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魔传说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57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57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1:4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4
属‘邪宗联’副联主……”
“副联主?”裂天剑皇望了仁义王一眼,目中炯炯地强光中,很明显有种不屑的眼神:“仁义王,你的这个位置,乃是接续前任宗主‘老实人’暴亡而来,如今尊驾又任‘邪宗联’副联主,令本皇也不由想到贵盟盟主是否也平安无恙?”
裂天剑皇此话的含意,不言而明,直讽仁义王续宗之疑,仁义王只得哈哈笑道:“原来裂天盟主如此多心,难怪裂天剑宗没有副宗主了……”
裂天剑皇双眼芒光横闪,嗤然说道:“仁义王,话点到这里也就可以了,还是请贵联联主出来说话吧……否则连本皇也懒得开口了……”
仁义王有些难堪,心中暗恨,但是脸上依旧微微笑道:“此时我等在这儿,并非‘邪宗联’统一的行动,因此联主并末到场,裂天盟主要找我们联主,恐怕有些困难呢……”
裂天剑皇如刀的眼光一闪,很明显地闭上嘴巴不再说话,三大邪修知道正派的裂天剑皇最重视这种等级之分,而且已经很清楚地表明了仁义王份量不够的意思,便由妖剑魔主嘿嘿怪笑说道:“剑裂天,仁义王说得是实话,而且再怎么说,他也算是‘邪宗联’的副联王,你摆出这种气势凌人的态度,岂不是显出‘光明盟’的狭小气度?”
裂天剑皇眼光转移到了妖剑魔主身上,脸色稍霁,微微笑道:“人必自重而后人重之,自侮而后人侮之,邪宗既已难得成立了‘邪宗联’,就该慎重选择联主副联主的人选,飞龙联主来历神秘,本皇在搞清楚之前,绝对不吝给予本盟最大的尊重,不料贵联的‘副联主’,竟会是名声极臭的不仁不义府仁义王,此举又怎么让本盟上下尊敬贵联?”
心魔尊这时也淡淡地说道:“剑裂天,你们这些正派和我们邪宗的认知可不大一样,所以先别这就把你们的标准加在我们身上,你们这时候来,本联的联主不在,因此贵盟有甚么打算,何不直接说出来?”
裂天剑皇沉沉地笑道:“心魔尊说得很对,如果两位也不出来说话,本皇也无须和仁义王多说甚么,就让座下三将去和他扯了,不过既然两位已经出头,那么本皇就摆明了请问一句,下面的蛟头魔人,贵联打算怎么办?”
确定了“光明盟”这次真的是冲着蛟头魔人而来,心魔尊急速地琢磨了一会儿,知道以“光明盟”现时的力量,可绝不能小视,便即反问道:“贵盟聚集人马而来,当然也是针对蛟头魔人,但不知贵盟又打算怎么办?”
裂天剑皇眼光闪亮,毫不多作转园,直接说道:“本皇的看法非常简单,蛟头魔人是为真人界之公敌,其中更牵涉到三间九界的安危,最妥当的方式,当然就是多加些拘束禁制,以俾我等做更深入的探讨研究……不宜太过轻举妄动……”
心魔尊微微笑道:“蛟头魔人因为螭龙蛟受玄灵派制引的习惯未改,是以现时被巫王所摄,以此而言,岂不就已经合于贵盟所望?”
裂天剑皇摇了摇头:“一层玄灵摄音,这个禁制本盟认为稍嫌薄弱了一些,最好还是由本盟于玄灵摄音之外,再多加几层禁制,并且由本盟各派高手看管,方能谓之周全……”
心魔尊听得脸色一沉,拜月巫主也忍不住怒声说道:“妈的,‘光明盟’倒是打得好算盘,我们‘邪宗联’已经到手的东西,这就想毫不费力的弄走?”
裂天剑皇还没说话,身后玉面俊俏,威仪隐隐的“玉羽圣巫”已是不愠不火地说道:“拜月,如果今天我们所谈的,是真人界的甚么宝物法诀,我们‘光明盟’绝对不会有甚么兴趣来和你们互争,不过我们现在谈的对象,是一个很有可能引起三间九界破坏毁灭的妖物,对我们的存在,都是极为关系密切的,因此你我双方还是摒除掉这些正邪法宗之间的岐见,方是最恰当的态度……”
众邪宗的心中当然不把玉羽圣巫的话太当真,而且在诸邪的心中,正打算将蛟头魔人做为对付正派诸宗的利器,又怎么会同意他们这样的要求?
因此心性刚厉的妖剑魔主随即嘎嘎笑道:“你们‘光明盟’说得好听,想得顶美,结论就要我们把蛟头魔人给乖乖交出来……这岂不是摆明了欺人太甚?”
玉羽圣巫叹了口气:“此事关系的是你我双方的生存安危,和欺人之说一点牵扯也没有……诸位又何苦这般想不开?”
拜月巫主冷哼一声:“正派诸宗,哪一次以势压人,不顶着个大帽子?这种话咱们难道还听得少了?只不过这回居然想压到我们三大邪修头上,恐怕就没这么容易了……”
玉羽圣巫再叹一声,还没说甚么话,旁边一身莹白的雪山老祖,银眉轻动,冷冰冰的语音已是透然而出:“玉羽道友,和这些邪佞之辈,多说无益,就算他们认为我等以势强压又待如何?其心若正,岂惧邪言暗伤?”
另一边浑身金芒灿灿的“烈阳神王”也声如宏钟地哈哈笑道:“雪山道友说得不错,玉羽巫主,这三个老邪是甚么样的心性,咱们又不是不知道,和他们说这些无异与虎谋皮,倒不如手底下直接见真章来得爽快……”
玉羽圣巫双眼柔和未变,依旧对着心魔尊等人说道:“三位道友,还请诸位多考虑考虑,本盟这次的行动,确实对贵联并无恶意……”
心魔尊和拜月巫主与妖剑魔主互换了个眼光,随即淡淡说道:“光明盟要以势压人,我等秉邪宗骨气,绝不屈服……”
正邪两方,一上一下,话已说断,对峙之势立起,现场气氛马上就紧绷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邪宗之内,一缕怪异的“嘶嘶”之音,突然急剧无比地响了起来,在已经趋于紧张的现场,显得极为清晰。
这一声异响,宛如在绷滚的油锅中,丢进了一块肉般,马上就引起哄然的立即反应!
巫王把握了这个正邪两宗彼此相僵的情势,在出声之前,手诀暗起,猛地弹身前掠,撮口音出,已自骷髅杖头,嘶地一声拉出了一个斗大的冒烟黑骷髅,正是其著名的“阿胝婆顶门骷髅元神”。
冒烟黑骷髅随着他前掠的身形,边旋绕而动,边快速胀大,回体一周,已形如半身,而就在此时巫王缩肩曲腿,就要滚入黑骷髅之中。
在其身后的心魔尊,注意力确实受出现的正派“光明盟”所引,但反应也丝毫不慢,巫王的身形一动:心魔尊已手掌甩弹,嗡地一响,送出了一波气形怪异的扭腾潜劲,自后侧卷而去,同时左掌在腰间的怪鼓一拍,立刻在嘶嘶的怪声中破起震耳般的鼓音,随着“咚”地震天一响,巫王撮气而出的“嘶嘶”怪响立即宛如巨压下的气泡那般,噗地中断。
同时那边的蛟头魔人原本低垂的巨大蛟头,也忽然像是听到了甚么那般,倏地高举了起来……
双眼虽未睁开,但是蛟头轻移,就像是正在四周搜寻着甚么它应该继续听到的异响指令那般。
巫王身边的黑天禽宗主,在巫王想要前窜脱出心魔尊威胁之时,立即挫身倒冲,右手翻出,袖中的“挖心铲”嗤啦带起聚集强芒的九道厉劲,三三相旋,形成一条约有人身粗细的飞转强光,对准背后的心魔尊全力贯出。
心魔尊以震耳的鼓音,强力破散了巫王撮口所发的异音,立即偏身侧闪,大袍翻飞,朝着前掠的巫王急窜而去,拍鼓的左手摇腕一抖,六环相连的手铃“呛铃铃” 地脱腕飞出,如轮飞转中直朝黑天禽宗主的挖心铲所卷成的旋转长芒直罩而去,铃形迅急,密铃声乍起一晕光轮,莹莹颤颤,怪异至极。
芒铃相接,劈啦一声,旋转的手铃轮晕忽然胀大宛如车轮,如龙般的铲芒连续直入,使得心魔尊的手铃轮芒连连颤动,好似就要崩断那般。
接着手铃其中玄奥的散劲内气启动,叭地一响,黑天禽宗主直入的旋芒分成六股,自每个手铃的开口处“劈裂”一震,化为六芒散出,让还在旋转的手铃轮晕,看起来就像个边放着星火,边快速旋转的大光轮,景观之奇丽,难以形容。
“破耳铃鼓?”黑天禽宗主一看到从心魔尊手腕脱飞而出的怪铃,心中一沉,知道名列十八奇兵中的这个异宝,功能破散气芒,据说丝毫不逊任何宝盾,立知这一击已失其威,当下身形闪退,在空中弹挫了一下,便又自另一个方位回旋而来,双手握铲,准备另出一击,巫王正要缩身躲入运起的冒烟骷髅,心魔尊另一手放出的怪异扭劲,化作一团似在不停伸动的气罩陡地撞来,尚未接实,空气中波动已起,巫王的前掠身形与运起的骷髅元神,突然好似暴波上的小船般,瞬间晃移不稳了起来,让巫王正要窜进冒烟骷髅中的身形切了一个空,接着扭力洒然罩下,反而把他和冒烟骷髅之间的距离给拉远了一些,巫王大吃一惊,没想到心魔尊的动作如此之快,自己还没躲进“阿胝婆顶门骷髅元神”之中,数千条强韧如丝般地缠劲已经从旁唰然飞到,而且这至少六千层的怪异气机中,横缠而来的每一重怪罩,虽然完全没有可以伤人的外放硬力,但是其中每一条力线,都是阴诀暗劲,而且彼此牵缠,极难化解。让巫王急切间实在无法脱身。
心魔尊果然不愧顶极的邪修,无论眼力功力,都在顷刻间捆住了暴起发难的巫巫王在骇然中,捏诀起力的单手不动,另一手连忙握腕加气,诀指的尖端立即嗤地现出了一条如烟般扭曲的暗线,相连到被怪异的扭劲生生拉开的冒烟骷髅上,使得他和骷髅元神之间的距离陡地拉近,只待心魔尊这一层以牵制为主的怪劲力波一过,马上就可以遁入已经胀如人般大小的巨形骷髅中。
然而心魔尊会放出这么一层不以伤人为主的牵制怪劲,显然要的也就是这么一点点拉住敌人的时间,在这眨眼的时间里,他的身形已到,单手并指,嗤地一拉,从其指尖陡然出现了一条长蛇般的光鞭淡影,随着心魔尊手指的甩动,好似一条飞蛇般唰地就往巫王身上卷去,其速之疾,比电还快。
巫王尊者的身形正要透波而出,遁入眼前已经有一个帐篷般大小的冒烟骷髅中,突然脑后利劲刮来,大惊中回眼一看,心魔尊的“指蛇波”已经嗤然窜到,连忙扭身运肩,握杖反劈,同时自杖顶噗啦啦地泄出如流光般的小型青色骷髅几达六百枚,而且都一鼓脑地冲向了心魔尊手指间拉出来的那条回旋亮影。
他这如天河横泄般的数百颗骷髅光流才刚显现,猛地一层金色的狂潮从侧方暴现,哗啦连响,数以百层的波波金浪立即撞上了巫王的骷髅光流,金波青颅相撞,即刻蓬哩哗啦地溅起了满天碎气破芒。
仁义王双手持着“海啸龙王刀”,边一刀劈出滚滚金波,破去巫王的骷髅青芒,边扯开喉咙,对着周围大喝道:“小心巫王要唤醒蛟头魔人施虐!”
仁义王喊出来的这句话,立即引起空中“光明盟”所有人心中一动,裂天剑皇不待再想,单手一挥,声如暴雷:“勿待他们暗中弄鬼,‘光明盟’所属,即刻拦截‘邪宗联’……”
空中盘旋驻空的数十位正派高手,立即同时斜身下窜!
心魔尊“指蛇波”嗤然一出,马上宛如腾动弧刃,唰地一声自巫王与其运起的巨大冒烟骷髅之间闪然而过,叭地即刻切断了巫王起诀之手好不容易与骷髅元神连起的婉蜒气路。
如帐蓬般的冒烟骷髅骤失气机牵引,立时就像是失去了控制那般,呼地一声,随着心魔尊之前放出的那团扭曲气劲的最后余力,侧斜而去,立时拉开了其与巫王之间的距离。
心魔尊待要再度出手,进一步制住巫王尊者时,身后空中气温骤冷,尖啸突起,十股宛如冰椎般的尖气以极难想像的速度,长放而来。
心魔尊气机感应中,马上明白来者功力之高,绝对无法分神他顾,当下身形挫停,一瞬间额上彩眉倏长,下一眨眼时已全身暴翻而上,顷刻浮起八尺,闪到了之前脱手放出的“破耳铃”莹莹光盾之后,单手竖掌,真元聚集,啪地一声,铃盾光晕转为烈芒,对准紧锁己身,厉啸窜来的冰椎锐气猛然迎上。
冰气冲芒,轰然巨响,心魔尊的“破耳铃”盾,再也无法像之前对付黑天禽宗主的铲芒那般,将冰气收纳散泄,反而在强大而且劲力密集快速到无法及时宣泄的情形下,放出烈芒的铃盾中响起了“哔哔剥剥”的密密闷声,烈芒之外,好似瞬间凝了一层厚厚冰气,而且正在快速地越变越重,心魔尊顿时察觉冷到了极点,更少有将近九千重的超密冰气,正在凝结铃盾烈芒中的六枚“破耳铃”,再不散去这威力至强的冰劲,破耳铃说不定会被生生冻裂。
心魔尊大喝一声,真元尽集右手,一拳击出。
轰隆一声巨震,冰劲炸碎,数以千计的细白气烟四散纷飞,威势之大,几如天威。
心魔尊右手不停,气机反收,在裂劲崩爆,推力散开的前一瞬间,将“破耳铃”嗡地收回腕间,同时吸气浮身,顺着推力倒飞而出,直退了七八丈外,方才凝气住身,嘿嘿笑道:“好厉害的‘冰雪玄劲’,雪山道友的功行像是又有大进了……”
一身雪白的雪山老祖,十指虚凝,同色雪白的眼瞳反射出一种极为怪异的景象,闻言脸色不动,只是淡淡地说道:“聚集本老祖八千九百层真元于一击的这式,居然还让心魔尊你一拳破去,想来心魔你的功行也不差了……”
心魔尊脸上依旧冷然微笑,单手一伸,自宽大的袖中嗤啦伸出了一个宛如绿玉槌子般的东西,轻轻握在手上:“面对雪山道友这样的对手,看来本宗一些压箱底的玩意儿也非得拿出来不可了。”
他手上拿着的这个事物,大小约只一尺,通体绿透玉质,形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魔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