最,当初师傅飞升之前我偶然听到了你和师傅的对话,当初师傅的意思是等待几年带著你一起走,可是当时你为了我们几个留了下来,而且师傅飞升之後你的脾气就越来越暴躁,别人不明白,但是我很清楚,你是为了故意让大家害怕你,从而对宽厚的道苑师兄更加尊重,你们两个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搭档的很默契。”

大绝真人身体一震,原来楚梦枕什麽都知道了,楚梦枕继续说道:“这次我的确做得过分了一些,但是还不至于被逐出师门,说实话,天玄宗内部的矛盾比魔道的争斗更加的可怕,所有的人都把怨恨埋藏在心里,迟早有一天会爆发出来,这次把我逐出师门会暂时的缓和一下矛盾,所以二师兄做出把我逐出师门的决定我并不怪他,也许这样最好。”

大绝真人放声大笑,黄昏中已经归林的飞鸟被笑声惊起,纷纷惊慌的鼓噪飞腾起来,大绝真人笑够了之後用力的拍拍楚梦枕的肩膀说道:“只要你明白就好,我一直担心你想不开以至于投靠魔道,那样我日後可真的没有脸面见师傅了。”

楚梦枕淡淡的问道:“师兄,什麽是道?什麽是魔?”

大绝真人拈著胡子反问道:“你这麽问是什麽意思?”

楚梦枕思索一下说道:“圣人出、大盗起,道高魔亦高,几千年来正道高手辈出的时候都是魔道最疯狂的时候,反之魔道出现出类拔萃的高手时正道总会出现顶尖的高手与之抗衡,道魔之间一直保持著微妙的平衡,这究竟是什麽原因?”

大绝真人露出了沉思的表情,楚梦枕在即将踏出天玄宗的大门前停下脚步说道:“而且飞升之後的前辈为什麽再也没有消息了?难道飞升仙界之後就再也回不来了吗?天劫是什麽?仙界到底是什麽样子?”

楚梦枕的问题一个接一个,大绝真人的神情越来越严肃,修道之人每一千三百年就要受一次天劫,而且想要飞升仙界的人同样需要经历一次天劫,修为不够的人就会在天劫当中魂飞魄散,因此修道之人争先恐後的飞升仙界,以免在尘世经历一千三百年一次的天劫,因为留在尘世稍有不慎就会前功尽弃。

大绝真人以前也曾考虑过这个问题,飞升仙界之後已经成为天仙,为什麽从来没有仙人回来?是他们真的厌倦了尘世不愿意回来还是有心无力?但是大绝真人心虚的发现後者的可能性居大。

楚梦枕露出得意的微笑道:“大师兄,你也感到迷惑了吧?这个问题我已经考虑了很久,但是我没有答案,这次离开了天玄宗我可以慢慢的寻求解决之法了,告辞。”

“等一等。”大绝真人意外的叫住了楚梦枕,然後握住楚梦枕的手说道:“从此以後天玄宗不会再庇佑你,以前的敌人肯定会找你的麻烦,多多保重。”

楚梦枕知道大绝真人说的都是废话,因为大绝真人的手掌当中握著一张纸条在握手的时候悄悄的塞进了自己的手中,这才是大绝真人的真实目的,楚梦枕不知道大绝真人为什麽如此的小心,就算他想送给自己什麽东西也不必如此的鬼鬼祟祟,看来这张纸条一定至关重要。

楚梦枕不露声色的收回手,把纸条悄悄的塞进了怀里,大绝真人一语双关的说道:“如果出了岔子你就认命吧,我该说的话已经说完了,记住,从此以後你不再是天玄宗的门人,快走!”

第一集 第三章 端木雨墨

清晨的龙丰镇上来了一个身穿青布道袍的中年道人,龙丰镇每年外来的人口颇多,因此道人的到来并没有引起了镇上的任何波澜,只是这个道人气度高雅,有点儿引人注意而已,这个道人正是被逐出师门的楚梦枕。

那天大绝真人在分手时偷偷的塞给他一张纸条,楚梦枕在无人处观看的时候才发现大绝真人给自己的是一张写满草药名称的纸,而且这张纸分明是从一本书上撕下来的,从纸的材质来看至少是上千年的古董,但是纸张依然柔韧无比,显然不是凡品。

天玄宗向来以练器出名,他们最擅长的是炼制法宝,对于丹药并没有什么研究,最多也只是炼制一些固本培源的清心散之类的普通丹药,用来帮助新入门的弟子增强功力,大绝真人如此慎重的把这张写满药名的纸送给自己是什么意思呢?楚梦枕对此百思不得其解。

而且这张纸上的药名千奇百怪,虽然只有区区十几种,但是楚梦枕只听说过还魂草一种而已,而这种还魂草这种灵药却是可遇而不可求,听说还魂草可以凝魂聚魄,对于修真的人来说是无价之宝,其他的药材究竟如何珍贵就可想而知了,楚梦枕闲来无事正好四处搜集纸上的药材,但是他寻找了许多大城市的药铺,只打听到其中的三色石楠花和佛桑子这两种药材确确实实的存在,至于这两种药材产自何方甚至是什么样子都不得而知。

楚梦枕在一次偶然中听说昆吾山下的龙丰镇有一位叫做任不二的名医,他的医术极为高明,只是性情古怪,给人治病的佣金也高得离谱,楚梦枕便决定到这里试一试运气,自古名医没有对药材陌生的道理,可以向任不二请教一下这些药材的来历,说不定可以从他这里买到一些。

楚梦枕在一间刚刚开业的卖豆浆的老者摊子前坐了下来,买了一碗豆浆之后向老者问道:“老人家,可曾听说贵地有一位叫做任不二的名医?”

楚梦枕已经三百多岁,只是修道之人驻颜有术,楚梦枕现在看起来还是个中年人,卖豆浆的老者和他比起来还远远称不上老人家,卖豆浆的老者狠狠的“呸”了一声说道:“你说的是任剥皮啊!去年就死了,被晴天打雷劈死的,报应哦!”

楚梦枕对于修道中人遇到天劫之时的情况知之甚详,天玄宗的前辈飞升时的情况都有记载,但是天上打雷劈死一个普通人的事情可不多见,是不是有可能是修道中人使用掌心雷之类的手法杀死了任不二呢?从任不二的名声来看他的为人可不怎么样,但是有必要使用这种极端的手段吗?

楚梦枕以前也曾惩治过那些危害一方的恶人,但是他从来不使用这种容易引起老百姓恐慌的手法,修道的人不喜欢招摇,行事越低调越好,但是现在楚梦枕也没有必要为任不二讨还公道,这种黑心医生死了也就算了,只是自己寻找药材的途径又断绝了。

就在楚梦枕闷头喝豆浆的时候,一个背着药篓的童子来到了豆浆摊前,伸出脏兮兮的小手说道:“邱伯,来一碗豆浆。”

楚梦枕不经意的转头看了一眼,这个童子的年纪大约在八、九岁,但是背着一个巨大的药篓,这个药篓成年人背起来都显得有些大,在这个童子的身上显得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逆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