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魔传说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31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31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0:2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4
    
只不过拜月巫主可不是黑羽七巫,此时虽然依旧是和颜悦色,但是比较了解巫主个性的黑羽七巫,都已经暗中在替咒巫子叫不妙了。

    


    “你是不是很想替咒巫报仇?”拜月巫主还是没有任何生气的模样。
咒巫子见问,连忙就加强着语气说道:“巫主,只要能替师父报仇,即便是叫弟子粉身碎骨,弟子也绝不推辞……”
拜月巫主定定地直视着咒巫子:“你说的这话是真的吗?”
虽然感觉出巫主会这么问自己这种问题,有那么一点不寻常,但是话已说出,咒巫子只好硬着头皮地说道:“弟子所言,都是千真万确的……”


    “好!”拜月巫主双目突亮:“既然你咒巫子这么有决心,那么本巫主就成全你吧……”
咒巫子有点惊疑地抬头望了望拜月巫主,正弄不懂巫主为甚么会说出这样的话,现场的情势立变。

    
拜月巫主单手突出,也没见到甚么,但是台上场边,已是立即响起了嘎然大震的妖叫魔吼声,七八条暗黑的影子,也不知道是甚么东西,更看不出从哪里来,只觉得前一瞬间还没有甚么异常,下一瞬间那七八条有点长长的暗影,已是嘎然出现,窜进了咒巫子的手脚身体之中,其速之快,实在让人连闪都来不及。

    
暗影一切入咒巫子的手脚,咒巫子的四肢,立刻就好像是突然挂上了奇重无比的铁块那般,“叭!”地一声四肢着地,往后便倒!

    
在他的手脚撞到会台的台面时,竟然还发出了

    “铿锵”的重金属撞击声。
咒巫子大吃一惊,身不由己地躺到地上时还叫着:“巫主……弟子……”
话才刚说了个开头,那几条长长的暗影,除了飞入了咒巫子的四肢之外,已经有些窜进了他的躯体之内,其中一条刚好穿入了他正在躺下的胸膛,正在说话的咽喉顿时凝结如石,让他再也说不出话来,同时躯体也立即变得宛如重物,当场砰然倒地。

    
咒巫子虽然已经像块石头般地倒在地上,浑身如僵,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但是他的双眼中,依然毫无掩饰地露出了骇然之色。

    
他万没料到巫主会这么突然地就把他著名的术法

    “黑羽八煞”给施放在自己身上。


    “黑羽八煞”据说是由

    “黑羽魔巫宗”第一厉神

    “毗婆尸”在转元成为护宗法识之时,所留下

    “毗婆尸召魔拜月刀”上,刀柄尾饰的八只羽毛所秘法练制的锁身大法。

    


    “毗婆尸”这个词,在黑羽魔巫宗的法咒解释里,就是

    “钢铁杀神”的意思,所以由召魔刀柄的那八支黑色羽毛所炼制的术法,也和

    “钢铁”有关,只要羽煞入身,立化精钢,丝毫不能动弹,而且羽煞入身的时间只要超过一刻,整个人就会变成钢铁人像,是真人界极有名的定身锁形术法。

    
尤其拜月巫主像是非常喜欢用这种怪异的法术,除了对敌手经常祭起施放之外,拜月巫主也经常对宗派中不服管教或是犯了重大错误的门下使用这种法术,而且通常都是让

    “羽煞”在这些人的体内待得超过一刻,等到这人整个地变成了一具铁铸的人像之后,才会收回羽煞。

    
当咒巫子明白巫主竟是使用了这种术法来对付自己之后,心中马上就慌了,因为他见过派中巫主堂上,两边摆了将近百具的钢铁人像,以立巫主之威,也曾经亲眼看过巫主将这种残毒的术法,用在那些倒楣的人身上不下十次。

    然而他却从未见过,也从未听过,中了这种术法的人,有任何一个人,巫主是在一刻的时间之内,就将羽煞给收了回来的。

    
这也就是说,所有他见过或听过的人,只要是中了

    “黑羽八煞”的,每一个人最后都被搬到了黑羽魔巫宗巫主堂上,加入了那些钢铁人像的行列。

    
这岂不是就表示他咒巫子这会大约也是得到巫主堂前去报到了吗?

    
想到了这里,咒巫子虽然身体一点都不能动弹,但是原来的脸色已是在瞬间整个地变成了铁青色,也不晓得是因为心中惶然所致,或者是羽煞转化肉身成为铁质的作用已经开始。

    
在咒巫子惊骇与迷惑的眼光中,拜月巫主趋前低头,脸上依然和之前一样带着淡然的神色,对着咒巫子说道:“既然你说为了能替咒巫报仇,即使粉身碎骨都在所不辞,那么本巫主也不要你粉身碎骨,只想瞧瞧你到底是看见了甚么……”咒巫子的眼神在这一瞬间突然变得惊骇而恐惧,露出了乞怜的目光。

    


    “你怕甚么?本巫主又不是要你‘粉身碎骨’……”拜月巫主右手一翻,突然在他手上嗡然现出了一面不停旋转,黑色如墨的小镜子。

    
在场的众修真,不论是黑羽诸巫,或是其他宗派之人;不论是台上或者是台下,一见到这一面小镜子,有些人已是忍不住低声惊呼:“搜神镜……这是搜神镜……”
拜月巫主移眼望向了手中嗡然轻旋的黑色小镜子,好像是在对着咒巫子说话,但又有一些像是在对台下议论纷纷的修真们说话:“这面小镜子叫搜神镜,名列真人界十六妙宝之一,虽然不是甚么威力强大的战斗宝物,但是搜神显念的特异效用,却不是一般的战斗宝物所能做到的……”
当拜月巫主在说话的时候,本来在他手中旋转的

    “搜神镜”,突然就这么停了下来。
这面镜子的镜面,一反一般镜子的银亮反光,而是透出了宛如镜身般的黝黑,看起来不但不像是一个镜子的镜面,反倒更像是一个黑深深,沉幽幽地洞口。

    
镜子的周围,浮雕着一些宛如符咒般的怪异图案,看起来有一种妖邪无比的感觉。

    
镜子的底部握手处,则是一支宛如尖刺的长椎,同样黑幽幽地闪着冷光。

    
从搜神镜停止旋转开始,就缓缓地浮飞到了咒巫子躺平的脑袋上方,尖利的黑椎尖,就停在咒巫子惊慌的双眼眉心上,等到拜月巫主的话说完,这个搜神镜竟然就这样柄椎对着咒巫子的眉心,嗡嗡嗡地开始旋转了起来。

    
只不过,这一次,搜神镜在旋转中,已是对准了咒巫子的眉心,慢慢地沉钻了下去……
从咒巫子的额上,立即噗地溅起了鲜血,咒巫子虽然痛得连哼都哼不出来,但是手脚都在不由自主地抽动着,显示他绝对感受得到这种尖椎钻额的痛苦。

    
在搜神镜嗡嗡的旋钻中,在场的每一个人,几乎都能听见在嗡嗡的旋转声中,还有一种利椎钻骨的吱吱磨擦声,听来实在让人汗毛直竖……
搜神镜越钻越低,终于在众人牙齿发酸中停了下来,拜月巫主立时挽手捏诀,指尖嘶然起烟,原本宛如深洞的镜面突地莹莹亮起,在镜面上映出了一条条纵横斜闪纷乱线条,来回跳动,看起来倒也颇为绚丽。

    
拜月巫主的口中念念有词,也不晓得是在念些甚么东西,但是他呜哩呜啦的声音振动,显然引起了搜神镜更为急剧的变化,镜面上或横或竖地出现了更多的纷乱线条,一闪一闪地放出强光。

    
拜月巫主手上所捏的诀指,此时也莹莹亮起了一点青光,但见拜月巫主扣指一弹,青光飞出,嗤地射中了搜神镜的镜面,蓬然散起了十七八点的青色星火。

    
而就在青色星火出现的那一刹那,搜神镜的镜面上霍然现出了一个人形……
在镜面上现形的这个人形,刚开始的时候只有一个概略的轮廓,而又影像时摇时闪,不很清楚。

    
拜月巫主手捏法诀,立时往搜神镜一指,搜神镜马上如斯响应地微起震动,被深插入额的咒巫子脑袋里也

    “喀啦喀啦”地发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怪异声响,但见咒巫子的双目猛翻着白眼,看起来就像是有个甚么东西正在他脑中不停地翻搅着一般……
然后搜神镜突然停止了微震,而镜面上的人形也陡地清晰了起来。

    
出现在镜面上的那个人,竟是十四巫中最美丽的嫔巫。
那个在镜面上的嫔巫,好像正对着镜子这边的众人微动着双唇,就像在说着甚么话那般,可惜搜神镜上只有影像,没有声音,所以也不晓得嫔巫到底在说些甚么。

    
拜月巫主右手捏诀指着插在咒巫子额上的搜神镜,左手却从怀里取出了两支暗青色,像是长针般的尖刺,俯身将其中一支往咒巫子的右耳孔里插了进去,咒巫子的右耳膜立即就被长针刺破,从他的耳中渗出了丝丝的血液。

    
拜月巫主宛如不见,又把另一只长针插进了咒巫子左边的耳孔之中,而咒巫子浑身无法动弹,只能宛如抽紧肌肉般地轻轻震了两下身体。

    
这个时候的咒巫子,额上渗血,流过脸目,双耳中也渗出了红中带黄的血液,整个脑袋几乎可以说是染满了腥红色的鲜血,望之实在让人悚目惊心。

    
拜月巫主显然是看惯了这种残忍骇人的场面,动作丝毫不停,在咒巫子双耳耳孔里插入了长针之后,立即并指戳在咒巫子的喉穴之上。

    
但听到咒巫子的喉头喀喀连响,然后竟然发出了一阵有些媚媚的女声……


    “……咒巫子,不是师叔说你,你师父已死,你现在就只要等着宗主认为你的修炼已经到了可以接下‘咒希夫’祖师法识的阶段,便能承接你师父的所有资源,正式成为我们十四巫之一……联合其他诸派,对付九幽宗主的事儿,就交给巫主去处理,你还是不要到处跟着去,趁早多在修为上加点劲……接引‘咒希夫’祖师法力的口诀书册已经交给你了……多花点时间在这上面……”
所有的人听了从咒巫子口中传出来的话好一会儿,才发现原来这些话语并不是咒巫子所说的,而是搜神镜里面那个嫔巫所说的话。

    
在拜月巫主身后的嫔巫,见到居然在搜神镜中,看到了自己,不由得有些意外地说道:“这是前些日子,属下将咒巫死后留下的‘咒希夫’祖师立诀丹书,交给咒巫子时,对他所说的话……”
拜月巫主点了点头:“不错,本巫主就是要将咒巫子脑中的一些记忆挖出来瞧瞧……”
众修真们听得心中大感意外,这才明白了原来拜月巫主是运起了

    “搜神镜”挖取人们脑中印象的特异功能,显然是想从里面找到些线索。

    
只是众人对于真人界十六妙宝的玄奥效用,都是只闻传言,真正瞧过十六妙宝里的法物发挥特殊妙术的,一百个里面也没有一个,因此大部份的人,这次亲眼见到了奇妙无比的

    “搜神镜”,居然可以把一个人数日前的记忆,给这么地在搜神镜的镜面里,活灵活现地重现出来,不由得都在心中惊异,口里则是啧啧称奇不已。

    
十四巫中为首的金巫,对拜月巫主现在祭使出来的

    “搜神镜”,比一般的人要多了解些,这时也对着嫔巫说道:“咒巫子现在的心中,对你数日前对他说的话,竟还浮在他记忆中的最上层,可见他对你的话显然是很重视的……从这里看,他果然是是接任咒巫的优秀弟子……”
嫔巫听了金巫的话,正想点头赞成,不料

    “搜神镜”镜面上的影像,就在这个时候突然跳动闪烁了起来,殡巫的模样也变得有些模糊了起来……
紧接着,镜面上出现的影像,竟然变成了另一番完全不同的模样。

    
这时候呈现在镜面上的,竟然是没有穿衣服,全身赤裸的殡巫!

    
最怪异的,是这个全身赤裸,完全不着一丝衣缕的嫔巫,居然还好似甚么事儿都没改变那般地依然对着

    “搜神镜”的这一边,也就是咒巫子,继续切切地说着话:“……这次我们向巫主报告时,巫主所问,那个九幽宗主,如果真的就是吸化神魔,那么他为甚么会这么轻易地放我们回来……这一点我也一直想不通,因为我看那个九幽宗主,不论是语气或是态度,都不像是对我们有恶意的样子……”
接着,镜面上的嫔巫,竟然一变而成为躺在牙床之上,双腿曲张,而咒巫子,也就是搜神镜的显现角度,竟就在嫔巫的正上方,而且还正极有韵律地晃动着……
在场每一位看得到

    “搜神镜”镜面上影像的人,谁都明白这样的景象是代表甚么意义,以致于有许多人都都忍不住

    “哇哈”地大笑了出来。
这种出人意料之外的变化,让现场所有看得到的修真,都禁不住地睁大了两眼,想把那个小小的

    “搜神镜”镜面上的影像,瞧得更加清楚一些……
甚至有些人,觉得远远这么瞧着小小的影像,实在不大过瘾似的,居然还站了起来,往前挤动,就好像这样便能看得更加深入一般。

    
就在台下起了一阵纷乱的同时,那个嫔巫的声音,却还是宛如没事人般地继续说道:“……这一点我一直想不通,明明我之前就曾经和这位鬼符祖师见过面,怎地这一次再相见,他竟像是从来也没见过我的模样……虽然他说是一时疏忽,没有想起来,而且也对我道了歉,但我总觉得这里面有些怪怪的……”
这时候的画面角度,依然是在嫔巫高举分张的腿间上方,前后地晃动着,然而旁边突然伸出了一只男人的手,在嫔巫裸露的雪白乳房上猥亵地揉捏着,同时就在这一刻,咒巫子的喉问突然恢复了他自己的声音说道:“嫔师叔,你不用怀疑了,弟子看得清清楚楚,杀师父的,就是那个九幽宗主……弟子绝对没看错的……”
从他喉中,传出来的是完全没有甚么异样的对话,但是

    “搜神镜”上所显现出来的,却是压在赤裸的嫔巫身上,而且还在伸手亵玩着她粉嫩的胸乳,实在让现场的众修真们,在哄笑中,感到无比的怪异……
这个时候的嫔巫,娇美的脸上,已是透出了铁青之色,像是有点气得结巴般地对着拜月巫主说道:“这这这……巫主……属下在和咒巫子说话时……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属下绝对没有……没有和咒巫子……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虽然台下的人哄笑议论不断,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魔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