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魔传说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126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126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1-07 12:12:1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0
听到这里,只是叹了口气道:“也许你说得对,这种事真的很难有甚么绝对的道理……你又为甚么要跟我说这些?”
飞龙轻轻地微笑说道:“本来是没有必要说这些的,只不过我看你对我的态度好像很不以为然,所以才会想要了解一下你的想法而已……”
慈玉心中的那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又出现了,一向柔顺的她,竟在心中产生一种在这个冷漠的飞龙脑袋上狠狠地敲上一记,瞧他是不是还能这么冷淡地看待的念头。
当她也醒觉自己心中有这种恨极的反应时,连她自己也不由得有些惊讶了起来。
愣愣地想了一会儿,慈玉只好皱着姣好的秀眉,又叹了口气道:“其实说这些又有甚么用?这位女修总是去了,我除了为她感到悼念外,也没有办法让她复生……从你的观点,我不能说你完全无动于衷是不对的,但我心中的感叹与惋惜,也没有因为我无能驳倒你的话而稍有减少……”
孰知慈玉的话一说完,飞龙的脸上就又露出了那种好像专门和慈玉唱反调的淡然:“谁说她不能复生的?”
慈玉听得心中不由自主地起了一阵薄怒:“你这人怎地说了半天,又绕了回来?人既已死,又岂能复生?这不是你一直在说的吗?”
飞龙摇了摇头道:“那你听错了,我的意思是‘人既已死,何必复生?’可不是‘人既已死,不能复生!’这里面的意思可差远了……”
慈玉也不晓得这个飞龙倒底在搞甚么鬼,只觉得被他一串道理说得糊里糊涂的,连最基本的认知都产生了疑问。
她并不知道这个传说中非常低智的“飞龙联主”,是从哪里感受到这些体验,但是显然和慈玉以前所接触并且接受的认知截然不同。
虽然现在他的话听起来好像真的有些歪理,但是慈玉却是如此清楚地确定她的心中想就这么淡然放开,是她绝对做不到的。
这种感觉,就有点像是有个非常会说话的人,巧妙地论证了眼前的馒头是甜的,但是你真的咬下一口之后,才发觉照理说是甜的馒头,你的感觉中明明就是咸的那般。
也因为慈玉心中这种别扭至极的感受,让她不由得就有点生气地说道:“你说这些有甚么差别?何必复生最后还不是不能复生?难道你还能让这位女修死而复生吗?”
不料飞龙竟很轻松地耸了耸肩:“那当然啦!不然我和你说这么多干甚么?只是我认为这个死人没甚么太重要的动机让她复生,而你却又好像觉得她应该复生,我想了解你的想法,所以才和你说这么多……”
慈玉听得将信将疑,也不晓得这个飞龙所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
他的话如果以一般的常理来判断,当然应该是无稽之谈。
但是面对着一些想法极之悖异一般人情的他,不知道怎么回事,慈玉直觉地就发现这个飞龙虽然是神秘怪异得有违常理,但是显然他的话中含意,并不是只有胡说八道这么简单而已……
“你的意思是说……”慈玉虽然还是将信将疑,但尽量在表面上保持着严肃:“你的意思是说,你,飞龙联主,能够让人死而复生?”
飞龙直视着慈玉,一个字一个字地慢慢说道:“我,飞龙联主,可没这么说。”
慈玉听得差点摔到,明明方才还在和她激辩着,竟然现在马上就又改口,于是她在愣了一愣之后,终于没好气地说道:“你到底是在做甚么?不管你是怎么样的想法,我终归是爱惜生命的,也还是会尽力去延续一个即将逝去的生命,所以我不喜欢开这种玩笑……如果你再这样,我可真的要生气了……”
慈玉说完,就双手叉腰,作出一种她真的准备要生气的模样。
她的秉性特异地慈和,自她有记忆以来,从来也没有怎么样特别生气发怒过。
只不过这一次和飞龙无意中所引起的对谈,让她一向都觉得再正常不过的根源认知产生了很大的震撼,感觉上实在是别扭至极,因此才会特别地作出这种“她真的要生气了”的表示。
然而等她自己的双手这一叉起腰来,随即又想到这个“飞龙联主”当然是不可能让人复生的,自己之前竟然在直觉的错估下这么追问,反倒有点莫名其妙了……
想到这里,慈玉嘟着嘴在袖里插起的双手,也不由得就软放了下来。
不料飞龙静静的眼神还是这么样淡淡地望着慈玉,只是轻轻地说道:“我是说我可以让‘她’复活,可不是能‘让人死而复生’,如果我对文字符号的认知没有错的话,这两种意思可是不大一样的……”
慈玉现在已经将自己那种直觉就感到飞龙这个怪人,很有可能有些不可思议力量的想法,认为是自己的一种错觉,因此倒也不再因为飞龙这样的话而使得心中的情绪再起波涛,所以只是叹了口气,摇摇头道:“你这人真是的……这里面难道还有甚么差别?”
飞龙点了点头:“这里面当然还是有差别的……人之初死,在某个时间内,元神根识还没有散归,只要尸身还在,就能够补伤修缺,然后再以体性为基,重新启动生机关窍……这并没有甚么困难。可是当人死过一定的时间,不但尸身很难维持初死状态,连元神根识已经散逸在虚无的空间之中,那么除非藉助某些特别对虚散空间有特殊功能的东西之外,连我也没办法下手……所以这两者还是有非常巨大差别的。”
慈玉见飞龙说得一点也没有开玩笑的样子,不由得就又有些怔怔地说道:“你说得好像真有那么回事似的……”
飞龙耸了耸肩,用手遥遥指了指躺在他们两人面前,那位雪发白肤的女修遗体:“谁说没有这么回事?我之前也只不过是告诉你,我可以让眼前的这个死人复生,但是我并不能让所有的死人都复生,因为这里面还是有些讲究和限制的,如此而已,并没有甚么其他的意思……”
慈玉这次可没敢马上就太相信飞龙的话,只是谨慎而又小心地问道:“你是说,以现在的情形来看,你有把握让她复生吗?”
慈玉为了能真正确定,还以素手定定地指着地上的那位女修。
飞龙肯定地点了点头:“这位女修周身经脉断了四十二处,五脏有四脏已碎,肝脏火脉堵塞已积死,虽然全身染泥,但是喉肺干枯,六腑也是全裂,显然是被一种极大的真元力量,在一击之下,根本还没来得及坠入泥地,就已经气绝毕命。”
慈玉曾经仔细地检查过这位女修的遗体,当然非常清楚地知道她体内现在的情形,因此她一听就明白飞龙所说的一点也没错。
只是让她惊讶的是,飞龙从头到尾,就是站在那里几乎是连弯腰下来仔细瞧瞧都不曾,居然这样一眼就看出了这位女修的死因,不由得让慈玉怎么想也想不通他是用甚么方法得知的。
“虽然她的命机已断,但是周身尚软,连关寸都还没僵硬,距离她死亡的时间并没有很久,所以元神魂识还未开始散逸,只要将她周身损伤破碎之处重新修补之后,再启动她的生机关窍,复生再活并没有甚么太大的困难……”飞龙还是好整以暇地说道。
慈玉听到这里,一下子也忘了飞龙说的这种闻所未闻的话到底可信不可信,就忍不住立刻接口说道:“既然是这样,那你快点将她复生吧……”
飞龙的眼神之中,虽然清澈无比,但是显然并没有甚么热烈的感应。
连一点都没有。
“这不就是我和你谈了这么多的关键吗?”飞龙只是淡淡地说道:“人既己死,何必复生?我一直想了解你要让这个女人复生的原因……可是我一直到现在还是感觉不到有甚么必要。”
慈玉这时才明白眼前这个“飞龙联主”,和她说了半天,原来并不只是和她辩说生命到底可不可贵,这么个好像只有关系到基本认知的题目而已。
原来他一直在找个可以说服他的理由,让他可以将眼前的这位女修复生!
慈玉因为一开始就认为飞龙并没有甚么可以“起死回生”的能力,所以无形中一直都认为和飞龙的这一番谈论,顶多也不过就是谈论罢了。
所以在这样的认知下,飞龙的那些话就显得只关系到一个人对于生命该有的态度。
她万万没想到飞龙的目的,竟是这样。
虽然慈玉也并不是真的就完全相信飞龙所说的那种甚么“重新启动生机关窍”的话是真的,但是她心中那种“他所说的绝非空穴来风”的感觉,就在这时又悄悄地浮现了出来。
“如果你真的有这样的能力……”慈玉的语气非常的温和:“又何吝于给一个生命再一次的机会呢?”
飞龙对于慈玉的话,并没有甚么明显的反应:“我之前说过了,我想了解的并不是能不能,至于别人相不相信我并不在意,我根本就不认识这人,又为甚么要替她复生?”
慈玉到此时终于才相信,这个飞龙联主姑且不论是不是真的有这种起死回生的力量,但是经过了这么一阵子,她很确定的是,这个飞龙联主对于生命之冷淡与漠然,根本就好像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生物一样……
不对,只要是生物,不管来自哪里,必定会对同类的生物具有某种程度的感情,再怎么样也不会像这个飞龙那般无情。
他好像根本就不是人一样……
慈玉不由咬了咬牙,很希望自己就这么地把他的话当成了完全的谎言,他所说的一些甚么“死而复生”等等,都是寻她慈玉开心的鬼话……
这样就不会让她自己陷入这种连说服都找不到任何着手点的别扭情况之中。
慈玉有点忿忿地甩了甩头发:“你这个人真的是……你为甚么这么冷酷无情?”
飞龙摇了摇头:“基于我们之前的谈话,我想恐怕到底怎么样才算是你所说的‘冷酷无情’,你自己都很不容易界定得清楚……”
“你对自己的同类,都没有一点惜生之心,就是冷酷无情啦……”慈玉没好气地回答。
“是这样的吗?”飞龙又淡淡地说道:“如果有个人,对自己的亲人很好,但是对其他人很坏,那么他是有情亦或无情?”
慈玉不由得就接口说道:“这……对人坏总是不好的……”
“是这样的吗?”飞龙语气不变:“如果有个人,对所有的人就像是对自己亲人一样的好,换句话说,对亲人就像对所有人一样,在你的标准下,他是有情亦或无情呢?”
“这……亲人和其他人,应该还是有些差别的……”慈玉很自然地又说道。
“所以你说的有情或是无情,也不过就是看你从甚么角度去看了喽!”飞龙淡然说道:“自然是最无情的,因为所有的生物最后都难逃一死。但是因为这种生灭循环,使得生命得以在有限的环境中延续,不断衍生新的生命,这样看起来,自然岂不是又变成最有情的?”
慈玉只觉得好像又要被飞龙这些怪论给拉进一个没有出口的漩涡,只好叹了口气说道:“好吧!你要说甚么呢?”
飞龙冷冷地笑道:“我的意思是,你的话从我的看法里瞧来,甚么有情无情,甚么爱生惜生,都是只顾着自己,说给自己听的鬼话而己……你对于甚么是自然真正的道理,根本就一点概念也没有……”
慈玉听得心中别到了极点,忍不住就嗔然怒道:“你明明是人,却又为甚么总要不以人的眼光去感受?去体会人的感情?是的,人也许不是那么完美,也许说来说去都是因为私心,或者你也总能说成私心……但不管怎么说,你也总是人呀……为甚么你说的话却又总不像人?为甚么又要这么刻意地去脱离人呢?”
飞龙静静地听着,表情虽然并没有甚么特别的变化,但是双眼之中却露出了紫红的滚动。
“如果一直都局限在人的思考,不能脱离……”飞龙沉沉地说道:“恐怕人是永远也无法超越人的……以后如果人想接触到真正的宇宙内涵,必定会极力脱离人的眼光与局限……”
“不!飞龙联主,你错了!”慈玉在激动之后,双颊透着明显的红晕:“人之所以要追求进步,不是要脱离人,变成另外的东西,而是要去做个‘更好的人’。并且如你所说,人既是宇宙的一部份,又何必非要用‘非人的观点’才算是看得到真正的宇宙?脱离了人、岂不是就是脱离了宇宙?”
慈玉的这番话,显然引起了飞龙观念中的某些冲突,只见到他耀耀的眼中不停地翻滚着腾腾紫红,就好像在眸中燃烧着两团紫红色的火球。
“就像你说,你感觉不到有甚么理由能给这个生命另外一次机会……”慈玉又指着眼前的女修遣体:“但是我要问的是,如果你有这样的能力,又为甚么不能给她另外一次机会?生命会因为这样而就此停止它的运转吗?人种会因为这一次的复生而灭亡吗?
也许你说得对,这么做的目的说不定真的是只有满足了我们自己不愿意难过的小小心情,但是你要知道,人的这么一点小小的同情与怜悯,也是自然所赋予的,更是自然的一部份。如果我不这么做,岂不是反而违反了自然?”
飞龙显然被慈玉说的这一番话,引得进入了沉沉的思索,看起来就像是有点愣了那般。
说得激动的慈玉,指着地上女修遗体的手儿,都微微地颤动着:“存在的本身,就具备了无限的价值……不论我这样的心是小到只为自己,或者大到为了人类,都不能否认它的存在,否认它的价值,因为它就是宇宙的一部份……所以不管你怎么想脱离人,而想更接近宇宙,那是永远也做不到的……因为宇宙既包括了人,人就是宇宙的一部份,所以你永远也脱离不了……不管你是人……或者不是人!”
慈玉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魔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