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魔传说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17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17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0-31 17:50:2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3
什么场合,你就少说一些吧……” 
青鸾仙子,其实应该是叫作药鸾才是,她望着昔日的叔爷爷,和在争执着的芍儿,不禁忆起了从前。 
在很久以前,这个灵巧可爱的芍儿,就和她药鸾一样,总是在想法与叔爷爷意见不同的时候,是如此地据理力争…… 
而那时身旁的淑姊,也和这位少年一样,总在双方争执不下的时候,劝自己少说两句…… 
只是她也没想到,在她下定决心离开宗门时,淑姊会为了不放心自己,而跟着自己离开了丹门。 
药鸾回头望了望脸色正在怪异变换着,生命只悬于一线的率鹤仙子,也就是她药鸾的药淑姊姊,眼中不由得露出了深厚的感情,过了一会儿才轻轻地说道:“叔爷爷,以前就是鸾儿最会和叔爷爷唱反调,也最会惹叔爷爷生气,一向也总是药淑姊在这中间劝着鸾儿,严格来说,药淑姊是最听叔爷爷话的侄孙女儿……如今若是鸾儿处于淑姊的情形,就算是鸾儿化成了肉糜,也心甘情愿……可是……现在却是淑姊身陷险境,这是鸾儿所下能忍受的……” 
药鸾说到这里,就对着老丸儿静静地说道:“在这种情形下,鸾儿想求求叔爷爷,救救淑姊吧……只要叔爷爷能救得淑姊,鸾儿愿意在叔爷爷面前自尽,以赎鸾儿之前所犯的所有过错……” 
药鸾的话一说完,立即就引起了阴阳和合派诸人的心惊。 
玲珑仙子连忙说道:“青鸾姊,虽然救率鹤姊很重要,但是也无须用这样激烈的方式吧?” 
枢棱仙子也跟着说道:“是呀!青鸾姊大可不用这么决绝的……” 
药鸾轻轻摇了摇头:“你们不了解我叔爷爷的个性……所以你们不用管,这是我药鸾和叔爷爷之间的事儿……” 
“鸾姨……”阴阳和合派的众人没说话,反倒是那边的女郎芍儿开口说话了: 
“再怎么说,你也是我们的亲人,祖爷爷是绝不会放下不管的……自从你们离开宗门之后,祖爷爷还是很想念你们的……经常在训诫我和哥哥时,提到淑姨和鸾姨如何如何……” 
“芍儿你还不闭嘴?”老丸儿又对着芍儿叱道:“你再这么胡说八道,祖爷爷就把你赶下台去了……” 
“芍儿哪有胡说?”芍儿依旧振振有辞地说道:“每次祖爷爷不是都说芍儿和哥哥的性于钝,手脚笨,不如淑姨和鸾姨聪慧?” 
老丸儿气得吹胡子瞪眼的,却也有点拿这个芍儿没办法,只好当作没听到,对着药鸾说道:“你说这些有甚么用?我又没有办法帮你们……” 
药鸾坚定的眼眸中,望着她叔爷爷的脸,忍不住掠过了一丝绝望。 
“祖爷爷……”芍儿急得叫了起来。 
“你又在叫甚么?”老丸儿回头瞪了芍儿一眼:“极光老祖的极元光气岂同小可? 
如果这么容易就解得掉,极光气宗还会叫得起“邪之圣者”的字号?极元光气还会被列成天下三大毒元之一?你这丫头可别把你祖爷爷当成了神呀……” 
芍儿愣了愣说道:“祖爷爷的意思是说,淑姨已经没救了吗?” 
老丸儿又瞪了芍儿一眼:“我那有这么说?” 
芍儿听来听去,怎么也弄不懂祖爷爷的意思,忍不住埋怨地说道:“又说解不了极元光气,又说淑姨不是没救,祖爷爷你到底在说甚么呀……淑姨现在的情形可不大妙呢!要是耽误了时限,岂不是糟糕?” 
老丸儿翻了翻眼:“你急甚么?药淑脸上幻现的光色,正乃极元光气的特异之处,举世没有第二种功法会有这样的状态,这是表示极元光气正在吸收转化方才药淑眼下的阳参丸,所以暂时还不会对宿体发动攻击,因此她现在还算是安全的……” 
芍儿听得总算是比较安心了,连忙又继续问道:“那这种情形会持续多久?而极元光气若是开始在体内发作,又该怎么办?” 
老丸儿也摇了摇头:“转化的过程会持续多久,端看下的药力如何。这也是我现在唯一知道,将极元光气发作延后的仅有方法……只是这个法子有利有弊,利处当然是可以拖住极元光气发作的时间,但是弊处可以说是更大……因为发作的时间拖得越久,就表示一旦开始发作时,威力就越强……在我试过的经验里,甚至还有极元光气一发动,宿体在瞬间就化于无形的情形……” 
阴阳和合派的众人,听得老丸儿这么说,俱都不由得色变。 
“如果照祖爷爷这么说,岂不是若我们一直下药,极元光气是否就不会发动了?” 
芍儿依然在拼命动着脑筋。 
“哪有这么简单?”老丸儿还是摇了摇头:“极元光气的转化,似乎是有一个极限……当药气一到达这个极限,就会停止转化的动作,然后在转眼间完全穿透宿体的肉身……我上次就是用这个方式,试图拖住极元光气发动的时间,但是最后还是拖不了多久的。” 
“那么如果光气开始发动时怎么办?”芍儿叉问。 
老丸儿停了一会儿,才叹了口气说道:“那时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阳公公一直在旁边聚精会神地听着老丸儿说的每一句话,这时听到此处,终于稍减了些内咎的感觉,不由得就喃喃地说道:“这么说起来的话,老朽给的药丸,总算还不致于是给错了……” 
老丸儿又瞪了过来:“你懂甚么?看起来是没错,但是实际上却是大糟……” 
阳公公这一回可不大敢太过质问了,闻言心中一惊,连忙问道:“老丸儿门主这么说的意思是……” 
老丸儿没有直接回答阳公公的问题,倒是转头望了望芍儿说道:“你这丫头之前不是还在埋怨我见死不救?” 
被祖爷爷这么一说,芍儿也不禁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听祖爷爷的语气好像有些松动,便一时也顾不得这些,急忙说道:“芍儿是心急了一些,但孙女儿早就明白祖爷爷不会任凭淑姨和鸾姨不管的……” 
老丸儿嘿嘿嘿地笑了笑说道:“你这丫头先别急着就先放炮,后集兵;等我说清楚了,你就会明白即使是祖爷爷也没办法帮她们的……” 
芍儿听见祖爷爷又是这一句没办法:心申明白这里面肯定有些原委,就又连忙问道:“那祖爷爷你就赶紧说清楚吧……” 
“若按照祖爷爷现在对极光老祖的这个独门极元光气的了解,确实我也是不知道怎么救你淑姨的……”老丸子徐徐地说着:“因为我所能够做的,顶多就是像方才阳公公那般,透过连续喂药的方式,来延后光气发动的时间罢了……但是说实话,这种法子,可实在算不上好法子,而且最糟糕的是,即便在不得已的情况下采用了这种方式,也绝对拖不了多久的。” 
虽然老丸儿的话意里简直已经透露出无解的结果,但是芍儿明白自己祖爷爷说话的习惯,知道他的话里必有下文,于是就赶紧接着问道:“所以祖爷爷现在想的法子是……” 
果然老丸儿回眼望了站在那儿的药鸾一眼,嘴里却是对着芍儿说道:“既然喂药以养光气下是一个好办法,那就要从另一个方向着手……我现在所想到的方法,就是以某种防护性的宝物,尤其必须是能够从体内护住重要经脉的那种护身法宝,然后就在光气透析肉身的这段期间,因为所有真气的冲击,都会引来光气的吸纳转化,使得光气更强,所以宿体就要完全放弃抵抗,任由其透体而过,才不会让光气有任何壮大的空间。而这个时候宿体所能够做的,就是纯粹以护身法宝的力量,来护住体内重要的经脉,等到光气的效力一过,如果这个法宝的防护威力能够挡得住光气的穿透,那么这个宿体就算是肉身受到了某种程度的损伤,也应该可以在日后慢慢地修补恢复过来,只是经此一劫,肉身能不能维持完整都很难说了,就更别提功力修为上所受到的伤害了……” 
阳公公听到了这里,总算明白了老丸儿为甚么会说他的喂药之举,最后还是错了的原委。只是这样的方法,连阳公公都忍不住喃喃地说道:二逗个方式好像有点太消极了点吧?” 
芍儿则是有点担心地说道:“那要是法宝的威力不能完全封住极元光气的穿透呢?” 
老丸儿根本不理会阳公公的问题,只是对着芍儿说道:“如果法宝的威力,不能完全封住极元光气的穿透……只要露出任何一丝一毫,即使破坏的力量不强,但是一则因为极元光气透力如光,无处不渗,二则因为宿体那个时候是完全放弃运行真气,等于是毫无抵挡的能力,所以结果当然就是:宿体十有八九是活不了了。” 
听了老丸儿的话,连芍儿也忍不住心惊:“祖爷爷,这个方法好像是太冒险了点吧?” 
老丸儿叹了口气:“你这丫头,一点都不知道这里面的牵连性与严重性,想解极元光气,完全没有危险的法子是绝对不存在,极光老祖也不会允许其存在的……就算祖爷爷想出的这个方法,如果没有效用,当然没什么话说,药淑送了命也只好认了。若是真的有效,我瞧她这个丫头是救了回来,不过祖爷爷可就得躲起来了。” 
芍儿听得愣了愣:“淑姨救了回来,祖爷爷躲起来做什么?” 
老丸儿这回只是叹了口气没有多说甚么,但是在场见识比较广博一些的修真,却都明白老丸儿说的是甚么意思。 
以极光气宗的宗主,极光老祖阴厉的心性,绝对是不会容许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一个能破其极元光气的人。 
丹门虽然不好搞,但是“邪之圣者”的极光气宗却更是难惹! 
芍儿显然心思是放在另一个地方:“祖爷爷说的护身法宝,指的是像孽龙长老身上的青龙披吗?” 
“不,十大宝衣主要的功用都是在防护外力的入侵,并不是从体内去抵抗邪力这方面……”老丸儿摇了摇头说道。 
“那是像什么宝物?”芍儿又问。 
“具有这种功能的护身法宝,最著名的,当然就是所谓的护持七宝了。”老丸儿毫不犹豫地说道。 
芍儿立即高兴地说道:“那太好了,既然有七个那么多,我们就赶紧去借一个来,岂不是就能救淑姨了?” 
老丸儿有点哭笑不得地说道:“你这丫头,还道这是跟人家借个扁担来挑东西呀?七宝里正派就占了五个……你是打算怎么借?” 
“这么多?五个?”芍儿愣了愣。 
“排名第一的,就是南方第一正宗白羽圣巫宗主手上的那支“圣巫玉羽旌”,还有真佛宗的“佛檀舍利”,大罗仙宗的“压天旗”,光神宗的“无限光明圈” 
以及裂天剑宗的“血魂丹心指”,这五个护身法宝,我们连他们正派现在在哪儿都不知道,又怎么去借?更别说他们愿不愿意借了……”老丸儿接着说道。 
芍儿又愣了愣,接着还是乐观地说道:“至少邪宗们还有两个吧?我们现在这儿是邪宗大会,总不成这么巧一个都不在吧?” 
老丸儿点了点头说道:“这倒是,在邪宗里的两个,一个是九幽鬼灵派代表宗主身份的“九鬼晶链”,你瞧瞧直到现在,有没有见着九幽宗主出现?” 
芍儿立即转眼往九幽鬼灵派的厢座望去,只见到九鬼姑等六位长老,正沉着脸往这儿瞪视着,确实是没有见着九幽宗主的任何踪迹,因为他们宗主的座位上,一直是空着的。 
“那……”芍儿只觉得越问越不妙,但是已经问到这儿了,总不能便停下来,于是只好硬着头皮说道:“那最后一个呢?” 
老丸儿停了一会儿,终于说道:“最后一个,叫作“镇魂锁”,共有一对,质性一放一收,完全不同,收性的那个是深蓝色,最能镇定心神,封锁经脉脏腑,杜绝一切邪力,放性的那个是深红色,最能助气强元,修持一夜,等于别人修持两夜,是传说中的修练圣宝……” 
老丸儿说到这里,另一边的药鸾已是一声惊呼,伸手从颈项下拉出了一个深红色的小锁片。 
“这一对镇魂锁,本来是属黑皮宗所有,只是有一回丹门的老丸儿帮了他们一个忙,蒙黑皮宗主承诺,只要是老丸儿说的他身上任何东西,他都愿相赠,只是他的宝物都很隐晦,他也只让老丸儿要一次,是宝玉是顽石任凭天意。那时的老丸儿正想不出该要个什么代价,不料那时老丸儿的一个侄孙女儿药鸾,年纪还小,竟在黑皮宗主抱着她时,一把就抓着他项下的这一对看来无奇的小小对锁,死也不放,便使得黑皮宗王慨然将此对锁相赠,并且赞许药鸾年纪虽小,鸾凤之性已现,啄玉吞宝,眼力不凡……” 
老丸儿沉沉的语音带着一点飘渺,就好像回到了许久以前的景象般,令人深刻地感受到他疼爱侄孙的心意。 
药鸾手中紧握着那片小锁,眼中心窝但觉酸楚阵阵,一想到叔爷爷在倔强奇怪的脾气下,其实依然隐藏着如许的疼惜,忍不住眼眶一热,流下泪来。 
芍儿则是高兴地跳了起来:“祖爷爷,原来你早就把这一对镇魂锁送给淑姨和鸾姨了呀……亏得芍儿紧张了半天……” 
老丸儿没好气地哼了一声:“我不是早说了么?东西在她们身上,也已经在进行着我说的方式,所以我也不能帮她们甚么了……偏偏阴阳和合派的阳公公,自作聪明地喂了两颗药丸,凭白让药淑体内的极元光气增加了威力……我还能不骂他两句吗?” 这时候的阳公公,听了老丸儿的话,也只好尴尬地笑了笑,不过心中的担忧总算是减轻了许多。 
芍儿则是依旧埋怨着她的祖爷爷:“祖爷爷,哪儿有人像你这么说话只说一半的?这样岂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魔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