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魔传说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54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54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1:3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4
远击的飞珠子,怎么也想不到魁官洞主在这样连受重击的情形下,竟还能巧妙借劲,以兽誓斧直取自己:心神震动下连忙双手齐出,嗤啦嗤啦的珠芒连连而放,俱都瞄准呼噜噜旋飞而来的疾转斧芒。
已经有点察觉到魁官洞主心中打算的黑天禽宗主,闪眼见到魁官洞主在脱手放出兽誓斧的同时,不由得大惊,身影疾窜,紧跟着飞旋而出的斧刃揉身贴去,双方的速度都是快如电闪,也来不及松气开口警告飞珠子,只得双袖反收,侧身如箭,飕地射向了魁官洞主身后。
飞珠子连出四十珠,却不料这飞旋的巨斧,疾转的角度极妙无比,射来的点点珠芒都好似被旋棒打飞的白球般,劈里劈啦地连连外崩而飞,并不能对旋转长射的兽誓斧去势有太大的影响,依旧对着飞珠子直飙而到。
飞珠子眼见挡不住兽誓斧的来势,正侧身想要闪避,耳中突然听到两侧的飞镖子和飞弹子大喝道:“小心魁官洞主……”然后就是嗤哩嗤啦的放芒声连连响起。
飞珠子心中一惊,稍一迟疑,还来不及想到甚么,兽誓斧已是横旋飞近,飞珠子连忙沉身欲躲,却陡然觉得腹下一痛,魁官洞主左手掌刃如刀,已是插进了自己的小腹之中!
飞珠子惨叫一声,双手捂腹,噗啦啦放出了至少七八十颗莹莹珠芒,同时将魁官洞主左肘炸断,蓬然一响,珠芒炸裂,两人同时分开,魁官洞主插入飞珠子腹中的断手受力所引,外拉而出,赫然还紧抓着飞珠子的瘰瘰肚肠,花白脏肠被断手紧紧握住,噗地一声同时外溅,飞珠子但觉腹中一空,劲力倏消,当下从空中掉往地面。
魁官洞主左肘断去,伤口嘶嘶喷血,急切间无力封脉,左身立如浴血,紧接着左边飞镖子前尖后丰的镖形锐芒,和右边飞弹子稍呈椭圆的弹光,同时左右连连齐来,魁官洞主右手再探,竟就这么巧妙无比地搭住了在前面飞旋的兽誓斧,正要贴劲顺着斧力带旋飞出,避过飞镖子和飞弹子的攻击,却不料左腹右胸噗地爆出血柱,伸出的右手肘间铲光一闪,手掌是握到了兽誓斧的斧柄,但是却只有右手连肘跟着斧旋飞出,整只右上臂顿时离体而去,还在兽誓斧的强大旋劲下,边跟着甩转,边撒出了如雾血花。
魁官洞主身形一萎,坠落于地,然后他才发现自己的双腿齐膝以下,也已被铲刃割断,周身四肢俱已成残,整个矮小的身形,更形矮小。
魁官洞主周身血流如注,只能跪在地上,他眼中的神光渐暗,所有元气正从左腹和右胸那两个看起来不大,但是侵入的利劲却是顷刻间将他所有内脏绞碎成一团烂肉的伤口快速散去。
左手断肘轻捂着右胸的致命血洞,魁官洞主惨然一笑,面前啪啦一声轻响,黑天禽宗王弯身弓背的身形降落在他三丈外,双眼酷厉的冷光炯然凝视。
双踝已失,只能跪在地上的魁宫洞主,想到自己这样无异是对黑天禽屈膝,心中一怒,咬牙立腿而起,使尽最后一口气,左右断腿往土中一插,强忍痛楚,挺身与黑天禽怒目相视,恨恨说道:“我魁官在世俗间由山中野兽养大,终生不容于俗人,入道后蒙祖师慈悲,录于玄灵一派,只想远离世人阴险之心,却不料到头来,玄灵一派,自我而灭,还是起因于叛徒阴谋……实在叫本宗恨煞……”
说完再吐一口鲜血,双目神光散尽,竟就这么插断腿于土中,一双断肘抚心,怒目而亡。
夜色遍洒,一生以兽为友,以禽为伴,虽然凶残悍野,但也一向坦然对人的玄灵万兽洞魁官宗主,就此立尸于地,长逝溘亡,玄灵一脉,终于尽灭。
在海王尊者突然反叛,起掌偷袭魁官宗主,以致被魁宫反制之际,简单的心思中,最感到困惑的,实要算是玄灵万兽洞的仅存神兽——三眼狻猊了。
围攻它的飞匕子、飞钻子和飞带子,因为一开始并没有太重视这一只神兽,以致彼此之间的围击并不甚紧密,被三眼狻猊以其凌空驻形反震的特色,抢到了攻击的先手,令黑天三子一时扳不回来,战况拖了好一阵子。
但是黑天三子毕竟不凡,在即刻的惊悟下,立时全力攻扑,三眼狻猊虽然火鬃气芒轰得四下闪然,气势骇人,依旧在黑天三子长久的合击默契下,你牵我进,此引彼攻,每一个闪击都抓住了三眼狻猊不能兼顾的弱处,终于还是渐渐压住了三眼狻猊的攻击,将战局的优势转到了黑天三子那边……
当它的主人海王尊者,和玄灵宗主突然内哄互攻的情形出现时,三眼狻猊简单纯粹的兽脑里,真是有点被搞糊涂了……
它怎么也想不通,自己的主人,怎么会和自己的宗主,就这么一下已是互拼了起来?而且海王尊者还在极短的时间内被玄灵宗主给击毙了,更令它震惊的是,玄灵宗主也没有撑多久,便即四肢被断,立尸地面。
魁官宗主和海王尊者,是三眼搜猊神念中主导行为的两个最高指标,这下两位主人都在顷刻间暴毙,三眼狻猊简单的心中宛如一下迷失了甚么,心神怔忡下,不由得慢下了动作。
这种失神状态,当然不会为眼力极准,经验丰富的黑天三子放过,飞带子身在空中掠行,唰啦一个长抽,带芒立刻舍去晃移的障眼变化,啪然绷得笔直,宛如一支长刺,从三眼狻猊上方飞贯而来,其气之锐,简直比一般的枪矛长刀还要尖利。
飞匕子更是滚入下盘,双匕交错,嗤啦连响,六层密密地匕芒化作两具刀轮,唰唰唰地直扫三眼狻猊四肢……
飞钻子则是和身上扑,两臂乍张,带起了左右八钻的飞旋锐劲,同时聚击。
在三眼狻猊的失神之下,背后的飞钻子先发骤功,钻劲还未及身,旋利的气机已经着体,噗噗噗地在三眼狻猊宽厚的背部爆起了八个血洞,飙出的血柱喷洒得满天红艳艳地血液,虽然让三眼狻猊当场受伤,但也将三眼狻猊从失神的状态中,给即刻拉回了神志。
三眼狻猊狂吼一声,颈部焰焰的火鬃瞬间唰地收束,紧贴在其冒血的背部,同时四肢一弹,整个巨大的身躯宛如脱缰般,飕地前窜而出。
侵入其体内的飞钻气机,在火鬃贴附下,立刻在那八个伤口上,蓬然冒出一溜溜地青火,焰光内敛,毛鬃波颤,眨眼间抽化了射入体内的钻旋气劲,使其不致于再往体内钻挖。
只不过在内聚的青焰下,伤口如被火炙,滋滋直响,还从八个伤口内冒出了淡淡青烟,弹身前窜时,还在空中留下了轻微但明显的八条烟路,其间尚闻得到一丝丝烧焦的异味。
而上方下穿而来的长带,速度极快,虽然三眼狻猊的凌空前跃动作,也算得上是极为迅速,但是当其巨大的身形起势时,带尖已入三眼狻猊的厚臀之中,以致巨身前窜,却刮下它几乎半条后腿的肉块,连其抽劲之力也算威力非凡的武器长尾,也被整个连着半臀,给切了下来。
飞匕子的潋潋刀轮,也是一样,虽然三眼狻猊,身在空中,却能突然好似踏地般地前窜而出,让他心中极为意外,但是刀轮过处,虽然没有将刀轮砍进它的腹中,但是芒光飞闪间,也切断了它的一只后爪下来。
三眼狻猊背臀后爪,同受剧伤,痛得它凶性大发,前窜的身形连稳都还没稳,便即挫势翻身,正巧用那只断爪后腿凌空抵劲,嗤嗤的喷血声中,好似以断爪的伤口撑在气墙上那般,使得三眼狻猊狂吼一声,另一只后脚猛地一软,当场颠跛了起来。
但是它巨大的身形因为倏然转身,反变成了在空中倒退那般,虽然后半身突然萎顿,然而前望的三眼立时红光冲起,接着就轰然放出了粗大的火鬃气芒,而且这一次显然三眼梭猊真元尽出,火芒之宽,几为其前芒的三倍之多,将掠势同聚的飞匕子、飞钻子和飞带子三人,都给整个地包纳了进去!
都算是漏了手,但也都算是得了手的黑天三子,急切之间,没料到已经受伤的三眼狻猊如此凶悍,窜出的劲势连身子都还没站稳,便已轰然反击,而且这一次的火鬃烈芒更加强大粗广,看得出必是倾尽全力,来势又劲又疾,令人难挡。
三人正要有所动作,突然一条人影越顶而过,呼啦啦的衣袂破风声灌耳而入,强大的劲压直下,逼得三人身形同时一沉,耳听一声:“闪开!”接着三人就身不由己地被推开了七八尺。
这位说话人的语音,对于飞匕子、飞钻子和飞带子三人而言,有些熟悉,当分辨出这人正是神遁宗的刑无肉宗主时,宽衣飘飘的身影已如箭般射向了轰然而来的火鬃气芒。
刑无肉单手握爪,身形前窜的同时,使劲反甩,另一手在爪缘上一拍,三星爪如风车般唰啦连转,嗡然出现一洼凹陷的暗红色碗芒,全身真元集运,吐气开声地猛喝一声。
震耳的喝声出口,三眼狻猊狂放射来的粗大气芒,已正正地击中了刑无肉宗主如碗承接的凹光之中。
两芒初接,神遁宗刑无肉宗主吸劲诀陡然运出,连爪带人猛地后挫而起,身形及碗芒不进反退,在空中好似被甚么巨力撑住那般,缓缓后移。
然而在刑无肉后挫的同时,爪芒飞旋,竟将三眼狻猊倾力射来的粗大巨芒,给从中割引成三条,嗤啦下停地往三个偏移方向,开分而去……
刑无肉身形侧斜,自手到脚,以一种极为怪异的波动抖颤连连,显然正在不停地化劲分力的破开三眼狻猊的这次全力攻击。
被开分的火鬃烈芒,其中一条射中地面,即刻如火泼油般,蓬地散开起燃,好似平地猛起一阵火海,气芒转火之威,几被数十丈。
待得刑无肉宗主将三眼狻猊的气芒破尽,爪芒暴缩,真元立即聚集,红芒暗映中,崩地一声,一点精光突现,对准三眼狻猊直飞而出。
三眼狻猊在前面的一击里,元精全出,一下子恢复不过来,加上后腿已伤,虽然有空中驻身的特异专长,却也有些站立不稳。
不料让黑天三子大感意外的快速反击方出,竟被刑无肉宗主破了个尽净,还没想到其他,更让人意外的突击已是嗤然飞到,急切中颈项间的火鬃反立而起,蓬地在跛伏的巨大兽身前架起青红色的焰盾,硬着头皮接下了刑无肉宗主的这一点暗红。
暗红射中青红,轰然气爆开崩,三眼狻猊颈间的火鬃竭力抵挡,却还是被刑无肉宗主聚芒而来的气劲所冲,焰光乍缩,火鬃柔毛陡然后竖紧拉,啪啪密响中,近乎有一半的长长鬃毛被巨力扯断,痛得三眼狻猊狂吼一声,颈鬃在空中飘散蓬飞,宛似现出一朵红云。
除了火鬃断去近半,三眼狻猊的巨大兽身,也被撞得倒飞而出,兽身翻滚,显然已失去了重心,空中驻气的本能也暂时运不出来,整个身子划了个大大的弧线,“叭” 地一响,宛如死猪般,跌落在地面上。
三眼狻猊狂吼声中,飞匕子、飞钻子和飞带子,被刑无肉宗主一手接去了三眼狻猊让他们大感意外的反击,心中同时感到有点拉不下面子,堂堂的黑天三子,竟被一个畜牲打得措手不及,不由怒气暗生,同时抽身飞掠,回绕而起,在三眼狻猊被刑无肉宗主打得跌落尘埃之际,三人同时弹身纵出,对着在地面上翻滚的三眼狻猊扑去,必要让这只畜牲横死在场不可。
玄灵一派,主要人物都已死尽之后,仅存的神兽,眼看也将跟着踏上灭绝之路。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黑沉的高空中,突然响起一声沉郁怪异的长啸之音,声波回荡,初听是来自上方不知何处,继而又觉得好似起自四面八方,音质之怪,断非出于人口。ωωω,UМD,txtcòm>提供uМd/txt小说
在场的所有众人,心口立即好似被甚么重物给扯住了般,神念撼动,几乎不可自持,在骇然之中,俱皆不由自主地望空凝视。
接着那一线啸音,陡然下落,宛如实物坠地般,自上方急拉而下,众人连忙移目注视,心中怪异之感,实在难以形容。
明明耳听音源,那发啸之物,就是从高空下拉,落于地面,但是众人的眼瞳,偏偏未见一物,那种错愕的感受,简直让人无所适从,不知道发生了甚么事儿。
飞匕子等三人虽然身在空中,也是举目探顾,但是飞掠的势子却并未停下,依旧直扑三眼狻猊而去。
但是接下来的景象,却是让三人心中惊骇,差点从空中跌了下来。
就在最前面飞匕子的身边,突然唰地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绿甲映然,螭头鳞鳞,正是三人在种胎之战中,就曾经见到过的蛟头魔人!
蛟魔出现的位置,正在飞匕子的身侧,身形前掠的飞匕子,眼角余光但觉一花,绿影斥目,转头一看,登时心魂俱飞。
在飞匕子的感觉中,蛟头魔人巨大的螭头闪着鳞光,左右一红一紫的双目中,射出了强烈的异光,在那一瞬间,心中竟浮起了蛟头魔人正在狡狯地对着他打招呼,传来彼此又再见面的奇特感受。
飞匕子已经无法再想了,因为接下来,他只觉得心口一痛,宛如针剌,正在掠行的身子,随即像个被突然打偏了的球般,呼啦啦地横飞而出,“叭哒”一声,无巧不巧地,正好跌在正摇摇晃晃从地上爬起来的三眼狻猊身旁,滚了两滚,便再也下见动弹。
飞钻子在蛟头魔人身形出现时,心中惊骇,连忙吸气缩身,甩臂扭身地往旁急转,正打算头也不回地掠开,就听到身后近处嘶啦一声轻响,扭头一看,蛟头魔人已是宛如鬼魅般出现在身后,同时单手一掼,飞钻子在手中急聚而起的旋劲尚未成形,立觉后心一痛,气散元崩,身体马上前仆下坠,还没落地,知觉已失,只留下起运初现的旋转气流,在动力乍散之后,于空中卷起了气旋六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魔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