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龙魔传说 >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107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107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1-07 12:11:13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4:36
不拔而动,“锵”地一声长吟,来不及完全出鞘,只得以气机拉出一半的剑刃就只得上迎,硬挡一记。
又是轰啦一声暴响,红菱一个由伏变坐的身形,被雷擎天这一击打得呼噜呼哩在地面上滑出了四、五丈远,纤细的背部劈啦撞断了三棵大树,元气崩荡中,“噗”地吐出一口鲜血,倒下的树身又是轰哩轰隆地溅起了满天的碎叶断枝!混乱顿现。
雷擎天雷剑一劈之下,红菱身受术法暗算,加上猝不及防,因此立受重伤!
原本被红菱聚气扣锁而现出形状的那支长柱形,也因为雷擎天这一剑,击散了红菱大部份的护心剑气,使其往内深深一陷,几乎从红菱背心直插进去了快一半的长度。
红菱真气外层承接了雷剑重击,内气又受这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术法阴力直刺而入,才刚因为元气散荡而喷了一口鲜血,又被阴术的这一插,直痛得她微哼一声,心脉都差点被震断,口鼻之间又溢出了艳艳的血液。
红菱的裂天剑气,质性已经是非常地外爆了,加上雷擎天的雷霆剑诀,也是以吸收空中散游离气,聚成爆力强劲的炸气著称,因此雷擎天击向红菱的这一剑,炸开的烟气直如放起了一团浓浓的烟幕那般,七、八丈内的空间都布满了滚滚烟尘,让人甚么都瞧不见。
雷擎天在暴袭下,这一剑气势尽压,将红菱整个身子都给震得往后飞去,立刻就紧扣先机,调气急上,雷剑直指前方六尺聚芒,在那空中不断浮现出离气聚集的震动光点中,叭然将前方浓浓的尘烟裂分四方,滚滚而去,雷擎天也连人带剑,“唰”地往前直窜,显然打算不给红菱任何喘息的机会,飞身进逼。
红菱连受两击,连眼睛望出去都有点泛出了星花,神志昏沉中,但觉眼前浓浓的尘烟里,嘶然一股厉烈的气芒急射而来,只得强自压住浮呕的心头逆血,单手立诀,“唰”地拉剑而出,一条连续闪爆的精芒劈啦劈啦地脱鞘飞起,对准眼前直来的嗡嗡雷剑,猛然劈出!
红菱这一剑已是顾不得那暗中阴袭的法钉,气机尽集在这一剑中,但见背上的长柱尽没于体,红菱本来红艳艳的一张脸庞已是变得惨白无比……
神智已失的雷擎天,显然也没想到已经是身受连击的红菱,居然还能够在这样的节骨眼抢手反击,连带十二个电芒中心的剑芒呼啸反劈而出,直中雷擎天这一式“四象天雷”!
又是一连十二响叭啦亮震,紧接着轰然一声,雷擎天本来进逼的身形,竟被这一剑给硬生生地反震了出来……
雷擎天的功力虽然不弱,但是毕竟在这个时候,神智被右引尸护法的阴术所制,只知往前进击,不知后退侧避,比起清醒时当然是差了不只一级。加上红菱的功力显然远远超过了之前的预测,谁都没想到在这样的内外合击得手之时,她居然还能够尽鼓余力,先抢手地放出了威力如斯的裂天一剑。
这连蕴十二个闪爆中心,每个中心内含将近五百层裂天剑气的强大攻击,就算是雷擎天清醒的时候,恐怕也得小心全力对付的“裂天一剑”,劈中了雷擎天剑芒聚合点时,立刻就震出了将近六千重的潜劲,十丈之内,马上树倒石裂,呼哩轰隆地飞起了漫天的碎叶尘烟,之前就已经让人瞧不清楚的现场,更加令人完全看不出浓烟里发生了甚么事……
如果雷擎天神志清醒,面对红菱倾尽余力而出的这一击,不论硬接的话,是接得下还是接不下,至少如果他想闪退暂避红菱这最后挣扎的一剑,应该还不致于是甚么问题。
不过偏偏雷擎天此时神智已失,不但不懂得回避其锋的引力剑诀,根本连怎么样泄气闪躲都忘了,正被红菱连爆而出的六千重潜劲,给震得元机反逆,竟就这么闭气了过去,身形飞出了烟幕之外,叭哒一声跌进了红树丛枝里,失去了意识。
激飞的烟尘滚滚而飞,好一阵子才算是渐渐落了下来,交战之处也才算是慢慢地显露出了原先的清晰……
红菱已是往后扑倒了下来,同样和雷擎天那般地失去了意识……
她的身形倒在被剑气冲断切碎的满地残层里,让人看去就觉得有一种孤伶惨厉的感觉。
红菱一动也不动的模样维持了许久许久,只见她身上凌乱的衣衫被微风吹得偶尔左右地飘摆着,除了这个细小的变化之外,她可以说是连一根手指都没有动弹。
又过了一会儿,终于在右侧的林边,探出了一个人的脑袋,急快地往红菱处一望,随即又缩了回去。
“怎么样?她这下可算被摄住心神了吧?”日瓶书生小心翼翼地问着。
“应该是……‘锁棺钉’已经直入法偶背心,照理说应该是已经能够控制她的心神了……”右引尸护法左手握着一个由稻草扎成的小人,这个小人头上还缠着一束细长的发丝。前胸背后,头部四肢,七道黄符法录紧箍而成的这个小人,看起来大概就是右引尸说的甚么“法偶”了。
在这个小人的背心处,直插着一支乌黑油亮,看起来像是铁,但又有点像是木制的细钉,尾部系着一条人血烘炼的红丝线,让第一眼看到的人,就会在心中很自然地产生一种诡异的感觉。
日瓶书生这时也轻轻地探出了头,往失去意识的红菱那儿仔细地望了一眼,然后就很快地缩了回来,皱着眉头说道:“这个小娘儿的功力好强,术法偷袭,雷剑背击,连受重创,居然还能够将凶悍的雷霆剑给震得昏躺下来……如果真的明来,我瞧你我就算联手,恐怕也有点吃她不下来……”
右引尸颇有同感地道:“说得是,虽然雷霆剑现在神魂被‘锁棺钉’所钉,比较不像清醒时机灵,但还是被红菱在重伤之下撞得逆机闭气,就光看这一点咱们恐怕就有些比不上了……”
日瓶书生又点了点头,露出了很惋惜的表情:“真可惜她这么一身功元,居然要让给不知采吸的雷霆剑来破其初阴,实在浪费……”
右引尸又伸头往雷霆剑倒下的地方望了望,从怀里拿出了另一个人偶。
这第二个人偶和之前手中的那一个非常接近,都是符录缠身,法钉入背,乍看之下,实在很难瞧得出甚么不同,只是那种玄奇诡秘的感觉却是一样的。
右引尸口里呜哩呜啦地念了一会儿咒语,在第二个人偶上吹了一口法气,轻喝一声:“起!”
他抬头遥望了望,又低头诵念了一阵子,再喝一声“起!”然后重新伸头遥望。
雷霆剑跌入的位置,还是只有微风轻拂,晨光曦照,其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看来日瓶副宗主的遗憾可以收起来了……”右引尸皱了皱眉头说道。
“甚么?怎么啦?”日瓶书生急问道。
右引尸以嘴相呶地说道:“红菱那倾力而出的一剑,像是把雷霆剑的气机给撞得反逆闭窍了……法钉阴力像是有了一些偏移……”
日瓶书生听得也伸头遥望了一下:“右护法这话是甚么意思?”
“红菱这一剑潜劲之大,竟把雷霆剑震得神窍封闭,连我的大法都有些驱动不起来了……”右引尸捏着第二个人偶说道。
日瓶书生听得愣了愣:“贵派的术法不就是让受术的人神智昏迷的吗?怎么还会在乎甚么封闭不封闭的?”
右引尸摇了摇头:“那是外行人的说法。驱尸之术,概分两类,一为活尸,一为死尸,如果尸亡已久,驱之而行,本来就不用管甚么神识不神识的,其尸有体而无魂,是为死尸术。但我现在使的这个‘钉魂术’,却是必须在尸身初亡之际,趁着元魂未散,布符坛,立法偶,拘而驱之,所以这个叫‘活尸术’,和死尸术大大的不同呢……”
日瓶书生恍然道:“原来还有这一层区分……本来我还以为都一样的……”
右引尸还是摇着头:“日瓶副宗主非本宗之人,所以不明白,这里面差别可大了。死尸术有体无魂,其身已僵,能够运用的地方不多,通常驱来也只是为了那个身体而已,最常用的反倒是省却运送的麻烦。真正比较高深的驱尸术,都是希望维持着法尸灵活度,所以绝大部份都是属于连死后魂魄也一起拘住的‘活尸术’。像本派的‘金尸’,就是属于玄奥的活尸术之一,那些金尸们的魂魄可不能任其散化,得拘在本派的法坛之内,一旦散化,其尸必僵,其腐必生,那就比较没甚么搞头了……”
日瓶书生又伸头望了望雷霆剑的方向:“可是现在那个雷霆剑像是没有甚么反应呢……”
右引尸叹了口气道:“活尸术用在活人身上,就是一种摄魂锁魄的秘法。只不过受术人的魂魄识念部份被法钉扣锁神窍,闭在体中,因此等于是其神识被我所接手过来而已,他并不晓得发生了甚么事。但是其控制身体动作的主体,还是受术者原先的神体,并不是我的,因此像现在雷霆剑屡不应法,就表示他的这一次震荡,连他负责行动,比较下层的神体玄窍,都被闭住了,所以才会这样……”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这种拘魂大法引起的情形,日瓶书生还是觉得交给右引尸去作决定比较好。日后若有甚么差错,至少也可以推到右引尸身上去……
右引尸想了想,竟也很技巧地说道:“从现在这种情形看来,办法有两个,我说出来后,请日瓶副宗主也好斟酌着瞧怎么办妥当……毕竟接下来的事得瞧副宗主的了……”
日瓶书生心中暗骂,说了这么多还是想推到自己这里来,口中则是很客气地道:“右护法先说来听听……”
“神魂控制身体的,是比较下层的体识,体识既已被震闭,那么第一个办法就是等体血活络一些,内脉自通,那时体识就得回了控制身体的功能,当然就能够应法而动了……所以这第一个办法,就是咱们在这儿等一会,待雷霆剑其体自通后,再驱之而动,去给红菱这小娘儿们开血破阴……”右引尸很有耐心地说道。
日瓶书生又皱了皱眉头:“这一会儿指的是多久?”
右引尸歪了歪头:“那就很难说了,得看雷霆剑这一震的程度到甚么样的地步,还有他自己本身的调血顺气能力……”
日瓶书生很有些不以为然地道:“我们在这儿已经说了好一会儿的话,雷霆剑却像是泄了气的皮球,甚么反应也没有,而且红菱的情形也说不定和他不一样,再等下去可不是个好法子呢……”
右引尸点了点头:“在这儿等下去,确实不是个好办法,没得拖着拖着又生甚么其他波折……不然就用第二个办法……”
日瓶书生连忙又问:“第二个办法是怎么样?”
“就是趁着现在红菱己倒,雷霆剑又不济事,干脆这个破瓜摧阴的好事,就交给日瓶副宗主这位专家去办,肯定又快又彻底,也省得拖久了夜长梦多……”
右引尸轻轻说道。
日瓶书生有些迟疑地道:“右护法也听见了,那个萱萱小姐不是说要让破开红菱元阴的,就是雷霆剑,也好勾起他们正派中的矛盾吗?”
“如果雷霆剑争气一点,那么这件好事当然是交给他做……”右护法叹了口气道:“不过副宗主也瞧见了,雷霆剑现在连应法动一动都不行了,还能怎么办?
如果怕拖久了生出事端,难道还叫咱们两个架着他硬上?“
日瓶书生心中有点痒痒的,但是却依旧有些迟疑:“这若是叫萱萱知道了,岂不是不大好?”
右护法又叹了口气:“她的目的也不过就是要让残毁红菱这件事,赖上雷霆剑,日瓶副宗主完事之后,咱们就把两个人的衣物剥光,头并头,脚并脚地摆在一起,待我术法一抽,有理也说不清了……这个黑锅,雷霆剑就算想赖,恐怕也没那么简单,加上他们这些正派,脑袋也没咱们邪宗灵光,想赖也不成……”
右护法说到这里,见日瓶书生还在犹豫,便又说道:“副宗主,我右引尸的立场可是简单的很,这事早些开始,也早些结束,世事多变,难说拖久了会生出甚么其他事端……早点办完,咱们也好早些去找萱萱拿她答应我们的东西……”
日瓶书生又抬眼望了望倒在地上的红菱,心中的那种痒意更甚,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道:“这个红菱的功力大出我们所料,现在她的情形该不会有甚么问题吧?”
右护法心中暗笑,饶你副宗主再狡诈,色心已出,还能不为我所算?待这事一成,你吸日夺月派要不想招惹裂天剑宗这么个大对头,从此联盟也就作罢,非听我邪不死派的不可……
心中这么思忖着,嘴里则是安慰似的说道:“这一点日瓶副宗主大可放心,看法偶钉魂的反应,这时候的红菱,任她再泼辣,内外多层夹攻,此时已是被术法的阴力所制锁,等于是一块软肉躺在哪儿,任人舔食啦……”
日瓶书生听得也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这个可难说得很,她的功力显然和雷霆剑不同,右护法能不能想个甚么法子再试试?”
右引尸暗骂日瓶书生还是这般老奸小心,但却立刻回道:“行!我这就再试试……”
说着他就将代表雷擎天的那个法偶收进了怀中,左手只拿着红菱的那个人偶起来,握着人偶的双足,又喃喃起咒动法,叽哩咕噜了一阵子,接着吠然轻喝一声“起!”
他手上的人偶,本来在握住足部的时候,整个人偶是有点软软的斜靠在他的手背上,不料这一声“起”字出口,那个人偶居然就立刻如斯响应地嗤啦一响,从他的手里立了起来,其变化之奇妙,实在和要戏法的没甚么两样……
日瓶书生和右引尸,一看到手中的法偶已经应术而动,马上就同时伸出了头,往红菱那儿望去……
本来静静躺在地上的红菱,这时竟也已经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龙魔传说】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