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魔传说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19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19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0-31 17:50:3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3
浮起的疑问是,再怎么样想,也很难想通,连老丸儿门主与阴阳和合派自己的代理宗主阴姥姥都对付不了的这个神秘人物,居然会是阴阳和合派自己派里的“新进弟子”? 
这真是再怎么说,也说不通的事…… 
所以很明显地,这里面必定有着些甚么极为特殊的内情…… 
因此,在场的每一位修真,都聚精会神地注意着台上奇特情势的进展。 
所有的修真,都没注意到,在台上北边的一个厢座里,凤阴魔宗的宗主凤音鸣,这时在她秀丽的脸上,露出了一种逮着黄鼠狼的猎人般的冷笑,使得她原本清艳的容貌上,显出另一股悚然的阴鸷… 
您阅.读的电子书来至ωωω,ūdtxt,Còm

第十六卷 阴阳祖师 第五十七章 主魂现身
(起点更新时间:2003-4-17 20:14:00本章字数:23286)

飞龙在盗宗的吹胡子老先生和他们的那些门下离开食楼之后,终于明白他这一回是陷进真正的困局了。
从代替魅儿,到九幽鬼灵派,和他们那些九幽派的诸人一起所谓的抢宗开始,一直到九幽派自己派内生变,最后终于获得宗主之位,接着带领六大长老和弟子们,和暂时成为同盟的其他三派,来到此处参加了邪宗大会;飞龙虽然在这段发生了不少事件的旅程里,因为他要随时假扮鬼符,故而经常产生了一些困扰,但是在飞龙单纯的想法中,其实一直都不认为这些困扰会带给他太大的麻烦。
不管遇到的是正派中的绿霓仙子,亦或是十三邪中排行首位的黑羽魔巫宗,都是一样的。
他从来就不认为当他遇到这些状况时,事态会有多么地不得了,所以其实也极少极少会将魅儿唤醒,问她该怎么办。
他总觉得这些都不是甚么太大的问题。
飞龙之所以会这么想,一方面是因为他到九幽派去弄了这么一个宗主,最初始的原因,其实也不过就是为了一偿魅儿的宿愿罢了:他自己除了好玩之外,并没有甚么真正放不掉的原因。
当然这还是其次,最主要的,依然是在于他的心思单纯,并下像一般真人界的修真那般,把这些事看得多么地严重。
因此即使是他在无意中,招惹了黑羽魔巫宗这么个大对头,对他而言,根本并不清楚黑羽魔巫宗其实对他是成见已定,仇怨早就算到了他的头上。即便是他从蛊虫宗的彩贝宗主之处得知了比较实际的情形,却依然没有太放在心上,过了也就抛到了脑后,连担心都说不上。
他总认为是他做的就是他做的,不是他做的就不是,就算是有了误会,也是说说就行了。
可是现在的情形,却有些不大一样,和之前的状况相比,是产生了些变化。
因为现在牵涉到的,是紫柔、云梦、玄霜和艳嫣她们的遗体。
到这个世界来,找到她们,见见她们,本来就是飞龙从清醒以来,唯一知道必定要去做的一件事。
唯一的一件事。
所以自从吸日夺月派、邪不死派和阴阳和合派,提出了四派合盟,一起去找紫柔她们的遗体开始,这一件本来只是为了魅儿的心愿做来好玩的事儿,突然之间,就变成了一件他必定要去做的事情了。
也正是为了这个因素,即便是想法单纯如飞龙者,也知道现在维持他这个鬼符宗主身份的事,已经不纯粹是为了魅儿而已,这里面已经掺了更多其他的东西,是为了他自己。
因此,在他失去了鬼符面具,完全不能再继续扮演鬼符祖师之际,飞龙方才在无法可想的情形下,找出了魅儿的魂念来商量,瞧瞧该怎么办。
不料本来以为只要带着擦肘儿去跟盗宗谈谈,就可以把包袱面具换回来这种不会有甚么事的单纯想法,实际上竟会因为连盗宗也不知道为了甚么,失去了不过时长老踪迹的影响,变得复杂了起来。
所以在这种情形下,一向都觉得没甚么不能解决的飞龙,也不得不再次把魅儿的神识,从都天鬼旗中叫了出来:
“魅儿魅儿,你快醒醒,现在又有些问题了……”飞龙的神念透着些无奈。
“主人,没有找到鬼符面具吗?”魅儿的神识一浮出来,好像就已经知道飞龙是为了甚么叫她那般地传来了讯息。
“咦?你怎么知道?”飞龙有点意外地问道。
“除了这件事之外,主人大约也没有甚么事解决不了的了……”魅儿似乎也很明白飞龙那种不在乎一切的态度。
飞龙也没有多想甚么,连忙就把前来找盗宗的事情结果,以讯息传到了魅儿的神识之中。
魅儿的神识沉寂了好一会儿,方才送来了讯息:“如果盗宗说得是真的,那么主人,最有可能的就是有人暗中已经在和主人做对了……”
“和我做对?怎么说?”飞龙有点莫名其妙。
“因为机缘凑巧,不过时长老有事而造成了耽搁,这种可能也许会有……”魅儿的神识清楚地传来讯息:“但是现在的时机不同一般的情形,邪宗大会已经开始了,不管不过时长老是为了甚么原因而没有出现,那种一般的理由都不应该存在了。因此最有可能的,反而是魅儿说的这种,不知道是谁,在暗中以这种方式对付主人,想让主人这个鬼符宗主无法出现,或者是无法以原先的方式出现……”
“不会吧?我又没得罪甚么人,谁会这么做?”飞龙想了想道。
“除了这个原因,其他的情形都很难解释这种情形的,尤其是在这种特殊的场合下,一般的凑巧原因都应该是不在的了……”魅儿又接着传来了神念:“当然,这是指如果盗宗的吹胡子老先生告诉主人的,是真正实情的话……”
“真正实情?”飞龙有点摸不着头脑地说道:“你的意思是说,吹胡子老先生,还会骗我?”
魅儿立即传来了肯定的讯息:“是的,他当然是有可能骗主人的……”
“他为甚么要骗我?”飞龙想不通地问道。
“骗主人的原因很多,也许他不想就这么轻易地将面具还给主人,也许他猜出了主人的身份,也许他根本就是那个想在暗中对付主人的人,甚至也许只是因为他的心情不好等等……原因当然是可以有很多种的……”魅儿很平静地送来这样的讯息。
“这这这……这可能吗?”飞龙还是难以相信地传讯道。
“真人界里尔虞我诈,本来就是很正常的,所以甚么样的原因理由都有可能,而这也是主人现在比较不了解的地方……”魅儿意味深长地传讯道。
“这样在真人界修练岂不是很累?”飞龙有点怔忡地道。
“这是没办法的事,我们既然是人,有些人性是很难避免的。”魅儿的讯息中有些无奈。
“人性是难以避免的……人性是难以避免的……”飞龙喃喃地重覆说道。
魅儿见飞龙一付极为困惑不解的模样,便又传讯道:“主人也无须这么困扰,魅儿也没有说吹胡子宗主一定有问题,只是提醒主人不要忘了这种可能而已,其实也没有甚么其他的意思……”
“如果我在见吹胡子老先生的时候,也把你的神识叫了出来,说不定你就能瞧出他是不是那个暗中想对付我的人了呢?”飞龙提了这么个想法出来。
魅儿虽然只是神识浮出了鬼旗,由飞龙从感应中接通,但是却依然在这个时候让飞龙很清楚地感受到了她在摇头的明晰感受:“主人,魅儿并不认为这么做是个好主意……”
“怎么不是个好主意?我瞧不出来的,你瞧得出来,这岂不是很好?”飞龙还是不了解地问着。
“这里面有三个原因,”魅儿传来的讯息,还是非常清晰:“第一,像盗宗的吹胡子老先生这种宗主级的人物,可不是一般的修真,论起经验阅历,没有一个是魅儿以前的经验所追赶得上的,所以就算是魅儿在场,他恐怕也不会露出任何蛛丝马迹让魅儿瞧出线索的……而第二个原因,魅儿其实明白主人虽然也许不是很清楚真人界的鬼域伎俩,但是其实主人却另有一种别开蹊径的感应方式,完全非真人界之前所曾经听闻,所以,与其魅儿在旁边,因为观察到了很有可能是这些老狐狸所故意放出来的烟幕,而做了错误的判断,实在还不如由主人发挥这种特异的感应,说不定还更能掌握到事情的真相……所以魅儿并不认为所有的状况都有魅儿在旁边,会真的比较好……”
“嗯,你说的好像真的有些道理……”飞龙听了魅儿的分析,不禁也点了点头。
关于这一点,魅儿倒是没有说错,飞龙现在也已经发现,自己的感应能力,好像真的和许多的修真是有些不一样。
本来他还很单纯地认为,别人应该都是和他一样的。
然而后来从他在山里遇到那些拦路山寨棒子头开始,直到现在,经过了这么许多体会,他终于比较明白,自己有些能力和这些世俗之人甚至真人界的修真们,都有许多极为不同的差别,并不是如之前所想的那样,每个人都和他一样的。
说个更实在一点的话,直到目前为止,在他所见过的所有真人界的修真里,感应的能力,能够和他稍微相提并论的,看来看去,实在只有一个蛟头魔人而已。
其他的人,根本连他在解释一些事物或是现象时,所说的话,所要表达的概念,都听得糊里糊涂的,几乎完全无法了解……
所以他知道魅儿的这种说法,从某个方面来说,还真是说得正确已极的。
“而魅儿之所以会觉得这么做并不是个好主意的第三个理由,”魅儿的讯息又清楚地传来:“是魅儿非常确定,以主人的特殊能力和纯真难喻的个性,日后必定会在我们真人界创造出惊人的成就,产生无法言喻的影响:这些都不是魅儿所能做的,因此魅儿事实上现在并不能替代主人,以后也更加地不能……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由主人自己发展出一套属于自己的方法,才是最好的……毕竟,主人是做自己,不是做另一个鬼符……主人偶尔问问魅儿的意见是无妨,但若是魅儿真的随时提出各种看法,其实并不是最好的做法……”
飞龙听得有些意外,却又不得不同意魅儿的说法有点道理:“你说的倒也不错……”
魅儿的讯息里传来一阵轻笑:“就以现在的魅儿来说好了,如果是魅儿来收入主魂,绝对是想不到要让都天鬼旗的驻旗主魂,还能像魅儿这般,有自己的感觉和自己的想法,唯一魅儿会做的,大概就是把这个主旗主魂当成奴仆使唤罢了……主人也应该知道,就本来鬼旗旗主和驻旗主魂的法威牵引,主魂个人的思考根本就是已经消失了的……”
“啊!我只是想到驻旗之后,你的神识就这么完全变了,成为和天鬼那般没有独立振动的特性,实在是有点不大对劲而已,可没想到别的,加上把你的神识振动层稍微调整一下,又不是甚么很难的事,所以就这么做了……”飞龙只是搔了搔头,并不觉得这有甚么特别。
“不,主人,您和魅儿的差别就在这里……如果是魅儿,绝对不会觉得这有何不对劲之处,反而是主人的这种想法才是不对劲到了极点;而且主人的神通令人完全摸不着头绪,魅儿既非主人,又怎么能处处替主人出主意而又不会忽略掉甚么地方呢?如果当初遇到鬼符时,有个魅儿在主人旁边出主意,说不定魅儿现在就不是这么个样子了……”魅儿又头头是道地传来讯息:“所以,主人日后必定是要自己拿主意的极重要领袖人物,别人的意见可以听听,但是自己一定要有自己的看法才行。心有定见,再听听别人的想法,并且懂得互相比较评估,取长补短,弥其不足,这才叫做广纳异见的好领袖…心无定见,只是听别人的说法,绝对成不了大器的。因为他连自己的看法都没有,又怎么准确地评估别人的意见?又怎么做出比较取舍?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接受而已,所以这样的领袖,只能算是个没有主见的盲从领袖,最易为小人所乘,变成受奸佞蒙敞的昏庸领袖。”
飞龙点了点头:“魅儿你能说出这番道理,想来就算是做起领袖来,也必定是个好领袖了……”
魅儿又传来那种摇头的讯息:“上者知而能行,中者知而不能行,下者不知亦不行,像魅儿这样,顶多也只是个中者而已,绝对称不上好的……”
“这又是为甚么?既然知道,又有甚么不能行的?”飞龙好奇地又问。
“知而性合者道也,知而戮力者匠也,知而不动者无异驽钝也……”魅儿依然婉婉地道:“就算是明白了一些道理的人,也有分成三类:第一类就是领悟道理之后,发现这正是与自己的本性相合,这样的人,想不照着做都不行,算是最合道的;第二类人明白道理之后,下定决心努力改正,并且战战兢兢地往真道之路去走,虽然也很难得,但是和第一类比较起来,总落了下乘;第三类人,就算是知道了,也是丝毫无改,这就简直和甚么都不知道的驽钝之材也没甚么差别了……如果以主人和魅儿来说,主人就是第一类,而魅儿大约就是属第三类了……”
飞龙愣了愣:“魅儿这不是说笑吗?你怎么会是第三类?”
魅儿很正经地道:“一点也不是开玩笑,“跟人吵嘴”是不好的,但是主人瞧瞧天下众生,又有几个真正做得到?这还只是举个小小的例子而已。心有定见却依然有容人之量,叉岂是说说讲讲如此简单?现在世上有广纳众见这种肚量的人,一百个有九十九个其实也只不过是自己的心里根本没甚么准儿的草包罢了……”
“我见过的人不如你多,这个倒是没甚么体会……”飞龙苦笑了笑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魔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