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4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4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0-24 13:42:5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13
更加的庞大,药篓的顶端超过了童子的头顶,而下端则到了童子的腿弯,童子的一双眼睛亮若晨星,但是脸上和他的小手一样看不出来本来的颜色,而且身上的衣服到处都是补丁,就连小乞丐的样子都比他好得多。

卖豆浆的邱伯立刻给童子端了一大碗豆浆,又从怀里掏出了油纸包裹的两个烧饼一起递给了童子,童子就那样站在摊子前吃了一个烧饼把豆浆喝了下去,然后把剩下的那个烧饼塞进了怀里,挥手和邱伯道别之后背着药篓向山里的方向走去。

楚梦枕望着童子的背影说道:“好可怜的孩子,竟然这么小就要劳动。”

邱伯冷笑道:“这么小就劳动?道爷,您也太少见多怪了,雨墨这个孩子从七岁起就开始给任剥皮采药,现在已经将近两年了。”

楚梦枕的眉毛微微的扬起,双眼中闪过寒光问道:“这个孩子是孤儿?任剥皮也太过分了,岂能如此为富不仁,这种人丧尽天良死了也是活该。”

邱伯被楚梦枕眼中的寒光吓了一跳,他还从来没有见过眼光这么凌厉的人,看起来就如同他的眼睛里面仿佛发出了闪亮的光芒一般,邱伯低声说道:“道爷,闲事不要多管,任家在这里的势力大着哪,雨墨这孩子命苦,不过现在和以前比起来好多了,自从他可以采药之后起码不用再挨打,这几年雨墨采药给任剥皮他们家里赚了好多钱,已经变成了任家的摇钱树。”

楚梦枕怀疑的问道:“就这个孩子?”

邱伯见到楚梦枕不相信自己,他不悦的说道:“小瞧人了不是?以前雨墨给任剥皮他们家专门喂狗,后来雨墨不知道怎么的就认识了药材,听说任剥皮亲自考验他好几回,那些药材只要经过他的眼睛立刻就可以分出三六九等,任剥皮自己都服气的不得了,后来雨墨才开始采药,只要是能说出名的药材就没有他采不到的,实际上雨墨连看病都学会了,我老伴的病就是雨墨给治好的。”

楚梦枕心中一动,说不定自己寻找的药材可以让雨墨这个孩子帮忙,不能因为他的年纪小就看不起他,楚梦枕找个理由匆匆的离去,沿着雨墨离去的路追去,但是大庭广众之下楚梦枕无法施展法术,只能快步的行走,当他走出镇子的时候雨墨的踪影早就不见了。

楚梦枕沿着入山的路向前追了一段距离,但是路上见到的都是樵夫,根本没有雨墨的踪影,他这才醒悟采药自然是寻找那些人迹罕至的地方,越是珍贵的药材生长的环境越恶劣,雨墨肯定是有自己的采药路线。

想到这里楚梦枕寻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驭剑腾空飞起,虽然不借助飞剑也可以飞行但是那样太耗费元气,离开天玄宗之后楚梦枕寻找了一些材料练了一柄剑和一个法宝囊,这柄剑的材质相当一般,不过用来飞行以及防身还是绰绰有余,唯一让楚梦枕满意的是自己的这个法宝囊是使用天蚕丝炼制而成的上等品,这个法宝囊楚梦枕整整祭炼了三个多月,只要纳入法宝囊之后无论什么都难以逃脱。

从龙丰镇进入昆吾山的路只有一条,但是这条路进入山里不远之后就延伸处许多的岔路,楚梦枕根本不知道雨墨选的是哪条岔路,他只能盲目的四处寻找,希望能够找到那个背着大药篓的童子。

楚梦枕驭剑飞行的速度极快,很快就已经搜寻了方圆几十里的范围,楚梦枕也知道自己这种找人的方法很不高明,昆吾山到处都被森林覆盖,此刻正是草木茂盛的仲夏季节,想要在茫茫林海当中寻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忽然楚梦枕发现东北方的一座山顶之上露出了黑色的岩石,楚梦枕决定在那里休息一下,然后继续寻找雨墨,如果实在找不到就回到龙丰镇,等待雨墨回家的时候再和他洽谈采药的事情,但是当楚梦枕落在山顶时敏锐的感到有股微弱的妖气从山腰的位置传来。

楚梦枕立刻向山腰飞去,当他飞离山顶的时候就见到山腰当中金光一闪,而且妖气就是从那里传来的,楚梦枕缓缓的向下落去,半山腰的位置是一面陡峭的悬崖,但是悬崖中偏偏向外延伸出一块巨石,一株金黄色的小草就生长在巨石之上。

最令人惊讶的是楚梦枕苦苦寻找的雨墨竟然攀附在巨石斜上方的悬崖之上,手中正持着一根长树枝,树枝的顶端连着一根绳子,看他的架势仿佛是在钓鱼,但是钓鱼的鱼饵竟然是一只小山鸡。

当楚梦枕发现雨墨的时候,雨墨也发现了楚梦枕,但是雨墨抬头看了楚梦枕一眼然后继续专心致志的晃动着手中的树枝似乎在引诱什么东西上钩,楚梦枕顺着雨墨的钓饵望去,在突出的那块巨石的金色小草后面是一个碗大的洞口,妖气就从洞口里面传出来,雨墨的目的就是洞口里的妖物。

楚梦枕越看那株金色的小草越心动,忽然他想了起来,这株小草就是还魂草,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只是听人说起过还魂草的样子而已,因此现在才想起来,如果不是妖气惊动了他,他就有可能与这株珍贵的灵药失之交臂了。

不过楚梦枕很迷惑,从雨墨的样子来看他应该知道还魂草后面的小洞中有妖物,他为什么要做这么危险的事情?难道一只山鸡就可以对付这个妖物了吗?

但是很快楚梦枕就见到小洞里面红影一闪,一条全身赤红的蜈蚣从小洞里面探出半截身体咬向了山鸡,蜈蚣的身体几乎和洞口一般粗,如此巨大而且色泽如此鲜艳的蜈蚣至少也有两百多年的道行,怪不得可以传出妖气。

当蜈蚣咬向山鸡的时候,雨墨急忙晃动树枝把山鸡荡向了巨石之外,蜈蚣竟然咬空了,楚梦枕现在开始明白雨墨的小算盘了,原来他是想把蜈蚣钓出来摔死,然后取走还魂草,不过看来雨墨垂钓的技术不过关。

当山鸡荡回巨石的时候,蜈蚣这次准确的咬住了,此时雨墨用力的摆动钓竿想要把蜈蚣从小洞里面拉出来摔死,但是蜈蚣纹丝不动,雨墨焦急的脸上的汗水不断的滑落,肮脏的小脸终于在汗水流过的地方露出了洁白的肌肤,楚梦枕放声大笑,用手一指飞剑闪电般的射了过去,把蜈蚣的头斩断,但是蜈蚣的脑袋依旧死死的咬着山鸡不松口。

但是雨墨大叫道:“下半身。”

楚梦枕低头向自己的下本身看去,雨墨大吼道:“蜈蚣的下半身要逃走了。”

楚梦枕抬头看去的时候,无头的蜈蚣已经迅速的缩回了洞穴当中,楚梦枕的飞剑立刻如影随形的钻入了洞穴当中一阵搅动,从洞穴里面传来蜈蚣的扑腾声,过了片刻声音逐渐的消失了,一缕暗红色的血液伴随着刺鼻的腥气从洞穴里面涌出来,至此蜈蚣才彻底的死去。

雨墨见到蜈蚣已经伏诛,他手脚并用的迅速向巨石攀登过去,当他来到巨石的上面时楚梦枕也笑眯眯的落在了巨石之上,而且似有心似无意的正好挡在了还魂草的前面。

雨墨从腰间取出采药锄虎视眈眈的看着楚梦枕,大有动手抢夺的意思,丝毫没有自己根本不是对手的觉悟,楚梦枕对于雨墨越来越好奇,就连那些成年人见到自己这些修道中人都会诚惶诚恐的不知所措,这个孩子怎么对于自己一点儿都不害怕或者羡慕呢?

但是楚梦枕对于雨墨的信心更加充足了,雨墨肯定认识这株还魂草,所以才冒着风险来到这里,说不定自己需要寻找的那些药材他都可以找到,楚梦枕的脸上露出了亲切的笑容。

雨墨警惕的看着这个一脸不良笑容的中年道士,从小的环境让雨墨对任何人都持有很深的戒心,有的时候看起来像是好人的人并不见得就是好人,雨墨对这点有着切身的体会,他不会轻易相信别人,这个道士看起来道貌岸然,说不定更加的阴险,就如同任剥皮一样,雨墨双手握着采药锄,努力的分析着这个道士是什么来意。

楚梦枕和颜悦色的说道:“娃娃,你的名字叫雨墨?”

雨墨的眼睛滴溜溜乱转着,更正道:“我姓端木,端木雨墨。”

楚梦枕自我介绍道:“贫道的名字是楚梦枕,这株草药我打算挖走,不过……”

楚梦枕的意思是自己采走还魂草,然后给雨墨一定的补偿,可是雨墨向前踏了一步说怒气冲冲的质问道:“这是我在一个月前发现的,你凭什么抢走?先来后到的道理你懂不懂?你会飞就了不起啊?你会法术就了不起啊?你年纪大就了不起啊?你以为我会怕你啊?”

雨墨在一个月前发现了这株还魂草之后,一直在不断的琢磨怎么才能把还魂草挖到手,但是那条剧毒无比的蜈蚣守候在还魂草的旁边寸步不离,雨墨想了很多的办法也没有效果,最后才想到用山鸡把它钓出来,雨墨采药的本是很高明,但是打猎是外行,这只小山鸡是他千辛万苦才抓到,自己都没舍得吃却用来钓蜈蚣,但是雨墨气馁的发现这个方法也不是很管用。

楚梦枕使用飞剑杀死蜈蚣之后,雨墨本以为他不认识还魂草,这样自己就可以捡现成的了,当楚梦枕说出还魂草的名字时,雨墨的心立刻就凉了,能够说出还魂草的名字自然知道还魂草的珍贵之处,但是雨墨不甘心这样放弃。

雨墨连珠炮般的质问让楚梦枕感到一阵尴尬,虽然雨墨根本没有杀死蜈蚣的能力,这株还魂草肯定非自己莫属,但是自己发现还魂草的时候雨墨的确已经在这里了,从见者有份的规矩来说自己独霸还魂草的做法很不合适,其实就算楚梦枕厚着脸皮抢走还魂草也没有什么大不了,雨墨根本没有地方说理去,可是楚梦枕偏偏是个君子,从来不做这种昧着良心的事情。

楚梦枕为难的说道:“要不这样吧,这株还魂草你我一人一半怎么样?”但是楚梦枕说完之后发现雨墨正冷笑的看着自己,楚梦枕暗暗皱眉道:“难道一半也嫌少?这个孩子够贪心的。”

雨墨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楚梦枕说道:“你对还魂草根本就不了解,还魂草根本无法分开使用,只能全株入药,一看你就是外行。”说完之后用采药锄指着还魂草说道:“给你了。”

所谓百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楚梦枕决定先厚着脸皮把还魂草先弄到手再说,然后再研究如何与雨墨合作采药的事情,反正自己绝对不会亏待雨墨,自己做事向来问心无愧,肯定给雨墨一个满意的报答。

雨墨在听到楚梦枕说出把还魂草一人一半的外行话之后就知道楚梦枕根本就不懂得药理药性,这才故作大方的说要放弃魂草,果然楚梦枕冒冒失失的就要伸手把还魂草拔出来,楚梦枕的手刚伸向还魂草,雨墨已经大声说道:“可惜啊,这么好的药材废了。”

楚梦枕立刻缩回了手,楚梦枕听说采药需要一定的技巧,否则就会损伤药材,自己好不容易才发现一株还魂草,千万不能在最关键的时候造成遗憾,楚梦枕讪笑道:“采药好像有规矩,你能不能帮个忙?”

雨墨抱着采药锄静静的听着,等楚梦枕说完半天之后才开口说道:“我已经让步了,绝对不会帮你采药,你有办法就自己采,没有办法就让给我。”说完来到还魂草的旁边蹲在地上欣赏着随风摇曳的还魂草,但是目光却偷偷的瞟着楚梦枕,观察他的反应。

楚梦枕也学着雨墨的样子蹲在了地上说道:“雨墨,我这次来就是专门来找你,你看我雇你帮我采药如何?”

雨墨露出讥讽的笑容,楚梦枕想不到一个八、九岁的孩子竟然会流露出这种表情,但是楚梦枕马上就想到雨墨从小在任剥皮家里当小家奴,在这种环境下难免愤世嫉俗,楚梦枕急忙解释道:“我雇你采药绝对不会像任剥皮那样对待你,如果你愿意我们就谈谈价格,如果不愿意我也绝不勉强。”

雨墨沉默起来,过了片刻才说道:“我爹娘死去的时候欠下了任家的债,我很小的时候就在任家签订了卖身契,现在我没有自由。”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ωωω,UМDtxt.còm
楚梦枕心中的怒火又升了起来,在龙丰镇的时候楚梦枕听说雨墨从六岁起就为任家采药的时候已经有些按耐不住,现在听说任家竟然让这么小的孩子签卖身契,任家还有没有人性?楚梦枕豁然站起来说道:“你欠了任家多少钱,我替你还。”

雨墨依旧蹲在地上,但是伸出了右手的三根手指,楚梦枕大方的说道:“不就是三百两银子吗,虽然我手头没有多少,但是很快我就可以筹集够。”

雨墨惊讶的抬起头,楚梦枕爱怜的拍拍雨墨的头顶道:“不要担心,三百两银子只是小数目,我一定会有办法。”

雨墨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道:“你这个道爷真是好人,不过不是三百两,当初欠的债是五百两,这么多年利滚利下来已经变成了三千两银子,不过我还是要谢谢您的好心。”

楚梦枕的脸“唰”的一下红到了脖子,三千两银子,这个数目不太好解决,楚梦枕自己几乎用不上银子,他随身只携带着离开天玄宗时的那几十两银子,银子对于他来说是真正的身外之物,也从来没有看在他眼里,三千两银子对自己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那需要时间,短时间内自己到哪里去弄这么一大笔银子啊?

雨墨微微的摇摇头,然后举起采药锄轻轻的铲着还魂草周围的岩石,还魂草生长的这块巨石是一个整体,而还魂草竟然就在石头中间生长出来,雨墨一边挖一边说道:“还魂草生长在金石之地,首先应该断开西方的根,西方属金,还魂草被挖掘的时候灵气首先会从这里逸走,断开西方的根之后灵气就会聚集在还魂草的身上,这样采集到的还魂草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逆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