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魔传说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49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49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1:1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4
了摇头:“这个阴姥姥倒是毋需担心,对于‘启元使者’的实际内涵,现在连三位前辈都还没搞清楚,因此他们是不会这么冒失的,顶多也不过就是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而已,而且我们邪宗一向就是和正派唱反调,如果正派真有甚么对‘启元使者’不利的举动,而联主又真是那‘启元使者’,说不定三位邪修前辈还会一意地护着联主呢……”
阴姥姥有点耽心地道:“算了吧!邪宗的人,哪个肚子里面没有自己的打算?他们的心意又岂能尽信?”
老丸儿门主摸了摸胡子,开玩笑似地说道:“阴姥姥的这个话,连我也说在里面了……”
阴姥姥也笑着说道:“丹门的老丸儿,脾气怪是怪了些,但还算是挺笃实的,没有那些鬼门道……这个谁不晓得?哈哈……”
老丸儿也呵呵笑道:“阴姥姥还好意思说,藏了我的两个侄孙女儿这么久,也不告诉我一声,岂不是枉了我们认识几十年?”
阴姥姥叹了口气:“这个门主可怪不得我,谁会想到北霜宫里一向不出来的清冷仙子阁中,有两位是你丹门的爱徒?”
老丸儿摇了摇头:“这些话以后再说吧……既然联主这里的情形是如此,那么联主是‘启元使者’的可能,说实话就又多了那么一些儿,老丸儿把这些话告诉联主,也请联主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多多留意了……”
飞龙不晓得该说甚么,也不确定“九幽鬼灵派”接宗大典时的事件适不适合说出来,只得点了点头。
老丸儿又朝飞龙和阴姥姥拱了拱手:“老丸儿知道联主大约是要接任‘阴阳和合派’宗主之位了,因此老丸儿也不多作打扰了,有甚么更进一步的消息,老丸儿自会再来向联主说明,老丸儿现在就先告辞了……”
飞龙和阴姥姥也同时行礼,阳公公即刻就陪送老丸儿门主出去了。
老丸儿门主这次送来的讯息,让阴姥姥心中有些怔忡。
想了好一会儿不得其解,只得放开,对着飞龙说道:“祖师,你要的纸笔已经送来,纸质是以雪蚕丝编成的雪笺,千年不毁,正好做为派中永留法诀的奇物。另外为四位弟子入派的准备已妥,弟子想就趁着祖师书写法诀之时,弟子带着四人先入派,待祖师书写告一个段落,再来奉请祖师正式接宗,不知祖师觉得这般安排可妥?”
飞龙听得只点了点头:“既然已经这么安排了,那就这么做吧……”
阴姥姥于是一拱手:“是的祖师,那么就请四位弟子随我去一趟吧……”
话说完,就领着睬睬盼盼,鬼手和鬼眼往外走去,终于留下了飞龙自己一个人在房里了。
这个时候,飞龙只得对着阳公公取来,放在桌上的那一叠雪白的细绢,愣愣地发着呆来了。
虽说他现在已经认识了不少字,读起书来当无甚么大问题,但是叫他写字,就真有点不知道从何着手了。
他望了望笔架砚墨,又望了望镇纸雪笺,想来想去,只好叫道:“风风,你进来一下行不行?”
门外应了一声,走进来了风风娇俏的身影,飞龙知道她一直都在外头,大概是阴姥姥交待她在门外等着伺候飞龙的。
“祖师有甚么事?”风风脸上带着笑容。
“你来帮我写几个字行不行?”飞龙指了指放着纸笔的桌几。
“写几个字?”风风愣了愣:“祖师要我写甚么字呀?”
“你来帮我写个‘龙虎调和诀’……”飞龙耸了耸肩。
“龙虎调和诀?”风风有点犹豫:“祖师,这个‘龙虎调和诀’是派中失传许久的秘法,由风风来写妥当吗?风风适合现在就知道这个大法吗?”
飞龙苦笑着说道:“如果你不帮忙,我自己可写不出来呢……”
风风听得有点脸红:“祖师要风风如何帮忙?怎么会没有风风,祖师自己就写不出来了?”
“我来到真人界,只会认字,可从来没有写过字……”飞龙摊了摊手:“我连笔都没拿过,叫我写字岂不是让我难看吗?本来还想要睬睬或盼盼代笔,谁知阴姥姥又把她们给带走了,只好请你来帮忙了……”
风风噗嗤一笑,知道自己心里不知想到哪里去了,只得涨红了脸,点了点头,走到桌几旁坐下,开始滴水研墨,濡笔舒笺。
飞龙走到风风的身边,对着她说道:“这个‘龙虎调和诀’,讲得是阴阳交合时,男女以和静之劲,温养流通阴阳气机,求的不是激烈,而是柔和,要的不是互荡,而是共沐,主要有四种立势,四种坐势,八种卧势,合计十六种姿势,劲道的诀窍有出入、顶压、揉磨、浅摇共四类,主要的关窍在女阴就是长受抚击,滑润不干,男阳就是温入慢出,涨翘不消……”
风风还没开始写,飞龙已经先在她耳边简要地说起“龙虎调和诀”的内容,风风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了甚么,平常这些概念也都经常在接触,都视其为修练的内涵,从来也不觉得怎么样。
但是这时飞龙祖师在自己耳边轻声的说着这些话,却是让她一颗心儿不由自主地剧跳了起来,内心好似有个火炉不断地旺烧着,蒸得自己浑身都发起热来了……
飞龙见到风风磨墨的手儿轻轻抖个不停,体内的气机乱跳不止,便即伸手抚了抚她的肩膀,从掌心传过一丝稳定心神的气机,让她的心情平静下来。
飞龙见她慢慢镇定了下来,方才轻声说道:“你准备好了吗?我要开始念了喔……”
风风收拾起跳动的心境,还是红着脸地点了点头,于是飞龙就开始念道:“夫阴阳之合者,生精之基,立命之根,凡我修持者,急则流于发泄,丧放元精,缓则温失火熄,无以为继;故耳不可不慎,不可不明矣,是乃转化原始而入精练之关窍也……”
在飞龙之前的说明后,本来就对阴阳和合诀很有概念的风风,马上就对飞龙所念的内容明白得差不多了,便即提笔将飞龙所念的字句,连着写到了雪白的丝绢之上,并没有甚么困难。
飞龙心中颇为高兴,于是就这么一个人念,一个人写的,把飞龙从以“宗主神晶”里知道的“龙虎调和诀”,写成了一叠约有近七十余页的绢笺。
虽然风风差不多都明白了飞龙的意思,顶多间或问问某个特殊的字,然而等这七十几页的诀文写完,也耗去了一个时辰之久。
当飞龙念完了最后一个字,而风风也写完了最后一个字时,飞龙就拍了拍风风的肩膀,哈哈笑道:“行了,这就写完了……”
风风放下笔,还没回话,飞龙已经转头对着门外说道:“姥姥、公公,你们可以进来了……”
阴姥姥和阳公公,加上睬睬盼盼和鬼眼鬼手等人,这就应了一声,从门外走了进来。
这时候的睬睬、盼盼、鬼眼、鬼手四人,身上已经换上了代表“阴阳和合派”的制式法袍,睬睬的双手还捧着一套。
阴姥姥脸含微笑地说道:“弟子们的入派仪式已完,回来请祖师时,正巧祖师正在口授法诀,所以弟子等不敢打扰,便在门外等候……”
阳公公则是眼露兴奋的光芒说道:“祖师这一来,派中许多散佚的法诀,说不定都能够补全了呢……想来我‘阴阳和合派’重振‘阴阳宗’时期的声威,已是指日可待的了……”
飞龙点了点头:“我知道的法诀还真的蛮不少的,以后有空我可以慢慢地把这些法诀写出来……这应该是没问题的。”
阴姥姥见飞龙答应将派中散佚的秘法补全,心下也是极其高兴,便又笑道:“祖师的身材实在高大,目前派里一时没有适合祖师尺寸的法袍,好在身材和祖师比较接近的孽龙长老,命人送来了一套他的预备法袍,弟子已经检视过了,大约真是孽龙示好的意思,没有甚么问题,请祖师现在就换上……其他法诀的事儿,留待日后再说,现在还请祖师到下面的议事厅中,弟子们已经都聚集在那儿了、就等着祖师接宗……”
飞龙点了点头,在睬睬的协助下穿上了孽龙化形长老的法袍。虽然依旧不是极合身,但是总算还可以看,在临时中还可接受,于是一行人随即起身,往楼下走去。
原本中央的议事楼,这时显然重新整理了一番,其上二楼的所有房间、都全部挪了出来,给飞龙作为下榻休息的地方,连阴姥姥都移了出去,和清凉六女同楼。
议事厅里虽然是大会准备给诸宗议事之用,所以建得颇大,但是阴阳和合派的人数众多,里面的人虽是站得摩肩接踵的,还是没能将所有的人都容纳下,有些最下级的弟子们,只好站到门外廊上园中。
当飞龙在阴姥姥和阳公公的簇拥下,走进了点起至少一百多支烛火的议事厅时,所有的弟子们,都以一种恭敬而又尊崇的目光,仰视着走过的飞龙。
就是这位祖师,让他们“阴阳和合派”在“邪宗大会”的灭派危机中,转危为安,不但稳住了宗派的命脉,还一举当上了目前“邪宗联”的联主。
就是这位祖师,让他们“阴阳和合派”不但从人人喊打喊杀的落井下石,联合同剿的艰困处境中,一耀而成为现在“邪宗联”的最主要领导宗派。
这种转变是那么样的突兀,那么样的巨大,使得许多弟子们直到现在,都还有点不大敢相信这是真的。
然而他们是亲眼看见了,其他宗派的人对他们的态度由不怀好意变成了充满敬意也让他们亲自感受到了,如今飞龙祖师走到了临时摆起的宗派祭厅,也真正地出现在面前……
这让每一位阴阳和合派的弟子,都感受到了一种全新的兴奋。
即使连阴阳七仙的弟子们,也都没有例外。
在他们的心中,不管怎么样,总还是希望自己的宗派是那种让人一听就不敢轻视的强大宗派。
这位祖师今天在邪宗大会上的表现,就让所有的邪宗,都知道“阴阳和合派”从此绝对会不同了。
飞龙就在这种弟子们充满各种复杂感受的崇敬目光注视中,走进了议事厅。
他之前就曾经在“九幽鬼灵派”数百名弟子的注视中,接任过“九幽鬼灵派”的宗主之位,因此对于身为众人注目的焦点,并不特别觉得有甚么不妥,所以依旧是一派自然模样。
阴姥姥这次因为早在来参加大会之前,就已经打算在会前再次正式地邀请一直没有加入“阴阳和合派”的清凉六仙,在这个重要开头来协助派中给予一臂之力,所以本来就准备好了一些开典的宗炉香案,祖师遗像,派中法器等等的物品;因此当飞龙踏进议事厅时,香烛法案,挂像神位等等的东西,一应俱全,看起来简直就和一个小型的祖师殿差不了多少,其中肃穆严谨的气氛,并不因为这是在派外临时起的祭坛而有丝毫减损,反而因为场地的不同,而另有一番变故下的枕戈威势。
飞龙一看到这种摆设,心中就想起了他自“宗主神晶”中所得到的讯息,阴阳和合派这时所摆放出来的架式,正是神晶中所说,宗派骤遇巨变,受到了灭派之危时,一切仪式从简,一切规定的法器大部份都以替代的方式进行,预设宗派不是遭逢了重大的内乱,导致无法聚齐法器宗物,就是被强敌给直捣宗派重地,连大部份的宗派秘典法器都遭到了损毁的一种“紧急应变仪典”:“阴阳变式”。飞龙一看之下,眉头就不由得皱了起来说道:“阴姥姥,派中是发生了甚么重大的变故,否则怎的连‘阴阳变式’都用上了?”
阴姥姥一开始就认定他飞龙其实就是“阴阳宗”时期的前辈祖师,所以对于飞龙一眼就认出了仪典是采取了“阴阳变式”,并不认为有甚么意外,只是躬身敬谨地回答:“回祖师的话,本派自从紫柔宗主失踪之后,代表宗主身份传承的‘阴阳神晶’不知去向,加上最近几次新进弟子入派,就是在此客地,故而弟子大胆启用了非常时期的‘阴阳变式’……”
飞龙有点不解地说道:“如果我记得没有错的话,这个‘阴阳变式’,除非是在派中出现重大内乱,或者遇上足以灭派的大敌攻击,否则是不可以擅自启用的……”
阴姥姥叹了口气,苦笑着说道:“祖师,弟子无能,在祖师出现之前,确实是让本派面临了几乎将被灭派的危机……而且紫柔宗主失踪之后,‘阴阳神晶’也一直没有下落,这也使得此时即便是请来祖师领导全派,祖师目前也只能暂摄宗主之位,并不能算是真正接任宗主,除非能够寻回‘宗主神晶’,否则连祖师也是一直不能正名的……”
飞龙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呀……没关系,‘宗主神晶’我知道在哪儿……”
阴姥姥和其他的弟子们听得心头一惊,连忙问道:“祖师……你是说,你知道宗主神晶现在在哪儿?”
飞龙又点了点头,再摇了摇头:“我在之前曾经见过,但是现在是不是还在那人身上,我现在也不确定……因为那人……”
阴姥姥赶紧打断了飞龙的话:“既是如此,祖师自己知道就行了,不用在这儿说出来的……祖师如果可以的话,请尽量快些将本派的‘阴阳神晶’给寻回来……”
飞龙虽然不大明白阴姥姥为甚么会怕自己说出了甚么,但是也没有再透露甚么,只是点了点头,同意了阴姥姥的请托:“我会试试的……”
阴姥姥停了一下,躬身再道:“祖师,不只要请祖师试试,本派的‘宗主神晶’不归,代理宗主永远也只会是代理宗主,依规矩是不能正名变成真正宗主的……所以无论如何,还请祖师一定得将神晶寻回……”
飞龙愣了愣,只好含糊地点了点头,同时说道:“嗯,我们还是开始吧……”
阴姥姥接下来就转过身来,对着阴阳和合派的众弟子们说道:“各位阴阳和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魔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