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魔传说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78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78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1-04 09:22:0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21
道。
飞龙的这话一说出来,在场所有正派修真们,心中无不暗中惊讶。
举世之间,敢用这种质问的口气,而且是同时针对真怫宗、大罗仙宗和浩然宗三大宗主而发的,恐怕还真的只剩下这个显然初涉真人界没有多久的飞龙了。
然而对于飞龙这种几近冒失的行为,诸法空如、紫气一元和浩然贯和三位宗主,并没有任何一个人在脸上浮出不悦或者是生气的表情,反而是大罗仙宗的紫气一元宗主,洒然安适的脸上有些歉然地说道:“飞龙联主,关于这件事,本宗心里一直觉得这是我们上一次在派人处理‘阴阳和合派’种胎法诀时,最大的疏忽。虽然我们阻止紫柔宗主她们迳行这种可能危及三间九界魔诀的心意不会改变,但是错估了形势,以致于引起了紫柔宗主她们四位的丧生,却绝对是一件难以推拖的疏漏……”
飞龙叹了口气道:“紫气宗主,贵宗们的一个疏忽,就是紫柔她们四人的性命呢……”
真佛宗的诸法空如宗主这时也点了点头道:“飞龙联主,种胎之役,我们三位宗主,不但未能及时阻止蛟头魔人的出世,更且连带地让派下弟子几乎尽没,连生死都未能确定,其中的四君子神居和飞虎楼,甚至还因此灭派……这件事从头到尾,对我们而言,都不是疏忽可以带过的,因此我们这三宗的宗主,都已经决定,等到我们倾力让蛟头魔人的这个风波平息之后,我们这三宗主持都超过了两千年的宗主,便即退位,以示对种胎一役上,我们的疏漏负起责任……”
这位白眉老和尚,真佛宗空如宗主的话,倒是让飞龙有些意外:“啊!没想到三位竟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浩然宗的贯和宗主,脸上虽然没有甚么特别的表情,但语气却是淡淡地说道:“种胎一役,事前我等虽然也极重视,但结果证明我们的重视还是不够,方会产生如此的纰漏……负起责任引退,正是我等所应该做的……”
这时候最前面的天池剑尊,则是叹了口气说道:“飞龙联主,本宗做个大胆一点的预测……飞龙联主初现真人界不久,又极有可能就是晴风天女所提到的‘启元使者’,因为我们的疏忽,造成了蛟头魔人在此间立胎成形,从这个角度来看,若是飞龙联主也是因此而来,那么正派的疏忽,岂不是反倒成了蛟头魔人和飞龙联主的机会?”
天池剑尊的这话,暗中的意思,就是比喻他飞龙如果也是和蛟头魔人这般来到这个世界上,那么最没有资格来质问正派疏漏的,反倒就是蛟头魔人和他飞龙了。
天池剑尊的心思敏密,又比较不像三派宗主这般含蓄,此话一出,马上就让飞龙在道理上出现了立不住脚的矛盾。
飞龙听得也只好愣了愣道:“我……我现在也不晓得自己是怎么来的……”
天池剑尊摇了摇头道:“飞龙联主不论是怎么来的,肯定和种胎之役是脱不了关系的……本宗说这些,只是想提醒一下飞龙联主,正派之行事,顾虑甚多,有时便算是心知不可为或不忍为,但在大局的前提下,却也不能不勉力而行,并不是像那些邪修宗门般,可以但求一快,不理后果的……就像是现在一样……”
“就像是现在一样?”飞龙重覆了天池剑尊的话尾问道。
天池剑尊点了点头,惋然说道:“以现在飞龙联主的情形,就正是如此……
我们当然明白你想去找紫柔宗主她们这件事,本身并没有甚么对不对,就好像你是大船上的船客,想到甲板那边去瞧瞧风景,本来该是你的权利……”
飞龙赞同地点了点头:“是呀!我就想不出来这样有甚么不对……”
天池剑尊又接着说道:“但是飞龙联主,你莫忘记了晴风天女的话,三间九界崩裂前的空间异变,很明显地和紫柔宗主她们现在的状态有极为密切的关系,以我们现在所知道的事实,差不多每件事都指向了现在的情势,正急速地往这个我们最不希望的方向飞快进行着……在这种情形下,就好像这艘我们所共乘的巨船,正危急无比的卡在暗岩利礁上快要倾覆了那般……你这要去甲板上瞧瞧的行为,说不定就会引得全船失去了平衡,结果造成众人尽覆,我们为自己,为众生着想,又怎么能不阻止你呢?”
本来飞龙一个非常单纯的决定,却不料竟被天池剑尊提出了这么一个说法,让他愣在那里,一下子也想不出怎么回答了……
听他这么说起来,好像也有那么一些道理……
可是,难道就这样,他飞龙就不去找紫柔她们了吗?
但是话又说回来,虽然他现在实在不清楚去瞧瞧紫柔她们,如果还有机会可以挽回她们的一线生气,为甚么会和异变空间扯上关系,但若是天池剑尊这时候说的话真的有那么一点可能,那么他飞龙该怎么办?
如果挽回了他最爱的人儿,却造成了人间众生陷进了危机之中,那么他该怎么办?
飞龙想到了这里,单纯的思维也不禁有些头大了起来……
天池剑尊见飞龙的脸上露出了明显的困惑,正打算更进一步地再说些话……
突然在飞龙的身后传来一阵哈哈大笑:“你们这些号称名门正派的人,以势强压于人,总是有那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
语音方落,飞龙身后的夜空之中忽然爆起了炫丽程度难以形容的密密彩光,一条条,一片片,宛如天边的极光成群舒展,每一条彩线都是又长又宽,彼此之间的距离却是极之整齐,就像是光神在空中画好了尺寸,然后才一气同放那般,在令人夺目的流美中呈现出极度的端整。
然后,从这数千条同时斜放而来的绚丽极光之中,豁然出现了十几条人影。
当中一位,踏空浮飞,在极芒的衬托下宛如天神降临。
这人头戴玄樱霸王冠,身空七彩滚银虹光袍,手持一支银芒闪耀,麒麟驻头的麒麟拐,巨目大脸,落腮满颊的胡子,而且最奇特的,是?这位出场声势颇不平凡的来人,从开始到现在,虽然只是短短的一会儿,但是头脸眼眸,甚至连头发胡须,竟然已经青红绿黄,灰白棕黑地换了至少十几种颜色。
甚至连身外真元透气而出,强大程度引得空气都被刮出来的虹光,也是和他脸上的颜色一般,连续不停地幻变着,呈现出一种难以见到的瑰丽。
这人带着十几条人影,一浮气出现在空中,立刻就被飞龙面前的三位大头宗主和一位光明盟主,给认了出来。
大罗仙宗的紫气宗主叹了口气,摇摇头道:“极光道友,你说的这话,可实在是有欠公允……好似我们正派就专会以势压人了……”
飞龙一听,又意外至极地回头望了一眼这自空中撒芒而来的人。
他竟然就是飞龙在邪宗大会上见到其着名的“极元光气”一现踪迹的“邪之圣者”,“第二长寿宗”的“极光气宗”宗主,极光老祖。
只不过看他周身光气迸发的模样,实在是一点也瞧不出竟然就是修真年数仅次于“驻形永生宗”的极光老祖。
大罗仙宗的紫气宗主,虽然口中说的话淡然闲适,没有任何一丝敌对的味道,但是在场的四位超级高手,心中当然明白目前的情势,显然因为极光老祖这一突然现身,又变得复杂了起来。
极光老祖身在空中,语气还是一样:“怎么不是?以邪杀人,毕竟有限,而那些真正动辄死伤难以计数,远超过一切的根源,又那一个不是顶着个冠冕堂皇的大招牌?”
真佛宗的空如宗主,白眉也皱了皱道:“我佛慈悲,极光道友说的是俗世间假名而行之辈,以之比拟我等,似乎也不大中肯吧?”
“在本老祖看来,这里面的不同也是有限的很……”极光老祖“哼”了一声,随即就对着飞龙说道:“飞龙联主初膺‘邪宗联’联主,本宗道贺来迟,却不料正撞着了正派‘光明盟’,纠集人马,横截飞龙联主。别的先不去说,就看正派‘光明盟’的这一番用心,又岂能让人瞧着不生气?飞龙联主你可别被他们的这几句话,就给蒙着了……三间九界是不是真的如他们所说的这般,已经陷入了崩裂的危机,这恐怕也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的……”
天池剑尊一听见极光老祖的话,立刻就冷然地回答说道:“极光道友,以尊驾功行之深厚,感应之敏锐,不会察觉不到最近真人界所发生的变化,更不会不明白方才我等所说的话,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我们也知道极光道友会采取这种态度,是有着甚么样的目的,在此奉劝道友,小心为自己的私欲,牵动了整个真人界的安危……”
极光老祖双眼放出尖锐细亮的耀耀亮光,哈哈笑道:“本老祖别的想法不用去说,就看你们这么一大群,集结而来准备对付飞龙联主,就是瞧着很不顺眼,非得插手不可,天池你如果不服,尽可以把你的‘心剑光裳’秘法,使出来瞧瞧,看本老祖含不含糊你……”
天池剑尊的睑上容色丝毫未变,只是点了点头地轻声说道:“既然极光道友已经划下了道来,那么本宗当然不会让道友失望……只不过极光派下的诸位中,竟然还有匿迹了近千年,‘无影暗魔宗’的四魔使者,想来一千两百年前就失踪的‘无形冥主’,也必定是隐藏在附近,未知西边凌空敛形,使得诸波不动的这一位,是不是就是‘无形冥主’?”
天池剑尊的话一说完,随即左手轻弹,从其掌中嘶然就拉出了一条又薄又亮,微带暗青,宛如长蛇般的冷芒,发出一种和一般的剑气迥然不同的嗡嗡巨响,在人们眼睛根本来不及收摄的速度下,闪然射向了西边的空中。
在这一闪之后,西边的空中立即轰然一声爆响,炸开了一团超过四五人高的特级光暴,每一条裂光焰尾,嘶啦啦地拉了至少有七八丈长,其光之烈,令人眼瞳为之一闭。
开炸的剑气穿炙空气,使得暴光在长焰之下,竟幻化成密密的数百波微曲暗影,好像是有些透明的波劲那般,将这一开炸而出的所有近二三十丈的空间,都完全切割分裂,使得这一团烈芒的周围,都显出了一种很难形容的扭曲景象。
天池剑尊这看起来轻描淡写的一指剑光,所引起的剧烈反应,竟然如此令人震撼,可见其功力之高深,确实不愧列属玄奥的极顶高手之境。
随着天池剑尊这一击的威力展现,西边的空中立时再现异象,所有扭曲的景象,以及开炸的光焰,都像是被一个甚么透明的巨球给罩住那般,虽然映入眼中的模样极为惊人,但是很明显地并没有完全将威力散放出来,下方的林木被剑气压力直压得劈啪轰隆地断了七八棵大树,整片树林尽皆矮了一半,怛是却没有更多的毁损;由此就可以看出天池剑尊的这一剑,显然并没有将其惊人的威力完全泄尽!而是被一种甚么力量给使劲地箍住了。
就在天池剑尊指剑开炸的上方,此时已是哇然现出了一条瘦削的人影。
这人一手下摄,一手斜引,凌空控制着束住天池剑尊指剑威力的那个透明光球,周身袍服鬣飞,须眉眼角,都在天池剑尊指剑的爆光中,几乎可以说是纤毫毕露。
这人浓眉深目,眼睛黑白分明,双唇厚实,绕腮的胡子又卷又密,和蓬乱的卷发整个混在一起,完全让人分不清楚哪边是发丝,哪边是胡须。
他的头上缠着百叠带帽,身上穿着一件几乎可以说是由蒺藜黑藤所编结而成的怪衣,蓬发赤脚,宛如乞汉,形象之奇,令人望之难忘。
尤其最特别的,是这人从头到脚,周身的皮肤黑如亮炭,偏偏两个眼珠子黑白清亮,极之显眼。
他一手控锁球,一手引力,下身却是凌空盘坐,身形在乍现之际,随即横飘而来,待得天池剑尊这一击指剑轰然现光,嗤哩嗤啦了好一阵子,才算是泄尽了蕴含的剑力之后,这人方收了双手,盘坐的姿势不变,就这么浮浮地飘了过来,同时对着天池剑尊含笑说道:“天池宗主这回可猜错了,老黑皮儿可不是无形冥主哩……”
天池剑尊在这人现身之际,就瞧出了他的身份,因此只是淡淡地说道:“黑皮宗主一向以苦行修练为主,素来不参与真人界的任何争斗,不料这次竟然也现身在此间……”
真的是浑身发黑的黑皮宗主,浮身盘坐的姿势还是一点也没变,只是咧嘴苦笑,露出了他那远比一般人都要来得洁白整齐的雪亮牙齿:“这会的情形像是很有点不一样,逼得我老黑皮也不得不出来吃些苦头……别的不说,方才天池宗主那一记‘指心剑’,就差点让老黑皮接不下来……连我也不敢太冒然地使出老黑皮的‘蒺藜苦身大法’硬受一记……威力确实惊人至极……”
天池剑尊微微笑道:“这下可好,邪之圣者,邪之苦者,加上一个复出之象己现的‘无形冥主’,和眼前的飞龙联主,这回我们‘光明盟’大约是不用再背上‘以势压人’的骂名了吧?”
邪之苦者的黑皮宗主,听了天池剑尊的话,随即摇了摇头说道:“老黑皮这个甚么‘邪之苦者’,连天池宗主一个指剑都挡得这般吃力,更别说和东方三大正派比拟了……所以天池宗主想脱去这‘以势压人’的臭名,恐怕还是有些困难的……”
天池剑尊还没回话,另一边的浩然贯和宗主,严谨凤眼上的修眉已是皱了起来,以一种淡然的语气说道:“不论是极光道友,亦或是黑皮道友,在这个时候现身,态度和立场想来已经是很明白了,我等是不是以势压人,本宗并不在意……现在本宗只想问问飞龙联主,是不是愿意先放下手边的事,和我等走上一趟‘永生水域’?‘光明盟’集结众人而来,为了三间九界的安全,是不是要动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魔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