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龙魔传说 >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123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123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1-07 12:12:08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4:36
震骇,稍微比较镇定了一些后,才又说道:“你的……你的蛟头呢?”
那人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还是淡淡地说道:“这个倒是多亏了‘战具宗’的那一发叫甚么‘灭神炮’的东西……我还正在透过好像是我的家乡那里传来的力量,重新驻胎组形,竟被灭神炮给轰个正着,将蛟头的外层给完全摧毁……不过那时我的力量正好还在与根源相连,便即将蛟头脑质趁机内化,组成了我本来就应该呈现出来的样子……虽然现在没有了蛟头,但是蛟头的质性并没有甚么太大的改变……说得更确实一点,现在的我比之前的蛟形还要强上了许多……”
四人一听蛟头魔人这么一番话,几乎难以相信。
他们早就已经认定了蛟头魔人的模样,因此现在一下子还是没法子将原来恐怖骇人的蛟头魔人,和眼前这个人模人样的怪人连接在一起……
生苗王还是难以相信,只是结结巴巴地说道:“这这这……这怎么可能?”
那已经没有蛟头的“蛟魔”目光森森地回答道:“我并不需要你们相信甚么,会这么回答你们也只是顺便而已,如果你们没有甚么新鲜话儿,那么我就要动手了……”
巫王四人心中立即提高警觉,只是这人说的到底是真是假,一下子实在也很难判断得出来,因此巫王还是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道:“就算你真的是蛟魔,那轰你一炮的人,是战具宗他们,可不是我们,你要报仇,找到我们头上来,岂不是找错了主儿?”
蛟魔嘴角只是淡淡的一拉,也不晓得是本来裂到耳边的巨嘴,猛地变成了人般的容貌,有些不大习惯还是怎么,看起来虽然像是在笑,但是现场的四人在心里都一点也感受不到任何笑意应该附带的善意,反而觉得他的笑容中充满了残酷的阴狠味道:“你的记性似乎不大好,我第一次来时,你不是也在吗?难道你忘了?”
巫王听得只觉得头皮一麻,愣愣地还没说话,蛟魔又已经沉沉地接着说道:“至於这一次,那也没有甚么好说的了,横竖只要是邪宗之一,我都不会放过,你们觉得合理也好,找错也罢,顶多也不过就是死得甘心不甘心而已……”
四人一听蛟魔如此说法,立刻就觉得有些不知如何接口了。
蛟魔这种摆明了没甚么道理好说的态度,根本就已经阻断了他们所有巧辩开脱的理由。
他们四人可不是甚么没有眼力的人。
这个自称蛟魔,长相其实还颇清秀的陌生人,虽然现在还不晓得他到底是不是即为他口中所说的蛟魔,但是以目前的情势看,便算他不是蛟魔,恐怕也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
到目前为止,至少有两点是巫王等四人可以确定的。
第一,他能够让四人毫无察觉的,就独自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击杀了他们左右两翼根本没离多远的七十几位门下弟子;无声无息,点尘未惊,其功力之超绝,几乎让四人难以相信。
说话期间,除了巫王之外,另外三人已经又暗中对着两边,送了七、八次讯息,不料真的一点反应也没有,看来他说的“一个不剩”,恐怕还真的并非戏言。
他们这些门下弟子之中,不乏长老级的人物,居然也就这么无声无息地被摸掉了?
由此看来,这人就算不是蛟魔,肯定也是个功力难测的超级高手!
第二,就是这人举手之间,尽杀四人所有门下,数量超过七十人,功力深浅还是其次,这一份狠毒凶残,实在就已经足以让人吓破胆了。
尤其现在他所表现出来,那种根本没得商量的蛮横,更是让四人即便奸狡非常,除了硬拼,实在一下子也想不出甚么其他的法子可以暂时稳住这个神秘的家伙。
刑无肉宗主发现自己连送了好几次讯息,给离自己最近的海遁长老,但是却一点反应也没有,心知他大概真的已遭不测,心中虽怒,但反而更是提高了警觉,口中故意忿忿不平地说道:“尊驾这么不分青红皂白,滥杀无辜,难道真的不顾做人的基本原则?”
蛟魔转眼望了望刑无肉,露齿一哂:“你有你的原则,我也有我的原则,我不喜欢你,就咬你一口,可惜我现在的嘴儿小多了,咬你一口太费力,还是宰了简单。你如果不喜欢我的原则,那么你也可以试着咬我一口瞧瞧……”
刑无肉已经算是邪宗了,但可还真没遇过这种完全没有把他放在眼里的敌人,也不晓得他的话里是讽刺还是讲真的,竟猛然间被堵得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另一边的黑天禽则是连忙接口道:“阁下,听你的语气,倒像是冲着我们邪宗来的?不管你认为我们邪宗怎么得罪了你,真人界邪宗,除了‘神魔洞’之外,合计三十七门,难道你一个人就能杀得尽?”
蛟魔露齿微哂的态度依旧没变:“我虽然一直都很想像人类那样地说话,所以才在这里和你们说了这么多,但我现在已经说得有点烦了。甚么正宗邪宗我都不喜欢,以后给我遇上了,说不定会灭两、三个宗派来玩玩,那只大铁块儿我也会一个一个地追上,宰到完全死光为止。我当然有我的方法,可以把邪宗杀得一个不剩。至於你们,不管还有甚么话,我都不想再听了,后面的事你们就无须再多想了……杀!”
蛟魔这一段话的最后一个字出口,突然就唰啦一声,整个人拉成一个长晃的波影,对准了刑无肉当头窜去!
巫王等四人,对於蛟魔这种话意突转,就倏然动手的行为,不由得猛地吃了一惊,连忙反应。
刑无肉实未料到,本来还在说着话的蛟魔,居然就这么一眨眼地呼啦杀来,急切间三星爪陡然反翻,噗啦暴起一溜溜暗红色的爪芒,由下上击,身形急速倒翻,简直就差点后摔在地上。
在那一瞬间,他只觉得那个自称蛟魔的人,整个身形突然贴近放大,险些让他措手不及,甩爪急翻之际,似乎还在眼中映现着那人微哂冷笑时,所露出来的森森齿芒。
尤其更让他心中震骇的,就是在这人猛然接近的时候,他忽然发现这人的头脸,整个倏地变成了一种绿沉沉的怪异颜色,就好像转眼间已经变身成了一个绿头怪物那般,使得那人原本雪白得有些冷意的牙齿,让人在心中产生一种尖利无比的震颤感觉……
刑无肉在那一刹那,突然明白了,这人真的不是说谎,他真的就是大家一直要探明生死的蛟头魔人!
在刑无肉急翻而起,嗤哩嗤啦连叠而出,一条条交旋的爪芒中,猛然“噗”地一声,一溜呜呜直响的紫红色旋光,穿破了十六股相绞的爪劲,对准了直往后翻的刑无肉猛然射到,其气之强,根本让刑无肉完全无法以爪力阻挡。
本来身形翻平,打算后飙而出的刑无肉,被这一击破开拦阻的十六爪,直透而来的怪异气劲,骇得不敢持气浮空,连忙将打算后运飙出的气机顺着翻势急沉而下,“蓬”地一声,就这么直楞楞地撞在地上。
因为刑无肉结结实实的这一撞,而飞扬起来的灰尘,刚在空中呼地形成了一圈圈飞烟,立刻就被险险从刑无肉上方嘶啦窜过的紫红色溜光,拉成了一股股又急又直的尘线。
刑无肉是神遁宗的宗主,竟被蛟魔这突来的一击,搞得连急窜出去都来不及,只跌得蓬哩哗啦地,狼狈异常,说起来实是丢尽了脸面。
只不过在蛟魔的抢杀压力下,刑无肉实在也顾不得甚么脸面不睑面,虽然是在地上跌得灰头土脸,但是他果然不愧飞逃的专家,在这种情形下,依然能够将撞地的力道分成了左轻右重,迥然不平均的两种劲势,在右边显然超过左边的撑撞中,身形竟然突兀无比地呼啦啦往左侧反翻了出去,但见飞尘方才乍起,刑无肉的身形已经急窜了出去。
当蛟魔的动作,毫无徵兆地对着刑无肉发动攻击时,巫王、生苗王和黑天禽三人,反应的动作实也慢不了多少,立刻就同时大喝一声,嘶哩嘶啦,铲芒针气青骷髅,暴然狂急地从三方合冲而来。
只不过这种合击的气芒烈劲虽强,但是显然并没有收到任何效果。
因为蛟魔急拉而出,层层相叠的身影,在那一串串一条条一层层的铲芒针劲骷髅形猛然合冲而到时,“叭”地爆散而开,就像是个玻璃作成的幻影猛然崩化那般,顷刻间就化消在空气之中……
三人顿时发现放射出去的攻击气机,就这么一下子,已经完全失去了那个蛟魔的任何踪迹。
这种闪避移形的速度,显然已经超过了攻击气芒的圈锁飞罩。
曾经和蛟头魔人交手过的巫王,不由得在心中浮起了那种面对蛟魔时,几乎完全掌握不住它丝毫闪移痕迹的不妙感觉,警兆频生,立刻再喝一声,圈指后拉,“阿胝婆顶门骷髅元神”嗤啦一声地从杖头浮了出来,整个和巫王的身形往后方急急地暴退……
巫王眼见状况怪异,竟又起心先溜再说……
只不过这一回显然巫王想这么就溜开,已没这么容易了。
因为那一出杖身,就会不断胀大的黑烟骷髅,只大约扩展了约半人身高,便劈啦连响,在周围亮起了一条条紧束的紫红色光芒,宛如网子那般地将巫王的骷髅元神一包而住,让其无法再继续胀大。
巫王大惊之下,指诀直入,点进骷髅之中,元气急催,全力逼出……
被力挤而入的骷髅元神,“呼噜”一声地即刻崩然放大。
可惜那十二条横箍而来的紫红色线芒,并没有因为胀大的骷髅而有任何撑挡不住的样子,还是紧紧地将想要扩大的骷髅元神牢牢锁住,使得骷髅元神和紫红力线之间,嗤嗤嗤地冒起了一团又一团浓浓的烟气,就好像是烧得通红的铁片,浸入了黑色的冷液那般,顿使周围立入朦胧一片。
巫王只觉得压入的元气,就宛如遇着了一层奇韧无比的软布那般,呼噜噜地往外反绷了回来,知道现在正值紧要关头,不容自己有任何一丝疏忽,於是便即强运元气,猛然再次灌入,真元振动中,挫得眼前都忍不住有点发花了起来……
被力线紧束住的骷髅元神,随即往外力撑,巫王立诀伸入的单手被强大的压力逼得晃然直抖,脸色黑中泛起了赤红,尽管看起来就快撑不住了,却依然鼓起一股狠劲硬是死撑不懈。
突然就在这时候,巫王陡然觉得背心一痛,低头一看,从自己的胸前猛然噗噗地莹然亮起了一圈一圈的紫红色光环,由小到大,就好像是从里面有甚么水渍往外晕染了开来那般,环环扩散,瞬间就布满了整个前胸……
巫王还没想到其他,那一圈一圈已经扩满了胸前的紫红光团,猛然“叭”地一响,往外暴喷了出来。
不是血肉,也不是碎糜,而是一条一条呈放射状的光气,就这么好像烧穿了表皮那般地往外冲射而出……
巫王憋得几乎无法忍受的真元,突然就这么地蓬然炸散,他最后的知觉中,只看到了自己胸中,光气迸散后,隐隐现出并手形状的紫红色怪掌!
在临死的那一刹那,他竟然很没有理由的想起了裂体方式和自己现在非常相像,被自己暗算而死的兽王尊者!
后气一泄,骷髅元神立失支基,撑不住紧束的紫红色力线,在轰然爆散中,被绞得炸起了十二条又长又浓的黑色烟气……
巫王的骷髅元神,被蛟魔一击而爆的闷响,让生苗王心中立时有些发慌了起来。
以巫王号称气坚元固,难以突破的“阿胝婆顶门骷髅元神”,居然连完全运足都来不及,就被蛟魔给击成了散为十二股的碎烟,显然那人自称的蛟魔身份恐怕不假,於是就怪叫一声,绝腊针猛收,聚气就持后窜……
不过生苗王这逃跑的本领,比起神遁宗的刑无肉或黑天禽宗主来,倒是真的有所不及。
等他收针挫势,想往后退时,眼前忽然“唰”地一声,出现了一涟一涟波动不停的紫红色身影。
已经有些发慌的生苗王,并不明白为甚么蛟魔在移动间会出现这种如涟影波动的怪异现象,但是他一见到面前出现了这种异象,还是立刻就知道蛟魔已经从巫王那里转了过来,急切间左手猛撤,呼啦啦地对准那一团涟动的身形,放出了左一百二十道,右一百二十道,相互交错开散而出的百揉藤网;同时右手握持针管急凑上嘴,猛运一口元气,就待吹出十二支“一吹绝腊针”……
不料生苗王那一口真元聚集的气劲由胸入喉,还没有来得及运气吹出,猛然“叭”地一声暴响,一团外红内紫、旋旋而动的光影,已经正正地击中在生苗王右手所持的针管之上。
生苗王的针管立时被巨大的压力往他的嘴中直贯了进去,元气逆压,在他的口中爆开,噗啦一声脆响,竟就这么地将生苗王的口颚连后颈炸得后飞了出去……
被硬生生挤压下去的十二支绝腊针,往斜下方猛然飞入体中,从生苗王背心的位置叭叭叭地穿了出去,顿时现出了十二个拳头大的血洞。
当他无头破背的尸身往下掉落时,只剩下半个的脑袋反而往上方高高地弹了起来,炸得连下颚都没有了的脸上,呈现出一种怪异的模样,死瞪得大大的眼睛直直地望着被穿破了一个洞的百揉藤网,然后又好像是在无法形容的诧异中,目睹了他原本以为至少可以稍微拦一下的藤网,在密集的“叭叭”连响中,断成数百截……
黑天禽宗主从那个自称蛟魔的怪人,开始闪掠身形,冲向刑无肉宗主时,黑天禽宗主也马上在暴喝一声之后,挖心铲顿化三十六条青滚滚,响嗤嗤的聚气流芒,长击蛟魔。
但是生性本来就极狡滑的黑天禽,这一击虽然前飞迅急,但是往后拉长的速度也是丝毫不慢,竟是在放出攻击的同时,就已经飞身往后暴退了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龙魔传说】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