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魔传说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33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33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0:2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4
吸化神魔”偷袭的宗派宗主,心中更是狐疑百出。
因为如果按照拜月巫主这样的推论,岂不就是指明了他们这些曾经受过“吸化神魔”袭击的宗派,很有可能在派里就有“吸化神魔”的党羽在暗中潜伏么?
这种推论如果属实,那么这些宗派里,岂不是马上就风声鹤唳,人人自危了?
那些宗主们想到这里,都不由得在心中暗自思索着应对之策,以致于现场马上就变得沉默了起来。
这时的拜月巫主,手诀突然往上一扬,也没见到有甚么征兆,那个本来插在咒巫子额上的“搜神镜”,立即轻轻一震,嗤啦一声地跟着跳了起来,在嗡嗡的旋转中,回到了拜月巫主的手上,让咒巫子额上的血洞一下子显露了出来。
拜月巫主将手摆了摆,在他身后,身形魁梧的战巫,立即走向前去,将浑身依然发青僵硬的咒巫子给一把从地上拉起,扛上了肩头,往台后大步而去。
看这个样子,黑羽魔巫宗的巫主堂,真的从此会多一具钢铁人像了。
拜月巫主回眼望了一圈有些陷入沉默的众宗主们,便即对着仁义王说道:“吸化神魔的这档子事,就先暂时到这儿,你们继续阴阳和合派处置之事吧……”
拜月巫主的话才说完,还没有任何人来得及反应,阴姥姥已经沉声地开口说道:“关于本派处置之事,请诸位还是问问本派在场的尊长吧!我阴姥姥此时已不是最能代表阴阳和合派的代理宗主了……”
仁义王听了不由得皱起了眉头:“阴姥姥你说的这话,指的是……”
阴姥姥这时已对着站在那儿的飞龙躬身为礼,同时恭敬中有些激动地说道:“第三十四代弟子阴姥姥,偕同派中第三十四代长老阳公公,暨清凉六仙子,见过阴阳宗飞龙祖师……宗派有难,弟子无能,尚幸天可怜见,祖师莅驾救困,让本派法火不至因弟子而断灭……现今派中一切,恳请祖师做主……”
在阴姥姥有些激动的语音中,身后的阳公公,此时因为气机相牵,立即就跟着躬身弯腰,对着飞龙恭敬行礼,若不是现在时值非常,简直就差一点要大礼相参了。
而新加入的清凉六仙子,除了还在昏睡中的药淑之外,其余的五位仙子,虽然气机的感应,不若阴姥姥和阳公公那般来得自然而然,但是这位飞龙先生一出场就先救了药淑一命,而且在后来的功力展现上,更是五女见所未见,只有在传闻中才存在的超绝程度,因此也同样心甘情愿地跟着阴姥姥和阳公公,从座上站起来恭敬而又感谢地施着礼。
在阴阳和合派面临灭派之危的此时,飞龙祖师这么地突如其来,而且显现了只有在阴阳宗时期,才曾经听说过,达到“极顶高手”等级的“紫阳赤阴真气”,因此不论是台上或是台下的阴阳和合派众弟子,确实已经将飞龙认定是前来解救宗派危机,“阴阳宗”时期的某位神秘的祖师。
所以当台上的阴姥姥对着飞龙施礼的同时,在台下立刻就有一群人也跟着站了起来,就在座上遥遥行礼。
在他们这群阴阳和合派的弟子当中,几乎每一个人心中的情绪都忍不住的激动。
他们阴阳和合派,长久以来就被视为已经式微的宗派,虽然人数一直不少,但是真正出类拔萃的高手,却是少之又少,因此真人界一般提到“阴阳和合派”,大部份都认为他们是一个靠着人多来撑场面的宗派,要说那种威震邪宗,修为达到顶尖之境的精萃人物,却是一个都没有的。
可是如今在这个宗派存亡的紧要关头,竟突然地出现了这么一位“阴阳宗”时期的祖师,而且当世三大邪修之一的拜月巫主,也已经承认连他也没有把握对付得了这位飞龙祖师,岂不是等于从天上掉下来一个救星?
先别说以后他们“阴阳和合派”会有甚么不同,就以现在众弟子们对着台上的飞龙祖师行礼的同时,眼尖的弟子已经注意到周遭的人,望向他们的眼中,已有些流露出几许惊讶与敬意,这是以往对他们“阴阳和合派”的人所从未有过的。
飞龙这个时候站在那儿,双眼望着对他行礼的诸人,依旧有些迷惑地说道:“阴姥姥,你说的这些我可没有甚么清楚的概念呢……”
阴姥姥连忙接口说道:“飞龙祖师,别的不说,就光看祖师身具本派玄功‘紫阳赤阴真气’,这就绝对不会错的……弟子大胆请教祖师,祖师之前所用的玄功,是本派的‘紫阳赤阴真气’吧?”
飞龙对这一点倒是极为肯定:“嗯,我体内的真气质性,正是‘阴阳宗’的‘紫阳赤阴真气’……”
阴姥姥又继续问道:“祖师之所以离开修炼的府第,莅降此处,是因为甚么缘故而来的呢?”
飞龙见问,想了一会儿,才回答道:“别的我记不大得,但是这一点我还晓得,是因为紫柔、云梦、玄霜和艳嫣她们……”
飞龙的回答,倒也让阴姥姥有点意外。
在她的想法中,实在也没料到这位“阴阳宗”的祖师,竟然会是紫柔宗主她们所请出来的。
而且飞龙在提及紫柔等人的名字时,语气中的亲密,一听就知道绝对不是毫无关系的。
就这么一念之差,阴姥姥理所当然地便把飞龙当成是紫柔她们不知道怎么找到这位“阴阳宗”的祖师,而且紫柔宗主还把他从修炼的处所给请出来的合理推测。
所以阴姥姥的心中更无怀疑,口里高兴地说道:“这样就更没错了,既是紫柔宗主所请,祖师当然就是弟子们的前辈祖师无疑了。”
连飞龙自己都被阴姥姥说得有点相信了。
他一直想不通,如果自己就是紫柔她们施起大法,召到这个真人界来的话,那么那个蛟头魔人又是怎么回事?难道它不是紫柔她们召来的,自己才是吗?
可是就现在已经知道的讯息,和也同时在现场的那些修真们的说法看来,他们是亲眼见到蛟头魔人应法出现在这个世界上,这一点是绝对没错的。
所以这么说起来,应紫柔起术所召,到这个世界上来的,就应该是蛟头魔人,而不是他飞龙,这才比较合乎道理。
那么会不会真的如阴姥姥所说,他是紫柔她们另外请来的“阴阳宗”祖师?
想到这里,飞龙也不由得点了点头,但是依然有点想不明白地说道:“这么说起来,倒也很有可能就是如此,不过怪的是,我现在除了紫柔她们之外,其他的事儿怎么也想不大起来了呢……”
阴姥姥连忙安慰着说道:“祖师请放心,这一点现在我们也许还不清楚是发生了甚么事,但是弟子认为假以时日,总会有弄清楚的一天,所以还是请祖师无须过于忧虑,放宽心情,说不定哪一天就自然记起来了呢……”
其他在旁边观察着的诸派宗主,眼见阴阳和合派这就把飞龙先生当成了他们的宗派代表,心中也不由得紧急地评估着这种新出现的情势。
说实话,阴姥姥的这种反应,确实是现在阴阳和合派所遭遇的情况中,最恰当的处理方式。
即便今天换成了面对这种状况的,是现在其他的各位宗主,恐怕也是会像阴姥姥这么做的,并不会有甚么太大的不同。
而且以这位飞龙先生所显示那种沉实超越的“紫阳赤阴真气”,若按真人界“功法相应”的惯例,说不定阴姥姥不把飞龙先生当成前辈,反而更会引起真人界的非议与反弹。
因此尽管阴姥姥在这个时候,抢着说出“阴阳和合派所有一切,都改由飞龙先生做主”这样的话,但倒是没有甚么人认为阴姥姥这么说是不对的。
只不过这么一来,众位宗主们想将阴阳和合派瓜分掉的想法,势必会遇到完全不同等级的困难。
有了这么一位功力可入“极顶高手”境界的飞龙先生,主导着阴阳和合派的一切,要想再这么地把阴阳和合派当成砧上鱼,俎上肉地瓜分,恐怕是绝对不可能的事然而最伤脑筋的是,以现在飞龙先生所呈现出来的“紫阳赤阴真气”,连想质疑他和“阴阳和合派”的关系,都是一件不可能的事了。
谁都知道“紫阳赤阴真气”是“阴阳宗”镇派的奇功,谁也都知道“阴阳和合派”,就是以前的“阴阳宗”。
这也同时让飞龙先生涉入“阴阳和合派”之中这件事,变得完全合理,而又理所当然了。
所以,就在这个时候,因为飞龙先生的出现,阴阳和合派的命运,等于是起了完全不同的变化。
当众宗主们,都在心中盘算着对于“阴阳和合派”突然出现了一位功力拔顶的罕见高手,他们应该怎么因应才是最恰当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没说话的仁义王,就在这时开口说话了:“阴姥姥,你现在因为之前孽龙化形道友,出来和你争阴阳和合派的代理宗主之位,所以论起来你现在恐不能完全代表阴阳和合派来说话了吧?至少孽龙化形道友那儿说不定就不同意你的说法呢……”
仁义王此话一出,立刻就让台上的宗主们,确定了仁义王和阴阳十二仙之首的孽龙化形,必定是暗中互通着讯息的。
因为真正来说,仁义王的这一番话,依真人界的惯例看来,实在是有一点强词夺理的。
既然飞龙先生和阴阳和合派的关系已经是无可否认的事实,而又从功力的程度上看来,显然他必定是该派的祖师级人物,阴姥姥将现在所有的决定权,都交给飞龙先生来处理,从哪一方面来说,也是理所当然的。
在这种情形下,如果是阴阳和合派现任的宗主在场,那么不管飞龙先生是几辈前的祖师,也得要俯首听从现任宗主的调派。
但是现在的情形可不是这样,阴姥姥再怎么说,依她正式向邪宗大会报宗叙位时,等于就是向天下修真界公布,她阴姥姥现在还只是阴阳和合派的代理宗主。
也就是说,她现在还不是阴阳和合派真正宗主的意思。
在这种情形下,阴姥姥权威的合理性,比起正式的宗主那可是完全不同的。
就像方才飞龙先生揭露他不是鬼符,而且还自动表示不再续任九幽宗主的位子,九幽鬼灵派才能够这么顺利地将代理权转到了九鬼姑的手上,没有甚么纠纷。
如果飞龙先生抱定了就是九幽宗主的身份,而且以正式叙位,通告天下修真为由,坚持不让出宗主之位,恐怕九鬼姑就别想这么轻易地就取回九幽鬼灵派的宗主之位,到时候纷争必定会闹得九幽鬼灵派不得安宁,而且外人还很难介入他们这种内部的争议之中。
如果飞龙先生存心要争,九幽鬼灵派大概也很难平静得下来,说不定马上就再次陷入了之前的分裂状态。
而又说实话,以飞龙先生现在所展现出来的功力程度,说个坦白一点的话,恐怕九鬼姑的异议之声,就算是质疑到底,大概马上也会被其铲除净尽。
只不过飞龙先生的反应,却是极出众人的意料之外,竟就这么轻易而又轻松地,洒然退出了九幽宗主之位。
由此可见,这位飞龙先生,根本就对当甚么一宗之主,半点兴趣也没有。
也正因为如此,飞龙先生以“阴阳宗”的绝技“紫阳赤阴真气”,破了号称无解的“极元光气”,救了清凉仙子中的药淑一命,和化解了“七伤派”宗主伤病书生的“百孔干疮无尽伤”时,谁也不会认为他之所以这么做,是对阴阳和合派的宗主之位有任何觊觎的念头。
连九幽宗主之位,他都这么不放在心上,遑论是现在濒于灭派之危的阴阳和合派代理宗主之位?
更何况,此时请飞龙先生代理阴阳和合派一切决定的人,不是甚么没有份量的人,而是阴阳和合派现任的代理宗主。
在这种情形下,仁义王会说出这样的话,实在是有点不通的。
而他那偏袒孽龙化形的意思,更是让在场的宗主们瞧得清清楚楚。
侏魔宗的小盘环宗主,第一个就不满地说道:“仁义王,你不过就是主办邪宗大会的几个宗派,代表说话的人而已,并不就是我们邪宗的代表,你方才提的意见,大家都是明眼人,有谁不明白你的意思,本宗倒想弄弄清楚,这是你仁义王自己这么说的,亦或这就是邪宗大会诸派的共同意见?”
小盘环宗主的话一说完,个子刚好和“侏魔宗”成对比的北方“罗刹金刚宗”金图罗宗主,也在这时附和地说道:“小盘环宗主说的极是,本宗也想了解一下,仁义宗主之所以说出这样有点偏颇的话,是仁义王自己的意思,亦或就是邪宗大会主办各宗的意思?”
仁义王一听小盘环、金图罗两位宗主的质问,马上就明白自己之前见到已经入了囊中一半的“阴阳和合派”,临时出现了这样不可预期的变化,一时心中急了些,方才的发言显然已经引起了一些宗主们对于邪宗大会诸派的信任,当下立即呵呵笑道:“小盘环宗主和金图罗宗主说得是,本王是因为之前孽龙化形道友,和阴姥姥的阴阳和合派代理宗主之争,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结果,使得我们对阴阳和合派的处置,也跟着搁置了下来,心中稍急,所以才会有这么一问,可不是故意有甚么偏颇之意呢!这点还请小盘环宗主和金图罗宗主放心,这纯粹是本王自己的想法,和大会主办诸派没有甚么关系的……”
仁义王现在回答的话,其中所隐藏的意思,立即就提醒了本来心有所疑的宗主们,想到了飞龙先生这一介入,所产生的利益损失。
本来,大家说好了,只要逮着了蛟头魔人,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把“阴阳和合派”给并吞了去,这可是一个明摆在那儿,就等着自己去拿的确定利益。
可是这位功力深厚的飞龙先生一介入进来,这个确定的利益,马上就发生了变化。
说不定就算是逮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魔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