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8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8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0-24 13:43:1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13
稀有,想要全部找到至少需要好几年的时间,可是邱伯夫妻能够坚持到那么长的时间吗?雨墨晃晃脑袋把眼泪甩干,用手背蹭蹭鼻子说道:“看什么看?是雨墨啊。”

邱伯揉揉眼睛,仔细的辨认了半天难以置信的说道:“你真的是雨墨?老伴,雨墨……雨墨来了。”

正在推磨的老妇人侧过头问道:“雨墨来了,是不是饿啦?老头子,快把馒头拿出来。”当老妇人转过头的时候,楚梦枕才发现老妇人的眼睛瞎了,眼珠已经混浊不堪。

雨墨的泪水如同小溪一般再次流出,雨墨咬着嘴唇把药篓里面的用银票包裹的糕点慢慢的摆在石磨上,三十几块糕点立刻堆满了石磨边缘,雨墨剥开一张银票取出了糕点喂到了老妇人的口中说道:“阿婆,我不饿,这是我从城里的点心,好不好吃?”

老妇人的嘴里塞满了点心根本说不出话,只能连连点头发出“嗯,嗯”的赞叹声,雨墨微笑道:“我要离开这里了,阿婆你要多保重,从此以后你们可以天天吃好吃的糕点,多保重,要不然我会生气的。”雨墨一边说一边往后退,经过邱伯身边的时候顺手把那张银票塞进了邱伯的手中。

在邱伯愣神的时候,雨墨已经飞快的冲出了草房沿着小巷飞奔,在雨墨奔跑的时候楚梦枕终于听到了他的痛哭声。

第一集 第六章 小鸟出笼

楚梦枕追到小巷之外的时候,雨墨正缩成一团蹲在墙角抽泣,楚梦枕默默地站在他身后看着,过了半晌雨墨的哭声停止了,楚梦枕问道:“是不是不想离开他们?”

雨墨点点头,用力的抽了一下鼻子说道:“我答应帮你采药就一定会做到,我们早去早回,等到他们老得走不动之前我一定要回来照顾他们。”

楚梦枕伤感的看着这个可怜的孩子,当初雨墨用银票包裹糕点的时候,楚梦枕就猜到了他是打算送给邱伯,在雨墨看来亲情是比银子更加奢侈的事情,而且从雨墨对待那个张掌柜的态度就可以看得出来雨墨对于别人曾经给予的一点儿关心是多么的感激,受人滴水之恩必当涌泉回报,这句话说来容易,但是真正能够做到的又有几个?楚梦枕本身就是恩怨分明的人,雨墨的脾气让楚梦枕感到很投缘,这样厚道的孩子真的不多见。

楚梦枕好奇的问道:“当初你为什么不让邱伯帮你卖药?”

雨墨抬起头,揉揉红肿的眼睛说道:“我害怕,要是邱伯和张大叔一样带着药材不回来,这世上还有谁关心我?你是外人,就算骗了我也不会生气,只能怨我自己太笨,但是邱伯不一样,如果他也骗我,我活着就没意思了。”

雨墨的奇怪理论让楚梦枕唏嘘不已,这个孩子已经把邱伯老两口给予的一点儿亲情当作了活下去的唯一的支撑,人世间真的太残酷,楚梦枕当年云游四方的时候就是为了体验人间的疾苦,可是楚梦枕并没有真正的往心里去,直到遇到雨墨他才真正的被触动。

楚梦枕抓着雨墨的小手说道:“你给邱伯一家人留下的银票已经足够他们过上富裕的生活了,这个世界上不要祈求别人的关心,你应该努力的成长起来而不是通过可怜来博得别人的同情,所有的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争取,只要你努力了就会有所收获。”

雨墨插话道:“对啊,我就是依靠自己,那些药材都是我自己采的,以后我会采更多地药材,赚更多的钱。”

楚梦枕回答道:“那当然,不过我的意思是说你也不能永远的采药,应该有更高的追求。”

雨墨挺起胸膛说道:“那还用说?我先采药,以后我就要开药铺,一定开一家紫菱城最大的药铺,采药的本事没有人能超过我,我看病的本事也很厉害,任先生的药书我都看遍了,只是现在没有人看得起我。”

雨墨通过出售药材已经建立起了强大的信心,原来药材竟然这么值钱,这么一来自己还有什么可担心的,昆吾山里面药材有的是,只要自己动动手它们就会变成白花花的银子,雨墨已经看到了光明灿烂的“钱”途。

楚梦枕好不容易整理出来的思路立刻被打乱了,楚梦枕本来是打算慢慢的引导雨墨对修道感兴趣,正道中人收弟子一看悟性二看品行,天资聪颖的人虽然可以有所成就,但是这样的人如果为非作歹造成的后果也不堪设想,这种人能力越强大造的孽越多,雨墨本性善良,如果好好的培养可以为正道增添一份力量,但是自己的这个诱导方法不是很有效,楚梦枕转移话题道:“你看邱伯老两口多可怜,这么大的年纪还要辛苦的劳动,如果……”

雨墨再次插话道:“如果他们有钱就不用这么辛苦了,所以我一定要多赚钱,以免年老的时候还要工作。”

现在的雨墨简直就是一个小财迷,只怕自己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以后慢慢的寻找机会引导好了,这种事情不能急,否则适得其反,楚梦枕自认失败的叹息一声说道:“任家在哪里?我们先去替你赎身。”

不二堂大药房在龙丰镇的正中心,是以任不二的绰号为名成立的药铺,任不二死了之后现在由他的儿子继任,当雨墨和楚梦枕来到不二堂的时候,药铺的伙计主动迎了上来招呼道:“道爷,小公子,两位里面请。”

雨墨故意往那个店伙计的面前凑去,看看他能不能认出自己,店伙计满脸堆笑的避到一旁说道:“小公子,里面请。”

雨墨见到伙计竟然不敢和自己接近,这才得意的走进了药铺,以前自己根本不敢凑到药铺的活计的面前,因为自己属于任家的家奴,那些伙计认为身份比雨墨高,根本看不起雨墨这个身份更低的人,此刻药铺的掌柜正在招呼楚梦枕,这个掌柜就是任不二的儿子,雨墨见到东家的时候立刻和平时一样低下了头,看也不敢看掌柜,多年的积威让雨墨无法立刻改变过来,在药铺门外的时候雨墨还信心十足,可是见到了掌柜的面之后立刻挺不起腰板。

任掌柜正要上来打招呼的时候,却发现雨墨背着的药篓很眼熟,他疑惑的看看雨墨,雨墨嗫嚅着低声说道:“东家,我要赎身。”

任掌柜发现了怪物一般的指着雨墨喊道:“你是雨墨?”

雨墨谦卑的露出笑容,这是多年养成的习惯,以往见到东家的时候不露出笑容就要挨打,雨墨短时间还无法调整自己的地位,任掌柜趾高气扬的伸手揪住雨墨的衣襟道:“小兔崽子,在哪偷来的新衣服?药材呢?你采的药材呢?我问你话呢!”挥手就要打雨墨的耳光楚梦枕随意的在任掌柜的肩膀上点了一指头,任掌柜的半边身子都麻了,楚梦枕冷冷的说道:“你没听清楚吗?雨墨要赎身。”

任掌柜惊恐的看看楚梦枕,说道:“好啊!怪不得雨墨这么神气活现,原来找到撑腰的人了,什么赎身?我听不懂。”

雨墨从怀里掏出银票说道:“就是前几年我签的那个卖身契,现在我可以还上欠帐了。”

任掌柜瞥了银票一眼说道:“卖身契找不到了,以后等我找到再说。”如果是雨墨能够采药之前就赎身的话,任掌柜巴不得把这个累赘扫地出门,但是现在不二堂的药材主要依靠雨墨来采集,雨墨现在是一颗活的摇钱树,任掌柜怎么舍得放他离开?在龙丰镇的一亩三分地里任家可以一手遮天,小小的雨墨根本别想逃出任家的手掌心。

楚梦枕的脸色阴沉的已经如同千年冰山,这个丧尽天良的败类果然继承了任不二的黑心作风,对于雨墨这样可怜的孩子都能做出昧良心的事情,真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是他做不出来的,楚梦枕拉着雨墨的手说道:“私凭文书官凭印,既然卖身契找不到了,就证明雨墨和你们没有关系,走吧。”

雨墨在龙丰镇已经没有亲人,只有邱伯老两口让雨墨有所牵挂,如果不是担心直接带走雨墨会让他的成长产生不良的影响的话,楚梦枕才不会来到这里为雨墨赎身,但是雨墨很讲信用,这是个很好的优点,自己不能因为一时的义气而带坏他,现在任掌柜公然放赖,楚梦枕已经失去了和他纠缠的耐心。

任掌柜张开双臂拦在了门口大喊道:“阿根,快找富捕头,有人想要拐带我家的逃奴。”

楚梦枕忍无可忍,他一扬手发出了掌心雷,一道霹雳闪过,掌心雷把药铺里面的柜台和药架击成片片碎屑,药铺里面立刻烟尘弥漫,楚梦枕阴冷的声音响起道:“任不二被雷劈死,难道你也想这样吗?”

任掌柜的裤裆立刻湿了,原来这个妖道竟然会法术,但是他咬牙切齿的骂道:“原来你这个妖道就是杀我爹的凶手,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任不二被雷劈死之后任掌柜一直不相信这是老天爷带来的报应,但是他也无法解释任不二的死因,而且这种事情无论怎样说都是丢脸的事情,现在楚梦枕提起这件事情,任掌柜立刻把杀父之仇算在了楚梦枕的头上。

楚梦枕厉声道:“卖身契。”

任掌柜恶狠狠的看着楚梦枕,终于向后面走去,过了片刻他带着一个肥胖的小男孩走了进来,任掌柜把一张纸揉成一团抛向了楚梦枕,然后指着楚梦枕和雨墨说道:“儿子,他们就是杀你爷爷的凶手,你一定要记住他们的模样,你长大了一定要找他们报仇……”

楚梦枕根本就不在乎他们是否认为自己就是杀死任不二的人,楚梦枕做事向来讲究问心无愧,只要认为自己没错别人说什么对他来说都不重要,楚梦枕接过纸团打开,果然是雨墨的卖身契,下面印着雨墨的小手印。

楚梦枕双手一搓把卖身契揉成碎粉,说道:“雨墨,把银票给他,从你以后你就自由了。”

雨墨数出了三千两银票,想了想又拿出一张说道:“道爷把你的店弄坏了,这个损失我来赔,不过道爷不是坏人,任先生绝对不是道爷杀死的,东家你不要诬陷好人。”

任掌柜歇斯底里的诅咒道:“雨墨,你这个丧尽天良的小畜生,你勾结妖道害你的恩人,老天爷绝对不会放过你,你就等着天打雷劈吧!你忘恩负义……”

楚梦枕修道多年,心中的怒火依然被任掌柜给勾引起来了,楚梦枕有心想要教训他,但是雨墨牵着楚梦枕的手说道:“道爷,我们走吧,我自由了。”随手把药篓放在了地上说道:“这个药篓和里面的采药锄是任先生给我的工具,现在也还给你们,任先生生前为我爹娘看病的恩情我一直没有忘记,我一直很感激。”

楚梦枕不耐烦的说道:“和他这种人说这么多干什么。”提着雨墨的腰带冲出了药铺凌空飞入了蓝天,转眼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黄昏时分,楚梦枕和雨墨降落在南诏附近,在山洞的时候雨墨说黑素藕只有南诏这里出产,而且只产在万年沼泽当中,楚梦枕正好知道南诏的位置就一直带着雨墨飞到了这里,经过一下午的飞行落地之后雨墨已经站不住了,他选了一个干净的地方躺在那里放赖,说什么也不肯起来了。

南诏的名字由来就是因为这里沼泽遍地,因此才得名,但是万年沼泽究竟位于南诏的什么位置却不得而知,楚梦枕抓了一只野鸭交给雨墨,并找了一些干树枝为他生起了火,楚梦枕自己辟谷多年根本不需要吃东西,但是雨墨今天只吃了几块糕点,楚梦枕已经听到雨墨肚子“咕咕”作响。

雨墨麻利的把野鸭的毛拔净,穿了一个树枝架在火堆上慢慢的烤着,一边烤还一边舔着嘴唇,当野鸭的香气传出来的时候,雨墨的肚子叫得更响,而且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楚梦枕打量着垂涎欲滴的雨墨,这个孩子心地善良,大绝真人肯定会非常喜爱他,虽然大绝真人已经有了一个徒弟,但是楚梦枕很不喜欢他,雨墨这样的孩子才配当自己大师兄的弟子,可惜的是雨墨一心想要发财,对修道丝毫没有兴趣。

雨墨耐心的翻动着野鸭,野鸭身上的油脂不断地滴落在篝火中发出“哧、哧”的脆响,楚梦枕突然问道:“雨墨,你真的不恨任掌柜还有那个死去的任不二吗?”

雨墨依旧慢慢的转动手中的树枝说道:“恨他们?为什么?”

楚梦枕立刻哑口无言,谁能想到雨墨竟然会这么回答自己,楚梦枕根本想不到雨墨竟然这么洒脱,雨墨用力的嗅嗅香气,满意的继续翻动野鸭,说道:“当年我爹娘死了之后如果任先生没有收留我,我早就饿死了,而且我可以采药之后任先生的医书就随便让我看,要不然我怎么会知道这么多的药材产地?说起来我应该感谢他们。”

突然雨墨欢呼一声取下了野鸭,往手上吹了一口冷气之后迅速的扯下了一条野鸭腿递给楚梦枕,楚梦枕摆摆手说道:“我不需要吃东西,你自己吃饱就可以了。”

雨墨悻悻的道:“真没意思,连饭都不吃,我看你也一定没有老婆,修道干什么?我可不干这种傻事。”然后猛地咬了一口鸭肉,滚烫的鸭肉让他发出“咝咝”的吸气声。

楚梦枕没想到雨墨竟然从自己的辟谷挑出毛病,要知道辟谷就是可以吸收天地的灵气,能够达到辟谷境界的都是成仙有望的人,可是到了雨墨这里就变成了一大遗憾,反倒加剧了雨墨拒绝修道的信念。

正道的修道人都是修炼纯阳纯阴之气,夫妻交和就会元精外泻,是修道的第一大忌,只有那些不想飞升仙界的人才夫妻同修,当然也有邪派高手通过采补之术盗取元阴和元阳,不过这种人有伤天合,正派中人知道之后肯定会诛杀他们。

雨墨看来真的不是修道的料,小小年纪竟然就想着娶老婆,日后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逆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