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魔传说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72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72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1-04 09:21:4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21
干甚么?我爹推你做九幽之主,岂不是为了你好吗?”
九鬼姑惨笑一声:“目前派中之人,不论谁做九幽之主,再也无法像飞龙宗主那般将举派统合一气了……就算你爹是我派中之人,恐怕也不能……”
归萱萱回眼望了望烟气外,正在急速靠来的众人,皱了皱秀稚的眉头:“那个飞龙在爹的妙算下,大概也活不了多久了,九姑你无须担心这些……还是快想办法破开这个鬼护罩吧……”
九鬼姑神色透出一股决然:“这个护罩虽然强大,但是毕竟蛟头魔人目前不在此处,我之前受飞龙宗主之恩,黄庭胎定,如果拼着耗尽修为,以此元胎之力,破这个护罩还是可能的……”
归萱萱听得心中暗喜,但是脸上却是丝毫不露地说道:“耗尽修为?这么做可有些不妥呢……”
九鬼姑轻轻摇了摇头道:“萱萱,你和你爹的心性,老婆子多少有些经验,所以你心中高兴也是无妨的……无须对老婆子隐瞒……老婆子提这一点,是要你给我一个答复……”
“九姑快说吧……”归萱萱连忙回答。
“元胎一去,我九鬼姑婆修为尽失,变成常人,所以在你爹眼中,我九幽鬼灵派第一长老的位子已经没有了,所以再也无须以慈儿来扣住我……因为老婆子再活也没几年了……你能答应我,那时就让慈儿回到我身边来陪我渡过残年吗?”
九鬼姑惨然的脸上,透出了一丝希冀。
归萱萱沉思了一会儿,终于点了点头道:“九姑,我以我爹女儿的身份,答应你这个要求……”ωωω,UМD,txtcòm>提供uМd/txt小说
九鬼姑青黑的脸色中绽放出一种舒缓的神色,也对着归萱萱点了点头,回首闭目吸气,真元振动中,连身形都起了一种怪异的波颤。
九鬼姑神念集中,腹中黄庭的位置内一颗圆溜溜的亮珠泼动而转,九鬼姑整个人体内突然就像是点燃了一个亮源,而她的肉身反而变成了纸扎的灯笼那般,体内的元胎光芒透出了肉体,让她看起来就像是变成透明的那般……
尤其是在胎元初亮的瞬间,旁边的归萱萱几乎可以透过九鬼姑的身体衣裳,看见她体内的骨骼脏器,和布满全身的一条条有粗有细,有红有蓝的密麻血管。
这种特异的情形,连深沉的归萱萱都忍不住在脸上露出了讶色。
在九鬼姑体内像是点灯般地亮起之后,随即从她脐上三寸,黄庭所在之处,“叭”地出现了一颗圆沱沱,光灼灼的明珠。
这正是九鬼姑精练数干年,修道之基,飞升之钥的元眙命珠。
九鬼姑体内脏器血脉,透然可见的怪异现象,随着元胎命珠的出现,也跟着迅速消失,只剩下通体的一片亮白。
九鬼姑单手扣挟鸩头杖,元胎的调动使得气劲质性由外转内,频率倏然拉高,鸩头杖前的绿珠受力下匀,又是“啪!啪!”两声轻响,裂痕加大,伞烟和紫红色光罩的绞磨更是嘎吱嘎吱地尖厉了起来,绿烟蒸腾,比先前更加地浓厚了。
九鬼姑沉喝一声,周身现出一片云白,体内元胎命珠“咻”地一声开始快速地飞旋起来,同时开始缓缓地往九鬼姑的头部移动,最后终于停在她的喉间。
烟气四溢中,尖厉的磨擦声中,出现一种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嗡嗡轻响。
“萱萱……别忘了你答应的事!”九鬼姑声音嘶哑地喝声道。
话一说完,九鬼姑再喝一声,脱口就将体内的元胎命珠,射往紫红光罩的空隙之中。
元胎命珠一离九鬼姑的身体,立即“叭”地一响,发出了整谷皆亮的强光,所有的绿烟淡气都被这强烈但是温煦的光芒给催得一干二净。
然而这种情形,只维持了一眨眼,因为这颗元胎命珠,已是嘶然射入了紫红色的光罩之内。
在归萱萱的感觉中,当九鬼姑的元胎命珠,一射入那个怪洞之内,周遭的空间,好像有一阵子突然变得安静了下来。
那是一种很难形容的死寂。
不只是归萱萱,所有在场的邪修们,都在那一瞬间感受到了那种奇特诡异的感觉,像是只有—眨眼,但又像是持续了好一阵子。
然后从地区的那个怪洞光罩上,就“轰”地一声,爆开了一种几乎是连空间都为之变动的闷炸响音。
洞口的光罩碎成了粉末,冲天而出,焰光所及,几乎遍及这个怪谷的每一个角落。
所有谷内的人,不论是蛟魔那边,亦或是邪宗这边,也不管有在交手,或者是没在交手,都同时被一种透及谷内任何一处的波动怪力,给推得往四方飞了出去。
即便是谷中洞口百丈之外,所有一切树木岩石,也被这一震给刮得完全飞上了天。
人影树影,砂石岩石,忽然之间都变成了在空中飞舞!
那种宛如空气中海啸的怪异波动,将谷内地表上的所有东西,都给全部刮上了天之后,随即环环外散,一圈一圈外扩而出,几乎整座太玄山境内的无形牵线,全都受到了强烈的波动。
谷底那原本只有一个人大小的怪洞,也在这连地面都起了一阵好似波浪般外散而出的波动后,地洞口突然哗啦啦地往下塌陷,叭达连响,陷落的面积,竟像是山崩般连连往外扩散……
顷刻之间,整座如碗般的山谷,已经瞬间变成了一个超级大洞。
众人原本在空中被震得头晕脑胀,有点分不清楚东西南北,慌乱中往下一望,这才骇然发现刚刚大家的立足之地,已经这么一下子就完全不见了。
好在目前的众人功力至少也都有运气飞行的实力,因此在好不容易稳下心神的同时,无不骇然地望着山谷中这个广达好几百丈的超级大洞发愣。
尤其更让人感到诡异的,就是这个宽广的大洞,竟然像是真的直通到地府那般,即便洞口的面积变得如此骇人之大,却还是黑沉沉的看不到底。
没有反光,没有物体,即便是先前陷进洞中的那一大片谷底地面,居然也像是投进了一个永无止境的深渊那般,连个到底的撞击回音都听不到。
这这这……到底是一个甚么样的大洞?通到甚么地方去?
每个在空中惊魂甫定的修真,都不由得在心中兴起了这种诡异到了极点的疑问。
而就在这时,谷外不知在遥远的甚么地方,传来了一声隐隐约约,充满了愤怒凶厉的怪异长啸。
当九鬼姑的元胎命珠,破开了地洞上的那层半圆形护罩时,九鬼姑的身形立时变得消瘦了下来,而且周身原来布满“幽冥阴气”的青黑色皮肤,也像是忽然被抽掉了所有颜色那般,在一阵细细的抽动之后,恢复了正常的皮肤色泽。
唯一不同的,是她原来光滑的皮肤,就在这时突然一层一层地皱了起来,就好像一朵丰润的花儿,倏地被抽光了水份生气,一下子就枯萎皱缩成一团那般。
即便是她本来挺直的腰杆,也在这一瞬间佝偻了许多,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个八九十岁的老太婆。
毫无疑问,失去了修练的元胎精气之后,九鬼姑已经如她自己所说的,变成了一个平凡的老太婆。
也因为这样,九鬼姑已经是现场所有的修真中,唯一没有能力在谷底大量陷落之后,还停留在空中的人。
洞口护罩崩散的推力,虽然深沉得透谷而出,几乎将无形牵线的波动,推到了太玄山的所有位置,但是波力蕴柔,并不放烈,所以除了把谷中的众人推得飞上了空中,头晕脑胀地立身下稳之外,并没有造成任何太过剧烈的伤害。
因此九鬼姑也和一般人一样,被那怪异而又强大沉蕴的波动,给推得“呼”地一声,飞上了半天。
不过尽管这一下的推波柔力大过了刚劲,但是已经变成了常人的九鬼姑,还是有点经受不起,咔咔连响,毫无抗力的年老肉身在高飞起来之后,至少断了七八根骨头。
真元一去,九鬼姑忍受痛苦的能力也大大地降低,肩伤加上骨折,马上痛得她惨嚎了起来,随着她倒飞的身影,在空中拉出长长的厉音。
谷底陷落之后,无形牵线已乱,再也下像之前那般,以一种神秘的方式,将所有谷中没有连在地上的东西,给推到谷外,因此九鬼姑一个佝偻的身子,在高高飞起之后,随即就开始往下方那个看不见底的谷底大洞掉了下去。
九鬼姑虽然浑身疼痛,但是经验并没有随着功力消失,一察觉到自己的身子已经开始往下掉落时,不禁大吃一惊。
好在她并没有担心多久,因为当她看到谷下的巨洞越来越大时,突然旁边有一只手从后面拉住了她的腰带,把她现在又瘦又弯的身体给往谷边拉了过去。
当九鬼姑在那人的带飞下,飞掠过谷边时,九鬼姑还清楚地看到了谷边原来被无形牵线给推了出来,因为战斗死亡的尸身,在这一波的地面空中震动下,又骨碌碌地滚下了山谷,只不过这回推他们出来的无形牵线已乱,因此推力不再,立刻就掉进了那个神秘至极的谷底大洞中。
九鬼姑身子被从后面拉住,掠过了危险的谷边,直落进离谷缘五六十丈的一片树林之内,方才落地。
九鬼姑双脚一踏实地,身体的伤势骨折处,剧痛连连,疼得她几乎有点站不住脚。
然而尽管如此,她还是强忍着疼痛,回头想对遵守诺言,将自己救出来的归萱萱道谢。
不料方才转头,原本拉住自己后腰带的那只秀嫩的小手,已经又扣住了自己的咽喉,紧紧地握住,让九鬼姑喉部的气管倏地被挤住,吐气不出,吸气不入。
九鬼姑心中一沉,无法通气的喉头已经让她眼前出现了一点一点的亮星。
她的左肩已废,整只左手死死地垂在身侧,只能用右手握住又扣在喉上的纤腕,双脚挣动,就像只被穿在刺上的鱼儿。
但是以现在九鬼姑衰老的力量,归萱萱单手握住她喉咙的秀腕虽细,却是坚硬如铁铸,以九鬼姑现在一个老太婆的挣扎,简直和一只被叉住的鱼儿也强不到哪里去。
“九姑,你方才说的法子虽然好,但是萱萱忽然想到了另外一个方法,比你的还要更佳……”归萱萱清秀的脸上,露出了稚嫩的微笑,大大的眼睛里却是闪着令人心寒的冷酷:“你的慈儿,自从被我爹救下之后,也不知道是使了甚么魔法,不但让我爹打消了凌虐取乐之后再杀掉的念头,而且还拜在我爹膝下作了义女,居然比我这个真正的女儿还得我爹宠爱……甚王连我师父以‘杀意’修练为主的人,见到了她居然也无法心生杀气,禁不住地就对她产生好感……”
归萱萱左手叉住宛如鱼儿般不停挣扎的九鬼姑,右手抽出了袖底那支窄亮的利剑,森冷的剑尖移到了九鬼姑的左胸肋骨间,找到了心脏的位置,然后缓缓地往九鬼姑体内刺了进去,口中则是继续说道:“她虽然把我当成她的好姊姊,但我却是非常清楚,你的慈儿不管在哪一方面,对我都是一个威胁……虽然我爹告诉我,我的对手就是裂天剑宗号称身具‘先天修道胎’的岳红菱,但是我明白,你的那个慈儿才是现在我最先必须对付的人……”
归萱萱在说话间,剠进九鬼姑肋骨间的利锋虽然缓慢,但却坚定如山,顷刻已是插进了在九鬼姑体内跳动的心脏,九鬼姑的右手终于无力地垂了下来,双脚的挣动也变成了临死前的抽搐:“九姑,你知道我的法子是甚么吗?我把你除掉之后,就将你的尸身催化,然后告诉你的慈儿,说你是被蛟头魔人杀死的,你临死前要她一定亲手替你报仇……嗯……既是亲手,以慈儿的个性,就不会对我爹和我师父说,然后她就会私下去找那个蛟头怪物……哈哈……慈儿的医术听说已经超过了你,但是修练的功力却实在不怎么样,这一去找蛟头魔人,十成十是送死的份……我既不方便直接动手,藉着这么个方式,却也能达到除去慈儿的目的……九姑你说我这个法子是不是比你原来想的好?反正你变成了个没用的老太婆,已经没甚么价值了,倒还不如像我说的这样,岂不是还能发挥一些功用?九姑你说是不是?哈哈哈……”
九鬼姑的心脏已被归萱萱的窄剑刺透,临死前像是有些什么话挣扎着想说,但是喉头被紧紧挤握住,根本连声音也发不出来,只得从眼中流露出一种难以形容的神色,睁目而亡。
归萱萱的话一说完,窄剑上的气机外放,九鬼姑的尸体突然放出-阵红光,然后就在下一瞬间蓬然汇成了-股烟气,消失无踪。
归萱萱收回了窄剑,拍了拍手,便即顿脚弹身飞出了树林。
在光明盟和邪宗诸派的大混战中,空中烈芒连闪,强亮频照,轰轰隆隆,杀声震天,直战得昏天黑地,神鬼变色。
不过在这样震撼混乱的场面里,却有一个战圈,其中没有任何一个人有任何动作,俱都全神贯注,锁定战圈最中央那个身材高大超过两人,绿壳披甲,项上一颗恐怖蛟头的蛟魔身上。
在这个战圈里,虽然一反圈外的混乱杀声,但是其中的煞气压力,却是较圈外更加肃杀数倍。
这种特殊的情形,使得圈外的众人即便是杀成了一团,但是被这种无形的潜劲压力所制,根本连靠近一些部做不到。
光明盟圈围锁定住蛟头魔人的,除了盟主“裂天剑宗”的宗主裂天剑皇之外,还有真佛宗着名的七人罗汉:占察姁、太虚幻、神蕴空、目连天、西雷幢、香云盖、满驮罗。
东西两大佛宗,东界“真佛”,西界“密佛”,同属佛门一脉,虽然位处两方,但是其实却是一门。
甚至连佛门除了宗主之外,最强的高手,“四佛五菩萨,六王七罗汉”,合计二十二人,也是同时将真佛宗的“四佛七罗汉”,机密佛宗的“六王五菩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魔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