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魔传说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35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35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0:3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4
阳和合派的众人说道:“我想既然孽龙化形长老的意思已经表明了他很想继续留在派中,那么应该也没有甚么不可以的……”
玲珑仙子这时又忍不住说道:“祖师……可是他之前……”
“我知道,你也许会觉得他之前不应该对药淑出手……”飞龙点了点头说道:“我虽然没有来真人界多久,但是就我所知,真人界的邪宗里,派中彼此会动手的,好像也不在少数,而且既然孽龙化形体内有这么一种气机叫做‘极元光气’,总也不好限制他不用吧!毕竟他虽然有对药淑出手,但是药淑不也有对他出手?而且一开始反而是药淑先启头索战,如果对自己派中的人出手就要摒于派外,岂不是连药淑也得算在内?这好像也不大对吧?”
孽龙化形巧妙转替的话没有让玲珑仙子心服,飞龙的这一番坦诚的说明,反倒是让原本气嘟嘟的玲珑仙子没有甚么话说了。
倒是孽龙化形听了飞龙的话以后,脸色也不知怎地,显得有些不大自然。
枢棱仙子这时又说道:“飞龙祖师,孽龙化形一直就垂涎着想做阴阳和合派的宗主之位,如果他留在派中,必定会时时想取而代之的,阴姥姥如今已将本派代理宗主之位,请祖师暂摄,孽龙存此异心,岂不是本派未来的大患?”
飞龙摇了摇头,不大同意地又说道:“这有甚么大患?我虽然不大明白为甚么真人界的宗派里要害怕别人心存异心,非除之而后快,动不动就说甚么‘叛宗’大罪。其实以我看来,很多其实也不是叛宗,只是意思和门派之主有些不合而已……我以前见过山里的狼群,或是草原上的野牛,它们都是族里最强的做王,可是这个做王的虽然是王,却依旧必须时常接受族里其他年青强壮的后辈挑战,它得把这些挑战者都打败了,证明它依旧是最强的,才能继续当它的王。一旦其他强壮的挑战者,胜了现在的王,这个狼群或是牛群,马上就变成由其领头,之前的王也马上就承认其新王的地位。所以如果你问我的话,我倒觉得派里经常有人想取代宗主之位,是一件再正常也不过的事了……”
飞龙这样的话一说出来,全场愕然,几难相信会有人抱着这样的想法,以致于都大大地愣住了,好一会儿安安静静地,没有人说话。
这个飞龙先生的想法,真可以说是众修真们所难以想像的。
居然会有一个宗主,对派中想取他而代之的人,如此毫不禁忌,实在也可以算是真人界中从来未曾听闻的了。
老丸儿门主停了好一会儿,才皱着眉头打破沉默:“飞龙先生,以兽比人,好像在比喻上不是那么适合吧?”
飞龙听了抓抓头:“我们都是大自然的一份子,我怎么想不出有甚么不适合?”
被飞龙这么一问,老丸儿立刻说道:“人之异于禽兽者,乃在于灵性之有无,思虑之有无,德性之有无……岂能相提并论?”
飞龙听得摇了摇头:“我不知道灵性是甚么,也不知道怎样才叫德性?再凶恶的狼王,一旦被新的狼王打败,一定马上让位,绝不会有甚么其他的花样;就算是它想再次挑战,也一定当面再和新王争斗,不会纠集其他的狼,来把新狼王做了。我不晓得老丸儿门主……这样算不算是狼群里的德性……至于思虑……我们既不是狼,又怎么知道狼没有思虑?而且以我的经验,每一种生物都有其特殊的自我组成模式,以及它们传达讯息的方法和途径;如果不是它们的一分子,同时具备它们的所有功能,确实是极难察觉到它们的思虑模式的……就我看来,大到一座山,小到肉眼难见的菌类,都有属于它们才会明白的思虑运做方式,甚至连木石都有它们自己所独有的思虑,这些大部份都和我们人的模式截然不同,所以我们很难捕捉到它们的讯息。若因为这样就认为花草树木,山石湖海,甚至其他的生物没有思虑,好像是太快了点吧?或许我们该说,它们没有我们人类这种模式的思虑,会比较接近事实一点的……”
枢棱仙子听得不由得有些好奇:“飞龙祖师,看来祖师真的是不知道在哪里隐修,竟有如此奇妙的论调……祖师的意思是……树木也会有其思虑?”
飞龙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我观察这些是来此之后,以前也没见过甚么树木的……而且,我们从头到尾都是由很多不同的质性东西所组合而成的,树木也是一样,怎么我们就会有人的特殊思虑模式,而树木就一定不会有属于它的思虑模式呢?这岂不是很怪?”
贝锦派的贝花红宗主,这时突然问道:“飞龙先生之前所提,如果狼群中的狼王,每天都在应付其他狼的挑战,岂不是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了?宗派如果也是这样,那不是会天下大乱了?”
飞龙对着贝花红笑了笑:“红宗主会这么问,一定没有仔细地瞧过狼群的生活,不论是狼群或是野牛,它们的生存都是非常艰辛的,大自然给它们的难关都是极其严酷的,它们必须随时都由最强的强者来带头,才比较容易生存得下去。
因此不论是狼群或是野牛,他们都会有他们自己种族里特殊的规矩,就以狼群来说,争王的时间是有限制的,而且每一次都只有一只来争,而这一只要取得向狼王挑战的权利,就必须先压得住其他的狼只,所以你说的疑问,对狼群而言,是没有这种困扰的。狼群自有它们自己的一套规矩。同时也因为这样,才能保证这批狼的群体,随时都是由最强壮的狼王在领导着这个群体。如果像真人界这般,对想争王位的狼,也像人一样地将其处死或驱逐,这个狼群不用几代,就会熬不过严酷的自然考验,非死尽不可。因为这就是自然给我们的天性,狼群有,野牛有,我们人类一样有……我想尽管不少宗派都严禁这种挑衅的行为,甚至经常以叛逆视之,但是我想这么一通令禁绝,完全没有了规范,说不定还会让这种挑战当王的情形变得更加混乱,无法像狼群那般,再怎么争,也是它们两个的事,战火不会波及到其他的无辜服从者哩……”
在飞龙解释的话语中,不论台上或台下,尤其是那些宗主级的人,都不由得对着飞龙的这一番话沉思了起来。
其实以邪宗而言,虽然对于所谓忤逆宗主的门下,每个门派都有自己的一套严厉残酷的处罚方式,但是事实上,真人界如此长久的历史中,邪宗里门下兴起取代之心,进而明夺暗谋地把宗主拉下来,换自己坐上去的例子,那可实在是不胜枚举的。
因此,这种天性,几乎可以说是无法抹灭的。
想到这里,贝花红不由得叹了口气:“飞龙先生你说的一点也不错,便看俗世界,常为了个人之争,掀起多少连天烽火,争战所及,无处不到,就算用生灵涂炭,哀鸿遍野这样的话来形容也不为过。”
这种感叹,竟然是从一向以挑拨为能事的贝锦派宗主口中说出来,倒给在场的人有一种错愕的感觉,实在有些不大适应,也不晓得他是不是真心这么说。
飞龙这时倒安慰起心有感触的贝花红起来了:“红宗主也不用太担心,就我的推测,如果俗世界的人们,经过这种洗礼多了,应该也会自己去找出比较好的办法来解决这种问题的。
不过我现在的看法,天性就是天性,如果想解决因为天性所引起的问题,那便必须去正视这种天性,如果找到了可以抒发这种天性的方法,就是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方法……想去否决这种天性,大约只会让这种天性隐匿变形,从另一个角落,另一种形式爆发,说不定会变得更加混乱……”
飞龙这无意间所提起的话语,却是引起了众多修真们心中各种不同的感触。
有的人认为这位飞龙先生实在太天真了,有的人认为他以纯粹之心观世界,反而还比较能切中入里,各自都有不一样的想法。
但是有一点,却是在场大部份的人,都有相同的感觉。
就是不管再怎么说,这位飞龙先生,其心胸之广大,确实是真人界所少有的。
飞龙祖师的意思既然已经讲得这么明白,清凉六仙子中还清醒着的五仙,对于一位胸怀如此宽大的人,确实也已经没有甚么好再计较的了。
因此药鸾也只得轻轻叹了口气,不由其不心折地说道:“飞龙祖师之胸襟,确实是弟子们所远有不及……”
飞龙还是耸了耸肩:“这个没有甚么及不及,我只是把我自己的看法说出来罢了……”
玲珑仙子眼中露出了极为好奇的神色,望着飞龙说道:“飞龙祖师,这些看法和感受,祖师是从哪里学来的?怎么祖师会认为连花树都有思虑?难道祖师真的可以和花树说话不成?”
对于玲珑仙子的问题,飞龙还没回答,已是被阴姥姥从中打断:“玲珑,这些话我们还是等回到宿处再和祖师细谈吧……现在如果大家没有甚么问题,那么我们还是请飞龙祖师回来本派厢座休息一下吧……”
说到这里,阴姥姥就从厢座正中的宗主座上站起了身,移到了旁边的位子,刚好和阳公公一左一右,在宗主位的两旁。
她同时也对着依旧站在场中的飞龙恭声说道:“请祖师入座……仁义王,既然众位宗主现在对本派飞龙祖师接手本派代理宗主,没有甚么其他的意见,本派的孽龙长老,也表明了接受之意,那么我们阴阳和合派的事儿,是不是可以先就这样揭过,如果诸派各自对本派还有甚么意见,再请惠来赐教?”
这时,之前已经和阴阳和合派有了联盟之意的邪不死派不死尸王,眼看“阴阳和合派”在飞龙先生的护翼下安稳无虞,此时表态,正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时,连忙就大声开口说道:“正是正是,阴阳和合派的事儿,先就这么揭过了,以后有甚么意见就私下自了了吧!我邪不死派第一个赞成!”
联盟的另一派吸日夺月派宗主,日月童子,也连忙哈哈笑道:“没错没错,我们吸日夺月派也诚心同意……”
不死尸王和日月童子,早就在之前,从属下右引尸护法和日瓶月奼的口中,得知了九幽鬼灵派的所有重心关键,就是在这位神秘的飞龙先生身上,因此当两人表明了自己的支持之意以后,连望也没有望向九幽鬼灵派那儿一眼。
接在邪不死派和吸日夺月派后面,就是贝锦派、七伤派和丹门,也同时表达了赞成的立场,立时就让阴阳和合派这边,多了不少力量。
邪不死派和吸日夺月派对四派合盟的事儿没有说话,反倒是九幽鬼灵派自己里面的人有了话说。
阴风剑王眼看九鬼姑一点反应也没有,不由得就靠了近来,对着九鬼姑低声说道:“九姑,依四派联盟之议,你怎么一点表示也没有?”
九鬼姑连头也没回,只是语气淡然地说道:“四派联盟之议,是飞龙先生假冒宗主时和其他三派所提,既然现在他已不是本派宗主,本派当然就不用再维持该议了,因此还有甚么好表示的?”
煞剑追魂听了九鬼姑的回答,气得两眼中绿芒连闪:“九姑,你倒底是怎么回事儿?你没看见宗主一现身,前解药淑仙子所中的‘极元光气’,中挫七伤宗主连续三击,最后还让三大邪修之一的拜月巫主找了个藉口避去一战,马上就扭转了之前差点要被诸宗们生吞了的‘阴阳和合派’后续命运?这样的威势,这样的力量,又岂是一般的宗主人物所能做到?我们九幽派居然还把这么一位宗主,给生生地赶了出去?连之前四派合盟的说法,都让你给一言推翻……九姑呀九姑,你到底是在想甚么?”
九鬼姑不言不动,好像一点也没有听见煞剑追魂的说法那般,只是沉着一张脸。
鬼音阎罗这时也忍不住哼了一声地说道:“九姑,你可别以为宗主的个性,会稀罕来当咱们这么一个三流宗主,你瞧瞧阴阳和合派,我们这儿一把宗主推出去,她们那儿马上就迎宝般地接了回去,宗主还不是宗主?只不过由九幽宗主变成了阴阳和合派宗主,宗主的个性纯真洒脱,他可以把我们的背叛一笑置之,我们可不能不在意呀……你自己想想,我们九幽鬼灵派里,有这位飞龙宗主和没这位飞龙宗主,这里面是多么天差地别?就算你不为宗派想好了,以你自己的修为而言,若是没有飞龙宗主,你还想到这样的程度吗?”
九鬼姑依旧冷冷地说道:“飞龙先生专修‘紫阳赤阴真气’,是‘阴阳和合派’的前辈祖师,他接任代理宗主,不管以后有没有问题,至少现在还可以说得过去……可是他却明明不是本派之人,又叫我怎么视其为宗主?这和他在修道上给了我多少帮助,并不相关……”
“嘴是两片皮,要说得过去,那还不简单?就看你怎么说而已……”鬼音阎罗一张丑脸都快扭曲了:“飞龙宗主是阴阳和合派的祖师,你怎么就敢肯定他不是我们九幽鬼灵派的祖师?如果不是我们九幽鬼灵派的祖师,又怎么会这般比我们还要更加了解我们派中的仪轨?派中的秘法?”
“方才鬼符不是出现了吗?飞龙先生会这么清楚我们的仪轨,一定和鬼符有关,说不定她早就告诉过飞龙先生了……”九鬼姑停了一会儿才回答。
这时候,阴灵夫人也从后面靠了过来,低声地说道:“九姑,仪轨就算是鬼符告诉飞龙宗主的,那么关于我‘咒音系’的密法呢?他又怎么能指出我修练中变化错误的地方?这些可是连鬼符都不知道的。”
阴风剑王也点了点头:“说得是,就算是鬼符,也绝对无法指出本人‘鬼灵煞气’二十四层气机状态,更别说还指明了修练‘鬼灵煞胎’的通玄之路……”
经阴风剑王这么一提,五位长老都不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魔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