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魔传说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25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25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0:0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4
生已是起脚轻顿,移动了身形。
才看到他宛如颠踬的身体在微微外扬,好象一下子没有站稳,即将跌到,因而张开了瘦瘦的手臂,想要扶住甚么东西,好支撑住失去平衡的身体,下一瞬间人影急旋,一连串密密麻麻的掌形,已是宛如长江大河崩泄那般,哗哩哗啦地带着四百六十个不同的倾斜角度,狂然对着飞龙侧冲而到。
飞龙身形微微外侧,脚下却是半步不移,也没看到他怎么摇肩做势,猛然也就是一大片密密的掌影哗然飞出,正正地对着伤病书生那一大串重重叠叠,正在每一掌角度微转,准准地劈来的四百六十掌毫不花俏地迎冲而上。
一阵劈哩叭啦清脆的瀑响倏然传出,真气相击的声音清脆得完全不像是由双掌所发的真气互撞的声音。
外崩的气浪散排而出,在脆响之外又带起了另外一层怪异的回啸,曲曲折折的令人实在弄不清楚掌力外泄的声音,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当外气崩滚而出时,波劲外溢,顷刻就冲向了在会场四周的厢座之中。
当四周的众宗主,耳中听到七伤宗主和飞龙掌气相冲的暴响,带起的风声迥迥而来,知道伤病书生已经在这一击之中,运出了七伤派透脉过腑,迥迥而入,内劲之复杂曲折,闻名真人界,难防无比的“七伤病气”,当下不敢怠慢,各自放出了特性各异的本门练元,护住了自己派中的厢座。
若是一个不小心,被伤病书生外溢退出的“七伤病气”弄碎了自己厢座里的一桌一椅,那可就无异于丢了一次大脸了。
本身功力比较弱的战具宗,倒是用了另一种方式来抵抗外溢而来的“七伤病气”。
战器玄师座前的七器宗匠那七位老者,有两个突然往前跨了一步,抖手撒出了两道细细地白网,交错之后同时开张,蓬然映起了雪雪的白芒,宛如两条重叠的匹练那般,将战具宗的厢座给包覆罩住,迥迥而响的潜劲,朝这儿涌来时,但见匹练嗡然微响,往里面凹进去了一些,但是随即好象具有无比弹性那般,快速地回弹了出来。
可惜七伤宗主的这一连串潜劲,韧性之强,丝毫不逊于战具宗布起的这两匹交叉怪网,被反弹出来之后,依旧并未消失,怪异的啸声仍然呜呜乱响,七折八曲之后,竟朝台下观看的修真们所坐的地方卷了过去。
台下坐在比较前面的修真们立时大惊,连忙从椅子上跳了起来,飞身暴退,同时有些人还在口里叫着:“小心!这是七伤派的七伤病气!”
这一叫,本来还想运劲把怪劲风劈散的几个修真,知道七伤病气素以曲折连绵的后劲着称,一接手之后立即气散五方,蜿蜓不休,极是难缠,而且这溢劲还是出自七伤派宗主之手,连忙就打消了硬破的念头,连面子也顾不得了,和身往旁边一扑,顿时和旁边后面的人撞成了一团,噗咚哎哟的乱成一片……
本来后面的人也正准备闪避劲头,却没想到那阵带着呜呜回响的劲力,倏然就往空中一折,带起了几张椅子,那种突兀的感觉,就好象是有个甚么无形的妖怪,张着大嘴,边怪叫着边就把那几张椅子给吸到了空中一般。
那三四张只是在一截树干挖了个凹坐的木椅,虽然称不上精致,坐起来也不是太怎么舒服,但是要说坚固,那可是远比一般的木接椅子要来得牢靠不下数倍,其实要说是椅子,实在还不如说是几截挖了凹槽的树干还来得更恰当些。
可是就在这三四张“树干椅子”,被七伤宗主外溢的潜劲卷上天后,终于暗力有了着力点,一崩为五,而那三四张“树干椅子”还是禁不住崩劲挤压,就这么地在空中劈哩叭啦地碎成了数十片木片,远看起来就像是在空中爆起了四五团木花那般。
台下的修真们,眼见如此奇景,连四处滚爬的人,呼痛都有点忘了,只是以一种骇异的眼神,望着四散的木屑。
我的老天,这就是宗主级高手的功力?
伤病书生的真元潜劲,在和飞龙对击时,外溢而出,照理说应该已经是没甚么了,不料在经过战具宗及各派宗主化弹之后,卷起了坚实的树椅,还能在空中把它们扯得碎碎裂裂的?
伤病书生的七伤病气,经过这样七折八扣,十中散九之后,竟然还有这种令人咋舌的破坏力量?
妈的怪事,这伤病书生瞧起来就是一副离挂点已经不远的死模样,居然具有这种吓死人的可怕力量?
奶奶的那只鞋,这么说起来的话,那个飞龙岂不是也恐怖得很?
台下的众修真们,说实话无论修道的年数多少,但要说真正亲眼见过真人界宗主级高手较劲的人,可实在是少之又少,这回总算是在邪宗大会,稍微感受到了这种顶尖等级的力量展现,实是让他们心中有的赞叹有的默然,有的兴奋有的沮丧,诸感纷现,五味杂陈,说不出个一致的感觉。
伤病书生这当头一击,四百六十掌瞬间同出,每一掌五气逼合,暗力潜运,其中隐藏的变化更是高达两千三百层,而且气根力源同时由脏腑内透出,迥绞成一股股连绵的暗劲,这样的七伤病气威力,虽然不敢说是已经倾力而为,但是要想化解,恐怕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但是出乎伤病书生的意料之外,这个神秘的对手飞龙,好象丝毫也不忌讳般,竟然一掌对一掌,实实地接下了伤病书生的所有攻击。
伤病书生心中大喜,正准备潜力迥束外崩之际,却突然在心中产生了一种极其怪异的感觉……
尽管对于伤病书生的这隐含名堂的四百六十掌,飞龙每一掌都接得实实的,劈哩叭啦的脆响更是密密相连,震人耳膜,但是当伤病书生的内劲要往其力挫点强灌而入时,却突然有了一种空荡荡的怪异感受。
那种感觉,就像是他真力弥盈的四百六十掌,全都拍到了四百六十张的薄纸上那般,虽然气劲相击的声音响彻全场,但是实际上却丝毫没有让伤病书生有任何吐劲着力的机会。
伤病书生真力回挫,立即明白了若是不让这四百六十掌力道外泄,光这一击就可以叫他在心头反挫下,想不受伤也难!
当下立即真力外崩,迥迥而出。
但是伤病书生却明白,自己这一击,便算真力全出,也是白搭的了。
因为飞龙击来的反挫点,早就已经先一步地后移了,所以这内含变化的四百六十击,简直就像是打到了空处一般,想要有甚么效果那是不可能的了。
这个飞龙居然就在实接他掌力的那一瞬间,以一种几乎是不可能的速度,飘然拉偏了和伤病书生交击的力点,让他想跟着吐劲泄力都找不到着力之处。
伤病书生在不得不吐劲的那一刹那,实在是怎么也想不透,为甚么飞龙能够在这样的紧要关键,闪得这般快速?
伤病书生在四百六十掌内蕴两千三百层变化的攻击落空之时,立即身形反切,从另一边窜近飞龙,同时单手竖额,以令人惊讶的方式,轻而又轻地,飘而又飘地,并指朝飞龙点去。
在之前威力蕴然的强势抢攻之后,伤病书生这无论气势、劲道、声威,都完全相反的一击,实在是令人在乍看之下,有一点错愕的感觉。
他这并指的一点,从外观上,完全和之前哗哩哗啦的悍然狂猛,截然不同。
本来他的模样,就是一副病奄奄的样子,之前突然气势悍然地狂猛出招,才让人悚然察觉,好象伤病书生所有的精力,都在那一瞬间完全出尽,已是让人感觉到他外表虽然是这样,但是实际的力量却绝非如此。
可是紧接着而来的这一式,却又使人之前惊讶的认知再次突转,伤病书生的这一击,就又让人产生一种,他已经在方才的悍然攻势中,将所有的力量都给完全放尽,所以接下来的这一指,实在已无余力,因此才会这般轻浮无力的错觉。
伤病书生反切倏转,迥绕而来的身形虽然快得难以形容,但是却会让人误以为他这一窜,马步浮移,重心飘动,根本就是整个和身扑了过去而已。
那好象已经完全失去控制的前冲,给人一种只要稍微让上一让,伤病书生整个身形就会冲过头的模样。
但是飞龙却好象见着了甚么很紧要不能轻忽的情形一样,双眼中紫红暗芒流转,凝视着扑身飞来的伤病书生并合点来,好象有点使不着力的双指,同时口中大喝道:
“好!这一式方不愧你为一宗之主!”
所有观战的修真们,绝大多数都瞧不出伤病书生这轻虚虚的一指,有些甚么名堂。
伤病书生合并的双指,不停地轻颤着,宛如力已用尽,连伸手前指,都有些力不从心的模样,实在令人无法想象,之前应付他火烈狂辣的攻击都似是有些不大在乎的飞龙,竟会对这样虚而乏力的一指,露出如此慎重的表情。
只有少数几个宗主级的人,才会明白,伤病书生这看似无力的七百九十颤,每一颤都封住了敌手身上任何一个部位的偏移变化,同时指掌点颤的方式暗带回旋巧劲,点了七百九十颤,等于提振了体内的气机七百九十次,瞬间都压缩在这一指当中,加上伤病书生每一提都是心肝肺脾肾,五脏病气齐动,压上加压,七伤宗主这看似乏力的一指,其中压缩的气机高达三干九百五十层,而又力不外放,完全集中于一点。
若论用式之精妙,集力之强大,此一式之威,超过了前式至少三倍!
在飞龙发话的同时,也有一些宗主双目聚芒,见了这一式,嘿然暗赞。
“好一式‘连绵病榻指东墓’!”
“指尖微颤中,丝毫不露异象,火候之纯,令人敬佩。”
“伤病书生确不愧为七伤之主也……”
此式一出,旨在藉由指尖的那七百九十颤,克住对手周身所有部位的闪移可能,甚至连牵动一块肌肉这么细微的动做,都会在指尖的气机压制下,无法动弹,只有实实地受下这一指。
“连绵病榻指东墓”的意思,除了是说伤病书生此时的状态,像极了一个重病连绵的人,因为受不了缠身之疾,指着东边的坟墓,恨不得快点死去之外,这个招名,也有暗喻被这一指指到的人,大约就得送到东边的坟墓里去的意思。
飞龙双眼中的紫红暗光立时收聚,盯着伤病书生连连颤动的手指,脸上露出了微笑的表情,不闪不避,右手突伸,竟就对着伤病书生点颤的手指拍去,也是轻飘飘的丝毫没有用甚么力气的模样,出的劲道,简直连一只蚊子都打不落。
台下的修真正在瞧得满头雾水,不晓得这两位顶尖的高手是在搞甚么东西,怎么如此宛如儿戏般地轻忽……
陡然轰地一声巨响,在伤病书生和飞龙的指手之间,还没真正地接触,已是宛如着火一般炸起了条条串串又长又亮的光雷,嗤嗤暴起的烈芒,长度几达两人周身远达四五丈的所有空间。
随着那一声巨响,波力外放,那几个之前为了躲避伤病书生回转到台下的“七伤病气”,因而失去了座椅只好站着的修真,被这汇集了近四千道的力波所外放而出的溢劲,马上给推得立脚不住,整个人往后方直飞了出去。
那三四个被震波推得飞了出去的修真,手舞足蹈中,直掉到了十几步后的座位之上,和七八个想要接扶住他们身形,却同时被扭动不停的潜劲给带得滚成了一团的修真们,一起跌得两眼昏花,七荤八素的,台下立时一片哗然大乱。
“哎哟!我的妈呀!这这这……这是甚么威力?”
“我的脑袋……我的脑袋……你撞着了我的脑袋了……”
“哎呀!我的眼睛……你的手肘打到我的眼睛了……哇呀!痛死了……”
被撞着的人还算好,能叫就没有大碍,那三四个被震波震得飞了出去的修真,已是躺在地上直哼哼,连爬都爬不起来了。
旁边的人连忙伸手探息把脉,捏穴敲顶,好在都是震力突来,被撞得闭了气而已,还下致于有些甚么大伤。
只不过这么一来,那些本来坐在最前面,想瞧个清楚的修真们,马上就察觉在这种宗主级的高手交战之时,威力广被,他们现在的位置可实在是不保险得很,连忙就搬椅挪位,往后直挤,后面的人没想到前面的人会突然往后靠来,许多人立即牵椅绊腿,又哎哎哟哟地跌成了一团……
正当台下的众人乱成一片之际,伤病书生已被这般的正击巨力,给推得往后滑了七八步,全身松垮垮的书生袍,宛如充气般地胀了起来,化卸反震的暗波。
“飞龙先生好沉实的修为……”伤病书生在胀起的衣袍恢复了正常之后,仍然以他那毫无中气的语音虚虚地说道:“本宗一前一后,两波攻势,总计其中的气路变化,超过六千层,而且其中或散或合,或离或集,每一路变化几乎没有重复,不料飞龙先生还是坦然接了下来,而且是连一步都没有移动……也难怪九幽派会将你误为宗主了……平心而论,飞龙先生确实具有宗主级高手的实力。”
飞龙还是对着伤病书生笑了笑说道:“我当不当九幽派的宗主,最重要的原因并不是这个,这和我的功力修为是不是沉实,并没有甚么直接的关系……”
伤病书生摇了摇头:“宗主是为宗派之所系,怎么会没有关系?如果飞龙先生不是这般地功高力强,在你的面具还没被揭露以前,飞龙先生你想这么地坐着九幽派的宗王主位,恐怕也没有那么简单吧?”
伤病书生的这话一说出来,连飞龙也不能说他不对。
他很清楚,如果像伤病书生所说,他飞龙不是具有偌高的功力,恐怕他想当上九幽派的宗主,是绝对不可能的。
所以他也只有沉默了一会儿,便即改变话题说道:“七伤宗主,你说要交手,我们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魔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