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魔传说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26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26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0:0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4
也交了这么两回了,我说我并不是你们口中所说的吸化神魔,不知道七伤宗主相信了没有?”
P88─89
伤病书生想了想,还是有气无力地说道:“本宗连‘连绵病塌指东墓’都出笼了,也不能够对飞龙先生怎么样,看来赤手相搏,本宗这个病书生是奈何不了飞龙先生了……”
“所以我们可以就此罢手了吧?”飞龙连忙问道。
“不,飞龙先生,”伤病书生还是摇了摇头:“本宗只是说赤手相搏,可并没有说本宗这样就能确定飞龙先生到底是不是吸化魔人了……”
伤病书生的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心细的人,都可以听得出来,经过了这两波的实际交手,伤病书生已经对飞龙就是吸化魔人的这件事,抱持了一种比较没有之前确定的保守态度了。
“你的意思是……我们还要再动手?”飞龙有点不解地问道:“你方才下是自己说,赤手相搏,你也不能奈何我甚么了吗?既然是这样,那么再动手又有甚么意义?”
伤病书生轻咳一阵,依然虚弱地说道:“飞龙先生,本宗只是说赤手相搏,本宗恐怕是不能奈何飞龙先生甚么,但是本宗还有三不小玩意儿,想请飞龙先生指教指教……”
“小玩意儿?甚么小玩意儿?”飞龙搞不清楚地问道。
伤病书生也没有正面回答飞龙的问话,只是将右手对着飞龙平举了起来。
台下众位好不容易自认为取了些“安全距离”的修真们,都瞪大了眼睛,瞧见了在伤病书生瘦几几的手掌上,有个亮晶晶的东西,正在阳光下闪着烁烁的反光。
就在伤病书生的手上,有个东西就这么浮在上空约一尺的地方,溜溜地滚动着。
那是一个约比成人的拳头小一点,闪着亮芒的小银球。
这个小银球,虽然给人第一眼的印象就是个小银球,但是再仔细地看看,就会发现这个小银球,根本就下是甚么小银球!
说得更确实一点,那在伤病书生手上浮转着的,竟是一团凝结在一起,看起来有点像球,但实际上却是不断在缓缓变形着的银色沉凝宛如金属的银色软液。
这团液体,是如此地浓稠,以致于当其缓缓地缩成某个形状时,确实是和一个小银球没有甚么两样,在目前午后已经转趋有些弱暗的阳光照耀下,反射出点点如晶般的银光。
这个怪东西其实称液还不是非常地恰当,更好的说法,应该是一团银色的软膏。
它不但在伤病书生的右手手掌上方,缓缓地浮转着,更不停地往四方伸缩蠕动着,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个活的怪玩意儿。
台下有些见闻比较广的修真,这时已经认出伤病书生手里的东西是甚么了。
那正是七伤宗主最着名的奇宝。
除非是新进的雏修,不然即使没有亲眼见过,也一定是听人说过的。
“这是甚么?”飞龙从来也没有见过类似这样的东西,不由得就充满好奇地凝视着,同时口中也忍不住问道。
望着飞龙那宛如孩童见到了新鲜事物的好奇眼神,伤病书生的心中有一些诧异,但是他的口中却是轻轻地回答道:“这个东西的名字叫‘叹银泪’,传说是水神共工因与火神祝融之争大败,愤而撞倒了西方撑天的不周山,以致天塌一角时,天神女娲因见人类饱受地裂天火,洪水龙害之灾,心感其哀,故而流下来的眼泪。所以这‘叹银泪’又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女娲泪’……”
飞龙听得愣了愣,不由得抬头望了望西边的天空,喃喃地说道:“那儿有座山吗?可以撑得到天吗?天会塌下来吗?这怎么可能呢?”
伤病书生眼见飞龙眼中自然而然地流露出迷惘的神色,不由得心中又是一阵沉思,还没有说甚么,已见到飞龙的眼光已经拉了回来,正以一种炽热好奇目光,凝视着他手上浮转着的“叹银泪”,诚挚地问道:“这真的是她的眼泪吗?天神的眼泪就是这个样子的吗?”
伤病书生忍不住摇了摇头说道:“飞龙先生,这种传说,多是后人将一些神话,穿凿附会,只为多一份浪漫感觉而已……”
飞龙听得又是一愣:“你是说,这不是女娲的眼泪?”
伤病书生叹了口气:“本宗是不大相信天神的眼泪会是这个模样的……”
飞龙哦了一声,而伤病书生则是接着说道:“可是神话虽不可考,但是本宗的这个‘叹银泪’,名列真人界十八奇兵之一,这却是本宗非常确定的……”
“十八奇兵?”飞龙的兴致又来了:“你的意思是说,这个软软地银液,竟然还是个奇特的武器?”
伤病书生点了点头:“不错,而且本宗就是想以这个‘叹银泪’,再向飞龙先生请教几手高招……”
飞龙很感兴趣地点了点头说道:“这倒有意思,这么个软软的东西,也能当武器?那你快使来瞧瞧……”
伤病书生见到飞龙的模样,就像是瞧见了甚么好玩有趣的玩意儿那般,眼中透着几许兴奋,也不知道怎么搞得,心中并没有因为飞龙这种态度而有太生气的反应。
照理来说,对于飞龙这种近似玩笑的态度,他身为七伤派的宗主,应该是会觉得这种态度,是一种极大的侮辱才对的。
但是连他自己也觉得有点奇怪,他其实并没有甚么受到对方侮辱的感觉。
这位飞龙澄澈的眼中,是那样的单纯好奇,是那样的充满兴趣,伤病书生知道飞龙的心里,一点侮辱他的意思都没有。
伤病书生知道,也许这位飞龙的所有表现,其实都是做假出来的。
可是至少到现在为止,在伤病书生的感觉中,并没有甚么不舒服的感觉。
相反的,现在他虽然已经摆明了要再次以七伤重宝“叹银泪”,来向飞龙试招,但是在他的心中,却并没有和敌人寻仇的感受,反倒有点在和自己门中之人互相讨教切磋的味道。
伤病书生自己也不大明白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如果飞龙真的是做假的,他只能说飞龙实在是假得太真了。
伤病书生停在那里好一会儿,当再次见到飞龙眼中的期盼之色以后,终于手掌轻抖,原本在他手上浮空轻转的“叹银泪”,立即上升到了约和伤病书生双眼平行的位置。
伤病书生左右两手并指捏诀,好象轻轻挑了甚么东西那般地顺势往两旁平伸而出,左右开分。
那个已经浮于他眼前的“叹银泪”,在缓缓地旋转中,立即如斯响应,从比拳头稍微小些的银亮液身上,分出了两滴约有指头大小的亮点,从叹银泪闪耀的光芒中左右拉出,宛如有两条无形的细丝,钓了两滴液身出来一般,景象之奇,简直好似在变戏法那样。
“飞龙先生,‘叹银泪’虽然是一种金属软液,但是它既然又叫做‘女娲泪’,就是指其几可称为天神之物,透铁破铜,宛如穿纸,飞龙先生注意了……”
伤病书生在说话之时,脸上的颜色从苍白中透出一股暗青,而且转眼间变得明显起来。
当他把话说完,双手捏诀,曲肘甩腕,拙指弹出。
原本从“叹银泪”中分拉出来的那两滴银亮稠液,突然随着伤病书生弹指的动做,咻地一声,竞往两边拉起了亮亮的两条长线,飞射而出。
台下的众位修真们,眼见伤病书生这两滴分出来的“叹银泪”,并未射向前方的飞龙,而是一左一右地分射而去,都有点搞不清楚伤病书生在搞甚么东西。
要射的话,不是也该射向那个飞龙先生吗?怎么会往两边的空处射去?
众人正在思量不透,忽然就发现那化成两条亮线,流飞而去的“叹银泪”,这一会儿已是在左右远方拉了个回旋,以一种难以言喻的速度,从左右两方对着飞龙长射而来。
经过了这一段距离的加速,伤病书生注入“叹银泪”中的左右各两千道气机,瞬间震动而出,小小的银液被激荡得出现了七层相叠的银雾,破风加劲,就从两边带着亮然响起的尖厉长啸,声势一转而为惊人之威,自左右夹击而来。
“叹银泪”的亮点虽小,但是回旋之后,银雾蓬放,尖啸如泣,再来的威力经让台下的修真们映眼入耳,脸上凛然了。
老天!就这么地转一转,怎么那两滴小小的“叹银泪”,倒好似化成了天上飞来的银雷了?
所有的修真,看见滚雷左右同来的威势,心中不由得抽紧了起来。
飞龙在这时,很快地往左右望了一下,两眼中露出了灿灿地紫红亮光,还是和之前一样,半步不退,双手同出,往两旁一分,就好象要接一个丢来的球儿那般,一付兴高彩烈的样子。
长飞而来的左右两团已蓬然化雾的“叹银泪”,就这么正正地击中了飞龙左右张开的双手手掌之上。
台下的众修真们,这回可算是心里有了准备,连忙在退出一段距离的座位上,不由自主地弯下了身子,好象这样就比较能闪过爆放而出的震波力量一般。
不料这回的结果却是大出众修真们的预想,但见那左右两团被震波引出的蓬然银雾,在距离飞龙左右张开的双手之外约三四尺的地方,就宛如被一堵无形的气墙给挡住了那般,“噗噗!”两响,银雾翻滚连连,却是怎么也无法再进一步。
接着在银雾之中,陡然银星两点,穿雾而出,射进了飞龙的手心之中。
然后那两团银雾,便像是被甚么强大的力量给反激而回一样,“蓬蓬!”两响,朝外飞弹而出。
大出意外的众修真们,才刚从位子上直起身子,却又没料到反弹而出的那两团银雾,就在这时,所有挤压在其中的气机,同时崩散,但听轰然两声,银雷倏然间化成了两条长达近四五丈的熊熊火龙,密密地气机爆放声嗤嗤连响,四千道暗劲外喷而出,把坐在附近的那些修真们,给连人带椅地整个掀了出去!
好在银雾所化的这两条长长的火龙,其实并不是真的火,而是强烈的气机被飞龙瞬间凝起的气墙给层层外弹了开来,崩散的气机由于太过密集,磨擦着空气,以致起了烈烈的虹光强芒。
而且由于飞龙的气墙潜力,把伤病书生的真元暗劲给外散了开来,所以这两条长长的宛如烈火般的虹光,虽然看起来猛烈异常,但是真正的威力,十成中已经被化去了九成。
即使是这剩余的崩散潜劲,对才刚松懈了下来,突变却又倏然而来的台下众修真来说,还是吓得他们心中惊骇,尚未来得及做出甚么反应,一群十几个人,两群总共二十几个人,已是连人带椅地被掀翻了过去。
台下顿时人影和椅子横抛摔飞,现场的两边立时大乱了起来……
哎哟叫痛声,惊呼提醒声,闪避带风声,混成一团。
虽然会场一南一北的两边乱成了一片,但是坐在别处的其余修真,却在这时看到了飞龙双手虚合,有那么两点银亮就在他手掌心里旋旋地闪着银色微芒。
之前飞龙在举手想要阻住“叹银泪”所化起的银雾之时,飞龙的神念已是先一步渗入了“叹银泪”之中,惊讶地发现,“叹银泪”小小的滴身之中,竟然密密地压缩了各两千道的气机暗劲。
飞龙立即聚元集气,瞬间同时在左右两手的手心之中,各自聚起了整整四千道的压缩气机,在肉眼难见的密密交错劲力中,几乎是没有几个人注意到,在“叹银泪”
散放的闪亮银雾中,莹然出现了两点淡淡的紫红。
当“叹银泪”的雾光,和飞龙手心之中,那两点几乎难以目见的紫红莹光相撞的前一刹那,紫红色的淡点突地抢先一步,蓬然轻爆,左右合计八干层的气机,瞬间由敛缩转为外拉,准准地锁住了“叹银泪”周围的七伤病气,一牵引一锁拉,霎眼间整个抽扯化散……
这两点“叹银泪”,就被飞龙这么生生地化去了伤病书生灌注在其中的四千道压缩气机潜劲,同时真元运力包锁,让这两滴“叹银泪”不由自主地脱出了拉开的气机牵引,直直地飞往飞龙的掌心之中,同时在穿透他手掌之前,缠力突现,丝丝而绕,终于控制住了这两个小小的叹银泪,让它在飞龙手心上净净而转,旋旋滚动,熠熠地闪着银色的亮光。
从“叹银泪”化雾如雷滚滚,长飞而来,直到飞龙聚起元气,破力散劲,其间的过程,虽然快得不及眨眼之间,但是里面每一丝力道拉锁内劲的精准与复杂,却是远非言语所能形容。
当那两滴“叹银泪”,落入了飞龙手中的气机控制之时,他的注意力即刻就在这一瞬间透入了手掌上的“叹银泪”之中,然后他才陡然地发现,这两滴看起来像是流体的银色软液,其实却是不折不扣的金属物质。
而且最奇怪的,是这种物质,只要适当地注入真元潜力,将其流体凝住,这个看起来软软的软液,就可以在瞬间转化成世间最坚硬的金属之一,穿钢破铁,确实可说是费不了甚么吹灰之力。
而且这种物质还有另一层特殊之处,只要是“叹银泪”还是处于这种软液状态,或分或融,几乎可以有无限的组合。
当他了解到这一点之后,便即聚气扣劲,双掌虚合,让这两滴叹银泪,缓缓地互相接合。
但见两滴“叹银泪”,才方一接触,立即就宛如两液相合般,马上混融成一颗银亮的滴液,丝毫没有任何曾经分开的痕迹。
飞龙正在惊奇世上物质的神妙之时,突然传来了伤病书生的轻叹:“碎金流银变形冰,许为真人界兵器中,质性最为幻异的三大武器;尤其此三者的透劲特性,更是让此三兵之中的每一个最细微的部份,都能运布着最密接的内劲……若不是本宗此时亲身得见,实在难以相信,天下间竟然有人可以将本宗密渗进‘叹银泪’中的四千道暗劲,宛如剥开柚子皮那般地层层拉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魔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