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魔传说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102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102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1-07 12:10:5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0
    


    “极元光气?”紫柔也有些惊讶地问道:“姊姊你是说那人是北真人界‘极光气宗’的人?”
瑶玑苦笑了笑道:“那人不只是‘极光气宗’的人,更是修道资历仅次我师父,极光老祖的师弟,极元真人……”


    “极光老祖的师弟?姊姊的师父?难道姊姊是‘驻形永生宗’的前辈?”紫柔更显得惊讶了。

    
瑶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你别叫我甚么前辈,听起来实在太别扭了……
我的名字是瑶玑,我的两个师父之一,确实就是‘驻形永生宗’的‘不死圣姑’……方才那人我虽然没有见到面,但是极光老祖已经魔化,具有这种程度的极顶高手,大概就剩下他的师弟‘极元真人’了……此魔一去,又不晓得要暗中动甚么诡计了……”
紫柔皱了皱眉头:“魔化?姊姊说的魔化是甚么意思?”


    “除了蛟头魔人之外,魔界的角魔魈和阿镰摩,都已现世,而同时具有许多潜逆身份的极光老祖,也因为吸了飞龙联主强大的内元,启动了角魔魈真正的神识,化魔而出……”瑶玑轻快地说着。

    
紫柔听得眉头皱得更深:“从我死亡之后,好像发生了很多事……”
瑶玑听了紫柔的问话,只得苦笑着回答道:“紫柔宗主‘种胎之役’暂熄以后,确实是连续发生了不少事儿……”


    “种胎之役?”紫柔喃喃地重复着瑶玑的话:“这么说来,我死去之后,他……他真的来了?”
瑶玑想了一会儿,点了点头道:“如果是说立即应种胎大法而来的话……没错,他已经来了……”
紫柔清秀的脸蛋,因为激动而显得红馥馥的:“他……他还好吗?瑶玑姊姊知道他在哪里吗?”
瑶玑一下子也不晓得该怎么说:“呃……它……它……”
紫柔吸了口气,压住震荡而又不安的心情:“他有在此间驻胎定形吧?有吗?瑶玑姊姊知道这一点吧?”
瑶玑点了点头:“蛟头魔人掀起了真人界千年以来未见的动荡,这段时间内多少真人轰传议论……这一点想不知道恐怕也很难的……”


    “蛟头魔人?”紫柔听得不禁愣了一愣:“他是蛟头魔人?怎么会用上这么个怪名字?”
瑶玑想了想,才又说道:“蛟头魔人应你们种胎之法而来,但是却在大肚如来、飞霞真人和四唯先生等高手的压制之下,无法着力驻胎,后来只能藉由‘玄灵万兽洞’其中四神兽之一的‘独角飞翼螭龙蛟’被仁义王切断的蛟头,才在此处立形驻胎……所以他的人虽然来了,但是却带着一颗绿甲油壳的蛟头……因此才被大家叫了这么个名字……”
紫柔听到一半,已是惊讶得用手轻轻捣住了小嘴,双眼中的震动透然可见。

    
瑶玑说完之后好一会儿,紫柔才稍微恢复了镇定:“你是说……他现在的模样并不是人?”
瑶玑又苦笑了一下:“如果是看蛟头魔人那凶厉骇人的形象,恐怕是很难让人认为它是人的……”
紫柔讶异的眼神又亮然出现:“凶厉骇人?瑶玑姊姊为甚么会这么说?难道它不是只有长相特殊?”
瑶玑点了点头:“蛟头魔人初一现世,杀玄灵诸兽异禽、斩邪宗各派、灭东方飞虎楼、伤四君子神居三位神君、制黑丝摄魂蛊,以一己之力,重挫在场的正邪诸宗,若非少数剩下的人见机得早,恐怕也难逃其魔掌……正邪各派,在种胎一役中,真可以说是灰头土脸,全军尽没……其残忍狠辣的手段,立刻就掀起了正邪共愤……”


    “残忍狠辣……残忍狠辣……”紫柔就像是在想着甚么那般,喃喃地重复着瑶玑的话。

    
此时突然从紫柔的身后,传来了一声娇脆但是却很有点冒火的语音:“这位瑶玑姊姊,我们自施我们的法诀,那些假仁假义的家伙却硬是横来插手,弄得我们不得不豁命以对,就算是斩尽了他们,也只能算是替我们报仇,怎么算得上是‘残忍’?如何称得上‘狠辣’?”
瑶玑抬眼一看,就见到紫柔的身后,已经在淡然的烟气中,现出了另外三条人影,说话的那位女郎一身火红笼纱衣裙,束着一条滚金带,身材丰盈,皮肤白中透着晕红,像是蕴着无穷活力,让人眼睛不由一亮。

    
她的容貌也和服饰外表同样令人感到一股压人的艳色,只是柳眉横竖,纤手反压腰下一柄红艳艳,型式古雅的宝剑,模样看起来很有一点凶霸的气势。

    
这个女郎不用说,当然就是阴阳四姝中专修

    “紫阳真气”的艳嫣了。
自从蛟头魔人现世施虐之后,瑶玑就对于招魔而来的阴阳四姝下了一些工夫研究,因此虽然她之前并没有见过其他三人,但是她仍然可以从这三位在紫柔身俊现身的女郎,那种明显至极的质性,立刻就分辨出谁是谁了。

    
让瑶玑惊讶的是,这四位女郎,除了质性差别极为明确之外,每一个人都是神莹气蕴,华光透顶,显然都是修为已经进入到元胎和合,质气相融的特殊境界。

    
这种感觉让瑶玑非常地惊讶,因为在种胎之役以前,她并没有特别听说过

    “阴阳和合派”的这四位仙姝,有甚么特殊的修为成就。
因此这里面最有可能的,还是受到了紫柔口中的那个

    “他”的影响。
听着艳嫣有点冒火的话,瑶玑也只能苦笑着道:“艳嫣仙子说得不错,现在我自己想来,还真是有些怀疑我们这些正派,当初是不是真的把事情做对了……”
一身黑衣束着细腰,身材显得非常修长,而雪莹莹的皮肤更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宛如冰瓷的玄霜则是冷冷地说道::“这位瑶玑姊姊你不用怀疑了,若非正派这么横来一手,又怎么会误了他的驻胎定形,又怎么会弄得现在得叫他甚么‘蛟头魔人’?所有的这一切,便算说是那些正派之人的错,也没有甚么不对。”
对于玄霜清冷,但是却肯定非常的话,瑶玑也只有叹了口气,没有说甚么话。

    
瑶玑没有对艳嫣和玄霜的反应作出任何反驳,反倒是紫柔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摇了摇头说道:“三妹、四妹,我看这里面像是真的有点问题,不似你们说的这般简单……”
艳嫣听了紫柔语意里有些不肯定的话,不禁有点愣了愣:“大姊说的这话是甚么意思?他不得已之下,只好以蛟头立胎定形,完成之后,发现我们都死了,因此大怒下将当时的所有人都杀了替我们报仇,这不是很明显吗?哪里有甚么不简单?”
紫柔还是摇了摇头道:“我是撑到最后才因气尽而亡的,所以对那时的他有最直接的接触,在我的感觉里,确实是和我原先所预想的有很大的差距……”
艳嫣听得大奇:“很大的差距?大姊可不可以说得更清楚一点?”
瑶玑也没想到等于是直接接触到蛟头魔人这个异界存在初来状态的紫柔,会说出这么一番显然大有玄机的话,因此也不由得竖起了双耳,注意地倾听着。

    


    “你们想一想,我们当初在施法之时,神识都被他带进了一种我们以前从来没有体会过的奇特状态之中,那时的他,对我们是多么地温柔,多么地深情,多么地热爱……”紫柔说到这里,脸上不由得现出了迷恋的神色,就像是陷进了一个她永远也不愿意回来的地方那般,但是只一会儿就露出了困惑的表情继续说道:“可是在我拼力耗气地于一种我现在也还是搞不清楚的特殊状态里,维持住艳嫣的肉身时,那时候的他却是显得那么凶厉,那么残暴,那么杀气冲天……就好像根本不认得我一样……”
其他的三位女郎,本来也因为紫柔的叙述,勾起了自己和情郎在另一个世界相会的旖旎记忆,脸上都呈现出一种恍惚的陶醉,但是随即被紫柔后面的话给吓了一跳。

    


    “大姊,你说的怎么可能?他怎么会不认得你?”艳嫣有点不敢相信地说道。

    
紫柔还是摇了摇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甚至他不但不认得我,而且还因为他想藉由艳嫣的身体立胎定形,而我护住艳嫣的气机又不肯放开,因此还对我传来了凶毒至极的悍然杀气,让我实在不晓得是怎么回事……”
玄霜听到这里,也不得不显出一些狐疑地道:“会不会是因为他感受到我们的情况,暴怒之下丧失了神志?”
一直都没有说话的云梦,淡淡的素白让她显得清新而又脱俗,让人觉得她整个身形就像是个朦胧而又优雅的一个影子:“他对谁都可以暴怒,但是对象是大姊就很有点不对劲……说不定我们招来的不是他……也说不定我们感觉到的所有一切,其实都只是个假象……”
艳嫣听了很不同意地道:“我们花了这么多的心血精力,立术起法合气召引,不是他又是谁?”
玄霜则是在听了云梦的话之后,雪白的脸庞更加透出了一层淡淡的红晕,显然心中激动已极:“二姊,你的意思是说,我们感受到的,他的热爱,他的深情,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个假象?”
云梦宛如虚幻般的眼眸,明显地流露出矛盾与迷惑:“我不知道,我不确定,他给我的感觉是这么样的真实,比我在世一生其他的感觉都要真实……但是如果大姊说的是真的,那又是最不应该出现的现象……”
艳嫣显然极为不能接受玄霜所指的云梦说法,只是一个劲儿地摇头说道:“不会的,不会的,他对我们的那种感情,是那么样的真实,又是那么样的深广,怎么会是假的?不会的……”
她的话说到一半,突然转头对着紫柔说道:“大姊,会不会是因为大姊也急怒于我们的情形,因此心中激动,所以在感觉上生了差错?”
紫柔听了艳嫣的话,也不由得愣了愣,沉思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对于你们那时尽亡的情形,我确实是心中痛恨,无法自己,但是至少我还知道他马上就要来了,因此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想到其他……如果要说他的心境被我的神志所牵,也是有那么一点可能……”
艳嫣立刻就接口说道:“一定是这样的……大姊……一定是这样的……”
紫柔摇了摇头道:“我那时刚感觉到他那凶残无比的神识时,心中的迷惑矛盾比你们还要大,也和你们一样希望是我自己的感觉错了……”
艳嫣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大姊,我不是说你错了,我只是很难相信他给我们的感觉是假的……妹子可没有其他的意思……”
紫柔温和地对着艳嫣微笑道:“我还不知道你的性子吗?这些问题我们现在恐怕一时也找不到真正的答案,所以我们最好还是先找到瑶玑姊姊所说的那个甚么‘蛟头魔人’吧……”
对于紫柔的话,另外三位女郎都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而紫柔也在这时转向了一直在细细观察的瑶玑:“瑶玑姊姊既然在这个时候出现,显然对于最近所发生的事,都应该是知道的。我们姊妹四人,自从种胎之后,都已经不在人世了,现在却突然像是睡了一阵子般地在这里醒来,而且四人全身毫发无损,之前所受的内外之伤,都完全消失了,我想瑶玑姊姊应该是可以将种胎之役以后,真人界到底发生了甚么事?告诉我们姊妹吧!”
瑶玑之前听到紫柔说到初和蛟魔神识乍来时,所接触到的感觉,显然里面还有些非常重要的关节和隐情,似乎并不是之前所预测的,只是异界存在应召而来那么简单。

    
瑶玑对于这一点一直非常注意,因为在她的感觉中,这里面似乎关系到了启元使者最根本的存在,和为甚么会以这样的形态出现在人间的原始动机。

    
只不过听到紫柔和她三位师妹的对话,瑶玑立刻就知道连召唤了蛟头魔人来到此间的她们,也并不完全了解启元使者的状况。

    
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让紫柔她们对现下的情形有更深入、更全面的了解,这样一来,也许对启元使者的来到,能够有更进一步的认知。

    
因此瑶玑在紫柔提出了请她将种胎之役以后,所发生的事情告知她们时,立刻就点了点头说道:“现下时空异变已经出现,妖魔界的怪物也已经跨空而来,我非常希望你们能够在了解现在的情形之后,能够告诉我一些重要的讯息,希望还能够从中找出一些方法,来得及阻止最后的异兆,‘空间通道’的出现……”
紫柔四人听了瑶玑语气沉重的话,不由得吓了一跳。

    


    “妖魔界?瑶玑姊姊的意思是说……”紫柔讶然地问道。
瑶玑叹了口气,摇摇头道:“这些等我告诉你们最近发生的事之后,你们就会知道的……我虽然是出自‘驻形永生宗’和‘嫏环海’,但是我的两位师父一向不介入所谓的正邪之争,眼中也没有所谓的‘正宗’或是‘邪派’,因此我待会儿的叙述,一定是秉持着我最客观的了解,不会妄加私添甚么,这一点如果你们愿意相信我,那么我就把四位种胎之后所发生的所有事件,简要地告诉你们……”
紫柔望着瑶玑眼中透出的诚恳与坦然,点了点头道:“驻形永生宗和嫏环海一向孤绝于真人界,无论正邪,大部份的人连这两个地方在哪里都不晓得,所以我想瑶玑姊姊的话应该是可信的,就请姊姊告诉我们吧……”
于是瑶玑轻轻吸了口气,就将种胎之役以后,真人界所发生的一些事,简要地诉说了一遍。

    
这里面虽然之前负责

    “种胎之战”的是真佛、大罗和浩然三宗的宗主,但是自从蛟头魔人现世施虐之后,正派就发现这次的危机几乎不会差一千两百年前的

    “罗喉风波”到哪里去,因此一直就以守护着真人界空间安定的

    “驻形永生宗”马上就派出了瑶玑来接替指挥。
而也因为瑶玑本来就一直是正派这次行动的真正指挥者,所以这一次的叙述从她的口中说来,总算是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魔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