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魔传说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53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53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1:3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4
已经与其相通相感的毒王尊者,本来在飞针子、飞锋子和飞弓子强大的攻势下,就已经被逼得有些狼狈了,不料掌影毒蝠暴死,毒王尊者只觉得心头毫无征兆地一抽,左手长刺弹化精芒的聚力也不由自主地一松,飞锋子锐利的十六道气劲,立即切开了毒王尊者左运而出的刺光,叭地一声,刺尖乱颤,芒气崩散,飞锋子的锐劲直人,“削”地一声,将毒王尊者半边的左袖给切了下来,后劲连绵,十六条如刀般地利气紧劈而来,瞬间就嗤哩嗤啦地把毒王尊者的衣袖给绞得碎如丝花。
毒王尊者大吃一惊,知道自己这一下闪失,高明如黑天三子者,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也顾不得观察手臂有没有受伤,连忙甩手翻腰,身形斜滚,险而又险地躲过了纵放交错的锐气利劲。
然而毒王尊者的身躯还没站稳,但觉肩头一麻,转眼侧顾,右肩突然噗地飘出了血线三四条,接着冒血的肩头传出了一阵喀喀闷响,毒王尊者气机倏塞。
他的心头不禁一沉,知道飞针子的尖利射劲已经趁着空档,穿透了自己的肩部,在这一瞬间,针劲入肉震动,至少断碎了七八块肩部的骨头。
毒王尊者这个时候躲避黑天三子攻击的动作,是以一种极深妙的技巧身形闪翻,全身每一根肌肉都必须彼此调运和谐,毒王尊者肩头这一受伤,马上就牵动得他身形不稳,闪避的动作再也无法和谐。
翻动稍慢,飞弓子嗡然长射来的淡淡弦影,飕地一声侧飞而过,却从毒王尊者右小腿处,切下了他的一只右脚……
膝下的伤口气机着力密震,滋滋细响,血肉轻爆而散,从伤口往上崩解,直达膝盖处才算气尽劲过,使得毒王尊者在眨眼间右膝下变成了半截白骨,宛如义肢,令人悚目惊心。
毒王尊者痛得倒抽了口冷气,左刺支地,正想回过身来,胸口叭地一声,猛然喷出了大量红艳艳的鲜血,然后飞锋子的利劲,交叉带血斩出,好似一支赤色的薄刀,把毒王尊者整个人自胸口交错处劈成了四截。
他的身形散落在地时,血肉间依旧滋滋连响,远观竟有些像是炸着四堆肉排那般,烟气腾腾……
从黑天禽、神遁宗和生苗宗,二派现身围击玄灵万兽洞以来到现在,玄灵万兽洞的弟子以弱抗强,力量不足,终于逐个血溅当场,死于非命,最后只剩下魁官洞主、海王尊者和唯一的神兽三眼狻猊了。
这里面最难搞的,当然要算是玄灵万兽洞的宗主,魁官宗主无疑。
魁官洞主功力虽高,但是现在他的对手,是黑天禽与刑无肉两位也同属宗主级的特等高手,尤其他们两人,都素以快速闪击和身法迅捷著称,这使得魁官洞主应付起来极为吃力,眼看胜算不大。
然而即便如此,三人的战圈中劲道无匹,潜力重重,让其他即使是搏战完毕,空下来的人,也很难插得入手。想要在短时间内把魁官洞主给收拾下来,显然也不大容易。
因此情势最危殆的,反而要算是剩下的最后—位长老海王尊者和最后一只神兽三眼后猊了。
当神遁宗的四遁长老,和生苗宗的四脚苗长,带领着众人,将最后一位玄灵弟子击毙之后,神遁宗的四位长老,即刻毫不迟疑,飞身就往仅存的海王尊者之处扑去,同时在空中精芒闪现,嗤啦啦地,呼噜噜地就是一团团,一片片的攻击射去,简直就像是事先打好了招呼那般,四人同动。
已经将蓝水如挂的“卷海绫”,使尽力气布起,犹自有些吃不住飞珠子、飞镖子和飞弹子三人气芒连续猛攻的海王尊者,一见四人来势竟是冲着自己,心中一惊,更是压不住阵脚,整个身子蓝袍蓬飞中,已是噗啦噗啦地往后直退。
四遁长老的芒光同时冲到之时,海王尊者蓝波连震的绫幕碎裂,宛如炸起一天蓝水般,轰隆四溅,海王尊者偌大的身形,竟被聚力震得倒飞而去,直落入了魁宫洞主、黑天禽宗主和刑无肉宗主三人的战圈之中。
海王尊者身形失去控制,在空中不停翻滚,蓝绫脱手,在这一瞬间几乎毫无招架之力。
黑天禽宗主大喝一声,手中的挖心铲猛然侧飙,嗤啦带起十二溜嗡嗡汪汪,劲力内绞的长芒,毫不留情地对准在空中翻飞的海王尊者,暴射而去。
刑无肉宗主闪眼一瞥,已经抓住了黑天禽宗主十二溜烈芒气机的偏移目的,立时长链一抖,“三星爪”哇地利钩开张,接着哗啦啦一个链旋甩出,开张的爪钓呼地跟着飞旋起来,速度虽不快,但是去势悠悠晃晃地射向了魁官宗主的侧面。
看那三星爪怪异飘浮的走势,显然就是在等着魁宫宗主有所动作之后,再出雷霆一击。
魁官洞主密布周身的气机,一发现黑天禽宗主这一式竟改变了攻击的焦点,不由得猛然暴怒,冷哼一声,额上青筋贲起,小小的身形像是突然张大那般,双手握斧,对准刑无肉的三星爪链变力之点,猛然劈出,气劲反暴七十七次,巨大的兽誓斧轰地脱柄飞出,甩起了一团巨大的斧形芒气,旋滚长飞而去,芒光之中,宛如有物腾动,望之令人神异。
魁官洞主这一式几近全力,全身真气的剧烈反震,使得他整个须发俱皆蓬然开崩,形如恶鬼,端地有些骇人,斧芒才出,魁宫洞主斧势不停,滴溜溜地拉了一个圈,然后狂吼一声,连人带斧地弹射向坠落的海王尊者。
刑无肉一见魁官洞主这一团脱飞而出的斧芒,内色变化强烈怪异至极,当下不敢怠慢,链旋反抽,竟陡然拉得也是呼啦呼啦直转的爪旋,几乎是和魁官洞主的斧芒差不多速度地倒飞了回来?
其时爪旋切近斧芒锋边嘎嘎厉响,直刮得爪旋和斧芒之间暴然喷起了又长又亮,拉着光尾的火芒,所过之处,即便是离空十丈左右的地面树林,也立时被厉气所压,枝干寸断相磨,温度即刻升高,轰地冒起了火焰,威势之惊人与突兀,直是骇人心弦。
接着刑无肉飘飞的宽袍,唰地收束,紧贴在刑无肉瘦得宛如竹竿的身躯之上,揉身一窜,飞身射向呼呼不停转动,嘎嘎刮磨斧芒的爪旋之下,单手居中一托,另一手握链反甩,就在飞转的爪旋之后,唰地抖出了一线笔直的链条,直挂到地。
然后刑无肉握住爪旋后心,大喝一声,起劲斜崩,八千九百道气机同时聚合外拉,被爪旋刮出长长光尾的飞转斧芒,嗤溜蓬啦地暴响一声,顺着挂下去的爪链,泄出了宛如滚流实物般地烈焰,好似倒出了芒中水银那般,从斧芒里拉出了长达十五六丈的莹莹灿流。
滚滚银芒射入地中,随即开爆,轰然巨响,生生就这么炸出了个深度至少有四五丈深的巨大坑洞,一时之间,所有附近的空中都是飞砂尘土,迷人眼目,震人耳肤。
魁官洞主连人带斧长射到海王尊者的位置时,几乎已无余力,然而他毕竟是宗主级的高手人物,临危不乱,急切中斧面横拍,本来运气满身,好像胀大了许多的身形猛然暴缩,又在顷刻间变得好似较原先已经颇为矮小的身形还要小上许多,接着单手粘贴住宽大的兽誓斧斧面,拉身藏缩,竟就溜手溜脚地躲在巨大的斧面之后,准备就这么受黑天禽宗主一击。
魁官洞主这么一横拦而来,位置又取得巧之又巧,本来对准海王尊者抽去的十二溜挖心铲芒,所有的路线都被魁官洞主和其巨大的兽誓斧给挡住了。
海王尊者之危,转眼已解,逢此紧急之刻,魁官洞主的应变之巧,实在令人叹服。
然而出人意外的是,原本身形翻滚,已失重心的海王尊者,竟在这时一个翻身,双掌齐出,同时插向了赶来救援他的魁官洞主两边胁下,掌芒尖利如刀,显然功力毫无枯竭之态。
这一个变化实在太过突然,魁官洞主全身轻贴在斧面之后,神志紧锁着黑天禽宗主十二溜厉气蓬发的挖心铲烈芒,浑然无觉身后海王尊者的偷袭。
海王尊者心中大喜,嘴角露出了阴阴的微笑,双掌锋刃收束风气,一点声息不发,必要等到他的锐气刺入了魁官洞主的胁下之后,方才让他察觉不对。
海王尊者运劲推肘,掌刀直入,正在心中暗道得手时,陡然发现有异!
原本应该毫无察觉的魁官洞主,不知怎地身形一滑,双肘一张,居然就这么地挟住了海王尊者的双掌掌根,锋劲外放之前,就好似被捏住了关窍一般,气机冲到了尺关处就被硬逼而回,直震得海王尊者气血翻腾,胸口一窒,鼻中伤脉两冲,鲜血狂喷而出。
接着眼前一花,挟住海王尊者双掌的魁官洞主身躯,前翻侧转,海王尊者双掌末端立即“喀喀”连响,十指尽折,剧痛攻心,海王尊者这才看清魁官洞主背对他时,双掌其实并未粘贴在兽誓斧斧面之上,而是在胸前交叉,双手如钳,扣住了海王尊者双掌脉门。
魁官洞主翻身旋体,双手依旧紧扣海王尊者掌根,快速地旋劲扭断了海王尊者的十指指骨,当魁官洞主眨眼变成了和海王尊者面对面时,如虎钳的手劲再一抖一扭—推,海王尊者掌骨尽碎,接着腕肘关节被扭力生生啪地绷裂,强大的推劲更让他骨裂肌断的两只前臂,脱肘断开,尖利的裂肘骨噗地刺进了海王尊者两胁,“喀喇喇”的肋骨开折中,直入心肺,最后从海王尊者背后噗地裂肌破肤穿衣而出,泉喷的血柱里,露出尖利森白的断肘骨……
“本洞主最恨的就是出卖宗派的叛徒……他们一出现,我就知道你的讯息有误……所以早就注意了……”魁官洞主的双眼透出熊熊的怒光:“本洞主即便硬受敌人一击,也要宰了你这个叛徒……”
在海王尊者骇然的眼神中,连其身躯都还来不及下跌时,黑天禽眼看状况有点不对,长飙而来的铲芒立时由虚转实,厉烈的风啸立起,实实地就劈在魁官洞主身后的兽誓斧斧面之上!
空劲的兽誓斧猛然反撞,砰地一声,几乎等于直接打在魁官洞主背上,魁官虽然已是尽力运气护住肩背,然而前发一轮几尽全力的斧芒,后运潜劲反击了海王尊者的偷袭,此时勉力护背,劲已不足,加上黑天禽此击运力沉猛,因此魁官洞主整个人被这一下给打得连人带斧地飞了起来,口鼻喷血,形状之狼狈,不可言喻。
魁官的身形和兽誓巨斧,直直飞去,正好迎向了也同时跟着海王尊者齐飞而来的四遁长老与飞珠、飞镖、飞弹等黑天三子。
这七人眼见魁官洞主口喷鲜血,身形不稳,跟着兽誓斧那般翻翻滚滚,看出便宜,立即同时出手,顿时嘶哩嘶啦的暴芒齐放,打落水狗般地同时攻向了已受重伤的魁官洞主。
不料魁官洞主功力坚韧,受黑天禽宗主一击之下,翻滚的身形突然微挫,在空中伸手一捞,搭住了兽誓斧斧柄,扭身一旋,生生侧移横飘了八九尺,周身气机封闭,险险地闪过了飞珠、飞镖和飞弹子长芒密窜的远射攻击,和身滚向了飞冲而至的四遁长老身边,斧柄反钩,引斜了山遁长老的三棱剑刃汪汪刃身,斧身偏侧,挡住了海遁长老的长兵器“刺海叉”和林遁长老的“奇木杖”,几乎已经横在空中的身躯倏地从侧边踹出了六脚,正好踏在风遁长老直劈而来的“回风刀”
丛丛烈芒的刀根起劲力眼,近身搏战之快速程度,只听到劈里啪啦的真元撞击声密密相连,在黯淡的夜色下几乎连动作都瞧不清楚,四遁长老没想到魁官洞主受黑天禽宗主一击之后,还能这么快地恢复,心中都同时吃了一惊,还没想到其他,魁官洞主一个矮小的身形已经窜进了四人之中,让四人立即策动身形,打算离这只伤虎远一点。
山遁长老的三棱剑回撤猛收,被魁官洞主以斧柄引开的剑芒一闪即消,却没料到魁官洞主手握的斧柄一摇,嗤然射出一道气冲,利劲尖如锐椎,二人的距离又近,马上便击中了山遁长老握剑的手腕,劲入骨肉,当即崩发,山遁长老右手腕骨立即“叭”地折断,痛吼一声,吸气急退。
好在魁官洞主此时功力已是大大不足,这一道斧柄气冲,有断骨的锐劲,却无催化血肉的真元,山遁长老虽手腕折断,却也没有甚么后续伤损、风遁长老连劈七刀,怎么也没料到好似暂时不能动弹的魁官洞主,竟然侧来一个飞踢,而且还正正地踹在他回风刀的起力根源点上,让他劈出的刀影马上晃动了起来,刀身飞震,差点脱手而去,惊骇下刀影倏收,气机反运,就待往后撤退。
然而风遁长老刀影才散,就看见魁官洞主不会很大的拳头当中穿来,诀握凤眼,拳节抖颤,嗤地射出一团旋旋拳劲,风遁长老刀劲刚撤,闪躲不及,“砰” 地一声被魁官洞主这几是来无影,去无踪的一个阴拳,给打得胸肋尽断,膛腹凹陷,风遁长老哇地一声,吐出了喷柱般地鲜血,夹杂着被拳劲击碎的内脏,身形飞出,往地面坠落。
魁官洞主快速而又令人意外的攻击,一断山遁右腕,一毙风遁长老,运气太急,脏腑剧痛,口角鲜血再溢,挡住海遁和林遁两长老的兵器“刺海叉”和“奇木杖”的兽誓斧斧面,已是几乎无力撑拒,只得堪堪转了个角度,便即承受所击。
海遁林遁两位长老,眼见魁官洞主身受重伤,竟还断了山遁之腕,更一拳击碎风遁胸骨,都不由得心中惊怒,手下加力,实实劈在魁官洞主撑挡的宽大斧面之上,“当当”连响,魁官洞主单手支斧,已是握抓不住,兽誓斧脱手飞出。
然而魁官洞主的巨斧在受击之前,角度微偏,海遁与林遁的重兵打来,魁官洞主撒手前还握柄横甩,就让魁官洞主这一柄巨大的兽誓斧,宛如飞旋的陨石般,嗤啦啦地直飞,对准黑天三子中的飞珠子快速逸去。
身形一向灵动在外,以长芒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魔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