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魔传说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42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42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0:5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4
极顶高手”等级的,这就至少让目前的态势,不会被正派压尽锋头。
而且以心魔尊阅历之广,也还是没法子弄清这位飞龙先生的真正来历,让裂天剑皇他们见见,正好也可以让正派一些喜欢追根究底的人伤伤脑筋。
因此心魔尊马上就以手势对坐在那儿的飞龙让了让:“裂天道兄太客气了,这位就是‘邪宗联’联主——飞龙祖师。”
被心魔尊这么刻意一说,飞龙马上就由“飞龙先生”,一跃而成为“飞龙祖师”,听起来果然是威风了许多。
只不过这位“邪宗联”联主,飞龙祖师,表现得却是一点威风也没有,反而有些手足无措地站了起来,对着金芒中的裂天剑皇拱了拱手说道:“啊!裂天盟主,嗯,我就是飞龙……”
裂天剑皇转头望了望飞龙,脸上的表情有些奇异,但是飞龙现在代表的,几乎就等于是邪宗的联合全体,因此也拱手回礼说道:“飞龙联主,本盟与贵联相见,礼应亲身往访,不该藉此术法相见,只不过本盟诸事方齐,正在分批出发之时,贵联联主已经出现,因此不端冒昧,失礼而进,还请联主大量勿过见责……”
飞龙点了点头:“我知道的,我不怪你,这个玄水宗的传讯妙法,至少是跨过了一千五百里以上的距离传过来的,可见你们真的不是在附近,能在百忙之中用这么个妙法子传来你的讯息,我还是很谢谢你的……”
在场诸宗,听了飞龙这样的回答,都在心中暗自叫好与惊异。
飞龙这样的说法,当然不能算是一位有身份的联主所应该表现的礼节与涵养,但是他那顺其自然,一付“嗯,好吧!既然你也道歉了,那么我就原谅你了吧!”的意思,直是让一些从来就讨厌正派的修真们暗叫痛快!
好家伙,这么一说,可就让那些一向瞧邪宗不起的正派们,先就在气势上挫上了一挫。
但是飞龙后面的话,却又让人觉得惊讶。
他怎么知道现在裂天剑皇的所在,是在至少一千五百里以外?
裂天剑皇的眼神倏然亮了一下,随即沉入利利的目光中,好像没听出飞龙之前语气有何不对之处,又对着飞龙说道:“飞龙联主好敏锐的眼力,竟能看出本盟现在的传讯,是超过了一千五百里以上,着实可以看出飞龙联主的修为绝非等闲……”
飞龙耸了耸肩,似乎是渐渐习惯对着一个虚幻的讯息说话那般:“其实这也不会很难的……玄水宗的这种法子,是把讯息透过法诀,转化成一种极沉极沉的振动层,其透性之强,连山脉也能轻易穿过,而且所花的元气不会很多,因此玄水宗的这个法子,重点不在训练这人的功力深度,而在于这人对于讯息层次转换的体悟与领会……”
飞龙的话才说完,金芒中的裂天剑皇显然正在听着不知道是甚么人在说着甚么话的模样,一会儿才眼带讶异地望了望飞龙说道:“本皇实末料到飞龙联主的眼力,竟高明到如斯地步,方才本皇听玄水宗主的解释,居然就正是飞龙联主所预测的那般,确实是让本盟上下,刮目相看……”
飞龙抓了抓头:“啊!这只是我一时观察到的啦……也没有甚么特别的……”
“本皇倒有件事想请教一下飞龙联主……”裂天剑皇又接着说道。
“甚么?”飞龙回答。
这位联主对着光明盟盟主,同时也是正派十大“极顶高手”之一的裂天剑皇说话时的语气,倒像是一位老朋友一般,半点也瞧不出有甚么尊敬的味道,实让三大邪修也不禁有点佩服飞龙这种因为无知而产生的勇气。
不过可怪的是,一向以“一剑未裂天,大地无处眠”的横厉气势著名的裂天剑宗掌门人,素有“裂天剑宗”历来悟性最高的佼佼强者裂天剑皇,竟也像是半点不计较飞龙联主有些不大对劲的语气,确也让人心中暗呼怪哉。
“本皇有位弟子,名叫红菱,不知飞龙联主可认得吗?”裂天剑皇的语气平和,瞧不出甚么意思。
“红菱吗?”飞龙高兴地点了点头:“当然认得啦!她也在哪儿吗?她还好吧?能不能也让她来和我说说话?我可挂念她得很呢……“
飞龙这时所说的要求,绝对不是一个身为“邪宗联”联主的人,对正派“光明盟”的盟主,所应该提的要求。
好几个宗主,一听到飞龙居然对着裂天剑皇提出了这种不合时宜的要求,都忍不住在座位上向飞龙暗中递眼色,打手势,要他赶紧改口。
飞龙见到这几位宗主的反应,想到也许这么说不太好,正准备收回这样的请求,不料裂天剑皇沉思了一下子,立即金芒中的身形变得极为模糊,然后闪烁了几下,接着就在金芒中出现了一位身材娉婷的女郎影像。
黑亮的长发在身后以淡粉色的发带七束,使得她的身后,像是盘着一条优雅的黑蛇,暗红色的褶裙,以红菱收边,整个人在淡雅中隐蕴着浓浓地丽色。
飞龙仔细一看,那不是许久未见的红菱,又是哪一位?
他连忙就对着金芒叫道:“哎呀!红菱,真的是你?你……你还好吗?”
金芒中的影像,又跳了两下,才算是稳定了下来。
只不过红菱现在脸上的表情,除了见到飞龙的惊喜之外,还有一些迷惑,有一些不安,更有一些惶然。
“我我我……我还好……”
她的语音轻俏,显然她也明白在这种情况下,不论是正派那边,亦或是邪宗这边,都是千目所视的焦点,因此她的语音里有着一些不自然的味道……
她的话声停下一下,随即很快地瞄了忍下住站起来走过去的飞龙一眼,然后双颊染晕,低下头轻轻地说道:“你……你也好吗?”
飞龙立即抓了抓头,呵呵地笑道:“我吗?我好得很呢……方才他们还硬要推举我做甚么邪宗联的联主,如果知道做个邪宗联的联王,还可以这样和你说说话,那倒是做做也无妨……”
红菱咬了咬鲜丽的下唇,像是有些甚么话想告诉他,但是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的模样,使得飞龙见了连忙问道:“你有甚么话要告诉我吗?”
红菱考虑了一下,叹了口气,语气有些幽幽地说道:“为甚么是你?为甚么是你?为甚么邪宗联的联主,竟然会是你……”
飞龙听得满头雾水,连忙又抓了抓头说道:“啊?这个邪宗联联主有甚么不好吗?”
红菱正想要再说些甚么,金芒中的影像突然跳动了一下,接着一阵扭曲,又出现了之前裂天剑皇的身形,对着飞龙哈哈笑道:“这种长距离的飞空传讯,极耗功力,看现在不大稳定的讯息,大约是快差不多了,最后本皇再次重申对‘邪宗联’新任联主的祝贺之意,待本盟人手到达太玄山,本盟天池道兄和本皇,必定亲踵往拜,我等就此暂别……收……”
随着裂天剑皇最后一个语音,金芒中的影像突然转烈,就好似往外扩散开来那般,照得台上闪亮了好一会儿,然后唰地一声,芒消影散,一切回归空无。
台下的众修真们,可没有台上的宗主们这般见多识广,许多都是第一次见到正派“玄水宗”这样的玄奥妙法,直到这时,甚至有些人已发出了赞叹的叹息。
飞龙正想对着裂天剑皇说,他们来的时候也请他带着红菱一起来,不料话还没出口,金芒中的影像已是倏然消散,让他不由得有点愣愣地站在哪儿呆住了。
就在这时,之前奉仁义王之命,前去暗中密查可疑人物的不忠德,已是匆匆走到了仁义王的身后,低着头也低着声音说道:“宗主,属下们仔细地看过了,并没有见到任何有可能暗施大法的人物……”
仁义王大奇回头问道:“这怎么可能?玄水宗的‘玄空飞讯’,既然已经在此出现,玄水宗的十大长老一定有一个在这附近,怎么会找不到人?”
这时在仁义王身后的不忠德没有说话,倒是另一边的妖剑魔主,反倒嘎嘎地怪笑道:“你会找不到,因为你们根本找错地方了……”
仁义王闻言愣了愣,还没来得及有甚么反应,但见妖剑魔主身形急起,双眼爆射出强烈至极的流芒,同时在立起身形的瞬间,弹射到了空中,双手微侧,袍袖之外划然出现两道比日正当中的太阳还要强亮的斗大光弧,紧接着妖剑魔主双手同掼,那两道光弧立时闪射而出,飞向靠西边的空中某个位置。
在即将变暗的天色中,陡然出现了这么两道厉烈强芒,而且气波震动的长啸,响彻云霄,空中的气流被波劲所逼,宛如起了个大涟漪,强风骤卷,吹得台上台下的众人衣袍,鬣鬣作响,声势之烈,无与伦比。
众修真们见到妖剑魔主如此突然的举动,都不由得吓了一跳,正在奇怪妖剑魔主怎么会放出如此强烈的妖剑气芒,却是射向了空处时,那西方本来无形的空中,倏然出现了让人惊讶的异变。
就在妖剑魔主那两道浑厚宛如长天之虹的弧形青亮剑芒,才刚放射向西边的空中时,本来空无一物的天空里,竟然马上哔哔剥剥,劈哩叭啦地响起了密密爆声,就好像空中正有无数个密密的气墙,正被妖剑魔主这两道长放的剑芒,给连续破开那般,那种气爆之音,竟是一直响个不停,好似没个了结。
青色的强烈剑芒,速度显然被空中无数个密叠的气墙所阻,陡地慢了下来、但是剑势已在这转眼间,连破一百九十层气幕,也让本来空中一无他物的景象,起了玄异的变化。
在密爆的声响中,空中的影像突然起了一阵无形的烟幕,抖抖摇摇了起来,在闪晃的影像中,可以隐约见到里面有一男二女,三个身影藏在其中。
其中的一位女郎,翠手侧举一面小小的淡蓝色旗子,旗面不停快速波动着,同时在波动的瞬间,自旗面上滚滚放出层层淡蓝色的气波,硬是把绞烈呼啸掼来的那两道弧形剑芒,给生生地阻住了。
只不过这位女郎举着小旗的右手,似是承受着极大极重的压力那般,颤巍巍地不停抖着,使得她左手连忙握住右腕,双手同施之下,才挡住了三大邪修之一,妖剑魔主的那两道势如破竹的青色弧芒。
“压天旗?”妖剑魔主狞笑一声,双手陡然推出,空中两道弧光长芒宛如急马策鞭,立时前行加速,直压得那位女郎撑挡不住,在空中无法立定身形,整个人直往后滑……同时妖剑魔主的口中又哈哈笑道:“小女娃儿功力不弱,可惜遇上了本魔主,瞧我的‘海鼎青重铗’,破你的护身玄宝‘压天旗’!”
话音方落,正准备鼓力加气,再压上两千重气机,那正在不断后退的女郎,已是退到了另外一位女郎的身前,而后面那位女郎,口中像是对着前面不断后退的女郎说些甚么,同时双袖同翻,一对白生生的嫩手轻捏着一种奇特的指诀,拇食箍圆,中指轻伸,然后就在那春葱般的中指尖端,宛如散起金粉那般,划起了两条金色的细长弧线,往前同时斜搭而来。
前面的那位女郎,抖旗的势子轻巧地一滑,就让后面的那位女郎划起的细长金色弧线,穿过了重重密密的压天旗波,搭住了妖剑魔主的那两道烈烈铗芒,然后轻轻一拉!
连妖剑魔主修为如此深厚的高手,竟也被这看似简单,其实内中气机彼此相环牵引,几达八千道的玄妙手法,给巧巧地拉得失去了准头,两柄双面开锋,铗型微弧,带起耀耀烈芒的“海鼎青重铗”,陡地往两边滑去,错开了压天旗波,速度陡增,嗤啦一响地冲向了西边后侧的地面而去。
附近的修真们立时大乱,连忙急急地闪躲着。
妖剑魔主贯满真力的飞剑气芒,可不是开玩笑的。
好在“海鼎青重呋”射落的方位,没有甚么人,而且妖剑魔主心中惊觉飞芒侧滑时,立即气机反收,呼哩呼啦地急调而回,因此那两道耀耀的铗光,在撞地的前一刹那回飞而起,拉了一个大圆,最后才宛如变戏法那般地嗤然没于妖剑魔主张开的双手掌心之中。
可是铗身虽未撞地,但是密集的气层,却还是在嗤啦暴响中,轰哩轰隆起在地面上冲出两个深深的大洞,使得附近的地面,都被震得轻跳了一下,威势之猛,令人咋舌。
妖剑魔主身形停身空中,双眼眯起,却是从目中射出了细亮的光芒,紧盯着划起金色弧线的那位女郎,嘿嘿地笑道:“这不是‘接引宗’号称最为精妙,能牵一切有形的‘点金接引手’吗?你这个小女娃看起来面生的很,怎么使出来的这一式‘点金接引手’,威力比起‘接引宗’的‘随缘波’宗主,瞧来也没有差到哪里去?你这女娃儿是谁?”
那位女郎,身形也同时停在空中,之前使出压天旗的那位女郎,已是退到了她的身后,而另一位男修则是一直沉默着没有说话。
使出“点金接引手”的女郎,听见了妖剑魔主的问话,只是婉婉地一笑:“我的名字里有个机字,所以妖剑前辈如果愿意的话,叫我机儿就可以了……”
这二女一男,原来竟是飞龙之前曾经遇到的那位心思敏锐,令人咋舌的神秘“机儿”,后面的那一女一男,当然就是“秘儿”和“星儿”了。
当妖剑魔主的“海鼎青重铗”,破开了机儿等人玄妙的隐身气层之时,飞龙就已经认出了他们三个人,只不过连他也没想到,使出方才那种玄水宗独有“玄空飞讯”的,竟然会是他们。
当他见到三人时,虽然一眼就认出了他们,但是却不知怎地:心中有一种极其怪异的感觉。让他一下子也抓不出这种奇特的感觉从何而来……
“机儿?”妖剑魔主皱了皱眉头:“甚么机儿?本魔主怎么从来也没听说过‘接引宗’的高手里,有你这么一号?”
机儿巧笑依然:“妖剑前辈可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魔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