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魔传说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11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11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0-31 17:50:1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3
蛟头魔人身上有个法宝,不怕阴阳和合派的人不听话。” 
黑天禽宗主迟疑了一会儿说道:“仁义宗主指的是……” 
“黑天禽宗主可能有听你们黑天三子回报过了……”仁义王停了一会儿: 
“可能有些修真们不大明了,在蛟头魔人身上有个宝贝,叫作黑丝摄魂蛊,不晓得诸位宗主有没有听过?” 
“黑丝摄魂蛊?”小盘环宗主想了想说道:“仁义宗主是说三大神蛊里的黑丝摄魂蛊吗?” 
仁义王点了点头:“小盘环宗主不愧是见多识广,一猜就中。” 
小盘环宗主摇了摇头:“三大神蛊之名,谁不晓得?” 
“如果大家都听过黑丝摄魂蛊之名,那就无须本王多做解释了……”仁义王点了点头说道:“黑丝摄魂蛊向来就以控摄心魂著称,如果能够控制蛟头魔人,那么又何愁阴阳和合派心有不服?所以这是大家无须担心的……” 
大部份的宗派,都听说过蛟头魔人的种胎之战,但是并非每个人都清楚其中所发生的经过,因此当仁义王说出这点时,有些宗主才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但是更多的人,却是忍不住在暗中怦然心动。 
如果仁义王所说的,真是如此的话,那么又何止阴阳和合派无法反抗? 
只要能够制服蛟头魔人,岂下是就可以派它去对付任何宗门? 
更妙的是,一旦这个宗派被它所镇压住,凭着它身上三大神蛊之一的黑丝摄魂蛊,甚至可以让整个宗派丧失反抗的能力。 
想到这一点特别的好处,所有在场的宗主们,都不禁在心中产生了一种无法抑制的贪念。 
真要是如此的话,那么光是一个蛟头魔人,说不定就能在它身上产生难以估计的好处。 
想到这里,所有的宗主们,都在暗地里打着自己的算盘。 
“仁义宗主,这一点我们已经了解了。”杀魔宗的宗主杀读先生这时也对着仁义王说道:“那么关于小盘环宗主他们问的第二个问题呢?” 
弯月刀宗的勾尾宗主,也同意地点了点头道:“没错,仁义宗主又怎么能够确定在咱搜捕蛟头魔人之时,阴阳和合派会乖乖地合作,不乱搞什么花样?” 
仁义王还没回答,突然就有个声音从大会台的后方传来:“这一点,大概还是由本人来回答吧!” 
众人顺着话音回头一望,就见到了一群七八个人,从会台下走了上来。 
带头的那位,是个脸型瘦削,两眼像鱼般地有些突出,显得他的脸型更加地瘦长。 
唇上蓄着两撇黑亮的长胡,看来倒颇有几许飘雅的气质。 
他身材高大的程度也是使人大吃一惊,虽然没有修习金刚神术的罗刹金刚宗那般地超过一般人的想像,但是相差恐怕也是很有限的。 
尤其是在他穿着代表阴阳和合派的阴阳袍身后,披着一袭虽然看起来就觉得极为柔软,但是却也一眼即知必定非常厚重的暗青色披风。 
此人的披风,上绣一条青鳞闪亮的露牙巨龙,绣工很精致而又令人惊讶地外浮在披风的表面上,看起来简直就像真有一条青色的活龙附在那件披风上一般,随着披风的飘动,光线照在上头,青芒滚绕,极为绚丽。 
尤其他这件披风,披覆的范围,从后面直盖到前面,把这人整个左半边都包覆住,看起来有点像是斜披着那般,让他已是极为高大的身形,更显得宛如高山一样,给人的感觉几乎不输给罗刹金刚宗的巨人们。而且披风上的那条青龙,鳞鳞的龙头,恰恰就像是搭放在他的左臂之上,更是显得威风凛凛。 
这人也许不像现场的那些宗主般地有名,但是那些宗主们却都是见多识广之辈,每个人俱皆认得出来,这位说话的带头修真,正是阴阳和合派极有势力的十二阴阳仙之首,孽龙化形。 
这位孽龙化形,应该算是阴阳和合派的阴阳十二仙中,最为神秘的一位修真了。 
听说他身形相貌,俱皆变化多端,几乎没有人知道怎样的面目才是他真正的本来面貌,因此才号“孽龙化形”。 
在场无论是台上的宗主们,或是台下的修真们能够认出这人就是“孽龙化形”,实是因为这人身上所披着的那条在真人界名列十大护身宝衣的“青龙披”。 
不管孽龙化形在什么地方,只要他想表明他的身份,通常就把这件几乎代表他孽龙化形身份的:“青龙披”给披上。 
所以当他以孽龙化形的身份出现时,本来只认得他之前面目的人,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们之前所认得的人,竟是阴阳十二仙中的老大,孽龙化形。 
所以除了行踪一向就极为隐密的几个宗派不论,若是纯以个人的神秘而言,孽龙化形实可算是真人界有数的几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难测人物之一。 
也正因为现在出现的这位孽龙化形,虽然并不像台上那些宗主那般有名,但是他诡异的行径,以及并不是有很多人认得他的状况,竟使得台下观看的群众,响起了一阵阵嗡嗡的窃窃私语声,有的是在问这人是谁,有的则是在解答及说明孽龙化形的特殊行径。 
在孽龙化形庞巨的身形之后,则是跟着阴阳和合派阴阳十二仙里,仅存的六仙摘花先生、攀红夫人、牛肚仙人、瞽杨子、马娘和鹿娘。 
他们的身上都穿着阴阳和合派的阴阳袍,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是有点冷沉沉的,也不晓得是因为感受到现场阴阳和合派已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危机,或是另有什么其他的因素。 
侏魔宗的小盘环宗主,一见到孽龙化形的“青龙披”,就立刻认出了他,脸上的神情有些沉沉地说道:“本宗还以为是谁要来为我们解惑呢!原来竟是阴阳和合派著名的孽龙长老,只不知道孽龙长老的意思是……” 
孽龙化形瘦长脸上的突鱼眼环视了周围的众人,对着大家一拱手说道:“真人孽龙化形,见过各位宗主……” 
坐在位子上有一段时间没说话的妖剑魔主,发出了刺耳的嘎嘎笑声说道: 
“孽龙,你的青龙披都穿出来了,想来在场的宗主们大约是认得出你来的,就不用太过多礼啦!你方才说要回答我们的问题,是怎么个说法?” 
孽龙化形对着妖剑魔主点了点头:“妖剑前辈说得不错,但是本人在诸位宗主驾前,岂能有失礼仪?” 
他对妖剑魔主说完话,就又对着台上的诸人继续说道:“本人忝为阴阳和合派的长老,当愿意在剿魔的过程中,提供最适合的讯息与协助。” 
杀魔宗的宗主杀读先生,听了孽龙化形的话,依旧皱着眉头说道:“孽龙长老,对于长老极为配合的意愿,我们当然是很高兴,很欢迎,但是说句不客气的话,长老再怎么配合,毕竟也只是贵宗的一位长老而已,似乎还没有办法代替整个阴阳和合派的意思吧?” 
阴阳和合派的代理宗主阴姥姥,这时也对着孽龙化形沉声说道:“孽龙,你再怎么说,也算是阴阳和合派的一份子,本长老已经表明了本宗绝不束手的立场,你竟敢违背宗派的意思?难道是想叛宗吗?” 
孽龙化形脸上的神色丝毫未变,先对着杀读先生说道:“杀读宗主说得不错,所以本人要做到这一点,必须要先具有代表阴阳和合派说话的身份才行……” 
说到这里,孽龙化形叉转身对着阴姥姥说道:“姥姥,我只是把我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而已,先不用这就说本人是叛宗了吧!再加上你现在也只不过是宗内没有正式的宗主,因此暂时摄理一下而已,实在说,你也不算是真正的阴阳和合派宗王,因此,你的意思,充其量也只不过就是你自己的意思而已,和本人的情形并没有什么两样,你说是不是?” 
阴姥姥听了孽龙化形所说的话:心中骤然大怒,还没说什么,在阴姥姥身后的青鸾仙子已抢着说道:“孽龙,阴姥姥虽是代理宗主,但是她总也是我们全派目前的领袖人物,如果她还不能代表我们阴阳和合派的意见,难道你就可以了吗?” 
孽龙化形脸上那一双宛如鱼般突出的眼珠子,瞟了青鸾仙子一眼,有点冷漠地说道:“虽然我现在不能,但是至少我也代表了和阴姥姥不同看法的本派其他弟子意见……” 
枢棱仙子也在这时开口说道:“孽龙长老,不知道你所谓的“其他弟子”,指的是哪些人?” 
孽龙化形身后的牛肚仙人,这时也挺起了大大的肚子说道:“还哪些人?枢棱你没看到我们这一大挂人跟在孽龙老大的后面不成?这么一说岂不是明知故问?” 
清冷六仙子中带头的率鹤仙子,清瞿秀丽的脸庞透出一股冷冷的嘲意:“你们?你们这一群人,早就已经和孽龙沆瀣一气,另存异心了,叉怎么能代表什么 “其他弟子”的意见?” 
阴阳六仙中的攀红夫人也冷冷地说道:“率鹤仙子,听说你们最近终于打破了长久以来的坚持,加入了我们阴阳和合派。所以真的算起来,你们可以说是我们的后辈,要论谁是阴阳和合派的弟子,相信我们比你们还有资格呢……” 
串鹤听了攀红夫人的话,心中更是火大。 
※※※ 
谁不知道孽龙化形这一帮阴阳十二仙,早就联合一起,以孽龙化形为首,想要把阴姥姥从代理宗主的位子上挤下来? 
若不是他们这一次不知道为了什么原因,去了一趟九幽鬼灵派,十二仙居然挂了快一半,实力大受损伤,说不定还没等邪宗大会开始,就会以超过四宫许多的实力强迫阴姥姥让出代理宗王的位子。 
只是她们也没料到,这群仅存的阴阳仙,竟然会挑这么一个节骨眼,出来搅局,使得阴阳和合派还没开始对付外来的压力,先就要内哄了起来。 
而且让她们更伤脑筋的是,孽龙化形和其他阴阳仙所说的话,虽然明知其有牵强之处,但却又是极难直接指其不对。 
阴姥姥这时则是对着孽龙化形极为严肃地说道:“孽龙长老,你要明白,就算是现今我们低首束手,方才这些邪宗的宗主们,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等到捕获制服了蛟头魔人,我们阴阳和合派还是得并入其他的宗门之内,一样不能存续… 
…这和我们现在就灭派,有什么不同?既然是这样,又何不留下一股殉派的骨气?” 
孽龙化形凸起的鱼眼,很明显地露出了不以为然的神色:“姥姥,有骨气地殉派,并不能够让阴阳和合派续存,宗派的命脉还是灭亡了。即使是死后到了地下,面见宗派祖师,难道还能因为你是殉派而亡,就比较能够减轻你断送宗派命脉的罪过吗?” 
阴姥姥听了孽龙化形的说法:心中不由得起了一阵犹豫。 
从某个角度来说,孽龙化形的话,可实在是说得没有错。 
只要是宗派灭亡了,即便是她阴姥姥壮烈地殉派而死,难道她就比较有面目去见天上或地下的宗派祖师了吗? 
显然不是这样的。 
殉派只能减轻她宗门在其手里灭亡的罪恶感,并不能完全消除掉宗派在其手中断送的事实。 
想到这里,阴姥姥也不禁对自己这么坚持的立场,有了一些动摇。 
孽龙化形锐利的眼神,将阴姥姥的表情当然是看在眼里,于是就又继续说道:“姥姥,你和其他清冷六仙们愿为宗派牺牲的精神,当然是极为令人敬佩,但是现在还没有到完全绝望的时候,何不留下有用之身,在将来寻找更好的机会?” 
虽然阴姥姥明白孽龙化形之所以会这般地劝说自己,实在是连他也绝对不希望阴阳和合派就这么地断灭了,其实并不一定真的是为了宗派着想。 
但是孽龙化形现在所说的话,实在是连阴姥姥也不能不承认确实是有些道理的。 
所以阴姥姥就望了身后的阳公公和清冷六仙一眼,心中真的有些犹豫了起来。 
这时,还没等阴姥姥拿定个什么主意,另一旁生苗宗的宗主花脚王,已经有点不耐地说道:“孽龙,你方才说对于我们的问题,可以由你来解答,本王听了半天,只听到你们在那儿吵嘴,奸像也没有听到什么解答的线索嘛……” 
仁义王这时还未等孽龙化形有什么反应,随即就接着替他回答道:“化脚王请先稍安勿燥,孽龙化形长老既然出面说他能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何不耐心一点,看他怎么处理?” 
花脚王虽然比较少在南边以外的真人界走动,但是既然他身为南方门下最为众多的生苗宗宗主,眼力当然也是精敏之至,听到仁义王在此时这么一说,也就敏感地察觉到仁义王和阴阳和合派的孽龙化形之间,隐隐像是有着什么默契。 
“花脚宗主,以及各位其他的宗主们!”孽龙化形转身对着所有的人说道: 
“相信大家之前也已经看到了,阴姥姥和清冷六仙,是存着和宗派共存亡的念头,本人花些时间,也是想让她们打消那种无谓的牺牲念头。诸位宗主应该也不会希望阴阳和合派真的作出宁死不屈的决定吧?” 
花脚王听了孽龙化形的回答,也不由得乖乖地闭上了嘴。 
如孽龙化形所说,即便是花脚王,也是不会希望阴阳和合派真的以死相抗的。 
“孽龙长老,如果我们真的如他们所说的束手就擒,又怎么对得起宗派的骨气与尊严?”阴姥姥考虑了一会儿,就接着说道:“何况方才你也听见了,他们还想每个人送我们一颗“丧神丹”呢……真要如此的话,那还不如拼死殉派算了 ……” 
孽龙化形轻轻摇了摇头:“姥姥你可能太心急了,所以没有把话听清楚。提出这些建议的,只是少数的一两位宗主而已,根本还没有到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魔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