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魔传说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30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30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0:1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4
宗主们不知道他的出身,根本连怪飞龙自己也不晓得。
由于飞龙坦率真诚的反应,倒是大部份的宗主们都认为飞龙之所以会这么说,并不是刻意要欺骗他们,而是说的老实话。
只是真人界除了已知的天下四方之外,难道真的有个甚么隐秘而又不为人知的所在?
所以当大家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八残门的残破心宗主已是用铁钩磨了磨脸上的骷髅面具说道:“凭目前在场的众位同修们,几可说已是聚集了天下间快一半的宗派之主,难道还会有甚么地方我们不晓得的?”
一直很少说话的妖剑魔主,这时则是嘎嘎地怪笑道:“残破心宗主,你这话可是说得太满了一点……”
残破心听得愣了愣:“妖剑前辈这话怎么说?”
“别的不说,就以现在离我们不远的‘太玄原始神魔洞’来看好了,从有这个地方开始,进到里面去的人倒有不少,但是我们何曾有哪一个人见过洞中有人出来过?所以就光说这个洞里,就没有人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残破心又愣了愣,如果以妖剑魔主这么说的话,倒也是不错。
妖剑魔主接着又继续地说道:“再说正派六大头共同尊为客座长老的‘驻形永生宗’和琅环海的‘录籍宗’好了,若不是一千两百年前‘罗喉风波’中,有个蒙面的肥家伙说他就是‘驻形永生宗’七大长老之一,又有谁知道驻形永生宗是个甚么样的宗派?在这之前,还有不少人以为所谓的‘驻形永生宗’,大概就和‘太玄原始神魔洞’一样,是个空壳门派哩……甚至是据说收集了普天下最完善秘本典籍的‘录籍宗’好了,又有谁清楚地知道他们宗派所在的‘琅环海’是在哪个地方?”
众位宗主们,在听了妖剑魔主的这一番话之后,还没来得及整理各自心中的思路,另一位也很少说话的心魔尊,已经以一种淡淡地语气接在妖剑魔主话后说道:“除了妖剑方才所说的之外,再如邪之异者的‘深海兽鱼宗’,派中之人从未踏上陆地一步过;正派‘地行宗’,门人终年不见天日,宗派更是位于真人界‘奇迹八城’之一的‘地底之城’;而另外一派‘飞云宗’除了举派都在也属于‘奇迹八城’之一的‘飞行之城’外,所有派中的人,据说从未踏落地面过;唯一的一位例外,大概就是由‘飞云宗’带艺再入‘大罗仙宗’的飞云真人了……
这些地方,真人界又有哪几个修道者真正去过?”
妖剑魔主和心魔尊一前一后的话,果然让台上所有的宗主们没有甚么话说了。
只不过本来也打算找飞龙寻仇的杀魔宗杀读先生,有点冬烘相的脸上沉沉的,虽然手上拿出了柄白纸折扇,模样也看不出有甚么不同,但是实际上对于飞龙,早已在心中溢满了杀机,只不过这时却像是发现找错了对象般地对着拜月巫主说道:“拜月前辈,之前前辈不是说吸化魔人就是他吗?怎地方才瞧起来,这位飞龙先生专修的,不像吸化魔功,倒还比较像是‘阴阳和合派’的功法……”
凤音魔宗的凤音鸣宗主,则是冷着脸儿,以一种沉硬但是依然悦耳的声音说道:“本宗瞧起来,他使的也并不像是‘阴阳和合派’的‘阴阳和合真气’呢……”
弯月刀宗的勾尾宗主,则是拈着唇上翘翘的胡子,灰色的眼中露着钩钩笑意:“凤宗主瞧左了,飞龙先生使的不是‘阴阳和合真气’,而是以前他们还叫做‘阴阳宗’时的玄奥密技——‘紫阳赤阴真气’,当时‘阴阳宗’的‘阴阳界主’,就是靠着这门异功列入了‘东方三第一’之中……”
有几位也同时认出了飞龙“紫阳赤阴真气”的宗主,听了这位勾尾宗主的话,心中都有些意外。
这位一向都在西方真人界活动的弯月刀宗宗主,没想到对东方真人界的阅历还真是颇为广博……
这里面心中感受最深的,当然就是阴阳和合派的诸人了。
尤其是阴姥姥和阳公公,耳听有人说出这位飞龙先生练的就是以前“阴阳宗”赖以成名的绝技“紫阳赤阴真气”,而反还提到了阴阳界主祖师的称号,不由得就感到心中一阵激动。
抚今追昔,岂不叫后人惭愧?
看来这位来历如谜的飞龙先生,果然是他们“阴阳宗”未履人世的前辈祖师。
阴姥姥和阳公公,此时也已经更加的确定,之前他们身上的气机会产生这么大的反应,必定是受到了飞龙身上无比浑厚的紫阳赤阴真气的感应牵引,才会如此的。
不然为甚么清凉仙子一点也没有甚么特别的感觉,却只有阴姥姥和阳公公会感到那种宛如扯心拉元的趋向。
拜月巫主听了杀读先生的话,脸色依旧没有甚么变化,只是转头对着十四巫中一位最年轻的弟子横了一眼,目光之中阴骛之气勃然而出,虽然没有说甚么话,但是那名弟子已是连忙站了起来,对着拜月巫主躬身恭敬却依然难掩脸上恐惧之色地颤声说道:“禀巫主,弟子确实是亲眼见到这个飞龙袭击师父的……绝无谎言……他还把师父整个人给吸成了婴儿般的人干……弟子说的都是真话……”
这个站起来的弟子,原来就是接任师父咒巫的咒巫子,同时也因为他的师父横死,今天才能轮到他坐到了台上专为宗派主要干部准备的座位。
尽管他说的话像是极为诚恳,但是拜月巫主也没有多说甚么,只是鼻子中冷冰至极地“哼!”了一声,也没有甚么特别的表示。
不料咒巫子一听到拜月巫主的这一声轻哼,竟像是骇得连站都站不住了,双腿一软,即刻跪了下来,语音中露出了浓浓地害怕:“巫主……巫主……弟子当着咒希夫祖师灵机起誓,之前所言,并没有甚么地方刻意欺瞒……所有言语,都是实在的……没有任何虚假……”
坐在后面,见到巫主虽然并没有甚么特别的表示,但是心中反而觉得大大不妙的瞳巫,这时连忙也站了起来,对着拜月巫主躬身说道:“巫主,咒巫子说的应该是实话,还请巫主细察……”
拜月巫主这一回脸上不悦的神色就很明显地表现了出来:“瞳巫,还亏本巫主一向说你的眼力,在派中弟子辈里要算是最好的了,怎么也和这个混帐咒巫子那般,说起了这种浑话?”
瞳巫见巫主连自己也骂了进去,立刻就垂下了头,连腰也躬得更低了。
拜月巫主对瞳巫,显然和之前对咒巫子的态度不大一样,话才说完,立即又接着道:“这位飞龙,练得明明就是‘阴阳和合派’的‘紫阳赤阴真气’,而且其气机之纯厚难测,连本巫主也没甚么把握能制得住他,到了这种程度的紫阳赤阴劲气,吸入外来浊气,只会拉低自己本身的修为,又怎么还会去练‘吸化魔功’?这里面气机相克的道理,想来你也不会瞧不出,如何还会在这里替这个糊涂的咒巫子说话?或者你瞳巫这么说是暗指本巫主眼光会看错?”
瞳巫这时候,已是额上渗汗,头更垂,腰更低,连话也不敢再说了。
经巫主这么一提醒,瞳巫才发现自己出来替咒巫子说话,果然是有点思虑不周。
巫主说的不错,这位飞龙先生凭藉着自己功力的展现,几乎是已经间接地为自己不是吸化神魔的事实,提出了最有力的反证。
以他这种修为已达凝气如实的修为特性,体内根本就已经绝对不会客许其他质性稍有一点不一样的真气存在。
这里面只要有一丁点的不同,他的真气要想做到像方才那般凝如实物的“大液元”状态,是绝对不可能的。
如果这位飞龙真的就是吸化神魔,那么即便是他的功力再高,修道的走向也会趋向另一种“大混元”状态,而不是这种“大液元”状态。
液元混元,其实无关正邪,指的纯粹就是修道人真元的一种状态而已。
这也就是说,即使是一位邪修,只要他修练的,就是他最专精的功法,完全不掺其他的杂气,天资加上努力,还要配合重要无比的机缘与极为长久的时间,他最后还是会走上这种“大液元”的状态。
可是“大混元”就不是这么回事了。
在真人界中,即使是邪宗里,会去习练“大混元”的,实在是少之又少,算来算去,大概只有一个“吸日夺月派”和“龙阳派”,因为是在法诀中掺入了采吸他人功力的术法,因此勉强可以算上是属于混元类的宗门。
本来现在的阴阳和合派,说得广一点也可以算是,但方才已经有宗主指出了,这位飞龙先生习练的,是“阴阳宗”的“紫阳赤阴真气”,而不是现在“阴阳和合派”
的“阴阳和合真气”,这里面的差别,其他人看来也许分不大清楚,会认为应该都差不多,但是在拜月巫主这种大行家看来,这两种真元的趋向,根本就是完全不一样这些比较深一些的修道概念,以十四巫中的瞳巫来说,本来应该都知道的。
而这也是拜月巫主为甚么会指责瞳巫的地方。
如果你都知道这些,那么当见到飞龙先生表现出了“大液元”状态的真气等级时,根本就已经推翻了所有说他就是“吸化神魔”的一切指控。
不管吸化神魔的功力,有没有现在的飞龙先生这么高,这位个性纯真,内元也是同样纯真至极的飞龙先生,绝对不会是吸化神魔。
这么推论起来的话,瞳巫在这个时候还支持着咒巫子的说法,确实就有欠考虑而且以之前发生在飞龙身上,假鬼符接任九幽宗主被凤音鸣宗主揭穿的事情,再加上飞龙到现在所呈现出来的那种几乎就像是雏修的情形看来,飞龙会还没弄清楚黑羽七巫的意思,就连忙抢着承认的怪异与不合理,马上就可以说得通了。
就诚如瞳巫等人向拜月巫主报告飞龙就是吸化神魔这件事时,拜月巫主第一个问他们的,就是如果她们和飞龙相遇时,既然飞龙已经认出她们看破了他就是吸化神魔的这件秘密,凭当时的情形,明明要把她们全部杀了灭口,也不是一件困难事的话,那么飞龙为甚么还会这么轻易地放她们回来?
拜月巫主的这个问题,马上就让回报的黑羽七巫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了。
只不过由于咒巫子信誓旦旦的模样,让拜月巫主虽有疑问,但是至少也信了六七成,因此之前就联络了四五个一直想围剿吸化魔人的宗派,打算在今天让这个吸化魔人现形。
这也是为甚么拜月宗主在叫开飞龙就是吸化神魔,而又表明要动手让他现形的同时,却并没有马上动手的原因。
因为他还是觉得这里面确是有些地方不大对劲。
所以当七伤派的宗主伤病书生,表明要为派中的三位长老报仇之时,拜月巫主二话不说,马上就让了。
当飞龙以液化凝实的紫阳赤阴真气,破去伤病书生倾力的一击时,拜月巫主马上就确定,他之前的推论并没有错,这里面一定是有些蹊跷,因为这个飞龙先生,绝对不会是以吸化他人功元为修练之基的吸化神魔。
拜月巫主可不是个糊涂宗主,行事之谨慎当然非比一般。因此即便是在门下弟子如此强烈的确定下,依旧不急着冒失出手。
这一点,总算他是做对了。
因为经过飞龙这么一坦然掀出了他其实根本不是鬼符的内幕之后,一切在拜月巫主心中的疑问总算就有了合理的答案了。
否则,不论以他拜月宗主己列入“极顶高手”的功力术法,姑不论能不能擒制这个来历神秘的飞龙,这立脚启战的根底,他拜月巫主就已经是错偏了。
因此,虽然拜月巫主没有再继续搞错下去,但是丢大脸虽已避免,然而小脸却也是丢定了。
这所有的根源,当然就是这个信口雌黄的咒巫子了。
因此当咒巫子还直说他讲的都是真话时,拜月巫主根本理都不理。
却没想到一直被他赞许为除了他以外,派中眼力最好的瞳巫,竟连想都没想周全,就出来替咒巫子说话,着实令拜月巫主极为不悦。
当瞳巫想清楚了这些,才知道自己真是犯了多么冒失的错。
只不过话又说回来,“大液元”和“大混元”这种区别,虽然瞳巫是明白一些,但毕竟她离这样的层次还太远,一下子会想不到,不像已属于“极顶高手”的拜月巫主这么一见即明,所以瞳巫会犯这样的错,只能说是思量不周,还不算是甚么顶大的过错。
像咒巫子这般,让宗主做出了错误的判断,在这种场合等于是栽了个小跟斗,会被怎么处罚,实在是现在还不敢预估的。
然而当瞳巫想通了这些后面的来龙去脉之后,咒巫子显然还没弄懂,依旧是在那儿剖心掏肺地强调着他说的都是实话:“巫主,弟子真的瞧见了他在冒充九幽派宗主时,就是以这一身黑袍,就是以一副面具,攻击师父的……可怜师父被他在转眼间吸得不成人形……”
这时当瞳巫再听到咒巫子呼天抢地的越说越大声时,真是连吭一下都不敢了。
拜月巫主对咒巫子倒也没有特别生气的模样,只是淡淡地问道:“所以,咒巫子,你的意思是说,你还是肯定这位飞龙先生,就是吸化魔人了?”
咒巫子连忙点头说道:“是的,宗主,这是弟子亲眼所见,绝对不会错的……弟子可以当着祖师的法识赌咒……”
“赌咒吗?这倒是不用了……”拜月巫主还是淡淡地说道。
“是是是……巫主既愿相信弟子,就请巫主一定要为师父报仇呀……可怜师父被这人狠心地吸尽真元,整个人就跟条破抹布似的……”咒巫子此时竟又把之前在黑羽七巫面前使出来的那一套,又搬了出来,看样子若不是台上众目睽睽,不好太过槌胸顿足,他说不定为表示哀痛,还会嚎啕大哭起来哩!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魔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