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龙魔传说 >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118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118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1-07 12:11:51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4:36
对红菱一直都抱着非常警谨的态度。
直到后来种种迹象,显示红菱应该是真的已经被他们暗算得手了,这才同时现身动手。
正在日瓶书生淫心大炽,准备好好享用这一顿绝顶美食时,居然凭空就这么跳出了一团紫红,当场就让二人心中显得跳了起来!
右引尸护法和日瓶书生,在那一瞬间,都以为红菱这娘儿们是诈作受制,打的主意就是要将二人引出,同时击杀,因此那一团烈滚的紫红猛地映入二人的眼帘时,根本是想都没想,几乎是本能性地马上就全身聚气,即刻应变。
日瓶书生急切中双手同翻,左十八,右十八,合计三十六圈缩聚的宝瓶气完全放射迸弹……
原本站在旁边观看的右引尸护法,只剩下的那一只手拿着草人和法哨、棺钉等法器,连将这些法器放进怀里的时间都没有,便即往外一抛,反手捞住腰下的引尸棒,全力一棒砸出……
二人在这一招出手之时,身形同时往后倒挫而起,打算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先退再说。
右引尸护法的引尸棒,因为所站的距离本来就不远,加上手伸棒长,“叭”地一声,就实实地砸在那一团跳起来的紫红光球上!
绿烟生魂珠立即崩碎,那种紫红开裂的情形,居然给人一种这个光珠其实并不是由外向内地被打碎,而是由内向外地被挤爆的怪异感觉……
那一声“叭”然碎裂的脆响之后,便是轰然一阵紫红外爆而出!强裂的震波滚滚外放。
本来右引尸和日瓶书生,如果像红菱现在那样,在紫红外炸的同时,不对着开裂的中心出手,顶多还是像失去知觉的红菱那样,被震波震得倒地翻滚而已。
可惜的是他两人这一开炸之时,都同时倾力击出了自己全身的气机攻击,加上飞身而起,准备飞逃,不像红菱那般在地上翻滚,以致于那跳离地面约有六、七尺的紫红的炸流一出,即刻顺着二人攻击的元力反逆而上,身形根本连开始往后退都还没来得及,那根本无法抵挡的强烈震力已是顺元透然而来……
被绿烟生魂珠限制得积压了许久,宛如狂洪般的紫红色流光,瞬间爆流而开,将二人的攻击元力,完全反逆地撞翻了回去,让二人心头如受重槌所击,“哇”然心肺绞碎,内脏尽糜,连鲜血碎肉都还没吐出口,就被紧透而来的紫红主流,倏穿而过,整个人变成一团细屑,在空中炸散!
从绿烟生魂珠里面爆散而出的这一团紫红,滚滚不停地往四面八方卷出,维持在七、八尺的空中,厚度约有半人高,远远看来,就像是个扁平的烟滚圆盘那般,不断地往四方扩大!
烟气的外圈,哗哗直泄,周围至少超过百丈的空间,尽被紫红烈流所盖。
当滚流的边缘,“唰”地窜进暗红色的树林之际,所有被紫红流光冲击的树身,立刻就在强大的元力绞扭下,齐腰中断;巨干的上段,连枝带叶地轰然倾垮,又被紫红烈流一冲,残枝断叶尽碎如粉,轰哩哗啦地激起了满天的尘烟,整个树林边缘,就这么地被切出了个约有三十几丈的圆切空地,除了地面紫红横切出来的近百棵半截树干之外,几十棵树的上半截都在滚流冲激下,化成了迷蒙难见的碎粉细烟。
像个大圆盘般滚伸不停的紫红气流,又翻腾了好一会儿,随即响起了嗤嗤啦啦的气流外放声,接着就往内回缩……
从那伸延四散的紫红流光,开始往回收缩时,在这个如烟翻滚的光盘中央,立即叭哩叭啦地亮起了一团闪烁不停的强光,芒色之强,就好像有个甚么光化的东西,正在中央不停地快速组合著那般。
开散的紫红滚芒,往中央逐尺逐丈地回缩,中央闪翻不停的烁光,更是越来越亮,几乎可以说压过了空中的烈阳。
当芒盘缩小到最远距离的一半时,光团的中央,已是嗤嗤嗤地响起了一种密集到人耳几乎无法分辨的快速异响。
然后那亮到极处的光团中心,反而出现了一点一点的阴影,好像有甚么东西在里面化形出现……
在劈哩叭啦,又嗤哩嗤啦的复杂响音中,平行散出的滚芒,终于完全缩回了开爆的中心。
而在越趋刺眼的乍亮闪光中,那点点的阴影,也变得越来越清晰了……
当所有的烈芒滚光,都开始逐渐变淡时,原本只看到阴影条条的中心,也渐渐显现出了凝结出来的物体形状……
最后,所有的异状终于都消失了,芒消影息,留下一片烟尘还在飘飞的残破现场。
原本异光闪耀的中心,出现了一个赤裸的人体。
魁梧的身形,健壮的肌肉,宽阔的胸膛,厚实的肩膀……
胯下依旧和以往一样,紫茎红头,粗如儿臂的阳茎。
跨界而来的飞龙,终于在紫阳赤阴重新融炼的绿烟生魂珠,那种纯粹由能量组成的特殊状态,唤起了气界世界的记忆,藉珠驻形,不但没有散回异界,更重新组合了能量,再度以肉胎现世!
只不过这一次重新藉珠组胎的飞龙,虽然外形并没有甚么太大的改变,但显然在质性上,和以前有了绝大的不同!
他的眼中,充斥着无法掩盖的紫红烈光,不再像以前那般一紫一红,而是浑然混成一体的紫红一色。
他的头发也不再是一般人常见的黑色,而是变成了宛如眼中芒光一般的紫红色。
长长的紫红软发,在空中微微而动,就好像是活物一般,远远看起来,简直就有点不像是人类。
肤色虽然还算正常,但是肢体移动间,总会带起一条一条明显至极的紫红流光,就好像这些藏在他体内的强大元气,会在他微微轻移的动作中,流溢在空中那般。
虽是依旧是以往的飞龙,但显然这一次是挟其通连原始,气界根源的超级力量,重新复来!
飞龙在低头睁眼之际,目中紫红烈芒“叭”然射出,直入地面,“嗤”地一声,就好像一把利刃直直地插进了地心那般,被其眼芒所冲的地面立刻嘶嘶连冒青烟,往内连连下陷,居然就这样被他的眼芒给射出了一个看不到底,深度至少超过二、三十丈的深洞!
飞龙睁眼之后,头颈轻抬,原本直射入地的紫芒光束,往旁一斜,直拉而出,又是嘶啦一阵裂响,原本直入地内的深洞,边缘立刻塌陷,往他抬头的方向哗啦哗啦地拉出了一条长沟,本来那个沉不见底的深洞,顷刻间变成了一条硬被切陷出来,几近二、三十丈的长长地缝。
当飞龙那紫红的,长放的烈亮眼芒,随着他抬头的动作,从地面拉切而出时,眼芒之中突然响起了叭叭的轻响,似乎他正在调整着目光的焦距。
眼芒中的波波响音,持续了一会儿,就像是切到了甚么准确的频率那般,“唰”地一声,猛然收缩,超过二十丈的强烈芒光,突然就在一闪之下,完全缩进了他的双眼之中。
飞龙的目眶里,紫红一片,甚么都看不到,没有眼瞳,没有眼白,除了一片翻滚的紫红光气,甚么都没有!
他停身在四尺的空中好一会儿,便即侧头微偏,左手轻招。
当他招手的动作,就像在一团紫红色的水中,带起一条一条宛如涟纹的紫红流光,接着红菱晕迷翻倒的身形,便猛然呼啦啦地从十二丈外浮了起来,“唰”地一声,朝飞龙直滑而去,就好像她的身上有一条看不见的透线,被飞龙扯了过去那般。
他的手掌倏张,红菱浮飞的身形立即嘶啦地停在飞龙的身前,双目依然紧闭,仰头松躯,睑色透出一股淡淡的苍白。
之前被日瓶书生拉断的腰带已经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淡红为底,细菱收边的轻袍,微露出她里面所穿的月白紧身内袍,襟口稍松,加上她仰头晕迷的姿势,使得她细白的颈项下,也隐透着一丝旖旎的气氛,令人爱怜中,自有其婉艳的吸引力。
飞龙静静地看着浮在眼前的红菱。
虽然说他的姿势是在“看”着眼前的丽人,但是其双眼之中,紫红滚动,既无瞳仁,也无眼白,只是这么地将睑朝着红菱,实在很难让人分辨他到底是不是正在“看”着红菱。
又过了一会儿,飞龙右手单指一伸,望空轻划,但听“嘶啦”一声裂帛轻响,原本浮空不动的红菱,身上所著的内外两袍,竟就像是被甚么利刃所划那般,陡然往两边开裂,在空中翻起翩然的轻飘,轻轻地滑落地面……
开裂衣袍的利劲,切得那么恰到好处,除了红菱柔软的皮肤之外,所有的衣裙都被一划而断,再也无法停留在身上,便即将红菱所有遮覆隐秘的肉体,完全暴露了出来……
雪白而又细致的肌肤,透散着难以言喻的温柔。
流畅而又完美的线条,隐藏着绝顶奇妙的弹力。
挺拔直上的双峰,因为她后仰的姿势,更凸显出那鼓腾的微胀,让人清楚地感受到其中所蕴含着的销魂魅力……尤其乳尖的嫣红两点,更可以使人血脉贲张,无法自持……
腰间乍收的曲线,彰显出她那纤细的腰身,是那么样的柔软,又那么样的轻嫩,好像稍微用力一些,就会把她的腰肢给折断那般,令人不忍用力,但又忍不住地想用力……
平坦雪白的腹下,微露着软绒一片,在阳光的照射下,透出淡淡的红色,而非纯然的鸟黑,细卷微收的隐现着粉嫩的紧唇一线,散放着最原始的私秘吸力……
飞龙脑袋微侧,像是在欣赏着眼前新嫩的女体,又像是在回想着甚么深藏的记忆,过了好一会儿,才伸出手掌,轻轻的,慢慢的,又新奇的,抚摩着红菱的柔软细肤……
他的手掌流带着最敏锐的精细元气,让他轻抚下的肌肤,像是唤醒了最深沉的欲望,微微轻颤着,敏感得连雪肤上纤微的汗毛都轻竖了起来。
飞龙的动作透着新奇的陌生,但又显得非常熟稔,就好像他早就知道怎么引动女性肌体最强的愉悦,只是从来没有真的做过那般,让人惊讶但又矛盾。
随着初试的逐渐熟悉,飞龙又加上了另一只手,挑划的动作中温柔显现微细的震颤,越来越精准地掌握住了红菱原始的反应……
当他的双手十指,第二十四次,尖细而又软巧地轻轻滑过红菱敏感的腰胁酥筋时,晕迷的红菱脸色已经由白转红,晕满双颊,虽然神智未复,但也像身体自动起了反应那般,忍不住轻轻扭动着腰身,双唇微开,轻轻地呻吟出声。
红菱的肉体终于禁不住在飞龙细腻的搔逗下,指尖轻动,双臂微伸,原始的体识自起动情反应,张手舒腿,尽情地将可以动人魂魄的身体完全展现,像是正在作着最妩媚的邀请……
飞龙双手立即直入胁下微筋汇集处,挑动中软抚下滑,从背侧的软脉下握柔软温暖的雪股双臀,顺机而入,轻轻拨开了红菱微颤的双腿……
红菱微嘤一声,紧闭的双眼细睫轻抖,就像是正在等待着、承受着甚么巨大的冲击那般。
飞龙胯下那又粗又大的阳茎,元气颤溢,竟像是变戏法般,紧缩收束,居然聚细了约一半的尺寸,菇头倾滑,作出最适合初破的角度。
红菱玉腿的开分,使得紧唇微动,花朵般的濡气绽现,足可令人疯狂。
飞龙指掌轻揉她那弹动的软峰,鼓胀的活力好像已经准备好尽受挤压,而另一只手则是挑脉下探,指尖滑挑中轻压微颤,将红菱最敏锐的要害引逗出越加强旺的元火,而秘唇之间却渗出了更滑软的元液……
当飞龙与红菱肉体的密接越来越多时,红菱的身体也拉得越来越紧,最后终于忍不住卷缠住了飞龙的周身。
他在扣动的回抱中,阳茎也终于轻轻抵住了红菱腹下阴门,角度紧缩的茎头微微压入,虽叩不入,只是顺着唇缝上下缓缓地滑动着,使得她的濡气更足,元阴软水逐渐将阳茎菇头浸染得滑亮闪闪……
红菱脸上的晕馥更加浓郁欲滴,身躯的扭动愈加不耐,轻细的嘤音也变成了嗯咛的呻吟,请君入体的味道己是溢然而出。
飞龙又耐心地等了一会儿,挑动的震颤更加令红菱呈现出一种再也无法等待的急切,气完液足下,终于腰身微倾,茎身紧抵阴门底穴,直压而入。
红菱双眉紧皱,牙关咬拉,忍不住微哼了一声,茎头入体的撕裂感,险些让她叫出声来……
飞龙双掌扣着她的纤腰,抵住肾精要门,进势停顿,张口轻吻红菱的双唇,元液渡入,轻吸香津,等着初破的红菱缓过一口气来。
当那一阵撕开的急缩,终于透了过去时,红菱紧绷的身体由硬转松,本能撑拒的动作又变成了缠拉,飞龙的腰间终于在缓缓的轻摇下,一分一分地逐渐挤进了红菱的嫩体之内……
红菱在又刺痛,又酥软的潮动里,秀眉一直紧皱不放,轻咬的下唇显露出每一寸的忍耐与承受,红馥的流晕让她更是艳艳欲折,让人见了实在忍不住想要再加力三分。
但是飞龙的动作就像是极为了解红菱承受的极限那般,在稳定但是又极温柔的蠕动中,并不急切着进入她的身体到底,只是缓缓地一分分慢挤缓压,让红菱在一阵阵的轻哼呻吟中,依旧还能忍受他的入侵。
这种忍耐与再进,不停地重覆着,当茎头最后终于抵住红菱内阴的最底处时,她已经像是再也无法继续那般地紧抱住飞龙不放,元阴精门顿时开颤,全身都禁不住紧绷着抖了起来……
飞龙初接元阴精流,立时开脉散气,将聚缩的茎身慢慢放了开来,同时也缓缓吸气微抽,让红菱整个身体内部,都像是要被吸了出去那般,元阴尽泄。
在倾出的精元中,飞龙尽摄其阴,抽纳长拉,让红菱绷紧的身体完全无法松下,连压在心头的那口气都抽不出劲儿吐出来……
飞龙扣住红菱这种大泄的状态好一阵子,最后红菱终于支力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龙魔传说】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