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魔传说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22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22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0-31 20:09:5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4
王也目露闪芒地回道:“九姑,你明明知道本座之意,为何却又刻意牵扯?难道你早就有意这么做了?”
九鬼姑的眼中光芒微微地变化了一下,依然是丝毫不让地说道:“我甚么都没有牵扯,只是说出实话而已,阴风你既然已经指出不能说我不对,就表示你们也是明白这位假冒的宗主,一直以来,就不是鬼符……之前未见鬼符真面目,尚还只是存疑,如今此人已是取下了面具,你们还能不明白吗?鬼符难道是男的吗?”
被九鬼姑这么一问,连阴风剑王也不得不闭上了嘴。
虽然他对九鬼姑指出飞龙不是九幽派宗主这件事,很明显地极为不满,但是九鬼姑这个话一问出来,连阴风剑王都只能闭上了嘴。
他虽然不认为九鬼姑这样的反应对九幽鬼灵派有甚么好处,但是他也不能不承认,九鬼姑说的确实是不错的。
当他看到飞龙以真正的面目出现时,他就知道这下麻烦大了。
因为以前他们六位长老暗自放在心中的怀疑,今天终于浮上了台面。
本来他还私自寄望,也许在现场会有眼尖的人,指出他就是鬼符,但是他却希望没有人会提出,其实他不是鬼符的这件一直潜藏在六大长老心中深处的秘密。
可惜事与愿违,不但跑出了一个凤音魔宗的凤音鸣宗主,指明了他就是九幽鬼灵派的宗主,而且也同时斩钉截铁地指出了他其实根本不是鬼符。
本来他还以为,尽管事情已经变成这样,但是毕竟那只是凤音魔宗凤音鸣宗主的说法,至少九幽鬼灵派还并未承认,事情并未到最后不可挽回的地步。
如果九鬼姑言词上稍微保留一点,至少还有一些回旋空间。
结果九鬼姑的表现,却是大出他们其他五位长老的意料之外。
九鬼姑不但表明了飞龙确实就是他们的现任宗主,更确实地指出了,他这个宗主是靠冒充鬼符祖师而来的。
这么一来,九幽鬼灵派立时就陷入了一种极为不利的状态。
首先,飞龙这位他们在私心中一直颇为赞服的宗主头衔,立即就失去了。
所有九幽鬼灵派的门人,可以说马上就失去了领头。
接着,九鬼姑的说法,将会迫使九幽鬼灵派,不但失去了一位大家唯一信服的领袖,而且还必须要向这位假冒的前宗主,追索鬼符祖师的下落与欺骗九幽派的仇恨。九幽鬼灵派是不是还能纯靠六位长老的力量,重新再起,这先不去说。就光是要向飞龙追究的这件事,阴风剑王等长老他们心中可是清楚的很,单凭他们六人的力量,想向这位功力难测的飞龙施以追究与报复,那真是有点痴人说梦的。
可是九鬼姑的话已说成这样,若还不做这件事,他们九幽鬼灵派,别说要开创甚么新局面了,即便是要想在真人界维持以前的威望,都已不用再谈了。
九鬼姑的这一番话,真是立即就把九幽鬼灵派,给推入了一个进退维谷的艰困状态。
所以阴风剑王之前的质问,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只是阴风剑王等人心中非常想不通,九鬼姑乃是九幽鬼灵派的第一长老,见识阅历不可谓不广不丰,阴风剑王等人想得到的后果,九鬼姑也不会想不到。
然而在这种情形下,九鬼姑为何却又这么突如其来,出乎阴风剑王等的意料之外,表明了这样的态度?
除了心中早有腹案,实在很难想像九鬼姑会做出这么不聪明的事。
九鬼姑这时又回头望了望阴风剑王等人,眼中露出了一种令人难以理解的光芒,沉沉地说道:“我知道现在的这位飞龙先生,对我们大家都很好,其中当然也包括了我九鬼姑。但是飞龙先生的身份,到底不是鬼符,这么地打迷糊仗下去,总归不是办法,因为他再怎么和我们合得来,依然不是鬼符。而且,话又说回来,既然他是假冒了鬼符来当我们的宗主,那么原来的鬼符呢?试问自其担任宗主开始,我们又有谁问及了以前的鬼符长老到哪里去了?何况,如今凤阴魔宗的凤宗主,已经说得如此清楚,连她都如此肯定飞龙先生就是以鬼符身份假冒的本宗宗主,我们身为本派的长老,又怎么能不坦然说分明?”
九鬼姑的话言之成理,确实也是极其有力,不过阴风剑王在听完了她的话之后,依然是沉着脸儿说道:“九姑,你问我们为甚么不问鬼符长老到哪里去了,答案非常简单,我们六大长老,在之前只有我们这几个人在的时候,就曾经在一开始质疑宗主的身份,认为一个人的功力改变和个性行为,应该是很难像宗主那般巨大的,所以我们一开始也极怀疑宗主的身份。只是经过了派中秘密的接宗仪式之后,这种怀疑立刻就消失了一阵子。因为我们谁都知道,如果不是鬼符本人,实在是很难做到这样一步不错,皆合规矩的。因此我们那时谁都认为宗主毫无疑问地就是鬼符,又要让我们怎么去想到鬼符在哪里?后来和宗主的相处渐多,终于又多多少少感觉到宗主和鬼符的差距越来越大,实在很难证我们对之前宗主是不是鬼符的这个问题,不在心中隐隐浮现,但是直到现在,我们虽然每个人都在心中隐有感觉,却从未真正地就这个情形提出任何讨论。九姑,这种感觉既未确定,又怎么去问及鬼符到哪里去了?而反话说回来,宗主既然能这样熟悉本派的仪典,又怎么会和鬼符没有任何一点的关系?九姑你为何没想到这种宗派秘事,最好还是我们和宗主私下先弄清楚?宗主的个性想来我们都有了些了解,难道你还认为宗主会对鬼符不利,然后再藉此假冒她来做本派的宗主?而且宗主的肚量宽容,如果我们坦诚向宗主请教,难道你还担心宗主会对我等不利不成?所以九姑你在此时做出如此表态,是对我们九幽鬼灵派最好的做法吗?”
九鬼姑沉着脸听完了阴风剑王的话,停了一会儿,才缓缓地说道:“我之所以会在此时这么做,主要有三个原因:第一,凤宗主已经把话挑明,本派已无法回避,势必没有时间再来依阴风你所说的方式私下先弄清楚。难道你要当着整个邪宗诸人,硬要承认一件不是事实的事?而且这件事说不定后续还不止如此,若是因为我们此时的错认,落得像阴阳和合派那样诸宗同剿的下场,这种结果又是我们谁能负责的?第二,以飞龙先生的个性,我们都明白,不论从当初到现在的结果,原因是甚么,对飞龙先生最好的方式,就是将一切情形坦然摊出来,这才是最符合飞龙先生的结果。第三,飞龙先生会如此了解本派的仪典,也许本来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但是飞龙先生的能耐,我们现在都已经极有体会,所以这该是没有那么不可接受了,而且不管飞龙先生到底和鬼符有甚么关系,你们切莫忘了,实际上,本派的长老还是鬼符,并不是飞龙先生,因此飞龙先生再怎么说,对我们九幽鬼灵派而言,依旧是一位完完全全的外人。”
九鬼姑这次所说的理由,比之前还要更强,阴风剑王在听了之后,实在也无话可说,只好闭上了嘴巴,可是在他甚至其他四位长老的眼中,依然可以看得出来,那种极不情愿而又无奈的神色,并未消失。
是的,九鬼姑所说的道理,就五位长老而言,确实也已经没有甚么话好说的了,但是自从宗主接任之后,九幽鬼灵派由长期的分裂进到完整的统合,举派上下共同一心,几为九幽鬼灵派千年以来所从未有过,每一位九幽弟子,从最资深的长老,到最资浅的新修,都因为这位宗主而产生了全新的希望与雄心,尤其他的宽容与平易,更让所有的门人对宗派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向心力,而且就长老们而言,每一位长老都因受到宗主的指点,在个人的功法上有了长足的进步……
不管从甚么角度来说,这样的宗主,又要去哪里找?
如今九鬼姑只不过是简单的一个表态,就把这些给全都改变了,即使她的理由连阴风剑王也不得不承认她并没有任何错误,但是在感觉上,依然让五位长老内心极其不愿承认,这位可以带给他们无穷希望的宗主,竟就这么样地失去了。
九鬼姑的话已说死,飞龙宗主和他们九幽鬼灵派的关系,势必再也无法挽回了。
他们实在很难相信,本来还一切充满全新气氛的九幽派,在这么毫无征兆,一点心里准备也没有的状况下,就发生了如此巨大的改变。
所以这让他们心中的感受,实在很难一下子就调适过来。
可是九鬼姑此时所持的理由,却又是他们所无法指责的,这就更让他们感觉宛如胸口被打了好几拳,却又完全不能吐气般地难受。
台上及台下的众位修真们,之前才看到阴阳和合派在各宗的压力下,阴姥姥和孽龙化形,上演了一场逼主让位的戏码,还没有见到最后的结果出来,不料又牵上了九幽鬼灵派宗主假冒的事件,实是让参加邪宗大会的诸人瞧得大出意外。
这次的邪宗大会实在可以说得上是变化横生。
所以众人只好闭上了嘴,睁大了眼,紧瞧着后面还会有甚么更让人意外的变化。
九鬼姑见阴风剑王等人,都被自己的话给堵住了嘴,便即转头对着依旧站在哪里的飞龙说道:“飞龙先生,方才本长老的话,相信您也听见了,希望您能对本长老不得已采取这样的立场,多加见谅。”
飞龙的脸上,还是那一贯的坦然微笑:“九姑太客气了,你哪里需要我的甚么见谅?方才你说的都没有错,我又要见谅你甚么呢?”
九鬼姑板板地脸上没有甚么表情,只是点了点头又继续说道:“飞龙先生的肚量,一向是九姑所敬佩的……不过方才九姑已经说过了,既然飞龙先生不是鬼符,那么九姑就必须要向飞龙先生请教,本派的鬼符祖师现在何处?飞龙先生又怎么会以鬼符的名义,进到本宗之内参与抢宗之事的?”
飞龙听了九鬼姑的话,也跟着点了点头道:“关于这一点,其实我也很希望能够一次跟九幽派的大家说个清楚,既然你已问了鬼符在哪里,那么我干脆就叫鬼符出来和你们说个清楚吧……”
飞龙的话才说完,就让台上台下,竖着耳朵听着的众人心中吓了一跳。
尤其是九幽鬼灵派的诸位长老们,更是有些意外。
如果按照一般的情形推测,既然飞龙已是代替了鬼符的身份,回到九幽派去参与抢宗之事,那么不管怎么说,鬼符都应该是陷入了一种无法亲身前去的状态才对,可是听飞龙这么一说,怎地竟好似鬼符一直都在附近,而且随时可以现身的样子?
如果真的是这样,即使飞龙现在的说法,已经透出了并无对鬼符有任何恶意企图的口气,但是却更让众人想不透,鬼符若是无恙,当初又何必找飞龙替代她回九幽鬼灵派?
当众人都还在心中奇怪之时,突然台上飞龙举手轻挥,嗤啦脆响,一团紫红色的亮芒闪现,瞬间上下拉长,然后就现出了魅儿浑身紫红,带尾长鳍,如飞龙差不多高大的怪异身躯。
众人立即一阵惊讶的轻呼,万没料到会在光天化日之下,见到这么一只怪物。
“老天,这是甚么?”
“赫,这位飞龙先生,不立诀不起术,就这么召来了妖物……”
“哇呀!这只怪物怎么长得有些像女人?”
“嘿!好长的腿呀……好长的尾巴呀……”
魅儿站在那儿,浑身紫红色的鳞肤油光闪亮,一红一紫的眼神阴阴沉沉的,配上她那突兀的尖刺背鳍,与来回摇摆的长长尾巴,散发出一股浓浓的狞厉气势。
就在大家的众口议论中,凤阴魔宗的凤音鸣宗主,双眼芒光凝聚在魅儿身上,冷傲的脸上说不出是一种甚么表情。
九鬼姑和阴风剑王等六位长老,也是同时注视着魅儿,都有点愣愣地说不出甚么话,眼中俱皆流露着讶然之色。
他们虽然都知道,派里的鬼符祖师应该是个女性,而且主要也是因为这一点,才认定飞龙的身份是假的,但是说实话,鬼符到底在面具下面,是一副甚么长相,实在是连他们也不大清楚的。
这个带尾长鳍的怪物,看起来应该是飞龙透过他们九幽鬼灵派的术法所召唤出来的鬼灵圣物,心中不由得还是有些惊讶。
他们六大长老惊讶的,倒不是飞龙手未捏诀,口未诵咒,术式法窍,一项未出,就这么召来了如此一只鬼灵圣物,毕竟之前就见过飞龙以这种完全特异的方式叫出符鬼过了,所以现在毫无征兆地就能召出这么一只长相宛如人,却又连鳍带尾的怪物,对他们而言,实在已不足无奇了。
让他们心中不解的,是这种以术法召唤出来的鬼灵圣物,通常都是聚阴而成,虽有法威,但是却没有甚么神识,不料听飞龙的语气,居然是要这么一只紫红色的鬼物,来告诉他们她就是鬼符。
阴风剑王终于忍不住对着飞龙开口问道:“宗……飞龙先生,你的意思是说,这只鬼灵圣物,就是本派的鬼符祖师?”
飞龙还没有说话,魅儿已是冷厉地沉声说道:“阴风,你不相信我就是鬼符吗?”
听见呼唤出来的鬼灵圣物,竟然真的开口说话,六位熟悉九幽术法的长老,心中还是忍不住吓了一跳。
“这这这……这位……这位……”阴风剑王从来也没有和召唤出来的鬼灵圣物说过话,一下子也不晓得怎么称呼魅儿:“你先别误会,只是我们从来也没有和召唤出来的圣物如常人一般地说过话,更没见过鬼符的真正容貌……”
“飞龙主人的神通,岂是你们这些人所能臆测的……”魅儿的脸色还是阴阴沉沉的:“你不认得我,我倒认得你,当初你在剑铃师叔祖带进本派时,剑上挂着九钤,我还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魔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