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魔传说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60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60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1:5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5
    
不料定钟先生眼力奇佳,已看出了巫王心中所想,立在钟顶的身形翻然下窜,直对着巫王扑来,同时双臂倏振,一前一后,扣指连弹,嗤哩嗤啦地射出了前后两大串指头般大小的青芒亮点,一对身后青钟,一对身前巫王,前后射去。

    
巫王一见到定钟先生弹指射来的这一串,青亮芒点,马上就明白这正是定钟先生除了

    “青钟大法”之外的另一项绝技

    “扣钟指”。当下真元由喉轮下沉,双手掣杖,呼噜嘻地抡出了一层暗影,挡住飞射而来的扣钟指芒。

    
定钟先生的这一串指芒,在击中巫王的飞抡暗影时,竟然发出了好似扣弹在一口巨钟上面那般,发出了震耳的

    “当啷”连响,同时小如指点的青芒陡地崩散,化成一团好似涟漪的青色波圈,绕着巫王的杖影来回流窜。

    加上定钟先生这看似简单的弹指动作,其中每一个芒点都灌注了至少超过一千五百条极为牵缠回绕的

    “青钟真气”,而且定钟先生这一对着巫王攻击,就是连串九点芒光络绎而来,使得巫王全力运起的沉沉杖影之上,连中九指,弄得一层又一层的青钟气流来来回回,闪亮流窜,同时还九钟齐鸣,当啷嗡隆的钟响回回而绕,其景之怪,实属少见。

    
青钟真气在这么几次来回的流转中,巫王手中的杖影内,闷闷地响起除了缭绕的钟音之外,密密地嗤嗤细音,巫王非常清楚地感受到定钟先生的真元指劲,正一层一层地剥化杖上的气机。

    
虽然青钟先生的攻击,在外表上并不特别凌厉强猛,但是顺音而振的内在剥劲威力,却是让巫王倾力以对,不敢稍懈。

    
这种隐威于内的力量,更是让人穷于应付。
而且定钟先生的心思极为细密,这一连串的

    “扣钟指”,前后俱发,除了攻向巫王的九指之外,也同时后发九指,俱皆连连击中在其后方罩住骷髅元神的巨大青钟气罩,因此钟鸣之音,也是同时俱起,当当啷啷,响成一团,震得百丈内的草枝树木,簌簌直抖,就算是巫王豁上了性命,死也要撮口放音,调动蚊头魔人,在这种百丈内全是震耳钟声的情形下,巫王的摄音恐怕是再怎么样也传不出去了。

    
如此紧急的状态中,定钟先生的思虑能够及此,实也可以说得上细腻至极了。

    
不过显然巫王的心态,还没有到这么视死如归的地步,所以没有被定钟先生这一招防患于未然给堵个正着。

    
然而巫王被这么一拦之后,定钟先生的攻击连绵而到,更是让他真元聚处,找不到甚么空档发出摄音,只好沉心静意地和定钟先生纠缠在一起。

    
两人的身形,就这么紧密而又不敢有任何放松地战成一团。
黑天禽宗主在自己化芒的一击,被心魔尊的

    “破耳铃鼓”所化之后,身形在空中一个回旋,就看见一道雪白发亮,速度极快的影子叭然闪到,并且对着心魔尊放出了裂裂作响,尖利无比的十条指劲,心中明白

    “雪山神宫”的雪山老祖,已经对上了心魔尊,心中不由大喜,正打算撤力后退,闪向巫王之处,不料还没聚气下窜,一道几乎让人看不清楚的淡淡暗影,已挟着呼哩哗啦,密密麻麻的一大串灰色鞭影,搂头盖脸地就对着自己抽到,其速度之快,几乎不逊于雪山老祖多少。

    
黑天禽宗主身为以狙杀为主的

    “黑天禽派”宗主,本身对于速度的修炼,本来就已经是重点中的重点,而同样对于真人界中专门以速度取胜的著名修真,也会比一般人多注意一些。

    
从来人飞窜时几乎已是分辨不出人形,只能勉强看到一层淡影,和那劈哩叭啦,密密麻麻一大片至少已经瞬间抽出了五六千鞭的超快鞭法,黑天禽宗主差不多是一入眼,就认出了这个锁定自己的高手是谁了。

    
黑天禽宗主返身大回旋,躯体暴缩,成了一团黑影,真元剧缩中,“挖心铲”侧手横掼而出,叭地化作一大蓬参参差差,长长短短,密密麻麻,也是一眼难分倒底劈出了多少次的层层铲芒,亳不输阵地与来人的重重鞭芒即刻相击。

    
在这两位专门以快打快的高手之间,鞭铲相击,所呈现出来的景象,实在很难用言语去形容。

    
在两人之间,猛然炸起了一团看起来简直就像个大刺猬般地青灰怪异虹光,其中真元气冲之密之集,难以计数,同时震波磨擦空气,又在外层逐出各色彩芒,其景之瑰丽,瞬间难言。

    
这炫目的光球虽然耀眼,但是出现的时间却只有一瞬,在下一转眼,气劲迸发,轰然开炸,那近万互击以致引起的彩光已失,只剩相冲的真元化为密密气烟,嗤然长流。

    
即便是黑天禽这样的高手,也在如此的爆劲中立不住身形,身躯侧飞,正想翻转重心,凝气驻形……
一朵飞云闪然而来,宛如实物,让黑天禽宗主吓了老大一跳,心中一沉,连忙真元强聚,“挖心铲”化成一点精芒,弹手反甩而去。

    
那一点精芒直入云中,哔哔剥剥响起了密密气爆轻声,云中虹光暗闪,好似天边初起风雷的彩霞,缩小了千百倍在这里出现,又是一个怪丽的奇景。

    
黑天禽宗主这一击起劲仓促,真元聚集不足五成,那一朵飞云速度顿挫,光影闪动了一阵之后,即刻恢复原状,陡地又嗤然往黑天禽宗主飞来。

    
不过有了这么一阵暂挫,黑天禽宗主总算是喘了口气,再次真元尽集,双手握铲,大喝一声,三十三道亮眼青流哗然自其周身成形,长芒圈转,同时对准那朵飞云聚击而去。

    
青芒在云中相合,连续的砰砰开响密密而起,云气闪光外放,宛如起雷,最后终于轰地一声,所有真元冲击外爆而出,又把黑天禽宗主给直在空中推得飞退了十几丈。

    
黑天禽宗主大喝一声,先把局势给用话稳住:“飞云、回形,你们两个身为‘大罗仙宗’八极真人之二,居然一前一后,同时夹击本宗?这种事你们‘光明盟’也做得出来?”
黑天禽宗主的话显然收到了效果,就在其所立之处前十五丈,飒然落下一位头戴道家日月冠,身穿素青宽道袍,五缕灰须挂胸,修眉长目,容貌端正,右手靠肘倒持一支白色的云丝浮尘,周身隐现雾气,一股洒然飘逸的仙家之气自然散出,正是

    “大罗仙宗”八极真人排行第三的

    “飞云真人”。
而就在飞云真人自上落下,停住身形时,一抹淡影轻闪,在其身侧猛地嘶然出现了身形极瘦,肤色极黑,眼神却是黑白分明,晶然发亮,手上握着一支灰柄灰尾毫不起眼的长鞭,原是八极真人之末,回形真人。

    
听着黑天禽宗主的话,飞云真人还未开口,后来的回形真人已是微微笑道:“黑宗主这话说得好,不过应该对着现在遗尸尚插立在地上的魁官宗主说吧?”
回形真人此话一出,马上让黑天禽宗主稍微停了一下。

    
不过他是老奸巨滑之辈,面对如此反诘的话,顶多也只是停上一下,随即脸不红气不喘地嘿嘿笑道:“贵盟之人,不是一向自诩为正派名门?如果也跟着学身为邪宗的本人行径,自也无妨,只要你说一声我们邪宗可以做的,你们也都可以做,那么本宗当然就不会再对二位说出这种废话了……”
黑天禽宗主这一反击,果然厉害无比,话一出口,马上就让回形真人闭上嘴,沉默了下来。

    
此时另一边的飞云真人依旧只是淡淡一笑,不带烟火气地轻声说道:“黑宗主,大道无束缚,本宗也不是像宗主所言的那般在意所谓的正派不正派,名门不名门,因此也不会被宗主的这番话所扣限。本人和师弟回形,之所以会同时对宗主出手,实因本人深恐功力浅薄,若是单打独斗,要想完全牵制住黑宗主,大约是有点力有末逮的,因此才会和回形师弟联手以对,这一点还请黑宗主以贵宗宗主之尊,多多包涵……”
飞云此话虽然轻淡,实际一则洒然脱开了黑天禽宗主的扣眼,二则反以黑天禽宗主的身份反罩,让黑天禽宗主便算真的要计较,也有些说不大出口了。

    
黑天禽宗主沉默了一会儿,仔细打量情势,心中还真有些被勒住脖子般地不自在。

    
飞云真人和回形真人,虽然都是

    “大罗仙宗”声名素着的

    “八极真人”,真要论起来,黑天禽宗主对上哪一个也都有些把握的。
不过如果是两位八极真人同来,那么黑天禽宗主即便是邪宗的宗主级人物,也很难说能不能应付得下来。

    
因此飞云真人话虽说得轻淡,但是倒也是实情。
不过黑天禽宗主再怎么说,也是邪宗的一宗之主,在飞云这样的话语之后,又不能不有所回应,于是只好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语气阴沉地回答道:“飞云真人的话意,是认为凭你们二位,就能够完全牵制得住本宗了吗?”
飞云真人依旧不带任何火气地淡淡说道:“事有末证时,尚以存疑为当,对于这一点,当然还是得试试之后才知道的……”
黑天禽全身袍服俱动,真元已经完全提振,准备出手,同时口中冷哼一声说道:“飞云真人说得不错,这种事还得先试了再说的……”
话意末毕,黑天禽宗主反客为主,侧臂猛闪,身化一线长影,以奇快无比的速度,唰然冲到。

    同时

    “挖心铲”青芒长流再现,倏地一芒长射,左右六芒雁翅相护,对准飞云真人直飘而去。

    
飞云真人立身不动,靠肘倒持的云丝拂尘蓬然化出一团云气,扣柄弹放,嗤啦一声,就对着窜来的黑天禽宗主身影飞射而出。

    
身侧的回形真人,黑白分明的眼眸陡然亮起,身形立转模糊,但见淡影一缕,嘶地侧闪飞逝,对着黑天禽宗主也是只见暗影一抹的身形横截而去。

    
两个以速度见长的高手,加上一个轻灵洒脱,如云自在,不易捉摸的飞云真人,顿时已形影难辨地疾速互战了起来。

    
花脚苗王从巫王开始动作起,就一直非常谨慎地维持着不动的姿势。

    
也因为如此,在他身后的拜月巫主,一直没有对他有甚么特别的行动,直到拜月巫主的死对头玉羽圣巫出现,将拜月巫主的注意力完全引走。

    
因此就在这个时候,花脚苗王察觉身后的威胁己去,方才准备有所动作。

    
然而同样也在此时,花脚苗王突然发现,他的身前,已经无声无息,出现了两位身穿儒衫的人。

    
左边一位,长发顺梳,只在头上横别一支男用发叉,将黑亮的长发绾住,浓眉大目,两眼透出纯净的光芒,嘴角带笑。

    身穿素青宽袖大儒袍,腰上系着两颗极为惹眼,约拳头大小的蓝玉四方印,风度自然,一派无虑。

    
右边一位,头戴玄色束发纶巾,身穿一套极为合身,质料柔软的淡紫密扣文士服,弓眉细长,双眼微眯,露出一丝恰然自得的悠闲神色,颔下短须修剪整齐,最奇特的,是他手里还斜握着一支深青色的油布长伞,样子瞧起来倒有些像是一个闲适的文士,在夏雨初停时分,出来欣赏一新的清景那般。

    
花脚苗王虽然久处南疆,不过这二人的形象一入眼,尤其是左边那位腰下的一双蓝玉对印,右边那位手里的深青油伞,花脚苗王马上就想到了此时出现眼前的,到底是甚么人了。

    


    “哈哈,‘无拘印’和‘怡情伞’,‘浩然宗’的无虑和自得两位先生,就这么猛不隆咚地在我老花脚的面前冒出来,不知道是有甚么指教?”花脚苗王晕开花脸,嘻嘻地笑道。

    
手里拿着

    “怡情伞”的自得先生,耸了耸肩,洒然说道:“花脚宗主,您大王的‘一吹绝蜡针’可是声名赫赫,别人应付起来可能有些儿不便,正巧本人手里有支可以稍稍抵挡针雨的油伞,所以就自告奋勇地来招呼大王了,而且本人还生怕独自无法应付,更拉了四哥儿‘无虑先生’一齐来,还请大王多多指教了……”
花脚王心思其实极为细腻,当然明白自得先生手里,由天山神蚕丝所织的

    “怡情伞”,恰能克住自己的

    “一吹绝蜡针”,心中不由沉了几分,口中却是呵呵笑道:“得!花脚又不是只有这么一宗玩意儿,两位一印一伞,就估量能压住我老花脚了么?”
另一位无虑先生单手在腰下一拍,那一双蓝玉对印倏地嗡然跳起,在空中唰哩唰啦地凌空急转着,也嘻嘻地笑道:“我们知道大王还有个百揉藤网,只不过不晓得大王的藤网,能不能罩得住本先生的这两颗‘无拘印’?”
花脚苗王嗤地一笑:“呵!我们马上就知道了……”
话一说完,花脚苗王突然动作,偏身摇肩,唰地就甩手乍出一片网影,呼啦啦对着二人罩下,同时弹身一中跃,往侧方横闪而出,控网的右手运劲抽拉,立使绷网而开的网上暗劲整个偏斜侧移,所有力线瞬间变得复杂无比,单这一手出网之威,变中有变,和之前对付

    “掌影毒蝠”时,已是彻头彻尾地完全不同。
控摄急旋滚印的无虑先生哈哈一笑,双手往对印猛然一拍,蓬地一响,两颗飞旋的玉印嗤然暴分,左右飞射而出,藤网还未缩合,就己先一步自两边窜飞了出去。

    
自得先生则是油伞上肩,振腕一抖,叭地一声,青伞乍开,同时在开伞的瞬间散放出一蓬开射的青光,对着藤网就是一冲,与绞力倾斜的网上暗劲即刻对击,崩崩叭叭地自藤网上千百个网孔中射出了千百道气冲虹光,其景之壮观,堪称一绝。

    
花脚苗王在伞放青光,与藤网暗劲对击之时,反震之力连连而来,心中极为自得先生精纯的功力震惊,此人竟然能以这种方式,硬破自己这一手

    “斜拉网”,确实令人感到意外之至。
急切中,花脚苗王右手控网,真元逼入网线,同时抖抽连连,左手在束网处轻轻一拍,所有网上力线顿时反拉逆抽,透网眼而出的气冲虹光立即整齐地往侧方一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魔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