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龙魔传说 >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113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113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1-07 12:11:34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4:36
得心胆俱裂。
妖剑魔主感气敏锐,立刻就发现紫柔所放出的这两条如龙气柱,硬挡之下,肯定撑不了多久,体内紧急聚元,身形疾退的速度陡增,“唰”地带出尖厉的破风啸音,根本连否认自己不是角魔魈的话都来不及说出口,便即七剑齐出,同时在身前交叉组成了七层质性完全不同的剑气护罩。
妖剑魔主的这一式,七剑尽起,从双手双腿,甚至顶门脑袋之中,都“唰”地迸出强烈的剑光,除了周身瞬间变得硬如剑体,泛出了青森森的冷光之外,还在身前交错组成了暗青、银白、绿郁、沉红等等复杂颜色的光盾,倾力挡住紫柔的烈烈威势。
紫柔双手弹合,紫红两柱立即上下交轰而来,还没击中妖剑魔主的光盾之上,柱身和光盾间已是劈哩叭啦爆出了火星般的气冲炸芒……
您阅.读的电子书来至ωωω,ūdtxt,Còm

第二十一卷 第八十章 阴阳界主
(起点更新时间:2003-4-17 20:34:00本章字数:20773)

在紫柔和妖剑魔主两方真元的交击里,嗡嗡轰轰的气震声中,陡起爆出“叭”地一响脆音,妖剑魔主在紫柔光柱一击之下,左臂即刻炸裂,痛得妖剑魔主闷哼一声,断掌嗤然化成轻烟,蕴化入体的剑身,已经凝不住气形,海鼎轻重两铗中,承受了大部份紫柔重击的重铗,马上缩回了原体,在妖剑魔主开裂的断腕中出现铗身,看起来竟有点像是妖剑魔主在左臂的断口处,倒插进了一支剑铗,只剩暗青色的铗刃,从断口处露了出来那般,碎肉滴血中,悚然现出一截青亮的铗身,直让人心惊不已。
紫柔右手由刚强的紫阳真元,凝聚而出的芒柱,以刚破刚地劈在妖剑魔主周身气罩之上时,左手软劲的赤阴真元,却反而像条巨龙般地唰然一窜,对象居然不是妖剑魔主的位置,而是如飞般地抽向了另外一边,刃芒未出,但是刀气紧罩而来的拜月巫主。
本来只是以刀气压制瑶玑,让她无法偏移气机,只能正面接受妖剑魔主一击的拜月巫主,刀意圈锁中,惊见紫柔纤细的身形轻轻地一闪,就拦在瑶玑身前,抬手间紫柱赤龙轰然暴现,心中也和妖剑魔主一般地骇异,正想松放锁气,忽然觉得一阵强大无伦的吸力,从侧旁滚卷而来,乍松的刀气,嘶啦嘶啦地在空中化成一条一条的淡芒,快速地被硬卷进滚动的红龙芒柱之内,让拜月巫主急切间,想抽手也不成,但觉被赤龙滚芒吸入的气机即刻间就被强烈地绞碎,在空中散成一片片的气烟……
拜月巫主在惊骇中,陡然察觉因为气机牵引的力量,使得他握住“毗婆尸召魔刀”的右手,都因为元气牵动而微微轻颤着,想撤退也会因为牵锁的元力已来,退后的身形必然会受到严重的牵制……
拜月巫主临危立断,知道这时再想像妖剑魔主般地急速后退,已经有点来不及了,立刻诵诀拔刀,“毗婆尸”元神异力瞬间连接,拜月巫主的脸庞也在这眨眼间突起变形……
锵然出鞘声中,嘶啦一条闪亮的光刀猛然乍起,拜月巫主双手握刀,沉喝一声,毗婆尸刀芒直贯而出,对准腾腾滚来的赤龙粗柱撞去……
刀光切芒,拜月巫主这顺鞘所出的一击,聚集了真元一万零八层,刀芒末端的气冲亮光,密集得就像是他所劈出的这一刀,其实并不是一柄刀,而是一个满是细刺的光流刺形那般,极为神异。
不过紫柔这一条流滚长红,在还没和拜月巫主的刀芒相接时,突然也从滚红中跳起了数以百计,密密的赤软红丝,就像是块长绒布般地将拜月巫主劈来的刀气完全包覆了起来……
真元喷泄的拜月巫主,高达万层的气机,突然就像是劈进了一团奇黏无比,却又蕴含了无尽弹力的棉花气团。
喷放的气机陡然就像是遇着了甚么巨大的黏腻阻力,一下子竟有些施不着力。
这种抓不到聚力点的感觉,立刻就让拜月巫主心中大骇,连忙当机立断,硬生生地阻住了外崩的元力,浮震的心头一噎,“哇”地吐出一口逆挫淤血。
虽然窜逆跳动的气机,让拜月巫主有点头昏眼花,但是他却丝毫不敢怠慢,怒叱一声,刀身倒抽,往后便窜,身形才动,便紧接着将周身元气都集中在窜离的身形之上。
拜月巫主倒飞的动作是如此突然,聚集的元气是如此倾力,以致于眨眼之间,已经飞得只剩下一个小点,透雾遮烟地瞬间消失了身形。
三大邪修加上极元真人,已经可以算得上是真人界数得出来的组合,紫柔所展现的功力再强,也不致于到完全不能一拼的地步。
说得更确实一点,就算是面对阿镰摩,四人虽说不是对手,但也绝对不会毫无抗力。
只是这些邪修们,对于自己的性命修为,可以说是看得比任何东西都还要来得重,妖魔界的威力,已经是有点让他们心惊气沮了,再加上此时紫柔沛然骇人的元气一出,妖剑魔王号称已化剑形的左臂,都被她一劈而断;拜月巫主召神上身的祖师厉气,也在一击之下吐血而逃,这使得已经像是惊弓之鸟的四人,根本无心恋战,连忙就同时聚元调气,以最快的速度飞离了现场!
尤其这里面还有个论起心机来,不但丝毫不逊,甚且还犹有过之的瑶玑,更加让他们敏锐的心思明白了,在她巧妙运用紫柔等人的功力来对付他们之下,他们得手的机率,恐怕是绝对高不起来了……
因此这四人的脱离动作,就好像是事先说好了那样、转眼就已溜得半点踪迹不见。
紫柔心神其实并没有完全恢复正常,因此在一手接下拜月巫主和妖剑魔主合击之力以后,对于他们快如闪电的飞逃,反倒有些显得怔仲了起来……
不过经此一阵真元互击,紫柔的元气机运总算是因为气劲顺通,比较恢复了一些正常,因此瑶玑更加不敢怠慢,虚控住紫柔心神,之前将“眼前这四人就是角魔魈”的意念送进她神智之中的元识,重新牵住紫柔的心神,归元导引,牵气返穴,终于让紫柔的眼神里露出了清明的目光……
紫柔又怔怔地凝视了前方虚映的烟气好一阵子,才轻轻地转过头来,对着瑶玑微微笑道:“谢谢瑶玑姊的牵神归宁,姊姊的元力可以收回了……”
瑶玑眼见紫柔终于恢复了神智:心里不由松了口气,忽然觉得两腿一软,差点就这么地坐在地上了。
紫柔的动作虽然感觉不到任何速度,但是瑶玑还没软下,她已经是素手轻搀,将瑶玑的身子给拉住,幽幽地叹了口气道:“方才我好像记得和人交了次手……瑶玑姊大概是受了些暗伤了……紫柔实在心中感愧……“
紫柔在说话的同时,一手轻扶,一手轻拨,就将瑶玑所放摄出去,控稳云梦玄霜艳嫣三人的元气自然无比地接手过去,紧接着瑶玑就觉得背心微微一热,十二股厚软的真元就透入了她的体内,滚动之间,让瑶玑不由得心神一振。
紫柔输进瑶玑体内的这十二股真元,在瑶玑敏锐无比的感应中,察觉到除了每一股的真元质性都厚实得令她惊奇之外,这十二股真元进入瑶玑体内之时,也并没有循着瑶玑自己本身原有的经脉绕行,而是以一种瑶玑也没听说过的方式,直接就穿透了瑶玑的体内,进入她的心窍之内,助她补益充气,让瑶玑觉得像是直灌入心那般,惊奇无比。
在紫柔这种程度的真元振动中,很明显的,其调运的方式和瑶玑所熟知的至少上千种的运气模式都有极大的不同。
这让一向精研体质经脉的瑶玑产生了非常大的兴趣,故而立即开口问道:“紫柔妹子你这种元气质性和透运方式,好像也不是阴阳和合派,或者是阴阳宗的呢……”
瑶玑在说完之后,立刻又补充似的说道:“我这么问也许有些唐突,但是妹子这种方式我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好像很有一些忽略掉体内经脉的感觉,我研究此道还算是稍有心得,所以忍不住问问,紫柔妹子别见怪……”
紫柔微微笑道:“瑶玑姊你太客气了,这是我急着替你灌元输气,一下子忘了体内是有经脉的,如果造成你的不舒服,还请姊姊见谅。”
心细如发的瑶玑,听得有点愣了愣:“……甚么?紫柔妹子的意思是,你的体内并没有甚么经脉?”
紫柔只是点了点头:“从我的体质,被他重新整塑过后,确实就没有了那种元气顺管而行的经脉之感,只觉得体内的真元晕晕蒸蒸,好像都混成了一团那般……”
瑶玑脸上惊讶的表情跃然可见:“八经融化,十二脉消,赤血转白,玉脂凝膏……这这这……这是体质完全转化,即将飞升天间的四大前兆,难道……紫柔妹子是怎么练成的?”
瑶玑问起这个,就又引起了紫柔黯然的神色,沉默了一会儿,方才轻轻叹了口气道:“我其实也并不清楚,完全都是他在神识的感应中,所做出来的……就像方才我输元进入你体内的方式,也是向他学的……”
瑶玑点了点头道:“这种方式,我以前从来也没听说过……”
紫柔也同意地说道:“在我的感觉里,他对于元气的运用与了解,确实是和我以前的观念完全不一样,同时我可以确定,他对元气的熟悉程度,必然是远远超过了我所理解的……他甚至告诉我,他所处的那个世界,就叫作‘气界’……”
“气界?”瑶玑迅速地在脑子里搜寻着她所接触过的讯息:“他所说的这个‘气’,指的是甚么?”
紫柔摇了摇头:“这一点也奇怪得很,在他提到这个名词的当时,我的心里好像非常清楚他在说甚么,一点疑问也没有,但是等到事后我回想起来,才忽然觉得我一点也不知道那指的是甚么……”
“大道不可道,知道不思道,非想非忆,非空非无,纯粹元源,无自在而真自在,是自在而非自在……”瑶玑喃喃地念着一段怪异的经文。
紫柔听得愣了愣:“瑶玑姊你念的是……”
瑶玑摇了摇头道:“这是我们琅擐海录籍宗里,所收藏的一部‘浑沌天书’,正文之前提叙文中的一段文字,指的就是对于真正的道,是无法透过媒介传递的。而真正明白道,也不是透过思考去想道是甚么的……它不是思想得了的,也不是回忆得了的,既不是空,也不是无,就像若要得到真正的自在,就得把‘要自在’这样的想法完全抛开;而如果你真的将‘要自在’这样的念头抛开,因而获得自在时,这个时候既已没有了‘自不自在’的想法,那么也就不是甚么‘自在’了……“
紫柔听得心中像是感悟到了甚么,但是却又隐隐地抓不住任何概念,想了一会儿才叹道:“叙文已经这样,想来正文真不知道是多么深奥难测了……”
瑶玑古怪地望了紫柔一眼:“那你就猜错了,这部‘浑沌天书’,只有叙文,并没有正文……”
紫柔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甚么?你是说……你是说……”
瑶玑立即接口道:“我是说,这部‘浑沌天书’,只有一段叙文,正文则是完全空白,整本书除了书匣外的叙文,里面的正文根本一个字也没有……”
紫柔有点瞠目结舌,既然是天书,那怎么会里面一个字也没有?难道这里面还有甚么玄机?
瑶玑又颇含深意地望着紫柔说道:“看来紫柔妹子好像和天书有缘,下回我带你去瞧瞧,说不定就能看出书匣外所提到的那个甚么‘浑沌法诀’……”
紫柔一听到“浑沌法诀”四个宇,突然就像是从心里被拉动了某一个深藏在内部甚么地方的感觉那般,立刻就愣愣地傻住了。
瑶玑也马上发现紫柔对“浑沌法诀”四个字的反应显然有异,但还是很小心而又不着痕迹地问道:“紫柔妹子,你……怎么了?”
紫柔的眼里,很明显地露出了正在努力回忆着甚么东西的模样:“我方才听到你说及‘浑沌法诀’这个词儿时,不知怎地就觉得心里像是有甚么东西被触动了一下,就好像我以前在哪里曾经听过这个名字那般……”
瑶玑的心里细细地推想着各种可能,轻轻叹了口气道:“这样说来,启元使者放在你这里的东西,大概就是这个‘浑沌法诀’了……真没想到,一切根源的‘浑沌原始诀’,竟是由异界之人所传来……”ωωω,UМD,txtcòm>提供uМd/txt小说
紫柔听得有些惊讶:“瑶玑姊怎么会这般认为呢?”
“会提这些,是因为你所感受到的那种感觉,和我们宗内‘浑沌天书’所提的非常类似……”瑶玑分析着说道:“但是非常类似,并不代表就一定是……不过后来当我提到‘浑沌天书’的书匣外,最后所提的‘浑沌法诀’时,你的反应又很明显,必然是在以前曾经听说过……这就大大地提高了你与这种诸空世界一切根源的奥妙,曾经有过接触的可能。再加上之前你曾经在初醒时,无心之下所透露的:启元使者已放下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在你身上……就使得他所放的正是‘浑沌法诀’的推论可能性,变成最高的了……如果你重生之后,有检视过身上,若是没有另外多出甚么东西,那就更加确认了我的推断。”
紫柔听到瑶玑这么一说,出乎瑶玑的意料之外,竟在她脸上露出了一种古怪的表情。
瑶玑连忙问道:“咦?难道你醒来之后,有发现甚么以前没有的东西。”
紫柔轻轻地点了点头。
瑶玑又接着问道:“那是甚么?”
紫柔考虑了一会儿,终于素手伸入袖中,在内袋里取出了一物,纤腕轻翻地说道:“这个东西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也不晓得这种怪现象是怎么回事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龙魔传说】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