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魔传说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18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18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0-31 17:50:3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3
不是想不让人误会也难?” 
老丸儿又哼了一声:“我老丸儿活这么老,就是这个性儿,要误会也是他家的事,和我有甚么相关?” 
芍儿见祖爷爷那个怪性子又要出来了,连忙闭上嘴,不再多说甚么了。 
至少现在她明白祖爷爷不是见死下救之人,这对她而言,就已足够了。 
正在大家好不容易稍微安静下来的当儿,老丸儿突然一声大喝,整个人从厢座飞身而起,以一种令人惊讶的速度,横跨了长长的距离,从西边飞射到东边,直往阴阳和合派的厢座飞落。 
眼睛利一点的人,已看出老丸儿这瞬间的长射,正是他丹门在飞山绝岭处,采集稀有宝贵药本所特有的独门绝技——“射影长流”! 
阴阳和合派本来一直密切地注意着四周,知道老丸儿既已透露了现在正在昏迷中的率鹤仙子身上,存有镇魂锁这样的宝贝,就得小心有人暗中起了觊觎之心。 
他们也没有料到,老丸儿会这么突然地就大喝一声,整个投身飞来,因此阴阳和合派的诸人,俱都不由得大吃一惊,连忙暗中提运功力,准备应变。 
老丸儿的功力确实不愧为丹门之主,才看到他掠起于空中,穿着青布衫,有点佝偻的身形,就忽然好似幻化成了一只狂野猛兽那般,呼啦啦地带起一连串强烈的破风裂响,是如此凶悍,又是如此威厉,完全一扫之前的龙钟老态。 
老丸儿的这个动作是如此地突如其来,如此地毫无征兆,阴阳和合派的众人,才听到他震天般的一声大喝,一片身影已经带着噗啦啦的裂风压了下来。 
几乎紧接在老丸儿的那一响喝声之后,紧接着就听到阴姥姥清叱一声,立即便是一阵劈哩叭啦地连串暴响密密地传了过来。 
阴阳和合派的众人,不由得心中大吃一惊。 
难道是老丸儿门主,这就毫无预警地和阴阳和合派的阴姥姥对干了起来不成? 
看老丸儿之前的解释,他应该也是极为关心现在陷入了昏迷的率鹤仙子,也就是他的药淑侄孙女儿的安危才对呀!怎么会这就和阴姥姥动起手来了? 
当阴阳和合派的众人,不解地朝两人望去时,才赫然发现,之前的推测完全错了。 
在斜倚着失去知觉的药淑身旁,老丸儿和阴姥姥两个快速的身影,正上下不停,宛如一双蝴蝶那般,绕着药淑的周围噗啦噗啦地翻飞着。 
众人正在纳闷这两人是在交手还是在做甚么时,就发现药淑的身侧,老丸儿和阴姥姥的形影之中,还有个淡淡的影子,也正以一种难以言喻的速度,若有若无地闪动着。 
如果现在的时间不是阳光普照的午后,简直就让人误以为是看见鬼影了。 
老丸儿和阴姥姥掠闪间带起的响音劈哩叭啦,呼哩哗啦地声势惊人,连本来在旁边守护着药淑的朦胧仙子和枢棱仙子,都被强烈至极的劲风,逼得有些立不住身形,必须提动真元,沉气立桩,才能站稳。 
尤其老丸儿和阴姥姥,两个人显然不是只在药淑的身旁绕掠而已,在翻飞的身影中,不时掺入一串串,一叠叠,密密麻麻的掌形指影,让人悚然发现,其实正有一场快速地让人目不暇给的近身交搏,在昏迷的药淑身旁不到三尺的位置,飞速地进行着。 
老丸儿骇怒地抖手又一次劈出将近九百七十掌,每一掌都绕了一个小小的角度,让过了会使得药淑受到震荡伤害的可能方位,直朝那个闪晃的速度几可以鬼影魅形来形容的人身上时,却是再一次地被那人以肉眼差以得见的让势,连闪了九百七十次,使得老丸儿这一波虽然风力振荡得连连外卷,看起来好像是声势惊人,但是实际上劲力却是完全内敛,丝毫不露的九百七十掌,简直就像是劈入了无底的泥沼一样,让老丸儿敛气收劲,只等一待接实,马上就会石破天惊,暴放而出的掌力,宛如被人拉住了手肘,一掌打空了那般,半点不能发挥出它该有的威力。 
即使是像老丸儿这样见多识广的老修,也不由得自内心起了极度的惊骇。 
他修道了这么久,实在从来没有想过,竟然有人可以用这种方式,闪过他这著名的“折药手”。 
虽然老丸儿连连而出的折药手,因为顾忌着旁边的侄孙女儿药淑,没能尽情地发挥出所有的威力,但是这人闪避的范围,却也总不离药淑的身边三尺左右。 
两相抵消下,恐怕就算是今天没有下药淑的顾忌,对方当然也就少了方位的限制,他的折药手,大约还是不能威胁到对方一片衣角的。 
这是甚么人?竟会具有这种鬼魅也几乎难及的超绝身法? 
阴姥姥那儿,则又是另外一种别扭得差点让她吐血的感觉。 
也不知道是甚么原因,当阴姥姥每一哗啦啦地出手,这人简直就像是比她还要清楚她出手的方位那般,轻轻一闪,就将身形转进了她攻招的空隙之处,让阴姥姥气势惊人的攻击完全徒劳无功。 
更让阴姥姥气结的,是这人所闪的方位,不退不避,总是恰恰就切进了阴姥姥攻势的空处,阴姥姥明明就瞧见了这人还颇高大的身形,就在触手可及的位置,但是掌势流泄,让她即便是想另外抽出手来劈他一掌,却也总是因为气机顺势而出,无法反挫而回,令她空有心意,但就是怎么也做不到。 
这种感觉,使得阴姥姥每出一式,就被他切入的身形引得气机无法继续,明明知道这一式的劲力就算完全放尽,也绝对连这人的衣角也捞不着,于是不得不硬生生地挫劲收气,心头之别扭简直就像是连吞了十七八个大鸭蛋,却又都堵在胸口,没能顺利入肚下腹那般,直是难受得差点吐血。 
因此,虽然阴姥姥完全掌握了主动攻势,但只有阴姥姥自己明白,这种模式若是再继续下去,恐怕先吐血落败的,反而是她阴姥姥了。 
在又是一阵劈哩叭啦,声势吓人,但是完全落空的八百二十掌之后,老丸儿身形反窜,侧手连变十六次手势,切入旁边阴姥姥流泄而出六百四十掌之下,十六点振力变化的根源劲眼之上,一口气就将阴姥姥的攻势给拉散,让阴姥姥的身形,不得不和他同时反窜而出。 
阴姥姥这时才发现,老丸儿果然不愧是宗主级的人物,其实一眼就看出了她掌势振起变化的根源力点,同时还能在转眼间将她起势的变力化掉,让她也不得不和他同时退出了战圈。 
只是老丸儿的这种化解手法,至少还让阴姥姥的气机有个转劲的空间,知道这一招已经被化解掉了,随时再起变化的可能还是有的。 
不像眼前这人那种怪异得令人有点莫名其妙的切破方式,让阴姥姥整个对战的感觉,都完全扭曲异变了。 
当老丸儿和阴姥姥同时掠出了战圈之后,老丸儿的声音已是同时在阴姥姥耳边出现:“这人行径功力,实在出乎人地怪异,我们再出手也是徒然,不如收手弄弄清楚……横竖这人暂时对药淑没有甚么恶意的。” 
“门主怎么知道?”阴姥姥连忙低声对着老丸儿说道。 
“从我动手到现在……短短的时间内,我至少攻出了六千式完全不同的折药手法,”老丸儿眼睛紧紧盯视着前面的那人,口中却是含着一丝苦笑地对阴姥姥说道: “不料我的所有攻击却完全落空,连这人一只衣袖都没捞着……此人功力之强,实为我生平所仅见。尤其最怪异的是,在我六千式的攻击之下,他竟然连一式的反击都没有,别的不说,他对我们应该是没有甚么恶意的了,否则以其速度,药淑有十条命也早断送了!” 
阴姥姥正要回答她也有同感时,突然听见了阳公公惊讶到了极点的语音叫道: 
“飞龙,怎么是你?” 
阴姥姥听了阳公公的话,立即也大惊地转头对着阳公公说道:“甚么?飞龙?他就是你说的新进弟子,具先天修道胎的飞龙?” 
在场所有的人,无论台上台下,宗主门徒,此时听了阴姥姥和阳公公的话,都禁不住惊讶得瞪起了眼睛,甚至还有人张大了嘴巴,几乎不敢置信。 
这位突然出现,宛如鬼魅的人物,竟然会是阴阳和合派的新进弟子? 
这怎么可能? 
会台之上,本来从开始到现在,即使已发生了这么多的事件,依然一直闭着眼睛的心魔宗宗主,摄魂控形魔尊,这时终于也睁开了两眼,双眸中现出团团流旋彩光,一瞬不瞬地凝视着现在已经停下身形,站在药淑旁边,显露出身材的飞龙身上。 
在心魔尊、妖剑魔主和黑羽拜月魔巫,这三位邪宗前辈的脸上,都隐隐流露出一种无法形容的特异表情。 
生就好像是瞧见了甚么传说中的东西那般,有一些惊讶,有一些意外,有一些怀疑,还有一些垂涎…… 
实在很难清楚地形容他们三人的表情。 
就在心魔尊、妖剑魔主、黑羽拜月三位邪宗前辈在互相交换那种只有他们自己才明白的眼神之际,悄悄地,已有另外一个人也加入了他们这种无声的眼神交换。 
那人就是以“极元光气”,伤了药淑的孽龙化形…… 
除了他们这四位正在互换着眼神的修真之外,九幽鬼灵派的那六位长老,心中的惊讶,也是和一般的修真不大一样。 
看这位阴阳和合派突然出现的弟子“飞龙”,身上所穿的衣袍,不就正是他们九幽鬼灵派的制袍吗? 
只不过这人胸前代表派中地位的鬼头表征,被这人给往内折了进去。 
而且最让他们心中触动的,是这个“飞龙”的身材发型,举止说话,神态感觉,都让他们觉得,这人好像……好像就是他们那位直到现在还没看到踪迹的宝贝宗主!虽然他的胸襟内折,看不到有多少鬼头,但是他们九幽鬼灵派,这次来的人又不是举派皆出,算也算得出来,除了还没现出踪迹的宗主之外,又还能有哪个? 
想到这里,九幽鬼灵派的六大长老,几乎已是能够确定这人应该就是他们的那位宝贝宗主了…… 
这是怎么回事?为甚么他们的九幽宗主,会突然变成了阴阳和合派的“新进弟子”? 
如果依照之前,他们从到九幽派中的阴阳仙们和宗主的互动情形了解,他们宗主在阴阳和合派里的辈份,至少也应该是他们派中祖师级的长老才是,怎么也不应该变成所谓的“新进弟子”吧? 
六位九幽长老的心中充满了狐疑,但是现在的状况太过隐晦,在还没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前,六位长老都暂时不便说甚么话,只是睁大了双眼,一瞬不瞬地注意着飞龙的行动…… 
同时,六人都已经隐隐感觉到,九幽宗主的真正身份,这次大概得浮出台面了! 
台下的盼盼,一见到飞龙出现在台上,就禁不住拉住了睬睬的手儿,兴奋地说道:“宗主……宗主……宗主终于出来了……” 
她的语音虽然刻意地压低了,但是还是被旁边的鬼妍儿给听见了,立时大惊地低声问道:“宗主?你是说上面那个“飞龙”就是宗主?” 
盼盼这才发觉自己虽然小声地对着睬睬说话,但是还是被鬼妍儿给听见了。 
睬睬眼看已经瞒不住了,只得点了点头说道:“没错,上面的那个“飞龙”,就是我们宗主……” 
之前就曾经在吸日夺月派月姹生女的粉红帐中,见过飞龙真面目的鬼哭和鬼铃,这时也同时点头说道:“的确是没错的,只不过宗主现在不知道想干甚么……” 
睬睬、鬼哭和鬼铃现在回答的话,连鬼娘都听见了,便有些迷惑地说道:“宗主怎么变成了阴阳和合派的“新进弟子”了?” 
鬼鼓子则是问道:“宗主怎么不戴着他的面具了?” 
鬼鼓子的问题,睬睬和盼盼都不好直说,而鬼娘的问题,则是连睬睬和盼盼都不晓得是怎么回事,于是睬睬只好摇了摇头,提醒着大家说道:“这个我们也不知道,咱们这位宗主行事的风格实在是有点难测其意……我想我们还是先就这么地看着吧……别露出甚么神色,也免得生出甚么其他麻烦……” 
其实盼盼是多虑了,因为飞龙现在出现的状况,实在太过怪异,以致于不管是台上台下,每个人的脸上,都或多或少露出了惊讶、疑惑、不解、意外,等等复杂的表情,因此,就算是九幽鬼灵派这些弟子们的脸上,露出了再奇怪的表情,反倒是一点也不奇怪了。 
而且以现在而言,猜出飞龙身份的人,实在不在少数。 
因为以飞龙现在的情形,根本就只是把之前脸上的面具取了下来而已。其他甚么也没变。 
以和飞龙接触过的修真们,绝大多数的人,也许功力程度比起飞龙是有一些差距,但是要说到见识经验,心机敏锐,那可就得倒过来,飞龙就算是拍死九匹马,也是追不上的…… 
所以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吸日夺月派的日瓶书生,邪不死派的右引尸护法,阴阳和合派的六仙们,贝锦派的红绿宗主,金甲战神宗的黄金战主,甚至是曾经和其飞空追逐过的战具宗三大供奉,都已在这时,认出了这位飞龙的另一个身份。 
于是就在这一瞬间,台上台下突然嗡嗡地微起了一阵骚动。 
认出飞龙来的,连忙就私下禀报着他们的宗主,不认得飞龙的,就在私下打探起这位眼生之人的来历了…… 
日月童子、不死尸王、战器玄师、孽龙化形,都在属下靠近禀报的同时,在脸上浮起了一层惊异与迷惑…… 
这人居然会是九幽鬼灵派的宗主鬼符祖师? 
这位九幽宗主倒底在弄甚么玄机? 
至于一般不晓得内情的修真们,大家同时在心中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魔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