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魔传说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62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62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2:0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5
砍头巫一刀的生苗之后,又顺势一个尾棍,对着神遁宗的一位弟子击出,不过那位弟子显然还有两下子,手中的窄剑带出四条侧削的亮虹,叮叮叮地敲在战巫的飞扫棍上,可惜这位弟子功力不足,化解棍势的意思到了,却依旧不能挡住已经身化“兵台捶”祖师的战巫棍扫之力,连忙侧闪时已是来不及,被一棍砸在闪得慢了些的左臂之上,立即噗地一声,臂骨断碎,而且更因劈下来的棍劲实在过强,竟被这一根的巨力,给打得整条左臂从肩臼处筋断肉裂,叭地脱体落地,痛得他惨嚎一声,身形顿萎,两腿一软,跪在地上,一条人影扑来,张牙舞爪地刮刮连响,当场将其开膛破肚。
这个状似疯狂,披头散发的怪人,正是已经召请“殊麻利”祖师上身,十三巫中最狂暴的疯巫。
当他十指本来卷曲的一行黑指甲绷然伸得笔直,把那失去一臂的神遁弟子唰唰两下,开胸破腹,肚肠横溢之后,一抹闪芒,嗤然直贯胸口而来,从速度和闪现的芒光看来,必是高手无疑。
疯巫红着双眼,龇牙裂嘴,尖叫一声,双手利指反抡,崩崩崩地弹起七八点幽幽影点,截在飞来淡虹之上,爆起十几条星火,弹偏来刀,紧接着就哇地一声,整个人从肚腹流出内脏的尸体上跳了起来,对着攻击的敌人直扑而去。
生苗宗的白脚苗长,一刀被挡,接着疯巫整个人急窜而来,心神不乱,抖手又是七刀,嘶哩嘶啦地斜斩而去,不料左边亮刺突现,从侧方刮地一声掠胁而过,钩裂了他胁下一大块皮肉,白脚苗长闷哼一声,斩去的七刀倏偏,扭腰一闪,身形斜掠,躲过头巫猛贯头部的符牙刺,手中劈向疯巫的刀路也整个由左方拉到了右方。
头巫右手的符牙刺一贯落空,正想侧身跟上,八道尖细的针芒从右后嗤嗤暴然射到,头巫连忙旋身闪躲,不料这八支针芒一闪即到,六支被头巫闪了过去,两支正中其右肘,噗地一声,细细的针芒竟在头巫右肘穿了两个大洞,血肉爆散,差点连手臂都废了。
头巫痛吼一声,左刺猛回,前飙而出,对准出针的飞针子狂冲而去。
被头巫闪过的六针,拉出六条细细的气流,两条嗤嗤地射入地面,四条正射在旁边两位魔剑妖宗的弟子身上,一中胸口,一中下腹,入针的前面都还没甚么,但是二人都在背后同时叭地爆出了两个比拳头还大的血洞,碎肉喷飞中,二人立即扑地断气。
飞针子八针骤功,造成了对方两死一伤,眼见头巫扑来,嘿嘿冷笑两声,扣指就待再放出二十四针,陡听上方劈哩叭啦连响,抬头一看,十三巫中功力最高的金巫身在空中,急飞而来,周身金蛇乱窜,宛如电火,同时下击。
飞针子心中暗惊,连忙纵身飞退,陡然脑后一热,有个甚么东西已经迅如闪电地抱住了他的头部,大骇中真元顺脉从后颈经穴倒崩,将其生生地震飞了出去,却在前一瞬间双眼一痛,真元狂震,闷哼出声。
婴巫的魔婴“妖牲妪”,趁着飞针子不备,扑上去抱住了他的头部,本想在一眨眼时生生挤爆他的头颅,没料到飞针子名列黑天九子,功力果然深厚,气劲立刻反崩,把“妖牲妪”小小的身躯连双臂都来不及合拢,就给震飞了出去。
不过魔婴虽然没有把飞针子的脑袋挤爆,却也在被震飞出去前,尖利的两只手爪己插进了飞针子的双目眼眶之中,接着震飞而出时,更把他的两个眼珠给生生拉了出来,眼筋垂荡中,滴滴血水顺筋而落。
飞针子双目既盲,金巫宛如蛇电般下击的裂光就无法再闪躲了,只得双手捂眼,坐以待毙,头巫更是撮口狂笑,牙刺加速,欲报自己的毁肘之仇。
就在此时,二十二道锋利的锐劲,和六条嗡嗡隐响的长弧自旁突起,横截空中金巫的串串蛇电,在嘶然的裂气声中,前一线地击中了金巫的蛇电光火。
一连串密爆的气音顿起,金巫的飞击总算被飞锋子和飞弓子挡了下来,同时在头巫的符牙刺也快刺中被剜去双眼的飞针子之时,空中一刀下劈,正正地砍在头巫的符牙刺上。
“当啷”一声,其劲之强,让右肘已废的头巫几乎有些禁受不住,左手的符牙刺差点脱手飞出,心中一惊,一个满脚红纹,而身上差不多己全是鲜血的生苗壮汉,在一刀劈偏头巫符牙刺之后,又是震腕直直地六刀当头砍来,逼得劲力稍衰的头巫,有些挡不住生苗宗四脚苗长之首的红脚苗长刀刀满劲的攻击,只得有些狼狈地连连闪躲。
黑羽十三巫领着门下弟子,这就和生苗宗的四脚苗长和力量己损的黑天五子,同时混战了起来。
黑羽魔巫宗和生苗、黑天禽两派的混战,其实并不能清楚地和其他宗派划分开来,因为有些地方还掺杂了仁义宗的七不道德及其门下、魔剑妖宗五方妖剑和其部属,心魔宗的六魔六女,神遁宗的四遁长老等等上百人。
甚至和心魔宗六魔六女相斗的,还有光明盟的两位粉衣女郎,两位头戴帅盔的大汉,和之前最先发话的三位将军装束的修真。
这七位高手,当然就是裂天剑宗的二妃双帅三将军了。
此七人功力之强,让挡住他们的心魔宗六魔六女,以十二对七,方才堪堪阻住。
不过裂天剑宗除了这七位主将之外,尚有看起来都极为年轻,但是功力都非常不俗的十位好手,在混乱之中,身手矫健,邪宗不论是哪一派的弟子遇着了都是非死即伤,威势十足。
尤其他们举臂弹手,都是劈哩叭啦,如电裂雷闪那般的裂天剑气,横厉已极,邪宗里的弟子辈们,还真的没有几个人能挡得住他们一剑之威,加上他们虽然是正派弟子,不过受到厉烈的剑气质性影响,下手丝毫不心软,一阵劈哩叭啦的裂芒下来,初接不过几回合,邪宗已是躺下了二十几位门下弟子了。
后来终于遇着了邪宗诸派里,也是修练得很有几分火候的精萃属下,方才将裂天剑宗的人给挡了下来。
不过这里面唯一的例外,就是现在是裂天剑宗十剑使之首的红菱。
无论是哪一派,所有的二代弟子或是门下,没有一个能挡得了红菱三式裂天剑气的,遇着了她,每个邪派门下都只有躺下的份。
不过红菱对于这些人,显然并没有像其他的人那样,猛下重手,总是一个霹雳过去,把对方给生生震昏,然后就算放过了对方,因此虽然从开战到现在,光在红菱手上躺下的人几乎已经超过了十人,但是其中没有一个有性命之忧,都是被她奇烈无比的裂天剑气给震得昏死过去而已。
邪宗的高手群们终于发现裂天剑宗的二代弟子中,竟有红菱这么一位功力殊胜的好手,连忙从心魔宗的六魔女中,分了冰心魔女出去,要把那位在众门下里纵横自如的红菱给拦住。
冰心魔女是一位有着一双半透色的修眉,长相清冷中透出几许美艳的紫衣女郎,在红菱一个剑芒霹雳,把第十二位邪宗门下给震得倒飞了出去,叭哒一声不再动弹时,自空中落下,立在红菱的面前六丈之处,冲着红菱而来的意思已是无须多说。
红菱当然明白这位有着一双淡透弯眉,冷媚大眼的女修,正是前来拦阻自己的高手,电芒倏闪的双目凝视了一会儿,便淡淡地问道:“你是……”
冰心魔女心中惊讶于红菱的风神秀丽,忍不住多望了几眼,才回答道:“我是心魔宗的冰心魔女,裂天剑宗里怎么没听说过有你这么一位高手?”
红菱微微一笑,还是语气轻淡地说道:“我是红菱,你来是要对付我的么?”
冰心魔女忽然想起,这位红菱,岂不就是在邪宗大会上,曾经应飞龙联主的要求,出现在玄空飞讯中的那位女郎么?
一念及此,冰心魔女便又问道:“红菱?就是认识本联联主的那位红菱吗?”
红菱听到冰心魔女突然提到了飞龙,眼中不由一阵怔仲地道:“既然你是心魔宗有名的前辈修真,那么应该知道,飞龙现在在哪里呢?”
冰心魔女轻轻摇了摇头:“眼前的混战只是我们七派邪宗的私下行动,和邪宗联并没有甚么关系,所以联主现在应该还在‘阴阳和合派’吧……”
红菱喃喃地说道:“阴阳和合派……他在阴阳和合派?”
冰心魔女点了点头:“正是……你如果要找我们联主,就到阴阳和合派去吧……”
红菱摇了摇头:“现在不行……‘光明盟’和‘邪宗联’会对峙,主要就是为了蛟头魔人,现在蛟头魔人已经在祖爷爷和真佛宗七位罗汉师叔的重重包围中,恐怕很难再逃得出去了……我得在这儿帮忙他们擒住蛟头魔人,那么‘光明盟’也许就不用和‘邪宗联’这么互相敌视……只除了……只除了……”
冰心魔女心思敏锐,眼力纯熟,这时已经看出红菱这位女郎,显然对飞龙联主有着某方面的感情,当下暂时按住了动手的念头,不着痕迹地顺着她的语气试探问道:“如果‘光明盟’和‘邪宗联’能够不再敌对,那当然是一件很好的事……难道‘光明盟’还有甚么其他的理由要对联主不利?”
红菱望了冰心魔女一眼,考虑了一会儿,方才轻声说道:“我曾经听‘光明盟’的瑶玑仙子在之前分析说,飞龙和蚊魔,必有一位是甚么‘启元使者’……”
冰心魔女不由微微一惊,暗道果然“光明盟”也有和师尊相同的怀疑,脸上却是丝毫不露任何神色,只是淡淡地说道:“瑶玑仙子是甚么人,如何做出这样的预测……”
红菱摇了摇头:“连祖爷爷都说,当今天下最有资格来预测未来的,就是这位瑶玑仙子了,她说的话,总好像很有道理呢……她的来历我也不很清楚……不过这些都无所谓了,现在我就是要帮着祖爷爷将蛟头魔人捉住……瑶玑前辈说这样会让很多事都水落石出……你是要来拦着我的么?”
冰心魔女见红菱也不知是真是假地转回了正题,便即轻轻一叹道:“为了我们邪宗,恐怕是不希望蛟头魔人落进了‘光明盟’的手里,所以你说得不错,我就是要来对付你的……”
红菱也叹了口气:“好吧!既然是这样,那么我们就开始吧……”
冰心魔女心念电转,突然又问道:“在我们动手之前,我再问一句,红菱你和我们联主是甚么样的关系?也免得待会儿动手之后,我对联主那儿不大好交待。”
冰心魔女此问,顾忌红菱和联主的关系是小部份,大部分还是想再次探探她红菱和飞龙之间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纠葛。
红菱沉默了一会儿,方才淡淡地说道:“你最好还是别太顾忌这些的好,因为如果不是飞龙,我现在也不会有机会站在这儿,和具备这身连我自己都搞不清楚的功力了……”
冰心魔女还没想透红菱会说出这么模糊的话到底是甚么意思,红菱一个纤纤的娇躯,已是轻轻一晃,就化成了一条模糊的身影,以令人惊异的速度自冰心魔女的身侧快速窜进,同时右腕反运,就这么在模糊的一线淡影侧旁,拉出了一条长达七八丈的裂裂爆光,在一阵劈哩叭啦的长响中,对着冰心魔女左侧长贯而来,其势之盛,其速之急,足以令人望之色变。
冰心魔女暗惊红菱这起手一攻,就是这种绝对是高手等级的力量,当下不敢怠慢,纵身猛闪下,双手齐出,十指连弹,嗤哩嗤啦地射出了十道蜿蜓扭转,好似蛇身般地指蛇波,交叉纵横,指力互差如网,直对着红菱罩去。
化成一条淡影长流的红菱,对于冰心魔女这罩来的指蛇波网,半点不作任何变式,拉起的长长闪芒就这么正正地劈出,连爆不停的剑光唰然前射,裂然暴击。
冰心魔女布起的指蛇波网,被裂裂的剑光一击而中,轰然一震,紧接着劈哩劈啦的爆音续来,带着强闪的烈芒,受波网一阻,顿了一顿,紧接着长芒爆闪,连连撞来,剑力的厉烈,使得冰心魔女的指蛇波网立时崩张,然后叭地一声,波破网开,就这么穿网过波,依旧对准冰心魔女长射而到,芒中的强闪爆音,较之前更加地猛烈,宛如地裂山崩般地骇人。
冰心魔女大吃一惊,双手猛分,摇肩飞退,只要再稍稍慢上一分,那简直已宛如雷劈电闪的爆亮剑芒,就会正正地劈在她身上了。
强亮中地,轰然开炸,长芒剑光连续直入地面,劈哩叭啦地连连开爆,居然这一剑就把地面劈出了一条长约十四五丈,宽约三尺的大裂口。
入地的剑芒直在裂缝里噗哩噗啦地闷响了好一阵子,方才在冒起的阵阵焦烟中慢慢消逝。
红菱这爆天裂地的一剑,马上就让冰心魔女有些傻眼了。
这种威势的剑劲,若是真的一剑劈在身上,自己是不是能够挡得住?
对于这样的疑问,冰心魔女可真的是一点把握也没有。
一个以前从来也没听过的红菱,竟然会有这种一剑裂地的威力?
冰心魔女当下就全神贯注,不敢有一丝轻忽,身法一变而为游斗闪移,就这么地和红菱缠战了起来。
不过此时红菱随剑而起的裂裂威芒,也和之前大不相同,剑劲之厉烈,让冰心魔女怎么也不愿意正正地受其一劈。
好在红菱的剑劲虽强,但是与高手对敌之间似有些许生涩,而且对于冰心魔女的进逼也并不特别猛烈,因此就冰心魔女而言,总算可以说是把红菱这位裂天剑宗的特殊高手,给牵制住了。
这一场混战,就这么在无月的黑夜之中,昏天暗地的持续着……
直到蛟头魔人的情形突然有了特殊的变化。
在飞龙祖师突然说出蛟头魔人已经接近邪宗大会场地的讯息之后,阴姥姥下达了各人入位戒备的指示,清凉仙子就按照之前的分配,躲进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魔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