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魔传说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111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111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1-07 12:11:2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0
意,前面的情况才稍露痕迹,黄金战主的射星剑芒已经贯入了战巨龟的后气孔内,闪然之后,气孔虽紧跟着闭合,但是孔内已是响起了一声闷爆,立刻传出了几声惨呼之声……
虽然黄金战主一击得手,但是战具宗的这个战巨龟,实在太大,虽然孔中显然被黄金战主精准而且早巳久备的一击,而有了些毁损,甚至有人伤亡,但是依旧是将气孔密封,紧接着轰然放出了滚流般的无烟火,那层层重重,相叠而出的火浪,即便是黄金战主,也不得不挫身急退,往后飞出。
就在这时,战巨龟上头的那两个高塔,突然就劈哩叭啦,嗤哩轰啦地对着四方放出了至少五、六种不同的火器,加上往四方狂卷的无烟焰流,同时攻向了对着战巨龟展开攻势的邪修们……
本来安谧宁静的山间此处,眨眼内已是烈焰腾空,轰轰隆隆,烟硝密布,声势震天,众邪修们为了争夺传说中的“奈何珠”,也顾不得甚么掩蔽形迹了……
大长老和二长老,紧跟着前面的三、四两位长老,从铁蜘蛛机身之上,喷出了唯一可灭无烟火的细雾,窜进了火海之中,对着洞口急叫道:“老三老四快点,那些老家伙们已经瞧出了咱们的算盘……拿到奈何珠之后赶紧返回战巨龟……”
大长老的话音还没完,前面的火海中突然传来一声兽吼,紧接着“轰”地一声,三,四长老两个铁蜘蛛的机身,居然从前面被撞得倒飞了回来,两个铁蜘蛛机身上的焰火不停嗤啦嗤啦长喷焰气地想保持着平衡,没想到恰恰迎面撞着了大长老和二长老两人的机身,立即当啷轰隆地跌成了一团,差点连护住机身,能灭“无烟火”的细褐粉雾都给震散了,但见无烟火球一团一团地翻爆滚腾,烟气焰火迷人眼目,烈焰冲天而起……
好在战具宗的这个“铁蜘蛛装”,果然是装甲密接,坚固异常,在这么剧烈的撞击下,依旧是安然无损,四人连忙调整机轴,嘎嘎吱吱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大长老和二长老在后面噗哩噗啦地连喷了七、八下细雾,才算是将沾上一些无烟火,劈哩叭啦急烧起来的焰尾给灭了下去……
“妈的怎么回事?”大长老急急地在机体内边调聚褐雾,边大声喝道。
被硬生生撞出来的三、四两位长老,还没有回答老大的问话,四人就看到了前方的腾烈火焰中,竟然出现了三眼狻猊摇摇晃晃的巨大身体……
这时候的三眼狻猊,周身已是被青色的无烟火所团团围住,巨大的躯体上,漓漓布满了一个一个的血洞,喷冒出来的鲜血,还没往下流,就被无烟火炙烧得化成了一股股的血烟,乍看之下,竟然让人会误以为它周身二、三十个血洞所流出的血,是往上流出那般的怪异……
显然之前的三眼狻猊,护身的火鬃因为屡受重创,已经无法抵挡四长老“无烟火钉”的连射,竟在身上穿出了这么许多火洞来。
而且无烟火遍烧全身,四位长老都可以很清楚地瞧见三眼狻猊那巨大的身躯上,每一块皮肤都在快速地发黑发烟,然后焦卷起来,最后“嗤”地一声化成烟灰……
毛烧完了便烧皮,皮烧完了便烧肉,无烟火一层一层的烧灼,就这么生生地在这头灵兽身上展现,其形象之惨烈,连四长老也不禁有点骇然。
只是三眼狻猊尽管周身都已经被烧得不成原样,它那护守洞口的决心,却依旧从其整个都被烧成焦黑的眼眶里,灼灼地放出芒光,让四人也不仅倒抽了口冷气,难以相信这头畜生的毅力……
“奶奶的皮……”四长老也不禁有些栗然地喝道:“都烧成了这副德性,居然还死守着洞口不移,这畜生好死忠的心,好吓人的气……”
三长老眼见灵兽尽忠,居然到达这种程度,也忍不住钦佩的说道:“好个三眼狻猊,兽类之王,果然气魄盖世……”
大长老立即开口骂道:“你们两个在干嘛?还不赶快动手把这头畜生给轰开?”
三长老望了一眼断爪裂颈,穿洞火炙,却还是巍然挡在眼前的三眼狻猊,终于有点手软地犹豫说道:“老大,这头灵兽在这么火烤之下,再撑也撑不过几口气……我们是不是……”
大长老马上怒叱道:“撑你妈的几口气?你没听到现在外面的战况已是劈哩叭啦地干起来啦?还让你在这儿犹豫?马上调机臂……火梭预备……放!”
在大长老的命令中,三、四两位长老也不得不吱吱嘎嘎地调举起铁蜘蛛的巨大臂筒,嗤啦地放出了带着四翅的银亮梭体,拉出长放的烟气,像是会认人般回旋而出的飞火梭,对准已是颤巍巍的三眼狻猊射去……
四枚火梭同时击中显然已经无法闪躲的三眼狻猊,前胸贯入两枚,侧腹贯入两枚,在噗噗连响的入体声中,三眼狻猊居然还是死死地撑在原处,只是张开焦黑的巨嘴,发出了临死前最后的凄吼声,就像是在对着主人诉说着尽命以忠的哀嚎……
三眼狻猊几乎已无法辨认的兽头上,随着这个张嘴裂吼的动作,一条一条焦黑的肉筋从它脸上剥落,但是当那一条一条焦肉往下掉落的瞬间,围在其周身的青火蓬然绕起,焦肉顷刻间即化成几缕青烟,散于无形。
火梭入体,终于轰然爆散,三眼狻猊前胸立即开裂,粗壮的肋骨在爆炸中断成粉碎,腰侧也同时爆开,在脏腑齐洒中,无烟火立即轰然窜进三眼狻猊断成两截的体内,嗤嗤的烧炙声中,三眼狻猊巍然而又堵在洞口的身形,终于萎然倒地,骨骼上的每一条肌肉,都因为乍崩而弹起飞散,并且立即在无烟火透肌穿骨的烧炙中,化成一缕缕的气烟……
偌大的兽体,在元气崩裂后,抗力全散,在它最后瞪着固执无比的三眼芒光里,化散在熊熊的烈焰之中……
三眼狻猊拼死不退的厉烈形象,在火中消散之际,战具宗的四位长老,还是忍不住怔仲了一下,终于在大长老连声的催促中,四人驾着铁蜘蛛,嘎吱嘎吱地进入洞中,寻找他们预测中的空间波动之源:奈何珠!
瑶玑双手虚控着镇住紫柔、云梦、玄霜和艳嫣四人浮移的心神之际,因为紫柔牵摄瑶玑心神的力量是如此的巨大,以致于对妖剑魔主和拜月巫主,从两侧连转二十四个角度,拉出一边十二条莹莹剑气,一边十六道以掌为刃,所劈出的锐利刀劲时,几乎已没有多余的元气来应付了。
这看起来很简单的两击,每一条芒气,都浮现出一种肉眼几乎难以察觉的震颤,除非是真正达到极顶高手的等级,不然是很难相信,妖剑魔主以擅长跳变的蛇郁刃,所连续排成的弯曲光栅般的十二剑,其中气机几乎高达一万两千层,密集的劲力,将层叠而起的十二条光栅缝隙,都莹莹透出了暗芒。
而拜月巫主以掌作刀,斜侧里劈来的十六道刀气,同时以一种微小的角度切出,四四成绞,弯了一个大大的弧度,就好像是一条回旋侧来,由密密的元气所组成的龙劲那般,滚切空气的声音组成了短暂但又同时连续出现的怪异啸音,声势之强,令人心惊。
面对瑶玑这样的一位对手,就算是妖剑魔主和拜月巫主,同为修真界的顶尖高人,还是极其谨慎而又小心地出手。
虽然二人倾集真元的这两式,每一式都聚集了超过万层的气机,但是式眼灵动,元距跳变,就算是瑶玑松开了很明显正在支持其神智的紫柔等四人,想在最后躲避,也很难一下子就闪过蕴力灵变的二人攻势。
妖剑魔主眼见自己放出的攻击越来越近,瑶玑的手势犹自不愿放开,不由得就得意地哈哈笑道:“好娘儿们!自身已难保,还死不放手……”
瑶玑身形不动,只是微微地叹了口气,幽幽说道:“妖魔已现,真人界危在旦夕,诸位难道真要将这最后的机会毁掉?”
妖剑魔主和拜月巫主,明明就在下一刹那就可以将瑶玑毁于刀下,但是瑶玑的话里,蕴藏着无限惋惜的语气,就是让他们两人在心中产生了一种郁郁的闷气,也不晓得这层郁气从何而来,除了紫柔周身如蛇飘动的淡色光带之外,瑶玑根本连身子也没动弹一下,于是便忍不住同时将剑气刀力,束在瑶玑头顶上方四尺之外,这种一摧即下的距离,想来瑶玑想弄鬼也没这么简单,然后方才由拜月巫主微哼一声说道:“你说的最后机会指的是甚么?”
瑶玑身形还是丝毫不动:“极元真人去而复来,想是告诉了诸位紫柔宗主已经复活的讯息,而诸位才又重新返来,正巧见到紫柔及其师妹们,因为乍得飞龙蛟魔死讯,神志陷进悲痛之中,元气大乱,而我又恰恰正在以本身的元机相护,以为这是个最好的时机,方才现身的,不是吗?”
极元真人哈哈笑道:“瑶玑仙子系出录籍宗,能够猜得到这些,也并不是甚么特别的事,只不过咱们的脑袋也差不到哪里去,如果你想说这个时候你并不是元气内摧,全力护持着紫柔等人的心神,几乎对我们是无力以抗,那就实在是有些瞧不起我们的眼力了……”
瑶玑仙子的神色不乱,轻轻回答道:“这一点确实不错,我并不会否认,诸位毕竟是位处极顶高手的邪修,挑的这个时候,恰恰是我无法分出任何一丝元力外放抵挡的当儿,所有的气机只能内化而行,不然我就压不住紫柔她们震动的心神了……”
“所以你方才说的,我们会把这最后的机会毁掉,是甚么意思?”心魔尊也开口问道。
瑶玑又叹了口气:“紫柔复生固然令人惊奇,但是近来空间异变,真人界怪事频出,连妖魔界的怪物都已跨空而来,诸位避之唯恐不及,因此如果只有紫柔宗主复生这件事,恐怕还不足以让四位因为好奇,联袂前来一探……”
妖剑魔主听到瑶玑说到他们“避之唯恐不及”,显得有些恼怒:“废话!妖魔界的怪物力量不可小视,可不代表我们不想对付它们……维持住主力,方是最聪明的办法,你们这些正派哪里懂得?”
“这一点我并没有指责的意思,只是叙述诸位这样的心态下,必定是极元真人告诉诸位,启元使者在跨来此间定形之前,曾经交给紫柔宗主某种对他非常重要的东西,这才会有足够的动力,使得诸位联袂而至……”瑶玑还是很平静地说道。
“你说的还是废话……”妖剑魔王又道:“咱们怎么来的咱们自己知道,就算真的如你所说的这般,又怎么样?难道你还想让本宗因此赞你聪明,便就这么放过你不成?”
瑶玑轻轻地摇了摇头:“你们既是为启元使者放在紫柔宗主身上的东西而来,又怎么没想到现在的情形?如果这样东西是甚么实体的物品也就罢了,若是这东西其实根本就不是甚么实物,而只是一段口诀,一段心法,一种只存在脑袋里的念头,那么你们暴击之下,我护持她们心神的真元必定中断,同样的,她的心神恐怕也就会这么地陷入魔境,到时你们想和她说话都做不到了,又怎么去探问启元使者交给她的,是甚么东西?”
瑶玑的这话一出,三大邪修和极元真人,都有些愣了。
平心而论,瑶玑现在所指出来的,正是他们所最顾忌的。
他们确实是为了紫柔在复生初醒时,所无意中透露出来的讯息,也就是所谓“启元使者交给她的甚么东西”而来的。
因为那既然是启元使者交给紫柔的“重要东西”,那么说不定他们若是得到了,就可以从其中找到一些抵抗妖魔界,或甚至对付妖魔界的办法。
妖魔界的战力,那是毋庸多说的了,真人界绝对是没有办法应付的。
如果要说有对付之策,恐伯从也同样是来自异界的“启元使者”身上着手,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
极元真人这时则是哈哈笑道:“本派极元真气之精之细,想来瑶玑仙子你也应该是多少了解一点的,极元真气擅于拟化各种真元,等妖剑和拜月将你拿下了,本人自然就会适时接手,扣住紫柔的心神,这一点恐伯是你没想到的吧?想我师兄极光老祖,以此气潜藏在各派之中,历经多少年,你们正派还不是半点没发现?这点小事应该还是做得到的……“
瑶玑的螓首微微偏了偏,语气淡然地说道:“正派们没发现极光老祖隐藏其中,是因为正派多以信任为基,不会无端对门人疑这疑那的,和邪宗们不同。但可不见得真的要追究,就抓不出内奸来……你信不信我若能回去,保证将你和极光老祖的身份一个一个地追出来?”
极元真人冷笑道:“我倒还真不信师兄和我潜藏了近千年的时间,还会被你这毛丫头给看出马脚……”
妖剑魔主一听极元真人的语气,连忙就说道:“这个瑶玑是我的,可不能这样就放她去试极元你的那些身份……”
极元真人哈哈笑道:“妖剑道友放心,本人又不是三岁小儿,哪有这样就让她回去的道理?”
瑶玑还是摇了摇头道:“我也并不期望你们会这么大胆,但是我既然敢说这样的话,自然也有我无需回去,就让极元你相信我并没有冤你的把握……”
极元真人听瑶玑说得这么笃定,心里也有些虚浮,但是表面上依旧冷冷地说道:“无需回去就能让我相信你抓得出我的身份?这个本人倒还真有些不信……”
瑶玑微微笑道:“你不信么?那要不要我说给你听听?”
极元真人心中确实是极想听听瑶玑会说出怎么样的话,竟有这样的把握,只是在口中倒也不好示弱,于是便故意再冷笑两声说道:“你爱说便说,不过如果想打谱谈甚么条件,那么你可就白费心机了……妖剑魔主可不是本人能指挥得了的……”
瑶玑微微耸了耸肩:“好吧!既然你这么说,那么我就不说了……横竖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魔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