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魔传说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24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24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0-31 20:09:5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4
,就是数百年来经常不定时地袭击正邪两派修真,将其所有的内元修为在一瞬间吸尽,精擅吸化魔功的吸化神魔,脸上立即露出了惕然愤怒的神色。
吸化神魔是数百年来,行踪最为神秘的真人界头号公敌,几乎可以说不论正邪两方的宗派修真,都至少有十派以上的宗门想逮住这个极难追蹑的大魔头。
可惜这个吸化神魔的踪迹实在是太过隐密了,那些和他有仇的宗门,联合数派的合剿行动,进行了好几次,每次不是根本就没见着他的影子,就是被其突围而去;其中甚至有两次,因为同时行动的人数并不多,还被吸化神魔反过来给击杀。所以那些和吸化神魔有仇怨的宗门,从来没有一次真正地逮住过他,因此吸化神魔的真正身份,直到现在,还是真人界的一个谜。
这个吸化神魔,几乎可以说是在蛟头魔人之前,最让真人界各宗忌惮的共同敌人。
也许每次那些派去围剿吸化神魔的宗派规模,没有现在的蛟头魔人来得大,同时也没有像这般的大张旗鼓,但是以深受其害的程度而言,死在吸化神魔手下的人,也不会比现在的蛟头魔人少到哪里去。
只是蛟头魔人所造成的死伤,是在转眼间,就造成了真人界的修真们,无比重大的伤亡,比较不像吸化神魔那般,花费了数百年,一点一点地,逐渐地蚀耗,而且吸化神魔下手的目标广泛,下手的对象都是真人界稍有成就名声的修真,反而是一般的修真或是雏修,引不起吸化神魔的任何兴趣。
因此要说和吸化神魔真正有过节的宗派,就连蛟头魔人也是有所不如的。
老丸儿门主和飞龙面对面地交手过,又见到他坦然纯真的眼神,加上这位飞龙,正是解救他侄孙女儿药淑免受极元光气透体之危的恩人,因此听到黑羽魔巫宗说飞龙就是数百年来残害许多修真的公敌吸化神魔,心中实在很难相信。
不过黑羽拜月巫主是邪宗有名的前辈宗主之一,会说这样的话,必定也是有一些根据,不会空口说白话的。
所以老丸儿门主只得很谨慎地问道:“拜月巫主会这么说,想来也是有其原因吧?”
拜月巫主那张画得怪里怪气的黑脸,连动都没有动一下,实在很难看出有甚么表情:“本巫主岂是那种说话没有根据的人?”
老丸儿门主还没有来得及说甚么,拜月巫主已是冷冷地接口道:“当他这次在对本派的咒巫下手之时,正巧被咒巫的弟子瞧个正着,老丸儿你觉得这样的原因够是不够?”
老丸儿一听拜月巫主这么说:心中立即沉了下去。
这样的原因,其实就等于是当场被逮个正着了,实在已经没有怀疑的可能。
不料飞龙却在这时摇了摇头道:“拜月巫主,你错了,我根本就没见过你们派中的那位咒巫,也不是甚么吸化神魔,是你们派中的那位咒巫的弟子,看错人了。”
飞龙的话才一说完,拜月巫主双眼如铃,凝视着飞龙沉沉地说道:“你之前不是还对本巫主座下的七巫,说只要随时找你,你都敢一肩承担的么?怎么现在反又龟缩了起来?”
飞龙坦然地笑道:“因为那时我以为他们说的是认出了我并非鬼符这件事,所以才对他们这么说,这是我弄错了,真是不好意思;但是我并不是你们口中说的吸化神魔,更连见都不曾见过你们派里的那个甚么咒巫……”
黑羽拜月巫主眼中爆出了冷冷的光芒,语气沉沉地说道:“杀我派中重要部属之仇,你难道想就这么三言两语地推掉?”
飞龙还是坦然地摇了摇头:“拜月巫主,你错了,我并不是要推掉,是我做的,我就一定会承认,但和我没有关系的,我也不会故意说假话骗你,真的是和我没关系……”
黑羽魔巫宗的拜月巫主涂得花花的脸庞上,杀戾之气已在渐渐凝结,但是他的心中却细细思索着飞龙所说的回答。
在他经验丰富的心思里,也不知道是甚么原因,总觉得部属们斩钉截铁地指称眼前这人就是吸化神魔的这件事,隐隐有些怪怪的。
虽然咒巫的徒弟已经说过,他亲眼见到了这个飞龙,以之前鬼符的形象,对着咒巫下了毒手,照理来讲,飞龙就是吸化神魔,应该是没有甚么好怀疑的了。
但是此时他和这个飞龙面对面时,却总觉得这件事有些地方不大对劲。
是他纯净真挚的眼神吗?
还是他辩解简单,但却极其坦然的态度?
拜月巫主并不确定。
在他长久的修练生涯中,见过多少虚伪装假的邪修恶人,他相信就算是再会做假的人,即使是如仁义府中的仁义王,凭他经验丰富的眼力,总也能瞧出一些蛛丝马迹。
但是在这个以前从未听说过的飞龙身上,他却看不出有任何欺骗别人的模样。
这里面是不是真的有甚么问题?
拜月巫主的心中,虽然是这样如闪电般地思索着,但是脸上的杀气依然快速地凝聚着。
现在的情势,只有一个办法来确认。
“不论你是不是吸化神魔,”拜月巫主的双眼之中,芒光正在快速地聚集着:
“本巫主只要出手试上一试,就能明白了……”
在场的众修真们,一听拜月巫主的话,马上就明白邪宗大会以来,真正的高手战斗,马上就要开始了。
真人界的邪宗们,虽然东南西北各有宗派,但是如果不论门派的总合实力,而专以宗主的辈分而言,不外六大邪修。
东方真人界心魔宗的心魔尊是一个,南方真人界的黑羽拜月巫主是一个,西方真人界的无影暗魔宗无形冥主是一个,不过这一派已因“罗喉风波”,整个消声匿迹了,北方真人界的妖剑魔主又是一个,这四个就是东南西北四方邪修里算是辈份较长的四大邪修。
除了这四大邪修之外,还有两个,一个就是“邪之圣者”的“极光气宗”,另一个就是号称“邪之异者”的“深海兽鱼宗”。
黑羽魔巫宗的拜月巫主,名列这六大邪修的前辈之一,功力修为当然也是属于顶尖高手级的,他这一说要出手试试,绝对就已经不是一般修真所能够挡得下来的。
邪宗大会到了此时,真正拔尖的绝顶高手终于已经表态要出手了。
现场的气氛,立即随着拜月巫主的话而开始紧绷了起来。
飞龙当然也明白,这个拜月巫主的真元力量,实是他从清醒以来,除了蛟头魔人之外,首屈一指的超级高手,当他说要动手之际,飞龙也不由得神念集中地注意了起来。
不过在拜月巫主说完话之后,他的身形并没有马上移动,看起来也不像是立刻就要有动做的样子……
当大家还正在疑惑时,东边厢座上,七伤派的宗主伤病书生,却在这时站了起来,对着拜月巫主拱了拱手说道:“拜月巫主前辈,之前大家说好了,就先由本宗来向吸化神魔讨教讨教吧……本派前前后后,共有三位长老丧命在这人的手上,这个过节,本派是一定要找回来的……”
拜月巫主听了之后,便即沉沉地点了点头:“七伤宗主,那你就小心点了。”
伤病书生颔了颔首,从厢座上站起了身子,好象是费尽了全身力气,好不容易晃晃幽幽地走到了台上空场子的中央,同时对着在阴阳和合派厢座那儿的飞龙,喘了好大的一口气之后,说道:“飞龙先生,既然黑羽魔巫宗的人都已经瞧见你行凶,你只凭这么几句话,就想推得一干二净,岂有这么简单的事?”
飞龙听了伤病书生的话,还是摇着头说道:“是我做的就是我做的,不是我做的就不是我做的,我一点也没有要推甚么……”
“那么,这样说起来,如果本宗问你七伤派的伤情、伤性、病灵三位长老,你大约也会告诉本宗你一点也不认识他们了?”伤病书生说一下喘一下,听起来就像是好不容易才把这么一段话说完的样子。
飞龙果然点着头说道:“伤情?伤性?病灵?你说得不错,我从来也没有听说过他们的名字……”
伤病书生的脸色苍白里透出一股青色,看起来倒真的有点像是重病中气急攻心,一副就快要挂了的模样,显然不想再和飞龙在这上面扯下去,只是伸出已经瘦得快没几两肉的手臂,对着飞龙招了招说道:“早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的,这种事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飞龙先生请来赐教一下吧!”
飞龙的心中实在有点弄不大清楚,但是伤病书生的话很明显地是要和飞龙动手,于是便走了出来,同时还在口中喃喃地说道:“伤病宗主,有或者没有,怎么能在手底下见真章?如果我不是吸化神魔,你就算是把我给打死了,我也不会就变成是了呀……”
伤病书生有点凹陷的双眼轻轻合了合,有些淡淡地回答道:“当两个人有了争执,除了这个最原始的方法之外、又还有甚么可以让双方心服的方法来了断呢?”
飞龙站定身子,叹了口气说道:“这可不是个好方法呢……”
这时候,魅儿的身形突然唰地一声,掠到了飞龙的前面,沉声说道:“主人,这些瞎了眼睛的人,想找主人的麻烦,就让魅儿先替主人接一场吧……喂!七伤宗主,你们派里的那三个长老遇害,当然是令人同情的,但是也别找错了主儿呀……”
伤病书生已是颤巍巍地轻轻合上了眼睛,还没有说话,飞龙已是伸手拦住了魅儿说道:“魅儿,你还是先退下吧!这位七伤宗主的气机非常特殊,而且已经在这一转眼间全部收束潜伏在脏腑之间,精血缩聚,所以在脸上透出了暗青的颜色,可不是好对付的,还是我来吧……”
伤病书生虽然双眼依然轻合未开,但是脸上已是忍不住微微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他们七伤派最为着名的,就是在末发动攻击之前,所有气机收敛得一丝不露着称,他实在也没料到,还没动手,这个飞龙竟像是已经察觉了他体内真元状态的样子。
而且飞龙的话中,还似乎是发现了伤病书生的体中,不只是真元缩聚,连经脉中的精血,都已放慢了流速,宛如停顿。
如果现在有个人来测探一下伤病书生的血脉状态,就会发现他的心跳脉搏目前已是变得慢而又慢,微而又微,简直就像个离死不远的人一样。
但是只有七伤派中的人,才会明白现在的伤病书生,聚合的真气已是一化为五,金气藏肺,木气入肝,土气渗脾,水气收肾,火气集心,确实是如飞龙所说,真元隐于五脏之内,随时等待摧发而出,侵敌伤人于无形。
所以飞龙虽然是简单的一句话,但是却已让七伤派的宗主,伤病书生忍不住心中讶异了。
魅儿在听到了飞龙这样的说法之后,当然就立刻明白,主人心性坦诚,既然已经这么说了,这意思就是凭她魅儿,大约是对付不了这位看起来就像是病得极为严重的七伤宗主了。
所以魅儿立刻转身就对着飞龙说道:“主人,魅儿明白了,既然是这样,魅儿此次现身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自此以后,海阔天空,任主人纵横,面对这样的场合,魅儿已不适合再留此,免得还要多耗费主人的元气,让魅儿在此成形……”
飞龙听到这里,已经晓得了魅儿的意思,便即点了点头:“既然是这样,那么你就回归本旗吧……”
就在飞龙的话说完之时,魅儿整个妖艳而又有些怪异的身躯就开始发出了莹莹的亮光,本来很清楚的形象,霎眼间就变得有些模糊了。
“主人,既然主人已与九幽派划清了关系,睬睬和盼盼还请主人别忘了……”
魅儿的声音,从莹莹的紫红色周身亮光中透了出来。
“放心吧!我会带着她们的……”飞龙又再一次地点了点头道。
说完轻轻一挥手,嘶啦一响,紫红亮芒在乍亮中倏然消失,而魅儿的身形也就这么生生地不见了。
会台上下的众修真们,在之前飞龙突如其来,魅儿就这么猛古丁地冒了出来时,大部份的人都没瞧清楚那只浑身赤裸,妖媚中让人心中升起一丝悚然的紫红色鬼灵是怎么出现的。
所以在魅儿表明要回归都天鬼旗之时,大家都睁大了眼睛,打算好好瞧瞧这个双腿特长,虽然令人心惊,但是也还是有些让人目眩的美女妖灵,究竟是会跑到哪里去。
不料一阵闪亮的紫红强芒之后,魅儿就己不见,众人还是没有瞧清楚甚么东西。
看来这个飞龙就算不是九幽鬼灵派的人,但是对于九幽派的召鬼引灵秘法,倒像是已经练到了念动法随的地步了。
既然这位飞龙先生不是九幽派的人,怎么还会对九幽派的术法如此熟悉?
当众修真心中还在想着各种不一的念头待,七伤宗主伤病书生,又再一次地开口说道:“飞龙先生,现在可以赐教了吗?”
飞龙眼看对于伤病书生的叫阵,已经是躲不掉了,便即点了点头说道:“既然七伤宗主执意要动手,那么我们就开始吧!”
会台上下的众人,看到七伤派的宗主伤病书生,终于要和这个神秘至极的飞龙交手,连忙全神贯注地死瞧了起来。
这次的交锋,应该算是邪宗大会以来,第一次有宗主级的人参与其中,绝对是众人瞩目的焦点。
其中一位,是东方邪宗里,名列十三邪之一的七伤派宗主,伤病书生。
另外一位,之前也是九幽派的宗主,虽然现在,大家已经知道他并不是九幽派的真正宗主,但是毕竟曾经以这个身份,将一向分裂的四方鬼灵派给统合了起来,若论功力,绝对可以说得上是宗主级的飞龙先生。
这两个都属于宗主级的高手,一但交起手来,不论谁胜谁败,必定都是真人界重要的大事。
在两人相对的互峙中,伤病书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魔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