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龙魔传说 >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127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127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1-07 12:12:22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4:36
见到飞龙眼中,突然闪现出一层赤紫的烈光,有一瞬间慈玉甚至有一种被他眼光烫到的怪异感受,让她在说完话之后,猛地心中微惊。
等慈玉稍微回了回神,态度淡然的飞龙并没有甚么特别的改变,让她以为之前的感受根本就是一种错觉。
飞龙沉静的眼神一直注视着慈玉,就好像在研究着甚么他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那般。
慈玉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觉得经过这一阵激动,脑子里面就好像有个甚么东西突然跑出来那般,连她自己都不晓得后面的话是怎么成形的,双额轻轻地胀动着,有一种像是要裂开的轻微疼痛,让她忍不住伸手轻按着……等慈玉稍微好一点时,拾眼一看,就见到飞龙灼灼的目光,正定定地注视着她,不由得有点脸红地说道:“你做甚么这样看着我?我从来也没有这样和别人争辩过……”
飞龙的眼中那种像是可以灼人的紫红已经消失,但是眸中的那种滚动依然可以感觉得出来:“你……原来也不是人!”
慈玉听得大吃一惊:“你说的甚么话?我不是人,难道是鬼?”
“我这么说你也许听不懂,算我用字不当……我该这么说的……”飞龙微闭了一下眼睛,但随即又张眼注视着慈玉姣好的脸庞:“你并不是一般我所了解的‘人’这个层次的人……”
慈玉听得有点哭笑不得:“我还以为你用字不当后面,会有个我比较容易了解的说法,没想到越听越糊涂了……”
“我只能这么说了……”飞龙显然并不在意慈玉有没有了解他的意思:“你不只是一个‘人’……你的后面还连着一种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根源……那种根源的本质也许是来自于‘人’,但是却绝对不止是个‘人’……”
慈玉困惑的眼神,表示了她依然对飞龙的话摸不着甚么边,但是不容她再问下去,飞龙只是淡淡的笑了笑道:“这样好了,虽然我并不认为有这个必要让这个女人复生,但是你说得也有点道理,既然我可以,又为甚么不?横竖这并不足以打乱了我所认为的自然秩序……”
慈玉听到飞龙的语气已经有些松动了,在喜悦中,反倒才升起了对飞龙有没有这样能力的怀疑,忍不住问道:“你……你真的可以吗?”
飞龙耸了耸肩,并没有正面回答慈玉的问题,只是直视着慈玉说道:“可是有件事我必须说清楚,虽然你后面的说法让我产生了一些困惑,眼前我还不能圆满想通,但是直到现在,我还是无法感受到你所说的那种感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慈玉正想说些甚么,却被飞龙伸手阻住,并且由他继续说道:“我说了,我的看法还是无复生之必要,你的看法却是也并没有不复生的必要……所以要我让此女复生并无不可,只是没有甚么动力让我这么做……如果你觉得可以,我就以将此女复生来和你交换个条件。”
慈玉听得终于比较有点概念了:“你是说,你替这位女修复生,要我答应你一个条件?”
飞龙点了点头:“不错!正是如此。你觉得怎么样?”
“如果你的要求我可以做得到,那当然可以了……”慈玉一听之后,立刻就亳不犹豫地回答:“只是你连人的感情都无法……还会对甚么有兴趣?”
慈玉本来想对飞龙说“你连人都不像了,还会对人有甚么兴趣?”后来觉得这样的说法有点不安,因此最后还是改了个比较含糊的文词带过。
飞龙定定地注视着慈玉:“本来我是没甚么兴趣,但是现在有了……”
慈玉慨然地点了点头道:“好吧!你要我答应你甚么?”
飞龙静静地说道:“我让你用自己来交换此女的复生!”
慈玉听得有点吓了一跳:“用我自己来交换?这是甚么意思?”
飞龙微微笑道:“你希望这个女人复生,但是我却没有这种感觉,不过我现在对你很有兴趣,所以我帮你让其复生,而你则把自己交给我。”
慈玉听了飞龙的话,终于搞懂了飞龙的意思,不由得就满脸通红了起来,忍不住有点生气地说道:“你这个要求不觉得太过份了吗?”
飞龙无所谓的说道:“你有你的希望,我有我的兴趣,这样的作法,岂不是都能顾及了吗?有甚么过不过份的呢?”
慈玉望着飞龙淡然的神态,心中只觉得这个邪宗联主现在看起来,简直就像个趁机敲诈的奸商,不由得在满颊的晕红中,生出一股薄怒……
生性和善的她,从小到大,一向很少会动气生怒,然而面对着这个一点人味都没有的飞龙联主,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短短的时间中就是这么地被他激怒了好几次,连她都想不出原因。
慈玉勉强压下了心中那种反感,轻柔地说道:“你是邪宗联的联主,等于是邪宗之首,算起来也是名望皆具的前辈……难道就不能因为肚量与仁慈,给这位女修一个机会吗?”
飞龙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联主’是甚么东西,也不在乎它是甚么东西,我只知道这个死人和我没关系,我也对她没甚么特别的感觉……我现在有兴趣的是你,所以要你来交换。我不管你所说的那种‘同情’或是‘怜悯’的感觉程度到底是到了哪里,也不管所谓‘过份’的界限怎么认定,如果你觉得可以,我们就这么做,如果你觉得不行,那么就拉倒,横竖我是无所谓的……!”
飞龙的话,在慈玉听起来,摆明就是敲诈定了,心中直是气得达脸色都变了,忍不住就脱口说道:“你这种要求还不过份吗?我和她根本就不认识,你怎么能提这样的条件?”
飞龙淡淡地说道:“所以你不愿意了?所以你说的那种感情还是有条件的了?”
慈玉被飞龙这么一说,憋得杏眼圆睁,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只得撇了撇脸,转过头去不看飞龙。
不料她这一转头,正看到那位浑身都是泥水的白衣女郎,仆卧在脏污柔软的地面上,生命虽断,却依稀可以感觉得到,那种生命远去的遗憾。
慈玉愣愣地望着她那依然玲珑的身躯,只觉得心中那种不忍又悄悄从心头浮起,好一阵子终于忍不住转过头对着嘴角挂着淡笑的飞龙恨恨说道:“你到底要我做甚么?”
飞龙沉静的眼眸直视着慈玉,让她在又怒又窘的心境中,还是忍不住两颊的飞红更加流艳。
“我要从你身上,采求方才我所察觉到的那种隐晦的根源!”飞龙在直视了一阵子之后,沉沉地说道。
慈玉听得有些意外:“甚么?你说的对我有兴趣,指的就是这个?”
飞龙听得也有奇怪:“当然了,不然你以为我想在你身上干甚么?”
慈玉被飞龙这么一反问,简直就差点窘得想在地上挖个洞钻进去:“你、你你……你这人怎么……”
飞龙淡漠的眼中浮起了一丝明显的惊讶,这让慈玉终于更加明确地肯定了这位“飞龙联主”脑子里面真的是完全和正常人截然不同。
这种情形,使得慈玉完全无法按照和一般人互动的方式,来推测这位飞龙联主脑子里面的怪异想法,因此只好跺了跺脚,又气又窘地说道:“你这人怎么这样说话的……
甚么用我来代替,甚么你对我有兴趣,怎么叫人不产生误解?我的老天……”
飞龙眼中的惊奇还是没有改变,但也并不多说甚么,只是淡淡地望着眼前有点手足无措,两颊飞红的慈玉。
过了好一阵子,慈玉终于勉强压下了翻腾的心情,稍微比较平静一点地对着飞龙,苦笑着说道:“我真是从来也没有碰过像你这样的怪人……”
飞龙显然并不能感受到慈玉为甚么这般激动,但是他也显然并不是那么在乎慈玉到底在想甚么,只是耸了耸肩膀说道:“也许是你见过的人太少了……”
慈玉静下心来,终于又将问题拉回了最根源的关键:“飞龙,你说的是真的吗?你可以令人复生?”
“你不相信吗?”飞龙反问道。
“我应该是很难相信的……因为我从来也没有听人说过有谁真的具有这种能力……”慈玉很坦白地说道:“就以我自己来说好了,我对挽救生命的医术,总还可以说是有些体会,但是我却从来也没有听过或见过有这种能够控制自如,使生命复生的大法。”
飞龙轻轻地望着慈玉,伸手指了指大雨之外,朦胧之中,在远处只显出淡淡暗影的一处山头:“你去过那座山吗?”
“没有。”慈玉顺着飞龙的指向望了望,摇了摇头回答。
“你有听过谁告诉你那山上的风景如何吗?”飞龙又问。
“没有。”慈玉又摇了摇头。
“你没去过那座山,也没见过那座山上的风景,更没听有人告诉你过……”飞龙的样子就像是很理所当然,每个人都应该知道这个道理那般地说道:“可是这并不代表那座山上的风景并不存在,不是吗?”
慈玉转头又往雨中那只有隐隐淡影的山头望去。
“你只要爬到那座山上时,自然就看到了……”飞龙的态度还是非常淡然地说道。
当那位女修的遗体,轻轻地浮在飞龙的面前时,飞龙其实并没有任何特别的动作。
从站在飞龙身后的慈玉那边的角度看来,倒还有些像是这位女修自己运气从地面的泥泞中浮了起来那样。
这位女修的身形一浮起,身上沾满了泥水,以致于很难看出原来是雪白色的衫袍,突然就哗啦啦地像是活过来那般,从她的身上脱落了下来。
转眼之间,这位女修已经是赤裸裸地,不着一丝地,浮现在飞龙的面前。
尽管这位白发雪肤的女修,已经是没有了生命的耀动,但是脱去衣衫之后,身上虽然还是沾满了泥污的秽迹,却更加显出她那如雪肌肤的凝白,依然能够让人感受到她那莹莹的美丽。
雪腾的双乳,凝脂的腰身,顺滑的臀线,依旧是那样宛如冰雕般的散放着冷冷的艳光。
在飞龙身后观察着的慈玉,很惊讶地发现,这位女修不但周身肌肤如雪,长发银亮如雪,连腹下那一撮微卷的细绒,也一样闪白如云……
同时因为她周身的袍服已经脱尽,因此许多原来被衫袍所遮的部位,都完全清楚地暴露了出来。
这种情形也使得这位女修白腻的肌肩,细致的双臂,长伸的两腿,肩腰胁背,有不少地方都透出了一种怪异的瘀青。
这种几乎已经泛出黑色的瘀青,在她如雪的皮肤衬托下,更加显出那种宛如对比般的刺眼。
慈玉看到这位浑身肌肤就像是由凝雪捏出来的女修,就这么裸着身体,在空中微微浮转着,好一会儿也没见到飞龙有任何动作,不由得感到有些着急,转眼一看,那个一点同情心也没有的飞龙,居然就这么睁着眼睛,在那裸露的文体身上细看着,那种感觉,与其说是在观察这位女修周身伤势,实在还不如说是正在趁机一饱眼福。
慈玉心中疑惑,忍不住轻轻地问道:“飞龙,你现在在看甚么?”
飞龙耸了耸肩:“这个女人虽然受了不少伤,尤其体内在死亡之前,好像还被甚么虫类侵入……不过她的皮肤身材可真是不错……”
慈玉听得愣了愣,没想到这个飞龙联主竟就这么承认了,而且还就是一付再自然也不过的神态,呆了好一会儿才有点生气地说道:“医者父母心,我们想要救人,怎么可以在这时心中远有这种邪佞的念头?”
飞龙有点意外地回过头来望了望慈玉:“甚么?你说甚么?她明明就不是甚么父母,怎么还会有父母心?……”
慈玉更加大声地说道:“我们医者习术学理,最重要的就是要正心仁性,切不能思邪念佞,像你这样,岂不是趁机占人的便宜吗?”
飞龙很奇怪地又望了慈玉一眼,摇了摇头,显然就是一付“懒得理你”的模样,让慈玉心中愈加不舒服,终于又忍不住嗔道:“你到底行不行?行的话就快点,莫再这么虚耗时间,快把你的邪心收一收,耽误了甚么可就不妙了……”
“行啦行啦!若非我想了解你的怪状况,早就走了……”飞龙摆了摆手:“真的像你这样,也不知是谁的心比较邪……”
飞龙的话又让慈玉心中愣了愣,还没来得及想下去,她就看到飞龙的手腕微微一甩,弹指射出了一团精亮浓聚的光芒,“嗤”地直窜进了眼前那一付雪白肉体的胸部。
前面的闪光才冲入体内,余亮还没完全熄消,飞龙手中已是扣指连弹,嗤哩嗤啦地一阵密响,瞬间又弹出了九十六团凝芒。
这些光芒,慈玉方觉得在她的眼中亮起,几乎是立刻就射进了那裸体的各种不同的部位,等她稍微定了定神,所有的密芒都已经不见了。
唯一还能看清的,就是那浮飞的女体,已是像在周身每一个部位,都有许多个紫红火团在燃烧那般,莹莹亮了起来,就好像是个琉璃作成的人体灯罩。
虽然慈玉并不晓得飞龙到底在做甚么,但是那种从其体内散放出来的芒光,就好像就够神奇地将肉身照透那般,在连续不停的嗤嗤闪映中,慈玉居然能够清楚地看见女体莹亮的皮肤下,有无数个细密的紫红光片,都在快速无比地蠕动着……
那种情景是如此的特殊,以致于慈玉只能愣然地注视着,脸上带着骇然的表情。
在她讶异的凝望里,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好像有一阵子,又好像只有一瞬间,慈玉忽然觉得那些密动的光片,突然就像是同时牵动了甚么那般,嗡地停止了动作,随即往外浮渗了出来……
那密密层层的光片是如此之多,以致于光气往外逐出时,照得那具女体就像是陡然烧了起来一般,猛出的芒线让慈玉眼睛不由得一闭。
等到慈玉再睁开眼睑,所有的闪亮光气都已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龙魔传说】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