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魔传说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34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34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0:3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4
住了蚊头魔人,到时阴阳和合派也没这么容易就并到自己的派下,所以从某个角度来说,在场觊觎阴阳和合派的诸宗,如果真的就这么按照真人界的惯例行事,那么对他们而言,绝对是一种未来利益的损失。
因此仁义王的这番话,摆明了他是在为大家的利益发言的那个味道。
从这角度来说,仁义王本来有点偏颇孽龙化形的话,听起来倒也不再那么样的偏颇了。
想到这里,众宗主们,也不由得在心中审慎地考虑着,如果阴阳和合派真的让这位飞龙先生做主,对他们而言,会有些甚么损失。
因此,仁义王此话一出,连小盘环和金图罗宗主,都沉寂了下来,没有再说甚么话了。
若是纯以利益考量,阴阳和合派由孽龙化形来做代理宗主,似乎会是个比较不那么棘手的选择,虽然孽龙化形也不见得就真的没有甚么其他的心思。
阴姥姥的经验也堪称是丰富,当然明白现在的众宗主们,是在心中打着甚么念头,马上釜底抽薪,对着孽龙化形说道:“这些都无须再多说了,如果孽龙长老还是坚持要接手本派代理宗主之位,只要飞龙祖师同意,我阴姥姥一定二话不说,马上就让出代理宗主之位,对于阴阳和合派的任何处置,本人也绝无异议!”
当阴姥姥这么直接地把问题的关键,丢到了孽龙化形的身上时,现场的情势,立刻就变得微妙了起来。
以阴姥姥来说,她做出了这种决定,而又是以这种说法来表达,确实让人也想不出有甚么话好再挑眼的了。
阴阳和合派半路杀出了个飞龙先生,阴姥姥虽然口里表明了就以飞龙先生的意思为意思,但是情况变成了这样,不管怎么说,只要是想对“阴阳和合派”染指的众宗主们,都没有办法去回避的问题。
想把人家宗派并吞,如果连人家宗派的高手,都没有办法对付,那还谈甚么并吞?
难道要叫人家宗派的前辈祖师,就这么袖手旁观地,看着其他宗派把自己的宗派给并灭了不成?
所以,如果想要并吞“阴阳和合派”,这位“极顶高手”飞龙先生,恐怕就是绝对不能回避的棘手对象了。
可是问题就在,以这位飞龙先生举手就破去了大多数宗主们都束手无策的“极光气宗”极元光气;连接“七伤派”宗主伤病书生三击,不但一招未还,半步不退,甚至还以前所未见的“紫阳赤阴真气”,化尽伤病书生所有气机,把他着名的“叹银泪”也给收了去,这种力量,又有几位宗主自忖能吃得住这位飞龙先生?
众宗主们想到了这里,连他们也不得不在心中承认,再想就这么轻易地扣住阴阳和合派,大约已是不可能的了。
“千万道理,不如坚强实力”。之前阴阳和合派力量不强,内部又呈现分裂状态,诸宗们打落水狗时,当然是义正词严。
但是此时的情形,显然是有了大大的不同,阴阳和合派临时出了这么一位连拜月巫主都自承没有把握对付的前辈高手,还有哪一派的宗主敢轻易挑衅?
就算是诸派围殴好了,那么这位飞龙先生,又要让哪一派应付?
三大邪修的拜月巫主,平时之专横,何人敢撰其锋?但是以其修为之深,行事之凶,之前对飞龙先生质问是否为“吸化神魔”时,却又是何等谨慎?甚至还为了探明咒巫子是否真的瞧见了他飞龙就是“吸化神魔”,不惜大费周章,施起了“搜神镜”来一明真相。
虽然拜月巫主表明了这是为了寻找真正的“吸化神魔”到底是谁,和他飞龙是否为“吸化神魔”无关,但是拜月巫主行事之风,一向凶横无比,气焰压人,又何曾对甚么人如此谨慎从事过?
从这里来看,拜月巫主那种除非真的万不得已,不然还是避免和这位飞龙先生正面冲突的意思,岂不是也很明显?
所以这么说起来的话,拜月巫主他们三大邪修,是不是真的会为了他们之前根本就没看在眼里的“阴阳和合派”,就树起功力已达“极顶高手”的飞龙先生这么一位敌人,实在是其他众宗主们心里完全无法预料的。
如果没有三大邪修前辈中的任何一人,做出将会挡住飞龙先生的意思,七伤派的伤病书生摆明已经是锻羽而归了,还有谁愿意去讨这个没趣?
心头的顾忌一起,在这种情形下,又有谁敢轻易提及围剿之意?
现在唯一的,也是最安全的,还能够一争的关键,大概依旧要回到之前逼着阴姥姥让位的孽龙化形身上了。
这也是为甚么仁义王会在之前说出那段话的最主要原因。
从这里,就更能看出仁义王心机之深沉了。
而阴姥姥会在此时这么回答,当然也是看出了在场宗主们心中的矛盾心态,所以也干脆地表明了,只要能过飞龙先生这一关,阴阳和合派情愿任凭处置的光棍态度。
因此阴姥姥的这一段话,马上就证阴阳和合派的未来处置关键,集中到了孽龙化形的态度上了。
从之前孽龙化形透露出的手段,众宗主已是明白这位“阴阳和合派”中,十二仙之首的孽龙化形,必定和“邪之圣者”的“极光气宗”,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很有可能在他投入“阴阳和合派”之前,就是“极光气宗”的门下。
这么一位也是同样笼罩着神秘的人物,别的不说,就光看颇有名气的散修“率鹤仙子”,也就是丹门的药淑,经不起他的聚力一击,便可以明白若以功力论,这位孽龙化形,绝对也不是个简单人物。
加上他和仁义王彼此间隐晦的互通关系,更表示了在他的背后,显然有邪宗大会主办的诸派力量在暗中支持,否则他也不会在这个紧要的关头,出来把“阴阳和合派”现任的代理宗主阴姥姥给挤掉。
只是现在他显然已经不可避免的面对飞龙先生,而且这个飞龙先生还是把孽龙化形灌入药淑体内的极元光气,给一手破去的人,不论于公于私,孽龙化形恐怕都无法回避掉飞龙先生这位高手了。
因此,这个时候,不论台上台下,都把目光投到了右肩头着青龙披,脸色阴晴不定的孽龙化形身上。
他那明显凸出的眼睛,往后环顾众人一眼,突然对着飞龙和阴姥姥这一方,哈哈笑了起来说道:“飞龙祖师一出,诸邪辟易,既然咱们‘阴阳和合派’已经没有了立即覆灭的危机,那么当然毋需本人再来多事了……”
孽龙化形简单的这么一句话,每个人都知道,这位一直想把阴姥姥挤下来的孽龙长老,终于还是打了退堂鼓。
其实他这样的反应,众宗主们虽然是有那么一些失望,但是说实话,倒也并不出众宗主们心下的预测。
这位横里插进来的飞龙先生,来历实在太过神秘,而且功力修为又是让人伤脑筋的高,稍微不那么冒失的人,应该都不会在这个时候,选择和这位飞龙先生摊牌的。
剿魔之行才要开始,还是先把他的底细弄清楚比较好,不然一下子就失了立场,少了回转的空间,任何一个聪明人,大概都不会这么做的。
只是唯一可惜的,是这次好不容易聚集起来,想要藉由众多门派的压力,来迫使阴姥姥退位的机会,只得让它就这么地溜过了。
从某方面来说,实在不能不说有些遗憾的。
但是话说回来,如果再想想前面的考虑,谨慎点行事,还是比较稳当。
孽龙化形长老说完话后,就潇洒地拍了拍手,领着同来的另外阴阳六仙,走到了阴阳和合派的厢座上,在与清凉六仙子子相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孽龙化形脸上的神情,就好像之前甚么事儿都没发生那般,完全看不出任何一丝不愉快或者不甘愿的神色,实在是让人无法从他脸上,瞧出他的心里正在做甚么打算。
摘花先生、攀红夫人、牛肚仙人、瞽阳子、马娘和鹿娘,从往厢座走去开始,直到乖乖地坐在孽龙化形的身后,十二只眼睛连往飞龙那儿望上一下都不敢,只是低着头,那种浑身不自在的神情,瞧来实在让台上的众宗主们心中不解。
倒是孽龙化形的态度极为轻松,在厢座的另外一边坐下之后,还伸手取了厢桌上的一杯茶,呼哩呼噜地喝光了,然后才向坐在对面的清凉六女嘿嘿笑道:“诸位仙子,之前是因为被势所逼,所以才不得不稍有得罪,还请诸位仙子别太计较咧……”
清凉六女听了孽龙化形这么一句轻描淡写的话,不由得就心中更气。
玲珑仙子的个性比较直接,此时见到狠心对药淑下毒手的孽龙化形,一看到飞龙祖师出现,连忙就换了一副嘴脸,态度急转,还厚着脸皮地坐在之前差点就惨死在他手上同门的附近,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不由得就冷着脸地说道:“孽龙化形,方才你的气焰呢?你的算盘呢?如此狠心地残害同门,竟还有脸坐在这里?”
孽龙化形听到了玲珑仙子的话,竟像是一点也不在乎地哈哈笑道:“玲珑仙子,别这么小心眼儿,药淑又没死,方才本人也是因势所逼,想为本派找出一条活路来哩!咱们既然是同门,又怎么会任药淑有甚么意外,就算是飞龙祖师没有出现,本人也会在最后将药淑体内的极元光气解掉的……哈哈哈……”
朦胧仙子这时也忍不住说道:“你之前不是还说极元光气没有解药?现在又说能解?”
孽龙化形依旧连脸色也不变一下:“那当然是在这里说给大家听的喽!想来众宗派对咱们招来蛟头魔人,心中气愤,本人这么说说,他们的气也好消些……”
清凉仙子也在旁边冷冷地开口:“是吗?你不是还说药淑姊向你动手,就是冒犯了你‘宗主’的威严么?”
孽龙化形还是耸了耸肩:“既然是要做样子,那当然得找个甚么藉口啦!本人和诸位相处也算有一段日子了,岂会这么和诸位仙子计较?难道诸位为了宗派,稍为受一下委屈都不愿意?”
听到孽龙化形居然还把不为宗派设想的帽子扣到了自己姊妹们身上,玲珑仙子立即生气地道:“受甚么委屈?我们姊妹为宗门殉派都不在乎了,还会在意委屈,你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孽龙化形叹了口气:“得!不论诸位仙子能不能体会本人为宗派设想的苦心,若是诸位替本派设想,有甚么话以后再说不行?非得在这台上让众位宗主们笑话?”ωωω,UМD,txtcòm>提供uМd/txt小说
玲珑仙子气得还想再说些甚么,很久没说话的药鸾这时候突然拦住了玲珑的话头:“玲珑妹子,我们不用再和他多说些甚么了,尽管他的话说得多么无赖,在场的都是明眼人,岂会因为他那么几句话就改变了想法?”
还在药淑身边不远的丹门老丸儿,这时也同意地说道:“玲珑仙子,药鸾说的是,这些唇嘴工夫说得再多又有甚么用?”
玲珑仙子没有说话,倒是另一边的枢棱仙子淡淡地接了口:“老丸儿门主,药鸾姊,玲珑姊会这么说也不是完全没用的,孽龙化形的气焰之所以会这么倏然收转,主要的原因就是在于飞龙祖师的出现。因此他之所以会厚着脸皮赖在派里,主要的就是想多了解一下飞龙祖师,然后在暗中动他的歪念头。我们阴阳和合派既然要重新归在祖师的领导下,又怎么能不留意,或者是除去像孽龙这种人呢?”
被枢棱仙子这么一提,老丸儿和药鸾也没有甚么话说了。
在场的众人,都是阅历经验有一定程度的修真,孽龙化形这么突兀的转变,当然也不难让人想到他会这么做的用心,只是被枢棱仙子这么地指明了出来,倒也让人有点坐腊。
因为这么摆明了一提,大家也不得不承认,如果是自己的门中出了这么一个人,大概也是没有一个宗派,会容许这样的人继续在派中存在的。
这不但是为了宗派的团结,更是为了宗派的安全。
孰料这时候的孽龙化形,却还是淡淡地说道:“这必须是宗派里的这个人,是想要对宗派不利时,枢棱仙子的这种说法,才能够成立。本人已经说过了,这一切都是本人要维护宗派的苦心,奈何诸位仙子总是不能体会……”
谁都知道孽龙化形的所有说法,根本就是鬼话,实在很难令人相信,但是他这么咬死了不松口,倒也很难在道理上说他绝对不对。
毕竟药淑最后不论是谁救了,总不是真的死了,因此孽龙化形所说他会在最后关头解救的讲法,也没有证明他说谎的机会,况且这种证明,还是阴阳和合派绝对不希望见到的。
至于他所说的,一切是为了阴阳和合派,确实也不能说他没有道理。
因为他从一开始,就还苦劝着阴姥姥别这么轻易地就说要殉派。
只是大部份的人,都可以看得出来,孽龙化形其实要的就是自己把阴姥姥的位置济下来,如果偏说这样也算是为宗派着想,可也没有甚么理由好说他不对。
阴姥姥无法带领宗派应付现在这样的危机,如果他孽龙化形可以,就算是把阴姥姥给挤下来,也不能说是不对的。
况且后来他也证明了,虽然他孽龙化形和仁义王像是有着一些暗通,但是替阴阳和合派找出了另一条路,确也是事实。
所以,如果要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孽龙化形说他这一切都是为了维护宗派,确实也不能说不对的。
即便是玲珑仙子在心中对孽龙化形的话极为生气,但是以他这样的解释,她一时之间也想不出甚么话来反驳。
这时的阴姥姥,倒是没有任何不悦的表示,只是对着飞龙躬身说道:“要不要让孽龙化形留在派中,还是请飞龙祖师谕示吧!”
飞龙听来听去,阴阳和合派竟把这个问题丢给了自己,只好想了想之后,对着阴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魔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