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龙魔传说 >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74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74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1-04 09:21:47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30
人更感意外地,蛟头魔人偌大的身躯,宛似化成了弹劲无端的幽影,二人好不容易偏气拉劲,控摄的攻击元力对着蛟头魔人急追而去,却未料到蛟头魔人那一层淡影又倏然反飞而出,致使二人欲再转劲,已是有所不及,杖灯棍影,哗啦直泻而出。
蛟头魔人前窜贯芒,紧接着倒飞而出,由其抖手放出的连续四闪,芒气之强大与速度之急快,根本让人瞧下清蛟头魔人放出的气芒是个甚么形状,只觉得叭哩叭哩地连起快密的四声轻响,紫红连亮,其他甚么也瞧不见。
然而对裂天剑皇而言,蛟头魔人双手贯出的这四道亮光,却是让他双眼倏睁,竞从眸中蓬蓬地放出了宛如电般的细细爆芒,须发崩张,波波而动。
在此之际,他的周身也猛然就像点着了无数个炮竹那般,劈哩叭啦地蛇电现九十九条,几乎布满了裂天剑皇周身的每一个部位,同时上下下停快速地流窜,流电炙殛空气,升起了阵阵轻烟,看起来简直就像刚受天雷劈中那样,其形像之万烈,令人难忘。
裂天剑皇双手上举,同时交错下划,两只手掌顿时拉出了两条沉厚雪亮,叭叭连爆的光电流芒,直如大河般地在其身前交错而出频闪不停的流爆,立则映照得场中快速地明暗相闪个不停,让人的眼睛几乎难以承受。
空中的闪雷,通常一现即隐,即便凑巧见着了如蛇婉蜒的长亮电形,也是霎眼即逝,便是想多瞧片刻也是绝不可得。
然而裂天剑皇此时自双手拉出的这两条交错亮电,却使人完全打破了这样的认知。
因为这两条又长又亮,又粗又厚,精亮频闪,厉裂直响的长芒,活脱就是两道续闪不灭的流变电光,左右交叉而出,正正地挡住了蛟头魔人脱手贯来的连续四闪紫红烈芒。
两光相撞,轰然而爆!
裂天剑皇交错的流电挡住了蛟头魔人那比闪电还快的连续四击,从第一响开始,巨震之后,强波滚出,就算是真佛宗高手级的人物七罗汉,也被这一波外爆的气劲给推得身形直往后退,差点就维持不住圈住蛟头魔人的阵形。
七人向后直仰的身形还没稳住,第二爆开炸,七罗汉已是身不由己的往后直退而出,圈地的阵形散开了近两倍,显然已经有点快要撑不住这种爆压了。
这里面尤其最不好受的,要算是贴身切入发动先手攻击的满驮罗和西雷幢了。
之前七罗汉中素以力强的满驮罗和西雷幢,身处先发之位,对手又是让光明盟一直拼命搜寻,也找不到任何踪迹的蛟头魔人,其功力之神奥莫测,生性之凶悍深沉,早就为光明盟每一个人所熟知,因此这一击而出,几乎是倾尽了二人所有的功力,杖棍之上,密布气层几达六七千层,劲力变化至少有七百次以上,以威力而言,绝对是任何一位修真所不能不重视的。
不料蛟头魔人的眼力恁地敏锐,只在一瞥之下,就瞧出了二人气路密集的七百变中,相差微厘,但是却会慢上那么-刹那的变化力道方位,而且丝毫不犹豫地就抓住了这么一个就算是高手修真,也很难掌握得住的瞬间空隙,以难以比拟的速度从那儿飞窜了出去,使得满驮罗相西雷幢这威力强大,任何人也绝对不敢轻心以对的攻击,顷刻间就像是两张又韧又密的罗网,但是却总是网不到蛟头魔人这只活鱼那般,变得完全徒劳无功,反倒丝毫也显不出二人这一式强烈攻击,具有甚么太大的威力了。
然而二人毕竟是真佛宗有数的高手之一,攻击的力点使不到目标之上,如果是一般的修真,在这样几乎是倾力而出的一击出手情形下,还要临时转栘方向,实在是很难做到了,大概只能算攻击落空,唯一能做的就是收劲再发。
不过满驮罗相西雷幢果然算是真正的高手,如此一泄全劲的情况中,竟然还能急拉气机蹑追蛟头魔人的攻力劲道,硬生生地挫偏了方向,就条鱼儿已经从绸边曳出之后,那已经开撒的渔网,突然变活了那般,衔着鱼尾急追而上,其变化之妙,确然也令人佩服。
但是虽然二人急速转向的变化令人激赏,但是毕竟在急变之下,气机没有办法完全尽现,控制的力道和之前比起来算是差了一些,因此当蛟头魔人的身形完全不合预测地反飞而起之后,满驮罗的“重业难破韦驮杖”,相西雷幢的“缘铃化生棍”,再也追蹑不上,只能带着强大的内劲,猛泄而出。
正当二人心中一沉,以为这一击必定会击在空处之后,连忙就在空中吸气收劲,想要在最快的时间里挫身紧追之时,一股强压瞬间爆开,烈电万道,紫红流窜,两人的气机正在收束间,顿时被震得往外倒飞了出来。
就算是以满驮罗和西雷幢这样功力深沉的高手修真,在吸气收劲的当儿,遽受这种比山岳还要重上许多的强横爆波,也有些禁受下住,身形已经无法在空中定气立位,被波力给冲得横飞而出,满驮罗和西雷幢虽急不乱,两人同时全身放松,真元猛然收聚在心间,护住了体内脏脉,皮肤外层波动连连,眨眼间配上了闪雷般撞来的巨力,锁住了震波层次,让那随着爆开推力嗤然长射四散,劈哩叭啦猛响个不停的电流光气,在长抽及体的前一瞬间,周身肤层三寸之外,就被二人透逼而出的气劲所压,不致于直接就劈在身上。
然而即便是二人功力轻验都无比丰富,修为反应更是一流程度,在这种突然而现,威力强掹的爆震之下,还能够全身而退,丝毫不伤,但是二人的身形却再也无法停留,只能赶紧气机攀附在震波之锋,随着飞了出来,看起来就像是被这一团巨爆,给炸了出去般。
好在其他的五位罗汉之前所圈围之势已成,彼此之间气机相连,等于是有一条虽然看不见,但却是实际存在的无形力线遥遥圈合,因此满驮罗和西雷幢飞出来的身形一撞到这条无形圈力之上,即刻真元放束,就像是有一条透明的绳索那般,将两人横飞出来的身躯给猛然拉住了。
不过初爆还未过,续爆马上又再出,这会儿周围的七大罗汉,实际上算起来只有五人真力相连的圈网,立即每个人都被推得连连后退,彼此相连的这一圈力线也像是条弓弦皮筋那般,直被巨波震力拉得笔直,几乎就要崩断开散。
五罗汉在外圈同时双手崩张,心头宛如有线相扯那般,全身的真元都完全聚起,倾力和蛟头魔人和裂天剑皇,这真的可以算是惊天动地,一击而出的裂裂压力相抗。
就在这个拼死相抵的时刻,蛟头魔人贯出的四击中后两击又轰轰而出,五位罗汉已经无法完全圈锁,只得由五人同时偏肩移劲,让巨大的爆光往下方地面放射出威力长放的电芒烈光。
裂电强芒,立即射中地面,但听轰然一震,地表马上出现了一个纵横至少有上百条的蛇形裂痕,同时其中青蛇般的流电也一齐滋哩滋啦地顺着地面,往四方爬窜而去。
其中一位受了腰伤,正在单膝跪地,包扎着伤口的仁义府门下弟子,被在地上四散爬窜的裂气电芒掠过跪地的左腿,当场劈叭连响,就像是从跪在地上的膝盖开始,一直往身体的上方都绑满了小型炸药那般,蓬蓬叭叭地由下往上连珠轻爆,横厉的裂天剑气犀利至极,将所有的皮肤血肉都在瞬间冲成了肉糜,同时往四面炸飞。
这位弟子从支地的膝头开始,一直在连连的轻爆声中,顺着膝头、大腿、腰身、胸腹、肩臂、直到头部,-路连连轻爆,所过之处,只剩下一支支血淋淋里透着白森森的鲜骨。
转眼之间,前一眨眼还在哪儿包扎着伤口的弟子,下一眨眼居然就只剩下一付血淋淋的骨架子,依旧维持着之前单膝支地的姿势,形像恐怖地跪在原处。
这种骇人情景维持了有两三眨眼的时间,那个只剩骨架子的骷髅,方才哗啦一声,软瘫在地。
四周的众人眼见如此奇特的异象,心中不由得惊骇到了极点,连第二个念头都来不及想,马上“哄”地逃窜了开来,想离这还在地面上像千百只青色蜘蛛四处乱爬的裂气流电越远越好。
就在五罗汉终于偏劲泄力,将蛟头魔人和裂天剑皇正面对击的爆力往下方放出的同时,五罗汉中,长着一双长眉,双眼之中好像有一团一团的青紫光芒不停流转,长须黑亮,直挂胸前,身穿紫伽窄袖紧身僧装,身材瘦削,专修据说是“真佛宗”迅击最快的“天目放芒,光透一切”法诀的“目连天”,猛然大喝一声,肩部一摇,身形对着位在之前蛟头魔人身后的“香云盖”急射而出。
目连天的身形还在空中,就两手捏印,往眼前-指,唰啦唰啦一阵密响,居然就这么样地从他有些怪异的青紫色眼中,嗤嗤嗤地暴射出一大片至少有八九百条的青紫色光束,猛地飞向了那个身穿银白亮僧衣,虽然是佛门装束,但是衣服的质料显然充满尊贵气息,长得丽白圆润,干净无须,手持约半人高的小型金塔,金塔之顶细细离着金霞银云,实在很难想像这是一种甚么样兵器的七人罗汉之一,香云盖的身后。
目连天从眼中所放出来的这一大片密密麻麻,说是流光暴雨也毫不为过的大量光束,精准的程度足以让人惊讶,最近的芒线几乎是离香云盖的身体只有压指般的距离,密放的射芒多达近千条,居然连香云盖周身银亮僧袍的任何-丝袍絮都没有沾到,就这么生生地擦着他的身躯分寸之差,全部射向了香云盖的身后,目连天“天眼放芒”之快之准,确实令人咋舌。
香云盖与目连天同门许久,早已深知目连天的个性与技法,当他发现目连天眼芒流窜,对着自己的身侧射过,马上就知道发生了甚么事,立即毫不迟疑,真元集聚,手中端着的“香云宝塔”反甩于后,九层宝塔中的每一层都蓬然暴射出一层亮芒,九叠相合,汇于塔顶,“唰”地就朝身后乍然放出。
直到这时,香云盖的身后方才嘶啦一响,出现了蛟头魔人巧妙藉着五罗汉围线下泄震波时,抓紧空隙,回绕反飞而出,眨眼间已经闪然掠到了香云盖身后的身形。
蛟头魔人身形才现,目连天已是敏锐地发现到他那巨大的身形几乎隐化成无形的薄薄绿影,眼芒喷发,及时射到!
就在蛟头魔人巨大的绿色身影由隐转显之后,健壮的双臂一手前拍,一手横贯,同时腰下一脚飞踹而出,目连天望眼即到的眼中射芒,还没射到他的身上,整个身形又立即飒然消失。
前拍的绿色巨掌,正中前方香云盖回放的宝塔真元,但听“叭”地一声巨响,九层台聚的气芒被一种难以形容的巨力反震,哗啦啦地朝宝塔倒卷了回去,合成一股的九层流芒瞬间又再次崩散,宝塔受巨力听压,咔崩连响,竟然被这一击将坚固的塔形压碎,连碎片直接扎进了香云盖有些白眫的手心之内。
香云盖遽受突击,口中闷哼一声,真元密布散放,持塔的右掌竟然被蛟头魔人硬生生地择强而入,所有掌骨在无比强大的压劲之下顿时寸碎,几乎就像是连塔带手,被一个巨锤击中那般,瞬间萎缩成-团,变成了血肉模糊的一片。
香云盖受蛟头魔人如此正面的一击,立时受伤,真元几乎崩散,但是他毕竟不愧真佛宗的有数高手,虽然遭此重击,一口气差点当场提不住,但是依旧是极其老练地察觉到了蛟头魔人果然心狠手辣,在身俊的这一手突击之外,脚下居然还无声无息地踹出了一脚,对准香云盖的腰肾要害一踢而到。
香云盖在真元动摇的剧痛中,咬牙提气,硬是运集真元,左手合掌反挡而出。
他自己心中清楚地知道,以蛟头魔人这种远胜自己的猛烈真元力量,就算是这一击挡住了蛟头魔人横踢的一脚,但是腰腿之力,灵活或者不如掌指,但是蕴劲之大,更是超过了手掌三五倍之多,即便是自己这一掌能截住蛟头魔人突兀的一腿,恐旧结果只会比右手更惨,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够在这一拦之下,肢体伤残能护住体内的心脉重要脏器。
也正因为香云盖在这顷接的一刹那,才真正清楚地知道身后的蛟头魔人功力的强横到了什么地步,心中的意念已经从克敌变成了自保,因此他周身的所有气机,虽然在承受蛟头魔人拍击而来的那-掌上,已是震得他根基浮动,几乎难以支持,但是依旧在香云盖念转之下,完全从肌肤之外,敛收进了骨脉之内,强化了他骨骼至少七八倍承受压力的能力。
腿掌相接,又是“叭”地一响,出乎香云盖的意料之外,蛟头魔人的这一击,竟然没有让香云盖当场手骨残断,相反的在这-接之后,蛟头魔人巨大的身形突然变得极为稀薄,随即如烟般地消逝不见,看起来简直有点像是蛟头魔人被香云盖给一掌打得遁入了虚空之中那般,怪异的错觉令人愕然。
香云盖的惊异方自心中浮起,警讯突来,挡住蛟头魔人飞踢的左手手心轻轻一麻,随即宛如针刺,疑惑马上转成心惊,前后两击,只把香云盖的-个身形给打得前飞而出,平衡已失,只在空中不停地翻滚着。
蛟头魔人另外横贯而出的烈亮闪芒,正是针对着动作最快的目连天而去,紫红精芒一脱手飞出,随即蓬然化成一团胀大的光盾,嘶啦声中飞散而开,眨眼问变成了一个比人体还要大的耀耀光轮,将目连天闪射而来的密密眼芒,转瞬挡得丝毫不泄,光束芒线射在其上,蓬地爆出激溅的星火,近千条的细光反撞成一团,目连天的动作奇快,射出的眼芒又多,全部在紫红色的盾轮之外炸开,其炫目的程度,实非一般的溅光所能比拟。
蛟头魔人放出的这抹紫红精芒,虽然一离手就蓬然放大,将目连天的射来眼芒给全部挡了回去,但是速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龙魔传说】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