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魔传说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129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129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1-07 12:12:2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0
“种胎之战”以后,所轰传的一些讯息,慈玉还是听说过的。
所以她当然也知道雪神女在“种胎之战”以后,随即失去踪迹,直到后来才发现是被蚊魔以“黑丝摄魂蛊”所控,并死于妖魔界的怪物手下。
因此当慈玉将她所知道的讯息统统告诉雪神女之后,虽不致于太过详细,但是大概的情形已经是差不多了。
“你的意思是说,我真的曾经死去过?但是现在又复生了?”雪神女冷俏的脸庞,也不由得在听过慈玉的叙述之后,忍不住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慈玉点了点头:“这是真的,雪女姊姊,我除了听说姊姊被‘妖魔界’的角魔魈一击而毙之外,当飞龙将姊姊从泥水流中摄来时,我还亲自检查急救姊姊过,那时姊姊确实是生机已绝,连我也无法回天了呢……”
雪神女脸上的诧异神色依然未变:“人既已死,居然还能够有这种玄奇的大法,救回生命?这实在是让人难以相信……”
慈玉也跟着同意地说道:“说得是,我已经亲眼看到了之前已无生气的姊姊,现在正站在我的面前和我说话,虽然我明知事实便在眼前,但是心里总还是觉得依旧难以接受呢……”
雪神女愣愣地想了一会儿,方才对着飞龙轻跪而下,语音沉凝而又如冰般清脆:“雪山神宫弟子雪神女,蒙联主神法妙术,得以重生,不但复履人世,甚且气机更有大进,联主之恩,弟子终生不忘……”
雪神女低头说话之际,忍不住想起原先在飞龙面前赤身裸体的情形,即便清冷如雪的她,也不禁在雪粉粉的双颊上浮起了一层淡淡的晕红……
然而飞龙接下来说的话,就让雪神女有点意外了。
“雪女,你不用谢我,因为我原来根本就没有想到让你重生的……”飞龙淡漠的语气,让低着头的雪神女,虽然没有抬头看他,但是依旧马上便连想到他那一双冷冷的眼光:“我之所以这么做,可不是为了救你,而是慈玉以答应我一个条件换来的……”
雪神女一听到飞龙这么说,神色立凝,缓缓地站起了身子,微微偏头对着慈玉问道:“慈妹子,飞龙联主说的是真的吗?”
慈玉见问,只好点了点头。
雪神女立刻又再追问道:“慈妹子,你答应飞龙联主甚么样的条件?”
慈玉本来张口就想回答,后来才发现飞龙想在她身上探求的,到底指的是甚么东西,根本连她自己也弄不清楚,又要怎么开口?
慈玉想了一会儿,最后还是不晓得该如何解释。
不巧她的这种模样,看在雪神女的眼里,还以为是甚么难以启齿的条件,本来对飞龙联主极为感激的心情立刻转变。双眼之中的冷气更甚,缓缓地转头直视着飞龙问道:“飞龙联主既为邪宗联之首,说起来也算是一位名重望高的前辈,虽然雪女以往欠闻,没听过飞龙联主之名,但是应该也不致于对慈妹子提出甚么太过不当的条件吧?”
飞龙耸了耸肩说道:“她要你,我要她,这有甚么当不当的?”
雪神女一听到飞龙这么说,心中更加确定飞龙联主必是对慈玉提出了甚么极为不堪的交换条件。
她雪神女以前并不认识慈玉,而眼前的这位慈玉,居然可以为了一位素末谋面的人,答应邪宗之主的任何要求,其秉性之善,由此可知。
如果雪神女真的任这样善良的女修,遭受这个趁火打劫的飞龙联主欺负,她雪神女即便重生,也必然永远不能原谅自己!
尤其自从见到了慈玉之后,雪神女对于她接受飞龙联主的要胁之举,下意识地就觉得无法忍受……
她怎么能够让慈玉受到这样残酷的污辱?
想到这里,雪神女沉静的双眸之中,明显地流露出一股坚毅的决定,语气如冰地对着飞龙说道:“飞龙联主,冤有头,债有主,恩施于我、就由我来付出代价,不管飞龙联主对慈妹子提出了怎样的条件,请联主都对着雪女来吧!请联主莫这样连累了慈玉这样的好女郎……”
“对着你来?”飞龙的眼神中并没有甚么特别的反应:“你的意思是说,用你来代替慈玉吗?”
雪神女咬了咬牙,沉静而又肯定地说道:“不错!”
飞龙又注视了雪神女一会儿,嗤地淡然笑道:“你恐怕估计错了,慈玉能够让人产生的效果,又怎么是你现在修练的功法所比得上的?”
飞龙这样的回答,连慈玉自己都听得一团迷糊。
对慈玉而言,现在她总算是有点了解这位飞龙联主那种截然不同于常人的思考模式,因此知道飞龙之所以会这么说,必定又是因为他那脑袋里面的甚么怪能力,因此倒还没有觉得怎么不舒服。
不过这样的话听在已经认定飞龙必是对慈玉提出了甚么极为不堪要求的雪神女耳里,却无异是将她的思虑导引到另外的一个方向。
雪神女听到飞龙这样的回答,雪白的双颊不由得因为泛起的一层薄怒而显得有些红晕:“飞龙联主,雪女孤心专意,就是在本门‘冰雪真气’之上,也许我的修练方向并不是你所要的,虽然我的修为不足,运势欠佳,让我身毁人亡,但如果是要以善念仁心的慈妹子,来换我重生的机会,甚至任何无理的要求,她都得接受……雪女宁愿不复生……”
雪神女说到这里,两只明亮的眼眸里,那种滚动的雪气又开始凝聚,身躯站立的位置微微一偏,正好卡在飞龙和慈玉之间,那种护卫的意思已经是不言可知。
飞龙的脸上微微露出了一些意外的神色,但是并没有说甚么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正在集运气机的云神女。
雪神女身后的慈玉,这时也很惊讶地说道:“雪姊你千万别这么想呀……”
慈玉的话意才说了一半,就被雪神女打断:“飞龙联主,既然你是以要胁慈妹子的方式,才施奇法让雪女复生,那么雪女大胆请问联主,如果真是这般说法的话,则雪女并不亏欠联主甚么,联主认为是不是这样?”
飞龙沉沉的眼光中,看不出来在想甚么,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你说得没错,如我之前所提,你若要谢,还是去谢谢慈玉吧!”
慈玉一下子搞不清楚雪神女心里打算做甚么,于是连忙说道:“雪姐你好不容易才由飞龙施术复生,提这些谢不谢的做甚么?”
雪神女虽然没有回头,但是语气的意思显然是对着慈玉回答道:“我秉于正派风骨,虽然人身难得再活,但也不能因为要救我,以致于让慈妹子这样的好人,受到任何折辱……如果我的复生,要靠牺牲另外一位善良的修真来达到目的,那么我的复生岂不是变成了一种罪孽?”
雪神女说到这里,话锋又转向了飞龙:“联主,既然你也认为雪女的看法没错,那么有恩报恩,雪女决定以身相护,绝对不让联主有任何染指慈妹子的行为……如果联主一定要挟恩要胁,雪女必然全力阻止……如果雪女功力不济,死于联主手中,也等于是将雪女一命相还,联主也失了立场再要胁慈妹子了……”
慈玉听了雪神女的话,不禁有点呆了。
从雪神女厉烈的语意中,慈玉终于知道雪神女必定和自己之前一样,误以为飞龙联主所说的交换条件,是甚么难堪至极的要求,才会有这么激烈的反应。
然而也因为明白了雪神女对飞龙的误解,更使得慈玉对雪神女那种为护原则,连她自己那根本以前连听都没听说过,难得至极的重生之机,都可以完全放弃的湛然冰心,感到无比的敬佩!
雪神女的话一说完之后,就全心提聚身上的元气,眼眸又白,估量着这位邪宗联主在听完她的话之后,大概就要暴怒动手了,因此凝神集识,丝毫不敢放松。
虽然她现在明白,自己身上元气腾动活泼的程度,比起失去意识前要大进了许多,而这必定也是这位飞龙联主在自己身上所造成的结果。
但是由于元气相应,雪神女也清楚地知道即便是自己现在的修为和以前有很大的不同,然而要想挡住飞龙联主,实在是难上加难的……
尽管如此,她还是无法就这么坐视着飞龙联主以替她复生,作为要胁慈玉献身的交换条件发生……
所以雪神女在聚集全身元气的同时,心中已经有了宁让自己复活的生命再逝,也不能就这样地牺牲了慈玉的念头。
因此她才会说出了这样坚决而又强烈的话语。
说完之让,她立刻就准备接受飞龙联主愤怒下的反应。
然而当她这样的心意表达出来之后,出乎雪神女的意料之外,眼前的飞龙联主,根本就一点反应也没有,只是沉沉地凝视着自己,让她聚起的元气更加不敢有任何的放松。
飞龙联主没有任何动作,反倒是身后传来了慈玉的一声叹息,软软的语音温和地说道:“雪姊,你也和我之前一样,误会了飞龙联主的意思了……”
雪神女愣了愣,螓首微偏地问道:“慈妹子是说……”
慈玉从后面拉着雪神女的袖子,微笑着道:“飞龙的意思,是他发现妹子的体质,似乎和一般人非常的不一样,因此他的交换条件,就是要我让他探个究竟……如此而已,并不是像雪姊所想的那样,对我有甚么恶意的……”
雪神女更是呆了好一会儿,方才有点怀疑地再次问道:“慈玉妹子的体质有甚么不一样?”
慈玉苦笑了笑:“就是因为这一点,我也完全弄不清楚到底是甚么意思,这都是飞龙方才才告诉我的而己,因此这也是为甚么当雪姊问起,飞龙提出了甚么样的交换条件时,让妹子我猛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说明……但绝对不是雪姊原先所想的那样……”
雪神女嘴里回应着慈玉,但是一双白亮亮,看起来实在极为特殊的眼眸,却是望着飞龙:“妹子生性慈和,容易相信别人。这该不会是飞龙联主用来做为借口的一种说法而己吧?”
她的话虽然是否定的问句,但是语气里的那种怀疑却已经可以说非常明显的了。
飞龙的表情还是一点也没有甚么改变,对于雪神女不惜一拼的态度,丝毫也不在乎地道:“你别看慈玉外表上似乎和你没甚么两样,其实每一寸的肌肤都和你完全不同。”
雪神女一向是个心专气高的人,之前咬着牙说出愿意以己身代替慈玉,任凭飞龙随意处置这样的话,实在是鼓起了绝大的勇气,才说出口的。
如果不是慈玉等于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加上雪神女无意中所感觉到的慈玉,是那么样慈和的一位美丽女郎,恐怕雪神女宁愿自杀,也绝对不愿意让飞龙或者是任何人“任意处置”的。
对雪神女这么一位贞性冰洁的女修而言,邪宗有太多折磨凌辱像她这样女修的方法,可以让雪神女宁愿死去也不愿意活着承受的。
由此就可明白,雪神女会说出这样以身相替的话,实在是下了多大的决心。
可是让她意外的是,飞龙所说的回答,那意思根本就是“尽管她雪神女修练得还算不错,但是和慈玉比起来,可就差远了”这么样的含义。
雪神女心中虽然不致于因此有甚么不舒服的感觉,但是那种突兀的感受,还是证她乍听之下有些意外。
就她现在的了解,眼前的慈玉虽然心性良善,心性仁慈;但是要说修练的功元,任何稍微有点眼光的人,都可以发现其实慈玉的功力并没有多高。
说得更俗气一些,就算是只看外表的艳丽程度,宛如雪凝玉雕的雪神女,也胜过了只是清秀顺眼的慈玉不只一点点而已。
除了慈玉身上那种让人身不由己就会注意的魅力之外,平心而论,雪神女不论在修为外表,各方面都是超过慈玉的。
可是为甚么飞龙联主竟然会说出这种好像两个人根本不能比,而且还是慈玉远胜雪神女的话?
雪神女的心智本来就极是冰慧聪明,听到这里,马上就想到了几个可能。
“飞龙联主的意思,难道是慈妹子的体质是那种听说修道进程可以以一抵十的‘先天修道胎’吗?”雪神女试探性地问着,双眼凝注飞龙,就好像想从飞龙的反应中看出真正的答案那般。
飞龙被“先天修道胎”这个词,引得想起了不久之前,那个和她合体的俏女郎,有一瞬间呈现出了沉思的模样,但是马上就又摇头说道:“不是,我知道甚么是‘先天修道胎’。甚至在我的印象中,除了不久之前的那位女郎之外,好像还有一个小女孩。不过虽然那个小女孩的体质也有点像‘先天修道胎’,但她们两者之间的质性,还是有些差别,很有点不大一样……所以我现在能确定的,就是慈玉并非你说的先天修道胎……”
雪神女看不出飞龙眼中有甚么可以让她分辨是真是假的神色,于是便又问道:“除了先天修道胎之外,还有甚么质性能比它特别?”
飞龙眼中出现一种回忆的光芒:“我印象里还记得有两个长发的女郎……似乎是姊妹……她们体内好像也有一种非常特别的情形……比先天修道胎还怪异……”
“她们的情形和慈玉一样吗?”雪神女连忙问道。
飞龙想了想,依旧摇了摇头道:“不一样,那两个长发女郎的体中,似乎是有一种我也不了解的东西……有点像是一种很特殊的经脉还是甚么的……如果我见到这两个女郎,我一定会记得的……”
“慈妹子呢?她也是经脉异常吗?”雪神女又问。
飞龙还是摇了摇头。
“那你说的慈妹子体质有异,到底是哪里有异?”雪神女紧接着追间。
飞龙定定地望了雪神女一眼:“你并没有特别修练神念波动,所以你不会察觉出慈玉那种宽广的心智影响力的……”
雪神女显然有些不大相信飞龙的话:“甚么心智影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魔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