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魔传说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27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27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0:0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4
离,最后让‘叹银泪’恢复成原来的软液状态……就像飞龙先生方才所做的那样……”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可以很清楚地感觉得到,七伤宗主伤病书生的这一段话,语气里面已是很明显透出了他心中的震惊与敬佩之意。
绝大部份观战的修真,方才除了见到银雾化为长丽狂烈的虹光,在南北两方引起了一阵混乱之外,实在是察觉不出这里面到底发生了甚么玄妙的事。
因此他们在听见伤病书生暗带尊敬的话语之后,都不由得心中讶然。
不过他们瞧不出来,台上的宗主级人物们,可不会瞧下出来。
在台下一些比较细心的修真们,暗中观察着那些宗主们的脸上神色,这才发觉,说话的虽然是七伤派的宗主伤病书生,但是好象有下少宗主脸上都透出了极有同感的神情。
甚至有些比较沉着脸的宗主,已在这时轻轻地皱起了双眉。
这位飞龙先生功力之高,显然大出一些宗主的意料之外。
七伤派的宗主伤病书生,功力岂同小可?再加上他的七伤病气曲折回绕的特性,素有盛名,不料居然会被这个飞龙不知道用了个甚么手法,把密布压缩着七伤病气的那小小两滴“叹银泪”,给这般生生地抽离化解尽净,还原成不着一气的软液状态。
有几个宗主,已是在心中忍不住悄悄自问,如果今天站在飞龙位置上的,是他们自己,对于七伤宗主使出来的这么一招,虽然还不至于不知道如何应付,或是承接不下来,但是要像飞龙这样,赤手在瞬间化尽小小的两滴“叹银泪”中所有压缩的七伤病气,自忖实在是一点把握也没有。
这么说起来的话,飞龙现在已经由伤病书生自己所说的话,证实了他这一波的攻击,已是被飞龙给完全破解了。果真如此,那岂不是说,这个飞龙,别的不谈,至少也不会比自己这个宗主差到哪里去了?
真人界甚么时候出了这么一个功力至少是宗主级的顶尖高手?
怎么之前一点也没听说过这么一个人?
难道他真的就是凤阴魔宗的凤音鸣宗主和黑羽魔巫宗的拜月巫王,口中所说的吸化神魔吗?
但是看他方才以压缩对压缩,伤病书生的气机还有那两滴小小的“叹银泪”当做聚劲的依归,而飞龙的气机却是完全凭空凝形,没有任何的物质助力,如此居然还能够这样就把伤病书生的压缩气机给生生拉开化消,看那紫红两色气机的质性,倒还真有点像是阴阳和合派听说是后来才由紫柔宗主重新发现的正统紫阳赤阴真气的气机特性,反而一点也感觉不出有甚么吸化的特性。
面对像七伤宗主这样的对手,要说还能把自己真正的真元特性,隐藏得这般丝毫不露,实在是这些宗主们心中很难置信的一件事。
而且更奇怪的是,这个飞龙先生从开始到现在,所有的反应状态看起来,他不但一点也不像是那个潜隐狡诈,让几个起誓必要堵住吸化神魔的宗派怎么也堵不住,深沉无比的吸化神魔;说得更实在一点,这位飞龙先生还更像是一位刚踏入真人界不久的雏修。
但是他如果真的是一位初引渡到真人界的雏修,却又如何会有这么一身已经证实绝对是属于宗主级顶尖高手的深厚修为?
在惊觉飞龙一身深奥的功力修为之外,一连串的问题,马上就被心思细腻的各派宗主所考量到了。
只是对于这样的问题,这些心中困惑的宗主们,一时还找不到甚么切确的答案。
所以他们只有暂时压下心中的疑问,以一种完全不同的眼光来看台上的那位飞龙先生了。
飞龙自己,倒是一点也没想到那些宗主们心里的各种念头,听了伤病书生对他所说的话,反而引起了他的好奇,连忙开口问道:“七伤宗主,你说的‘碎金流银变形冰’,指的是甚么东西?”
伤病书生对于飞龙会问出这种问题,现在好象也不再觉得有甚么奇怪,便即笑了笑说道:“这是真人界里,以兵器本身的组成质性最为特异着名的三种武器……飞龙先生应该可以猜得出来,这里面说的‘流银’,指的当然就是本宗手上的这个‘叹银泪’了。而三大异质兵器中的‘碎金’,指的就是八残门宗主残破心所用,十大魔刀中的‘碎心刀’,散而复合,合而倏散,确实可以称得上是变化莫测……”
飞龙听到这里,两眼不由得就很自然地往同样坐在东方厢座,四肢中有三肢已残,脸上戴着个骷髅面具的八残宗主残破心望去,但见他有点破旧的骷髅面具后面,透出两道沉沉的目光,一声也不吭,实在瞧不出他在心里想些甚么。
这个八残宗主,不但两只手都是铁钩,连脚都有一只是铁柱做成的义足,实在是让人怎么想都想不出来,这样一个只剩下一只腿的人,是要怎么使刀?
而且看他周身上下,也没有甚么地方是配着一柄刀的,更加让人捉摸不透。
“八残门,以前不是叫做七残门的吗?”飞龙眼见到三异兵中的“流银”,质性如此特殊,心中实在是很想瞧瞧所谓“流金”的碎心刀到底是长得甚么样子,但是他又发现八残门的残破心宗王,四肢断去了三肢,一下子也不晓得该怎么开口,只好问了句以前他听九鬼姑说起十大魔刀时,所提到的讯息。
伤病书生有点意外地望了望飞龙一眼:“飞龙先生看来也不是对真人界真的完全陌生嘛……”
飞龙尴尬地抓了抓脑袋:“呃……啊……这个这个,其实这个也是我最近才听九姑长老说起的……”
伤病书生见八残门的残破心宗主只是以沉沉的眼光瞪着飞龙,没有说一句话,方才接口说道:“八残门以前确实和本宗一样,同列双七,乃以七残堂而得名,但是这一次他们在邪宗大会报到叙位之时,因为他们多增加了一个‘残手堂’,是而正式通告天下,自今改为‘八残门’……”
“原来是这样的呀……”飞龙恍然地继续问道:“那么‘碎金流银变形冰’
里的变形冰,又是甚么呢?”
“变形冰,指的就是十大魔刀里的另一柄异刀,也就是诡刀宗宗主千零一刀客的‘妖妗妙形刀’了,此刀原为极阴之刀,和十大仙剑中的火阳神剑极性相对互克,火阳神剑以剑身内含先天离火着称,而妖妗妙形刀除了冰阴之性以外,则是以‘刀身妙变,化形万千’出名,严格来说,此刀并没有一定的刀身……”伤病书生心中忽然有一种在为新进的门下,解说真人界的诸多传闻,以增加他们阅历的怪异感觉。
“没有一定的刀身?”飞龙喃喃地重复着伤病书生的话,同时两只眼睛又忍不住往诡刀宗的宗主,那位绿眼睛,高鼻子,头上戴着顶大红羽毛宽边帽的千零一刀客望了过去。
就在这时候,没见过甚么世面的飞龙,突然问出了一句令人大感意外的话:
“这位千零一宗主,双眼好象树叶般绿盈盈的,大概也和九幽派的鬼眼大法一样,是练一种甚么大法所致,可是他的气机根源,全部集中在双腕之间左右十二处,在双眼内窍之上,一点也没有特别的气源痕迹,完全无形无影,想来一定就是那个甚么妙形刀的甚么刀诀了……真的是一点痕迹也没有哩……”
飞龙此话一出,所有台上的宗主们都一下子愣住了,连台下的修真们,都在乍听之下,彼此你望我,我望你,仓促间弄不懂飞龙所说的这话是甚么意思。
过了好一会儿,才由台下哄然爆出一阵大笑,接着就是你一声我一声,整个台下已是笑成了一团。
连台上的大部份众位宗主们,虽然为了顾及颜面和威严,没有像台下之人那般地毫无忌讳,大笑出声,但也是一个个脸色古怪,眼中透出了一种难以形容的神色。
但是也有几个毫不避忌的宗主,反倒是捧着肚子笑得哇哩哇啦的,比台下的修真们还要夸张。
其中脸色最为怪异的,实要算是被飞龙指为气诀功法,高明得无迹可循的千零一宗主了。
他的绿眼珠其实乃是天生而成,这在西方的人种中是很常见的事,不料今天居然会被一位来历神秘的飞龙先生,误以为他能把眼珠子练绿,同时气机还能修练于无形,并且大表赞佩之意,实在是让他有点哭笑不得。
照理来说,这种话简直已经是一种间接的侮辱,以他身为宗主之尊,是绝对不会放过说出这种话的人。
但是现在的情形,却是和一般的状况大大地不同。
一方面,千零一宗主也不知道是为了甚么,就是感觉到飞龙坦诚的脸上,是如此直接地流露出了敬佩之意,让他确切地感觉到,飞龙之所以说这话,实在是因为见识浅陋,其中半点也没有任何取笑或者侮辱的意思。
面对着这样的一个傻汉,跟他生气简直就是在和自己过不去。
另一方面,虽然飞龙误以为他这天生的绿眼珠,乃是由练功练出来的,实是在众目睽睽之下闹了一个大笑话,但是飞龙在话中所说关于他手上气机根源的事,却是让千零一宗主在哭笑不得的状况下,内心起了一阵震骇。
他千零一的练气元脉根基,确实就是在左右腕间的十二处穴源。
这种事,连他身后的门中长老,都不见得知道了,这飞龙是怎么一眼就给瞧了出来?
想到了这里,千零一宗主就算是想笑,也有点笑不出来了。
于是就这样在脸上流露出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怪模样……
当然,千零一宗主心中的震骇,虽然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但是其它的宗主们,可也都是经验反应顶尖快速的老修,此时见了千零一脸上这种怪异的表情,立即就推测出了他为甚么会有这种表情的原因,不由得在忍俊不住的同时,心中也觉得一阵讶然。
只不过有些宗主,虽然心中也有些惊异,但是实在是忍不住那种好笑的冲动,依旧是哇哩哇啦地大笑着。
其中尤以侏魔宗的小盘环宗主最为夸张,整个人已经倒在桌子上,抱着肚子哇哇哇地叫着,好一会儿才从桌子上爬了起来说道:“哇哈哈……飞龙老兄……你果然是慧眼烛照……竟能瞧出诡刀宗的宗主那双绿眼睛是练功练出来的……”
飞龙见到自己的一席话,竟然引得全场如此反应:心中大约也估到了必是自己又闹了个大笑话,此时听到侏魔宗的小盘环宗主这么一说,一下子也弄不清楚他的意思,只好嗯嗯啊啊地不大敢搭腔。
这时候,阿提蜜斯派的蜜斯宗主也眯起了眼睛,对着飞龙说道:“飞龙先生,如果千零一宗主的绿眼睛,是练了妖妗妙形刀的秘法之后,才变成绿色的话,那么你看我这一双蓝眼睛,又是练了甚么法诀?”
金发蓝眸的蜜斯宗王,这话一问出来,连飞龙自己都有点傻了。
是呀!如果千零一的眼睛是练出来的,那么蜜斯宗主的如水蓝眸,又岂能例外?
飞龙这时总算也想到自己之前的话,问题是出在哪里了。
于是他连忙对着诡刀宗宗主干零一歉然地说道:“这是我的见识太浅,千零一宗主请别太见怪……我的心里是很想见识见识七伤宗主说的妖妗妙形刀的……所以才会这么地乱猜一通……”
千零一这时已从讶然中恢复,闻言只是撇了撇嘴,唇上修饰整齐的胡子跟着耸动了一阵,然后才以一种阴阴的语音说道:“如果飞龙先生想瞧瞧,那也简单,就换本宗来向飞龙先生请教一两手吧……”
伤病书生听见了千零一这么一说,连忙就跟着说道:“慢来慢来,本宗和飞龙先生这一关还没完呢……”
飞龙听了愣了愣:“七伤宗主还要继续吗?”
伤病书生双目移回到眼前还在回回而转的“叹银泪”:“那当然啦!至少也得再让本宗使出最后一手……”
您阅.读的电子书来至ωωω,ūdtxt,Còm

第十六卷 阴阳祖师 第五十九章 搜神显像
(起点更新时间:2003-4-17 20:15:00本章字数:23819)

“最后一手?”飞龙喃喃地低声重覆着。
伤病书生这时双眼精芒已开始快速内缩,并没有理会飞龙,反而有点像是整个人的心神都贯注到了眼前那个依旧在缓缓旋劲着的“叹银泪”中那般,连脸色整个都快变成青色的了。
就在这个时候,伤病书生面前的“叹银泪”突然像是煮开了的水般,在转动的同时,银亮的表面倏地开始波波波地快速震动着,看起来就像是其中有数以千百计的细小气泡,正在努力地往外头冲去,撞得“叹银泪”本来光滑的表面突突滚动,宛如沸水。
紧接着,那个其中气劲冲激越来越强的“叹银泪”,终于蓬然化成了密密地银亮细点,往外散了开来。
之前吃了那两滴“叹银泪”外溢气劲苦头的台下修真们,乍然见到了此景,心头不由得就吓了一跳,连忙就准备起身闪避。
两滴叹银泪就把他们二十几个人给掀翻了,这下蓬然飞洒出来的,密如细雨,至少也有几十个银亮的光点,要是再呆呆地坐在那儿,岂不是得被刮回姥姥家了?正因为心中这么想着的台下修真,还真是不在少数,所以就在“叹银泪”往外散洒之时,马上就引起台下一阵骚动。
可是就在这些想躲远些的修真们有所动作的时候,紧接着他们就发现,伤病书生那已化散而出的“叹银泪”滴群,并没有如他们所料想的那般往外崩射,而是在伤病书生的面前,散成了点点宛如银亮蜂群所合围而成,大小约有人般高的圆球形体。
“叹银泪”滴群在形成这么一个奇特宛如蜂球的形态时,整个球体依然在缓缓转动着,只不过这时银泪滴们均匀地散于球体之中,反射的光面立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魔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