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7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7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0-24 13:43:1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13
格才合适,报高了肯定吃亏,但是报低了还有展掌柜的报价做比照,只能根据自己的眼光报出一个绝对公平的价格,他们两个心中把展掌柜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就在陈掌柜和萧掌柜苦苦计算这些药材应该值多少钱的时候,门外传来喧哗,三个人互相寒暄着走了进来,展掌柜露出笑容迎了过去,同时问候道:“两位终于来了,原来张掌柜带来了朱先生当参谋。”

其中一个人说道:“对于药材我不是很明白,有朱先生帮忙我才不会吃亏,去年我来你们这里卖药的时候就让你占了便宜,他奶奶的,这次我一定要补回损失。”

当雨墨听到那个人的声音的时候,雨墨的脸上露出了激动的神色,当一个两腮无肉的中年人走进来的时候,雨墨大声说道:“张大叔,原来你也在这里,我终于见到你了。”

那个中年人听到雨墨喊他张大叔的时候,他明显的迷惑了,这个俊秀的小孩子认识自己?自己怎么想不起来他呢?雨墨见到中年人不认识自己了,他急忙自我介绍道:“张大叔,我是雨墨,龙丰镇的端木雨墨啊。”

雨墨的话仿佛晴天霹雳,让中年人的脸“唰”的一下变得苍白起来,然后又迅速的涨成猪肝的颜色,他的眼中闪过惭愧的光芒然后掉头就走,那个与他同来的朱先生急忙跟着他离开了,雨墨迈步就想追上去,楚梦枕伸手抓住了雨墨的胳膊说道:“这种背信弃义之徒你搭理他干什么?”

雨墨用力挣扎的时候楚梦枕冷冷的说道:“雨墨,他以前帮助过你,但是他私吞了你的药材,终日提防你找他们算账,现在他已经把你当作了仇人,这个人两腮无肉是典型的刻薄寡恩之人,从此以后他已经和你没有关系了,你不再打扰他们的生活就是对他的最大报答。”

楚梦枕没有经历过自己信任的人背叛这种事情,但是他最痛恨的就是这种人,修道人也好,普通人也好,最起码应该本着良心做事,他没有考虑雨墨的感受就强行制止了雨墨追出去,因为他知道张掌柜实际上已经开始恨雨墨。张掌柜这种人就是这么奇怪,明明是他做了坏事却反过来痛恨自己伤害过的人,在他们的心中曾经的罪行应该彻底的抹去,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知道才好。楚梦枕的性格执拗却并不糊涂,许多事情他都很清楚,这些人情世故他看得很透彻,但是楚梦枕坚信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正因为如此他宁可被逐出师门也不肯违心的承认自己结交何寂寞与温朝恩是错事,在楚梦枕看来这是原则的问题。

雨墨伤心的看着张掌柜远去的方向,他早就猜到张掌柜贪污了自己的药材,但是雨墨并不恨他,和赎身的银子比起来雨墨更看重的是那丝亲情,当初在龙丰镇的时候雨墨曾经给张掌柜的妻子看过病,从那以后张掌柜夫妻对雨墨很关照,经常为他缝补衣服有的时候还给他做一点儿吃的,在雨墨看来这已经是极为难得的亲情,因此雨墨才肯把药材交给张掌柜,但是药材的价值太高了,张掌柜无法拒绝这种诱惑,只是谁也不知道雨墨根本不在乎,雨墨宁可相信张掌柜这样做是有苦衷的,但是楚梦枕无情的话语让雨墨的梦幻破碎了。

去年张掌柜来到紫菱城带来了大量的药材,行内的每个人都在猜测张掌柜的来历,因为他对药材根本就不懂,但是他带来的药材却都是上等的好药,他在城里出售之后发了大财,然后他收购了城里面的益善堂当起了掌柜,并把全家都接到了城里,据张家雇佣的仆人说张家人一看就是山里来的穷人,张掌柜带来的药材就成了未解之谜,原来他是贪污了雨墨的药材。

展掌柜愤怒的一拍桌子道:“这个人面兽心的畜生,我早就怀疑他的药材来历不明,哪有卖药的人不懂药性,甚至连药材的名字都不知道的道理?”

与张掌柜同来的那个董掌柜文质彬彬,似乎是个读书人,他慢条斯理的说道:“这种败类早晚会有报应,何必为了这种人而动气,我先看看药材。”

董掌柜检查的很仔细,他不断的拿起药材观察色泽、形状,偶尔还放在鼻子底下用力的嗅一嗅,等到董掌柜检查完,陈掌柜开口说道:“五万。”

萧掌柜听到这个价格之后立刻把自己的报价咽了回去,董掌柜摇头道:“这个价格低,至少也值八万两银子,这里的有些药材根本买不到,这株分枝夜舒菏就是我第一次见到,以前只是听我师傅说过而已,这一株就可以价值一万两银子。”

展掌柜心悦诚服的伸出大拇指道:“董兄高明,当时我只认出了这是夜舒菏,雨墨兄弟提醒之后我才知道自己看错了,但是这个价格我根本就报不出来。”

陈掌柜的汗都下来了,他尴尬的说道:“我报出的价格不包括这株分枝夜舒菏,说实话我根本就不认识夜舒菏,我看董掌柜的价格很合理。”

萧掌柜附和道:“董掌柜是咱们紫菱城的大行家,他的价格绝对公道,老展,这次的收购是你发起的,你说大家怎么分配吧。”

董掌柜拿起分枝夜舒菏说道:“诸位,我现在很需要这株奇药,大家能不能让给我,我手头的资金实在紧张,这一株分枝夜舒菏几乎就要让我倾家荡产了。”

董掌柜的家业在这几个药铺掌柜当中绝对是头把交椅,可是他怎么会拿出来一万两银子都困难呢?展掌柜问道:“董兄,是不是资金周转上遇到了问题?虽然说同行是冤家,但是紫菱城的药铺同气连枝,你有麻烦大家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萧掌柜和陈掌柜也纷纷询问,董掌柜苦笑道:“上个月紫菱城来了一个会法术的道士,当时我邀请他到我家里做客的事情你们都听说了吧?”

展掌柜不高兴的说道:“当时我说去你家拜访一下这位高人,可是你竟然坚决不肯答应,这件事情你绝对不够朋友。”

董掌柜愤愤的掏出一块黑色的玉佩说道:“我哪有脸面请你到我家?那个道士是骗子,他说这个玉佩是神仙佩带的宝物,带上之后可以消灾避邪、聚拢财气,用两万五千两银子的价格卖给了我,我当时看到这是个古董,而且玉佩的材质极佳,以为真的有神奇的效果,结果谁带上谁生病,等我找那个道士的时候他已经逃走了。”

说到这里董掌柜的目光竟然狠狠的瞪了楚梦枕一眼,楚梦枕暗自苦笑,谁让那个骗子和自己都是道士,以至于自己竟然无端的落了嫌疑,楚梦枕自然不会和他计较,但是那个玉佩之上隐隐的传来一股微弱的邪异气息,楚梦枕说道:“董掌柜,可否把玉佩借我看看。”

董掌柜弄不清楚梦枕的身份,但是雨墨和他紧紧的站在一起,想必是雨墨的师长辈,董掌柜随手把玉佩递给楚梦枕说道:“出家人也心术不正,我还是第一次上这么大的当,不过我看道长不象是无耻之徒。”董掌柜上了一次当之后把所有的出家人都恨上了,言语之中不经意的就流露出冷嘲热讽的意思。

楚梦枕淡淡一笑,装作听不明白董掌柜话里面的嘲讽之意,然后仔细的打量着这个玉佩,拿到手中之后玉佩之上的邪异之气更加明显,普通人在这种气息的干扰下肯定无法承受,时间长了甚至会有生命之忧,楚梦枕轻轻的弹指发出了一道三味真火射在了玉佩之上,但是玉佩之上竟然泛起黑气抵抗三味真火的攻击,转眼间三味真火竟然被黑气消灭了。

楚梦枕喃喃自语道:“好厉害。”

当楚梦枕的指尖发出火光的时候,展掌柜等人已经全都聚拢了过来,雨墨对于楚梦枕会法术的事情一点儿都不在乎,在雨墨看来这只是一种学问而已,就如同楚梦枕没有自己采药的本事一样,会法术的人也不是无所不能的神仙。可是展掌柜等人的眼中已经全是崇拜之色,董掌柜见到玉佩之上竟然发出黑气,他立刻明白了这个玉佩不是好东西,自己的家人曾经佩戴过这个玉佩,说不定会有什么后患,此刻他的脸色已经蜡黄了。

楚梦枕的神色凝重起来,他把玉佩在空中一抛然后低喝道:“定!”玉佩停在了空中,楚梦枕双手发出耀眼的白光向玉佩合拢过去,玉佩上面的黑气越发的浓郁起来,如同一团漆黑的墨汁抵挡着楚梦枕手中的白光。

论实力来说楚梦枕在天玄宗当中绝对可以排进前二十名,但是小小的一个玉佩竟然可以抵挡自己的三味真火,楚梦枕动了怒气,他张嘴喷出精纯的精元之气,他双手的白光更加的耀眼,洁白的光芒让展掌柜等人根本无法直视。

这口真元之气喷出之后,玉佩上的黑气逐渐的削弱了,最后随着一声轻微的爆响,黑气完全消失了,此刻的玉佩之上泛起了点点金光,楚梦枕把玉佩递向董掌柜说道:“这回应该没事了,下次不要随便相信别人,以免招来无妄之灾,真正的修道中人绝对不会贪图世俗的富贵,否则绝对是骗子。”

董掌柜已经被方才的场面吓坏了,他对这个玉佩已经畏如蛇蝎,当楚梦枕把玉佩递过来的时候他急忙把双手藏到了身后,雨墨顺手拿过玉佩说道:“真好看。”然后爱不释手的把玩着,董掌柜正想说“如果你喜欢就送给你”的时候,雨墨说道:“董掌柜,这个玉佩卖给我好不好,我就按你的原价买。”

董掌柜以为自己听错了,他对于雨墨的这个建议千肯万肯,但是这不是让雨墨吃亏吗?雨墨明显是个孩子,他喜欢玉佩只是见猎心喜根本不懂得这是没用的废物,这样的玉佩在玉器店几百两银子就可以买到,如果自己这样做和那个骗人的道士有什么区别?而且自己以后在紫菱城还能抬起头来做人吗?

雨墨见到董掌柜迟迟不肯回答,他抿着嘴唇把玉佩慢慢的递回去说道:“不愿意就算了,要不然我多给你一些?”雨墨的手虽然是往前伸,但是伸出去的速度比蜗牛还要慢,胳膊还没伸直的时候又慢慢缩了回来,摆明了不肯放弃这个心爱的玉佩。

董掌柜狠狠的跺脚说道:“你别再诱惑我,一千两银子卖给你好了。”

楚梦枕赞许的点点头说道:“雨墨,你用分枝夜舒菏与董掌柜交换好了,他不肯占你的便宜,你也不要亏待了他。”

别人把银子看得很重要,但楚梦枕不在乎,他认为雨墨既然喜欢那么花点儿银子也是应该的事情,毕竟董掌柜使用两万五千两银子买来的,而且董掌柜给雨墨的药材开出的价格最合理,让雨墨为他弥补一下损失也未尝不可。

雨墨乐颠颠的说道:“好啊,好啊。”冲到桌子旁拿起分枝夜舒菏塞进董掌柜手里道:“你不会后悔吧?”

董掌柜叹息道:“惭愧,惭愧,这个玉佩根本不值钱,这次我等于赚了昧心钱。”

展掌柜羡慕的看看拿株分枝夜舒菏,只可惜自己当时无法作价,等到价格出来的时候竟然被董掌柜用一块不值钱的玉佩给换走了,不过自己提前下手买的拿两样药材也占了不少便宜,做人总得知足。

展掌柜劝说道:“董掌柜,千金难买心头爱,雨墨兄弟喜欢你的玉佩,你需要他的分枝夜舒荷,也说不上占便宜。”然后取出一摞银票放在桌子上道:“董掌柜已经开价八万两,除去分枝夜舒菏之后需要七万两银子,这位道爷和雨墨兄弟还有要事,我们先把银子凑足了然后慢慢分配药材,我这里是两万两。”

陈掌柜立刻掏出一摞银票道:“我这里是两万五千两。”

萧掌柜转头问道:“董掌柜出多少?”

董掌柜取出银票道:“我只有一万两。”

萧掌柜笑道:“这就不好办了,小弟这里也带了两万两的银票,竟然多出了五千两,要不咱们再研究研究?”

雨墨带来的药材都是平时见不到的极品,购买之后保证可以赚取翻倍的利润,陈掌柜耍滑头想要多买一些,但是萧掌柜立刻就不满意了,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陈掌柜的身上,陈掌柜打个哈哈道:“我担心别人没带充足,所以多预备了一些,除了董掌柜之外咱们三个每人两万两好了,凑个整也好分配。”灰溜溜的取回了五张银票。

展掌柜清点了几个人的银票后交给了雨墨,雨墨小心的查了两遍,一共是七十张面值一千两的银票,雨墨查完银票您阅读的.小说来自ωωω,UМDtxt.còm之后拿出一块松茸糕用一张银票包裹起来,然后又拿起了一块松茸糕再次用银票包裹,最后把自己的带来的那个烧饼也用银票包裹起来。

房间里的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雨墨把三十几块点心都用银票包裹好了,然后雨墨把银票包裹的糕点都放在了药篓里面,说道:“道爷,我们可以回去了。”

楚梦枕带着雨墨回到了龙丰镇之后,雨墨领着楚梦枕向小镇东北角的方向走去,穿过了肮脏凌乱的一条小巷之后,雨墨敲响了一个草屋的破败房门,“吱呀”一声邱伯从里面打开了房门,他一眼就认出了楚梦枕,但是眼前这个衣着华丽的小孩子他却不敢认。

雨墨昂首闯进了屋子,屋子的中间是一盘石磨,一个老妇人正在佝偻着身体努力的推磨,洁白的豆浆慢慢的从石磨的缝隙流出,滴落在地上的一个瓦盆里,邱伯手足无措的追在雨墨的身后说道:“小公子,这不是您这样的人来的地方,别弄脏了您的衣服。”

雨墨咧嘴笑笑,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但是两行眼泪已经悄悄滑落,在以前这里是雨墨感到最温暖的地方,在这里邱伯老两口给了雨墨许多的照顾,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最关心自己的人,可是自己很快就要离开了,楚梦枕所需要的那些药材极为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逆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