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龙魔传说 >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122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122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1-07 12:12:05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4:36
儿,还没发现甚么,红脚苗长已是轻轻拍着他的肩头说道:“咱们过去瞧瞧,仔细点,数清楚儿郎们有没有走散……”
灰脚苗长点了点头,立即跟在红脚苗长的身后,往左侧掠去。
三派诸人这一次潜行搜索的阵形,是以巫王等人为中心,前后两两一组,成角形交错往两边拉开阵列。
每一组之间都大约留有七、八丈的距离,每一个前列的人如果遇到危险,都有后列交错的两个同伴可以立时支援。
生苗宗的人还算是最多的,因此除了左边阵线之外,也有十几个人被分到了右边黑天禽派和神遁宗那儿去。
现在的红脚和灰脚两位苗长,检数的方向,就是全由他生苗宗弟子负责的左线。
此时他们每一位弟子门下,都潜隐着身形,有的躲在断树之下,有的藏在凸石之后,有的挤在夹岩之间,有的趴在凹陷的地形中,如果不是红脚、灰脚二苗长深知其诀,说不定还一下子瞧不出这些对野外藏身的术法很有一套的生苗弟子们藏身之处。
红脚苗长数到第二十三,就再也找不到下面的弟子了。
灰脚苗长的睑色也有点变了。
他很清楚地知道,在开始潜行之前,左边这里明明还有三十二位弟子。
多出来的十二位弟子,还是由他指示加入右侧阵列编组的。
怎么现在只剩下了二十三个弟子?
其中九个弟子到哪里去了?
红脚苗长立刻就对灰脚苗长说道:“老三你快去禀告苗宗,咱们不知道被哪一路的敌人,摸去了九位弟子了……”
灰脚苗长点了点头,立刻掩行掠去,而红脚苗长则是一个跃身,落在最边儿那位前列的弟子身后。
那个弟子是伏身在一个凹下去的地坑里面,红脚苗长带风的衣袂声一来,他立刻就回头望来,见到是红脚苗长,立刻就想从坑里站起来。
红脚苗长单手压住了他想要起身的肩头,沉声问道:“你有没有见到左边的人?”
那个弟子肩头被压,於是就维持着趴伏的姿势,转头往左边雨烟朦朦的方向望了望:“弟子在进入这个掩蔽的位置前,还瞧到左边花八指儿,正搂着头要躲在土堆后头的……”
红脚苗长向左边一望,果然在哗啦直下的雨线中,看到六丈外有个凸起来的小土堆。
红脚苗长往土堆一指,沉声问道:“ 六花儿,你是说花八指儿是躲在那里吗?”
那个左颈到左颊,刺着六朵怪苗花的“六花儿”点了点头。
红脚苗长侧体倒纵,身形呼啦啦地窜进空中,像只鸟儿般地往土堆后面直飞斜掠了过去。
扑掠的身体,翻飘的衣袍,在空中旋洒着雨滴,波动的气流让一条一条的雨线在空中斜拉出受力侧歪的曲线,转瞬间红脚苗长的身影已从上方没入了腾腾的雨烟之中。
红脚苗长腰下的苗刀出鞘,指诀轻搭在刀尖刀背一寸四分之处,全身真元集中在触刀的指尖和握刀的腕肘之间,随时可以指压甩腕,瞬间劈出三百刀的出刀势丝毫不变,就这么呼啦掠过了空中,往土堆之后落下……
一点一点的雨滴,落到红脚苗长头上三尺处,就轻轻“波”地散碎,在他身形的周围隐隐现出了护身气罩的形状。
红脚苗长的身形越落越低,气烟急穿中,土堆后面的空处猛然拉近,却是甚么人都没看见。
红脚苗长姿势不变地“叭”然落地,全身气机拉到最高,细细地收集着附近所有的异象。
哗啦哗啦的雨响,还是天地间仅存的声音。
明显的雨线,和朦朦的水烟,依旧是昏沉沉的四周唯一看得到的影像。
红脚苗长警觉地倾听观察了好一阵子,甚么都没看到。
正想从微低稍斜,可以最快速度出刀的姿势站起来,空中呼啦一声轻响,烟气雨影中恍然一条人影从上方急扑而来……
红脚苗长急聚真元,双眼神光凝合,发现正是灰脚苗长的服饰……
松元吐气中,红脚苗长很惊奇地说道:“老三你怎么回来得这么快……”
红脚苗长的话还没说完,一道尖利的手刀锐劲,“噗”地一声,直从他的胸膛上直插了进去!
红脚苗长微“呃”地一声,所有的话音都缩回了喉中,心脏被瞬间割开的痛楚虽然让他浑身都缩了起来,但是体腔中的肺叶完全被扯裂的利劲,却让他无法吐气通过咽喉声带,叫出声来……
灰脚苗长的服饰,穿在这人魁梧得多的体型上,显得非常紧小……
红脚苗长这时在心中突然才想到,他实在应该早些看出不对的……
这个人的身材高大,皮肤白皙,根本就不是他们生苗宗那种黝黑粗厚的模样。
他的容貌清秀,鼻直唇薄,两只眼睛炯炯发亮,透出一种悍然的凶厉,嘴角还挂着一抹让人不寒而栗的冷笑……
最让红脚苗长无法忘记的,是这人两眼之中所放出的滚动光芒,是那么深沉难测的紫红色!
“你你你……你……”红脚苗长拚力吐气,还是没办法把“你是谁”这句话的后面两个字说完,只在轻微的嗫嚅中,口鼻溢出了大片的鲜血……
这人单手直插进红脚苗长的胸腔之中,紫红色的长发飘飞中,只是低下头来,对着红脚苗长冷冷说道:“我说过,我要追杀屠尽所有邪宗……一个不留……”
红脚苗长突然觉得胸口的剧痛,突然变成了一种软软的暖意,然后他就发现有一阵麻痒从胸膛中嘶然往外扩散……
眼前的人,整个头脸颜色,在这一瞬间,陡然变成了一片惨绿,双眼的紫红更是暴然亮起……
不知道是甚么原因,红脚苗长在身体催化,临死前的那一刹那,突然想起了绿甲鳞角的巨大蛟头!
飞弹子和飞锋子是同组潜伏在一起的,雨势虽大,两人一齐贴在这块青石之后,却依然是一动不动。
黑天禽派侦搜的方式,和生苗宗有一些不一样。
在他们所受的训练中,一向都是三人一体,绝不分开的。
只是和他们两人配合的飞针子,在之前的混战中,被黑羽十四巫的“妖姓妪”暗算,双眼被生挖而出,后来急救中发现那个可恶婴巫身上都是毒蚀之气,战斗中无法及时施法阻住伤口,等到后来抽出空施救,阴气已经透过眼穴入脑,气绝身亡了。
因此他们这一组三人,现在就只剩下了飞弹子和飞锋子两个而己。
左边距他们二人约十丈左右的,则是飞弓与飞镖两人。
他们两个是同时趴在一棵倾倒的巨树后头,他们二人原来的同伴飞珠子,则是死於魁官洞主临终前的反扑,所以也和飞弹子飞锋子一样,原本的铁三角都少了一个。
当飞弹子双眼注视着雨线滂沱的前方,丝毫不敢有任何疏忽时,突然听到身边负责警戒两边的飞锋子微微“咦”了一声。
“怎么了?”飞弹子立刻就问道。
“你瞧瞧那里。”飞锋子指了指雨势朦胧中的右边。
飞弹子往飞锋子手指的方向望了过去。
哗啦不停的大雨中,有个人正在朝他们这里不停地招着手,好像在请他们快点过去的模样。
“咦?那个人的服饰,好像是生苗宗的红脚苗长……他在干嘛?”飞弹子有点不解地问道。
“红脚苗长好像是在叫我们过去……”飞锋子仔细地凝望着:“看样子他好像发现了甚么东西……”
飞弹子闻言马上就准备聚气跃身:“真的吗?那我们快过去瞧瞧……”
飞锋子立刻就拉住了飞弹子欲出的身形:“等等,我们守在这儿的阵形不能偏移,如果过去了,侦搜的布线就会出现空隙……”
飞弹子愣了愣,又回头朝红脚苗长那儿望了望,只见他一边招着手,一边指着他那里的一个甚么位置,就好像真的看到了甚么东西一样。
“原来的那个生苗弟子,大概被他派去通知另外一边了,我看红脚苗长似乎真的发现了甚么……”飞弹子又有点迟疑地说道:“难道我们真的完全不理他吗?”
飞锋子想了想,终於点了点头道:“不然你先过去瞧瞧好了,我还是守在这儿,也免得阵形出现了空隙。”
飞弹子点了点头,便即缩腰弯腿弹身呼啦啦地窜了出去。
他的身形射入半空,红脚苗长的身形忽然就消失了。
飞弹子的身形下落之后,好像也正左右寻找了一会儿,然后红脚苗长的身影随即再次出现在他的身旁,上身微倾地像是正在说着甚么话。
紧接着飞弹子突然“呼”地窜身跃入了空中……
飞锋子抬头紧视,见到飞弹子的身影越来越大,然后就带着呼啦啦的破风声往自己这边落了下来……
本来飞锋子并没有察觉到有甚么不对,直到飞弹子飞落到他头上三、四丈时,他才陡然发现有异。
飞弹子居然是背对着他,就这么地倒飞了回来……
飞锋子大吃一惊,正要喝问怎么回事,飞弹子身旁猛嘶啦一声,一条紫红色的芒线斜然飞出,飞锋子但觉眼前光线一闪,喝问的声音并没有出口,反而在他喉间咕噜噜地冒出了一团又一团的血泡。
当飞锋子骇然发现自己的喉咙竟在这紫红一闪之下,被整个割断之时,他就看到飞弹子的脸部,被一个陌生的人,一手直击而入,整个脸都往内凹陷了进去……
然后他就觉得自己的视线直往上翻,居然就这么看到了自己身后的景象,紧接着又看到一个双肩之间无头的血洞,嘶嘶的血柱对准了他的眼前直喷而来……
飞锋子并没有体会到自己的脑袋已经在那紫红一闪下,就这么被生生切断,在空中翻滚……
他最后唯一还记得的,是那个陌生人微笑中,闪着森冷光芒的白牙齿……
巫王等人在商量了好一阵子之后,终於大概推算出原来洞口的约略位置,决定不管怎么样,总还是得挖探看看……
生苗王见决定已下,便即向后方作了个手势,指示左侧的弟子门下先往前掩进。
可是他的手势打了出去之后,并没有看到任何回应的讯号……
生苗王有些生气地又连打了七、八个手势,同时嘴里咕哝着骂道:“妈的这批野人,雨下得这么大,难道还能趴在水里睡着了不成?”
左侧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反倒是右边传来了一声淡淡的,冷冷的语音:“其实不用去挖了,那个洞里现在甚么都没有……”
生苗王转头一看,见到有个人从朦朦雨影中慢慢地走了出来,身上穿着的,正是神遁宗那着名的宽大松袍。
只不过这人的身形极为高大,本来宽飘的黑袍,穿在他身上,反倒并没有甚么空飘的感觉。
虽然是神遁宗的门下,但是生苗王被这种弟子等级的人冷冷地这么一说,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小兄弟,神遁宗的刑宗主还在这儿,怎么你倒冒出嘴儿来啦?”
生苗王一说完,就转眼对着刑无肉很不满地横了一眼。
但是出乎他意料之外地,刑无肉紧盯着那个突然从雨中走出来的门下,眼中爆然亮起了警觉惕然的光芒。
发现刑无肉宗主这种特殊反应的,不只是生苗王而已,巫王和黑天禽都是经验丰富到了极点的老修,立刻就知道情况不对。
於是巫王立即接口问道:“神遁宗的这位小兄弟为甚么这么说?”
雨中的那人轻轻地露齿微笑,让每一个警觉凝视着他的人,都觉得他那森亮得有点异常的牙齿,传来一种说不出的凶意。
“第一,我不是神遁宗的人……”那人笑意中透出无比的冷意:“第二,我会这么说,是因为我刚从那里来……”
巫王四人闻言猛然地吃了一惊。
巫王立刻就接着问道:“从那里来的?阁下是那一路的朋友?居然捷足先登了?”
刑无肉则是沉沉地问道:“你身上为何穿着我神遁宗的服饰?”
黑天禽宗主问的,又是另一个最直接的问题:“尊驾是谁?”
生苗王见自己门下弟子一点反应都没有,直觉的就感到和眼前的这人必定有着密切的关连,於是问的就是:“本王的孩儿们怎么了?”
那人见巫王等四人同时问了各种不同的问题,那种露齿冷森的笑容依然未变,只是淡淡地说道:“我会穿着神遁宗的服饰,是因为方便我办事,也省得贵门的弟子大惊小怪,现在事情办完了,所以你们的孩儿们大概都不能再给你们甚么反应了。”
生苗王和刑无肉,都忍不住倒抽了口气:“你的意思是说,我们的门下都遭到了尊驾的毒手?”
那人又是以一种淡淡的语气说道:“左边三十五个,右边三十八个,合计七十三个,一个不多,一个不少……换句话说,一个不剩!”
四人一听,顿时心中发凉,互相对望一眼,立即暴喝一声,团团将那个谈笑间淡淡透出举手格杀七十三人的狠辣凶魔围住,黑天禽宗主紧握着手里的挖心铲,阴沉但又有些毛骨悚然地喝然问道:“尊驾到底是谁?”
那人对於巫王四人圈围的势子,正眼也不望一下,只是依旧冷冷地说道:“你们不是要找我吗?怎么我来了,你们反倒不认得了?”
巫王心中陡然一惊,骇然震动,双眼大睁地瞪着眼前那人:“你……你……难道……你是……”
那人目光一凝,冷然的笑意中露出了森森的白牙:“是呀!没错,我就是蛟头魔人!”
这人的话,让围着他的四人骇得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这这这……这怎么……怎么可能?”连刑无肉宗主也有点结结巴巴地说不清楚话了。
那个自称蛟头魔人,容貌其实还算清秀,实在怎么瞧也很难让人和恐怖蛟头连想在一起的家伙只是一付沉静的模样说道:“怎么不可能?”
“你……你……”巫王好不容易才压下心中的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龙魔传说】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