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魔传说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105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105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1-07 12:11:0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0
动着,幻现出各种不同的色彩。
这种不断滚动的云气,使得绿霓在乍望之际,就在心中产生一种怪异的错觉,总感到像是就要压下来的甚么实体那般,让她有些惊跳。
不晓得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以致于绿霓虽然是顶安全地站在这儿,但却老觉得心头上宛如压住了甚么那般,连自己这样的修真都有些喘不过气来的感受。
那六根直插入云的石柱,除了高得超过了滚动的云气之外,还有一个绿霓没有仔细再看第二眼,说不定就会忽略过去的特色。
在青冷坚硬的柱身之上,密布着一条又一条,细得好像线般的裂纹。
当绿霓一发现这六根看起来又硬又实的石柱,上面居然像是裂掉了般布满细纹后,忽然就觉得接近石柱必然会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
因为这六支看起来很坚固的大石柱,显然随时都有崩裂倒塌的危险。
正当绿霓这么想着时,她又发现了另一件令其惊讶的事。
之前她追逐的那条怪影,居然就停身在这很有可能于下一瞬间崩倒的六支石柱中央。
而且之前一直都模模糊糊瞧不清楚的怪影,竟也在这时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
绿霓终于慢慢看清楚了,这个也不知道是她追逐而来,亦或是一直引其追来的怪影中,现出了一个身形……
那是一个外罩着短摆简袍,内着银白色的紧扣劲装,头上束着三叠高髻,斜插银凤贵妃簪,看起来就有点像是一位宫中的妃子,趁便轻装外出的娉婷丽人。
在这样周围有些怪异的环境里,绿霓居然会见到这么一位宛如宫妃的丽人,实在是让她有些意外。
然而这样的意外之余,更让绿霓吓了一跳的,是六支石柱中的那个丽人,居然还对着树林中的绿霓淡淡一笑,说起了话:“这位道友,既然已经来了,怎么不过来呢?”
绿霓也不知道是为了甚么,总觉得心中一直有个直觉,警告着她千万别太靠近那快要崩塌的六根石柱。
“尊驾是哪一位?为甚么要这样站在石柱之中?”绿霓小心翼翼地问道。
那位丽人轻轻叹了口气:“我吗?我是阴阳和合派的第三十四代宗主,阴阳云妃,看道友的装束,有点像是天池仙宗的绿霓仙子,不知道我有没有猜错?”
绿霓听得心中大吃一惊:“阴阳云妃?尊驾是阴阳云妃?……你不是……你不是……”
“死在‘神魔洞’里了?”阴阳云妃淡淡地笑着接口说道。
绿霓点了点头,心下的惊疑更甚:“听说云妃宗主已经死在神魔洞中,而且后来元神尽灭的破损尸身,还由贵宗的紫柔宗主带回去安葬了……怎么还会……还会……”
阴阳云妃没有马上回答绿霓的问题:“紫柔宗主?紫柔真的顺利做了宗主?果然是好孩子……没有枉我尽心栽培……”
绿霓没有接话,但是心中对于这位丽人说她就是阴阳云妃,实在是不晓得该不该相信。
阴阳云妃又轻轻地叹了口气:“我的尸身确实是已经没有任何元神了……但我是在元气将散,拼死冲进洞中的那一刹那,蒙界主慈悲,施大法将我的元神给拉出了躯体,并不是元神尽灭……”
绿霓听得心中更加惊奇:“界主?云妃宗主说得是哪一位界主?”
阴阳云妃俏丽的脸上露出了宛然的笑容:“除了天间修罗天人,在真人界会叫界主的,当然只有我‘阴阳宗’的‘阴阳界主’祖师了……”
绿霓几乎无法相信:“你是说,当年东方三第一的‘阴阳界主’?”
阴阳云妃充满骄傲的点了点头:“除了她老人家,真人界又有谁会叫“界主”?”
对于现在的情形,绿霓也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怎么好像“异变空间”之后,很多事都全乱了。
阴阳云妃又望了望站得远远的绿霓,还是露出了她那看起来贵如妃子的笑容道:“绿霓道友,从锁住‘神魔洞’中‘修罗缺’,通道特性的这六根石柱上,镇锁的法力崩散现象看来,真人界像是发生很大的变化了……是不是?”
绿霓点了点头道:“确实没错,而且这一切的根源,就是来自于贵宗的紫柔宗主,所擅自施起的‘种胎大法’……”
“‘种胎大法’?”阴阳云妃听得双眼一亮,脸上露出了明显的欣慰与喜悦:“好徒儿……好徒儿……紫柔真不愧是我的好徒儿……”
阴阳云妃又喃喃地自言自语了一阵,便又转头对着绿霓说道:“你知道吗?我本来只知道这个大法,必定会造成真人界的大震撼,让所有的修真宗派,都再也不敢瞧不起我‘阴阳和合派’……可是却也没料到,这个大法的力量居然还能够对三间九界的空间障壁,产生这样大的撼动……这真是我没想到的……等我见着了紫柔,必定要好好地赞她一赞……”
绿霓见到这个站在六根石柱中央的阴阳云妃,对于破坏了三间九界的空间障壁,竟然表现得如此兴高采烈,心中就浮起了一阵薄怒。想到阴阳云妃只不过为了自己宗派的声威未振,竟就贸然传下了“种胎大法”这种会陷整个三间九界于混乱之中的要命术法,不由得就冷然接口道:“云妃宗主先别高兴得太早,你想见到紫柔宗主,恐怕是做不到了……”
阴阳云妃脸上露出了一丝愕然:“谁说的?虽然我的元神被困在这个‘修罗缺’中,但是现在镇锁的六神柱已经出现了动摇……咦?这些你应该是不知道的……绿霓道友会这么说是为了甚么缘由?”
绿霓可不是脑筋不灵光的人,阴阳云妃无意露出的口风,马上就让她联想到了自己心中那种隐约就觉得有些不妥的危险感觉,小心地又望了望阴阳云妃周围的那六支石柱,口中却是淡淡地回答道:“我会这么说,是因为紫柔宗主和其三位师妹,都已经在‘种胎之役’后,受正邪两派的围击而死了……”
阴阳云妃听得愣了愣:“甚么?你说甚么?”
绿霓又小心谨慎地将胸前的绿霓剑斜倾了一个随时可以出剑的角度,轻轻地说道:“我说紫柔宗主和她的师妹们,都已经在‘种胎之役’后死了……”
阴阳云妃头上的三叠贵妃髻突然一塌,“叭”地一响,散发倏张,衣袍蓬然大震中猛喝道:“你胡说!紫柔如果死了,怎么还会在眼前引起如此空间巨变,连镇锁‘神魔缺’的‘六神柱’都产生了崩裂……”
绿霓在全身贯注的戒备中,依旧是极为坦然地说道:“没有错的,因为紫柔宗主断气之际,我正在她的身边……”
阴阳云妃此时全身怒发衣袍狂然张放,从她那原本可以勾人神魂的媚眼之中,暴放出凶恶的光芒,就是一付想要往前猛扑,但却受到甚么阻碍那般的吓人模样,虽然并没有真的扑来,但是那种要择人而噬的气势却是足以令人心惊胆颤。
“你……你说紫柔她已死亡……有甚么证据?”阴阳云妃眼中的光芒虽然吓人,但是很明显的还是可以看出一丝想要找到意外的希冀……
绿霓轻轻叹了一口气,伸手从颈下拉出了紫柔临死前交给她的宗主神晶,喟然说道:“我确实没骗你,紫柔在死前还将这个神晶交给了我……”
阴阳云妃一看到绿霓项下,正是由她交给紫柔的宗主神晶,立刻尖啸一声,反而沉静了下来,双眼之中渐成赤色:“本来我发现你的气性之中,总有那么一丝熟悉,方才以六神柱法力崩开的缝隙,以界主所传神识凝形术,将你引来。还以为是你我有缘,合当我该因你而脱困……没想到竟然是因为你身上就带着以前我朝夕相随的‘宗主神晶’……”
“云妃宗主……这个神晶其实是紫柔……”
绿霓还没有说完,就被阴阳云妃好像非常平静,但是任何人都可以感觉得到其中蕴含烈烈激动的语意话音所打断:“你说紫柔是被正邪围击而死……她死时你正在她的身边……”阴阳云妃一字一字很缓慢地说道:“绿霓仙子,我只想请问你,你会在那儿出现,是不是也和其他人一样,为了阻止紫柔施法而去?”
绿霓怔了怔,好一会儿才在阴阳云妃的注视下,无奈地点了点头。
阴阳云妃突然仰头哈哈笑道:“报应呀报应……真没想到原本以为只是有缘的这一牵引,竟然招来了杀我爱徒们的仇人……”
绿霓听到阴阳云妃竟这就将自己认作是杀害紫柔她们的仇人,本来还想开口辩白一下,但是随即想到了紫柔等人之死,又岂能和她们这些前去阻其施法的正派诸人毫无关系,因此她的小嘴只是微微地一张,乍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辩白,只好在心中微微一叹,轻轻地说道:“我很抱歉我们之前必须去阻止紫柔她们……尤其也没想到她们竟会激烈得以身相殉,既然云妃宗主已经复生,就请将这个神晶收回吧……”
绿霓说完话,就伸手准备将项间的神晶摘下,不料阴阳云妃突然发话阻止了她的动作……
“不用了……复生?我现在不是复生,而是元神根本就未散……”阴阳云妃忽然就像是恢复了自己原先的安静那般,细细地望着站在远处的绿霓:“界主祖师将我的元神在崩散前收聚拉出,但是我却没有了肉身,而且因为我自己本身的修练未达能够直入天间修罗界的程度,所以我也进不去天间,也回不来人间,再加上‘六神柱’镇锁‘神魔缺’的作用,我根本连这六根柱子都跨不出去……说得更实在一点,从我死亡那时起,我的元神就被关在这里了……”
绿霓听得心中震惊,但是总算也推论出阴阳云妃为甚么会一开始就总是在那六根石柱之间,而不出来的原因了:“那么引我前来的那个怪影……”
“哈哈!那就是界主祖师传给我的神识凝形术了……其实就是一个虚幻的影子而已……不过若非‘六神柱’的法威因为空间异动而出现了空隙,我根本连这么一个虚幻的影子都送不出去……”
“云妃宗主引我来此,是打算做什么?”绿霓还是不敢大意,依然是非常小心地问道。
阴阳云妃对着绿霓露齿一笑,但是绿霓并不能从里面感受到任何善意:“因为界主祖师‘恩仇不及无辜’的诫律,本来我还只是打算请你这位有缘人,将我的元神困在这里的讯息告诉紫柔,却没想到你竟然就是杀害我四个爱徒的仇人之一……”
绿霓听得全身一颤,真元急聚:“云妃宗主打算杀了我替紫柔报仇?”
“哈哈哈……”阴阳云妃忽然仰头狂笑:“哪有这么简单?既然你是我的仇人,那么就不违背界主祖师所说的‘恩仇不及无辜’诫律,等你的元神灭散之后,我的元神就可以进入你的肉身……那时我再以你元阴之身,摄尽裂天剑皇全身功力,以天间‘修罗’之体,杀尽所有正派,才算是出了我这一口恶气……”
绿霓听到阴阳云妃充满了仇恨的凶煞言语,也不由得心中发毛,更是提高警觉地问道:“可是,如你所说,你现在连这个‘六神柱’都跨不出来,又怎么来占用我的肉身?”
阴阳云妃秀目圆瞪地望了绿霓好一会儿,就轻轻地说道:“界主之能,非你所能想像……难道你一点都感觉不出来?界主祖师已经在之前的空间异变中来到人间了?”
绿霓听得心中大震,还没来得及回顾四周,就见到阴阳云妃已在“六神柱”中噗通跪地,祝祷说道:“界主祖师呀……您看看我们宗派,已经落到了怎样被人欺负的地步?之前界主祖师答应弟子的事,请祖师开恩吧……这人正是杀害我们当代宗主的大仇人……连宗主神晶都被她给抢去了……这并没有违反祖师的诚律呀……请祖师慈悲,让弟子以仇人之身,一了恩怨吧……”
在阴阳云妃哀凄的祝祷中,绿霓的骇然里,现场突然发生了巨变……
红菱的样子看起来虽然是有些迷惑,但是却非常坚定。
“红菱姊姊,你是说那个方向吗?”萱萱很谨慎地指了指红菱眼神一直遥视着的方位。
远方萱萱所指的位置,虽然也是在之前的异变空间附近,但是非常明显地并不是她们现在正要去的地方。
红菱点了点头,眸中明显地有些困惑:“我并不是不愿意跟你们去!只是也不知道为了甚么,我只觉得那里有个甚么东西一直牵引着我的心神,好像要我非得到那儿去一趟不可……”
萱萱闻言,心中也不禁暗自窃喜。
果然邪不死派的制尸牵魂术法有其玄奥无比的力量,在这儿将红菱岔开正好,不然那个精通医术的慈玉老是跟着,很难说甚么时候被她给瞧出不对来。
而且还有一点,如果自己是这么样地和红菱走在一起,等到“吸日夺月派”的日瓶书生,在趁机将红菱的功力藉由交合之术给吸尽后,自己说不定也很难在日后脱得了关系……
因此最好的方法,就是从这里开始,四人分道,由自己和慈玉一边,而红菱和雷擎天走另一边,等到右引尸护法和日瓶书生开始动手暗算,也可以和自己完全撇清关系……
现在就只差依计说动雷擎天跟着红菱去而已。
要做到这点,当然只靠她是没有办法,所以这事儿还得落在慈玉的身上……
“红姿姊姊既然心中有这种感觉,那么我看还是到哪儿去瞧瞧到底怎么回事得了……”萱萱以一种非常体谅的语气,对着显然也因为心中的牵引,而看起来有些不安的红菱说道:“只不过现在我们所处的区域,已是非常的危险,红菱姊姊自己去,我可有点不放心呢……”
慈玉一听,马上就非常同意地说道:“萱姊说得正是!我们就和红菱姊姊到那里去看看吧……”
萱萱立即反对道:“慈玉,这样可不妥,我们要找的对象是你师父九姑,本来就和红菱姊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魔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