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魔传说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116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116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1-07 12:11:4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0
么会弄成这般结果?”阴阳界主的态度显然已经变得有些峻厉了。
绿霓听问,只得叹了口气回答说道:“正派诸位宗主们,派出了大肚、飞霞、四唯、及商请雪山神宫雪神女、太阳神谷一阳先生,与本宗同派高手,由四君子神居宗主挽梅神君领头,原是想以此十数名的一流高手,对付‘阴阳和合派’的四位二代弟子,应是绰有余裕的……不料……”
绿霓说到这里,也有点接不下去了。
阴阳界主听得只是轻轻一叹道:“所以说来说去,还是正派的那几个笨家伙顾虑不全了……以此而论,我的弟子阴阳云妃,将你视成仇人,你大概也没甚么话说了……”
绿霓听阴阳界主这么一说,忍不住就反口辩道:“回界主,前辈打算以怎么样的立场对我绿霓,我既身为前项行动的一员,就愿意承担所有因此而出的恩怨……我们的思虑或有不周,但我们毕竟不是天间的修罗天人,只知道三间有危,倾力以赴而已,是毁是誉,在所不惜……后辈绿霓听界主语中的意思,也并不是非常反对我们阻止紫柔施法的行为,为何却又要以此仇心来对我们的这种护生之举?后辈斗胆,不大明白界主前辈既有后行,又何必当初留诀?”
绿霓的这一番话,说得义正词严,气势铮然,亮眼之中一片不屈之色。
阴阳云妃立刻就从地上侧头怒道:“你们纠众结势,强压本派二代弟子,明明就已失却了正派的立场,居然还这么大声地质问我们?”
绿霓转眼望了阴阳云妃一眼,只得叹了口气道:“我很抱歉紫柔宗主她们在这一役中丧失了生命,因为我们确实并没有要伤害她们的意思,只是想以力量强制使得她们施法失败而已……”
阴阳云妃很阴沉地说道:“这样的说法并不能抹去紫柔她们因你们而死的事实……”
绿霓沉吟了一会儿,随即说道:“我并不是要以这样的说法推却正派的疏失,云妃宗主如果一心想报仇,我绿霓碎身以当!”
阴阳云圮嘿嘿笑道:“好!这可是你说的……祖师……”
阴阳界主轻轻摆手,阻止了阴阳云妃的话,利亮的双眼遥望绿霓:“‘阴阳飞龙种胎诀’,是我得道飞升时的感应所得,并没有想得太多,只知道这种奥妙到难以言喻的玄奇,怎么能不留一丝半爪,所以才留在你现在项下所挂的神晶之内。实际上连我对这个大法,都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甚至连里面召来的到底是甚么东西,现在我都还并不能清楚地确定。只是天人界认为此法会有倾覆三间九界的危险,因此我对正派拦阻的行动,也觉得无可无不可,并不觉得有何不妥……”
阴阳云妃一听到阴阳界主的语气松动,不由得就连忙说道:“祖师……”
阴阳界主凌厉的眼神扫了阴阳云妃一眼,让阴阳云妃连忙噤声低头,然后阴阳界主才又接着说道:“但是显然那几个蠢东西错占了形势,才会使得我阴阳宗的当代宗主紫柔和她的三位师妹,在这一役中尽皆丧命!”
阴阳界主又停了一会儿,双眼凝注绿霓身上:“这么一来,我身为阴阳宗祖师,就不能不管了……原本空间层次的障壁固有难破,我也无法真正跨越鸿沟,偏偏在此之前,出现了一丝空隙,让我得以摄元而来。这种因缘,大概也注定了你们之前的疏失,必须要付出代价,所以我灭去你元神,将你的躯体转由阴阳云妃重生,大概你也没有甚么话说了吧?”
绿霓听得心中一紧,只得无奈地说道:“前辈,各人有各人的着眼,各人也有各人的道理,既然前辈已经这么说了,绿霓绝不逃避,只是绿霓生性较强,绝对不会束手让自己元神尽灭,势必抵抗到底……所以要灭我元神,还请前辈得自己动手了……”
她的话一说完,就集聚了全身的真元,准备豁命一拼!
阴阳云妃到此时方才确定了祖师的心意,见到绿霓松身移剑,脚尖虚浮而起,显然就是一付等着要动手的模样,不由得不屑地说道:“绿霓仙子,但凭你这么一点技艺,竟然还想和祖师动手,岂下是太自不量力了?”
阴阳界主回头轻叱道:“你这孩子还不闭嘴?绿霓面对我,还能平心聚意,摒却一切,元气收聚,倾力准备一拼。既没有为自己多作辩解,坦然受难,更没有因为强敌等级差距,实在无法克服,而有一丝胆怯之状,其心盈然,专一明烈。既未失其厉,又能守其正,哪像你们后来这样地失之偏端?”
阴阳云妃被阴阳界主这么一叱责,也只好乖乖地闭上了嘴。
绿霓当然知道自己这时候面对的阴阳界主,是天间修罗级的金仙,自己十成十是很难幸免此劫了,因此所有的心意,都完全集中气机的聚集之上,不敢有任何一丝一毫的分心,因此只是淡淡地说道:“前辈评语,绿霓愧不敢当,只知道倾一己之力,尽投于无奈而已……请前辈赐教吧……”
“无须心中不平,就像你所说的,你有你的道理,我也有我的道理,就是这样而已……”阴阳界主凝视绿霓的眼神,显得有些古怪:“所以还是你先出手吧!如果是由我开始,你恐怕就没有还手的机会了……”
绿霓听到阴阳界王这么一说,知道事态已经没有挽回的可能,便即一领剑诀,重心后移,轻声说道:“既然如此,那么绿霓就先出手了……”
阴阳界主双手微负,点头说道:“你出招吧!也正好让我看看天池剑宗的艺业传承,是不是有甚么改变。”
绿霓心中再不犹豫,轻叱一声,气机飞旋,脚底用力,纤纤身躯的掠进中,绿霓剑“呛”然出鞘。
绿霓非常清楚地知道,今天所遇上的对头,恐怕已经不是自己所能抵挡的了。
因此她这出手的第一剑,已是完全不留任何余劲,周身所有的力量,全都集中在这一剑之中。
她这倾力一击,说实话,也只能算是尽力而为而已了。
碧绿幽活的绿霓神剑,在从鞘中飞出之时,嗤然化成一片长达数丈的烈芒,照得周围一亮。
在剑身“叭”地放出强芒之后的下一瞬间,突然剑身光明乍收,亮起来的感觉倏地一暗,给人一种发光的明珠,突然沉进了水里那般,乍亮即隐,神异非常。
而当这种感觉在人们心中浮现时,才会有点愕然地发现,绿霓的整个身形,已经连人带剑地,冲近了阴阳界主的身侧。
绿霓剑身反常地透出一种幽隐的暗影,呈现着一抹模糊的形状,剑尾开散,宛如穗尾带起的波波流气。
绿霓一个纤薄的身影,就淡淡地隐于其中,给人一种完全随贴在后,没有丝毫重量的奇特感觉。
绿霓这一剑,全力运起了天池剑宗的“心剑通玄”大法,周身气机由显转隐,绷张的剑力也在乍亮之后缩化成一抹模糊的轻淡,整个身子都融入了剑威之中,聚力一击,已是人剑合一。
阴阳界主凝视的双眼紧望着飒然闪进的这一剑,点头赞道:“放机乍缩,掠尺成寸,神意引剑,剑心通玄……好剑法!”
赞语的同时,右手轻挥,嘶然一声轻响,异象突生。
当绿霓这一式“剑心通玄”的“掠尺成寸”特性,以一种可以让人暂时失去空间感的玄奥作用,摄近阴阳界主身边之时,那一抹模糊的绿影,已经距离凭空悬浮的阴阳界主不足两丈。
然而就在阴阳界王右手轻挥之时,突然从绿霓化剑的身形侧面,嘶啦一声裂响,完全毫无征兆地卷现了一大片几乎有十几丈长的艳红光瀑!
这层又长又厚的光瀑,感觉是如此的柔软,出现是如此的突兀,距离是如此的贴近,就好像是一大片舒软的红毯,猛古丁地从空中放卷出来,立刻就将绿霓整个连人带剑地给包住了!
外力突来,绿霓的这一剑马上遇阻而放,叭哩叭啦地连连密响,本来模糊的那一抹绿影,陡地炸出了一大片扇形刺眼至极的强光烈芒。
就在绿霓这一剑蕴力缩元猛然外爆的同时,已经卷合的柔软红色气层,也突然叭叭叭地出现了难以计数的薄红气层,嗤哩嗤啦地连连卷收,使得绿霓周身爆放的强光,陡然宛如被那层层收合的软布所遮一般,烈光倏暗。
绿霓突然感觉自己紧然冲出的密集剑力气机,竟就像是被一重重的柔劲,那么准确地连连扣住,使得心中因为气出即挫,而禁不住地嗯眩了起来,大惊之下,敛诀转窍,一向扶抱在胸的左手,握住绿霓剑鞘,陡然侧刺而出,剑机偏移,鞘端立即莹然聚起精芒一点,身躯横展,倾力侧旋。
“剑力受封,立即侧变,蕴气之长,确实很不错……”阴阳界主右手再挥,绿霓倾力想要脱出赤气软层包束的侧面,也像束住她剑锋爆力的重重软层那般,叭叭连响,出现了一层一层密密的红气连连而东。
绿霓偏移的精芒立刻受到强大的阻力压缩,差点将剑鞘末端的那一点精芒给硬生生地挤进了剑鞘之内。
阴阳界主的这一挤,使得绿霓在气机连挫下,险些就要头晕目眩了起来。
绿霓强自镇定心神,缩剑收鞘,被浮气胀得通红的娇靥陡然变成一片煞白,一个纤长的身形,突然就像是会发出微光般,陡地变得清晰了起来。
就在本来化入剑意的身躯,突然清晰显现时,紧接著“叭”地一声轻响,绿霓的周身绿芒乍放,从体内射出了千百条长亮的炫光。
“好绿霓,气机连挫七千五百层,竟还能在这样的状况下运出天池宗“光裳大法”,果真不易……”
阴阳界主长笑声中,左手一指倏出,直穿而去,一点宛如炸开的紫亮光雷轰然从指端爆出,对准周身绿芒连出的绿霓直压了过去。
原本长放七、八尺的护身光裳,在紫雷轰来的侧面,被其刚烈的力量,直压得往内连缩,眨眼退尽,嘶啦一响,本来布满周身,宛如光裳的护气,被阴阳界主的这一指紫雷,破开一丝缝隙,露出了绿霓已经由白转青的上半身。
“元神待灭,用你身躯!”阴阳界主轻叱一声,指力直入,对准绿霓天灵贯下!
轰然开崩的紫气光雷,猛然暴缩,气敛声消中,瞬间缩化成一个细微至极的紫点,“嗤”地自绿霓头顶穿进。
绿霓身躯微微一颤,光裳大法即刻倾崩,嗤啦嗤啦地由上自下地爆起一阵微闪,随即芒灭光消,露出了绿霓整个已经软瘫的身形。
阴阳界主指力入顶,在绿霓天灵凹陷中,整个身体就在这一瞬间,变得完全失去了生气,就像个生命已空的软娃娃。
一向不离身边,终生修练,都在其上的绿霓神剑,突然之间,失去了所有的光芒,退缩成原始的剑形,唰然往下坠落,“嗤”地插进地中,入土半剑,柄尾的绿穗微颤不停,显示出一种淡淡的失落。
阴阳界主左指轻点绿霓顶门,虽然只是这样微微地接触着,但是偏就好像具有无比吸力那般,将绿霓那已经只像个空壳娃娃,软晃不停的身躯,紧紧地扣着。
阴阳界王右手一挽,旁边的阴阳云妃周身突然嗤嗤啦啦地亮起了一重重一层层密密的红光气层,紧紧将阴阳云妃那薄影般的元神影像包束收住。
那包住阴阳云妃周身的气罩,不停地挤压出巨大的缩力,将阴阳云妃元神的影像越缩越小……
阴阳云妃元神被束,知道接下来祖师就要缩炼自己的元神,融进绿霓的肉身之中,便即咬紧牙关,连哼都不哼一声。
那重重包覆的红层越缩越小,但光度却越来越亮,最后缩成一点赤芒时,放出的强烈光尾已经几达数丈,其光色在纯净之中,隐然像是有甚么东西在滚动那般,神异之处,令人称奇。
阴阳界主左指轻轻一抖,指下的绿霓身躯波动下“啪”地从周身放出了一大片紫色的强芒,其光度在感觉上比绿霓之前的“光裳大法”,还要强出三、四倍,顿时周围都陷进了阴阳界王左右两边的猛烈芒照之下,难以见物。
阴阳界主娟秀的脸上,左右两边紫红双色,莹莹透出一层一层的连连腾动,轻喝一声,左右相合,紫红立即相接互连。
缩成一丸的红芒,嗤然从上往下地贯入紫光烈放的绿霓身躯之中……
阴阳云妃睁开眼睛时,怔仲了好一会儿,方才从眼中浮起了一丝清明,上下地检视了一下周身,才对着上方的阴阳界王“噗”地跪下,流泪叩头说道:“祖师大恩,弟子生受……”
阴阳界主眼神凝望地注视了身躯是绿霓,但是元神已被其炼换的阴阳云妃一会儿,方才叹气说道:“藉仇人之身,了却恩怨,你这就去吧……谨记我的诫律!”
阴阳云妃以首触地,低头说道:“谨遵祖师之诫,恩仇不及无辜。”
说完阴阳云妃便即站起,走到绿霓神剑及其外鞘落地之处,拔起归鞘,却不像绿霓一向那样将剑斜抱在胸,而是轻系于腰下,等整束停当之后,才又回身对着阴阳界主磕头说道:“祖师,弟子这就去了……”
在阴阳界主的颔首之中,阴阳云妃便即飞空直起,身形转眼没于云中……
阴阳界主目送阴阳云妃离去之后,喟然轻叹:“你这孩子个性太激,希望你真的能够守住诺言……”
言罢右手忽起,猛然呼哩哗啦一阵轻响,从她周身就像是变戏法般出现了数十块巨石,顷刻聚成一团,就像是在捏着甚么那般,来来回回不停地挤压着……
滚石蠕滑中,渐渐现出了形状……
阴阳界主拙指轻弹,劈哩叭啦地从石团上爆出一阵亮芒,石缝连接处,闪出一阵一阵的融接强光,接着便是周体同放,蓬然光消芒灭,竟就这么地在空中出现了一匹长脸竖耳,毛色宛然的白尾小母驴……
阴阳界主浮身接近,左手轻轻在母驴的脑门上一拍,动作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魔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