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龙魔传说 >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79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79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1-04 09:22:03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30
手,请飞龙联主一言以决!”
浩然贯和宗主肃然的话语,还是把最关键的重心,拉回到飞龙的身上。
这时候的飞龙,在心中的念头转来转去的,本来还真的有些犹豫不决。
不过后来极光老祖在现身的时候,所说的话,终于让飞龙在沉思之后,着实想了一会儿,还是摇了摇头。
无论如何,他都一定要去找紫柔她们的。
这是他清醒以来,一直就放在第一目标的事。
是他此来最重要的目的。
甚至比天池剑尊说得甚么全船的安危,还要重要。
加上极光老祖也说了,真人界的情势,是不是真的会因为飞龙去见了紫柔她们,就产生了立即性的危机,实在是谁也不能确定的事。
在这种情形下,飞龙决定还是先去瞧瞧紫柔她们的情形再说。
“我想,你们邀请我去‘永生水域’的好意,我还是往后挪一挪吧……”飞龙坦白地说道:“现在我最想见的,还是紫柔她们……”
正派诸宗,见飞龙最后还是拒绝了他们的邀约,天池剑尊也叹了口气道:“既然飞龙联主这么决定,那么这一战势不可免,我们这就得罪了……”
天池剑尊的话一说完,周身突然就掹爆出一条一条也不晓得从哪里来的强烈剑气,然后在众人眼前的乍亮中,陡然闪身前窜。
天池剑尊已经变得稀薄无比的身形,双臂翼张,左右同时拉出一条一条在夜空中显得极为刺目的长芒,乍看之下宛如以光成形的双翼,带着嘶啦嘶啦的惊人爆响,对准飞龙长击而来。
天池剑尊倏然发动的这一式,剑气纵横几近周身十丈空间,或势之强烈,超过了之前逼出黑皮宗主的“指心剑”好几倍,在他说完话之后,暴芒突生,将夜空照得为之一亮。
天池剑尊的身形一动,飞龙还没有任何相对的动作,中途出现的极光老祖,已是哈哈笑道:“软的不行,硬的这就出来啦?”
语音方出,极光老祖甩臂开肘,修长的十指连续弹动四十次,天邪极光指带着笔直外放光芒比天池剑尊的剑气还要更亮的光束,嗤啦嗤啦地,兜头就对着天池剑尊闪移的身形暴射而去。
极光老祖抖手就放出这总计四百条又集又聚,其亮璀灿难以形容的天邪指力,一道一道极之整齐,看起来简直就像是由芒线所组成的光栅一般,神异的景象令人咋舌。
极光老祖这四百条又密又齐的射线才刚在身前乍现,陡然在这四百条指力前射的路径上,崩地出现了一个金色的亮点。
这个微小但是精亮无比的亮点,才一出现在众人的眼中,紧接着轰啦一响,金点猛然暴涨而起,变成了一个亮灼灼,圆滚滚,其大约有二人,其亮宛如金日的硕大光轮,而且随着这个金色光轮的急遽变人,看得出来这个光轮正在以一种不快不慢的速度回回旋转着,当这个光轮一出现在极光指飞射的芒束之前,极光老祖这四百指压缩在弹手迸放瞬间的一击,立刻就射中了那突然出现挡阻的金色光轮之上。
天邪指力以极元光气作基,透射之能,天下真人界无不尽知,尤其这四百指,更是由极光气宗的宗主,极光老祖扣指放出,从指力带出的莹亮刺眼,简直让人无法直视的强烈程度,就可以感觉得到极光老祖的这一击,威力之强,恐怕只有那些最顶极的修真,才有可能接得下来。
因此这四百道尖透的指力,击中挡路的这个大金轮时,“砰砰叭叭”爆放而出的碎光裂芒,就像那个金色的光轮,是个超级大爆竹般,喷放的溅芒飞散四射,瑰丽无法形容。
可是那个正在空中缓缓转动的大金轮,虽然在极光老祖威力绝伦的指力透射下,频频挫动,但却是依旧凝聚未散,甚至连光轮转动的样子也还是持续着,显然已经将极光老祖这一击给严严密密地遮挡了下来。
“迦那法轮?”极光老祖在爆散连连的光屑芒雨中,长笑说道:“空如老和尚,怎么看家的玩意儿这么快就拿出来啦?”
在那耀耀盘空,缓缓转动的金光法轮之后,嘶然出现了真佛宗诸法空如宗主的身形。
他的左手支肘,右手捏印,控摄着引诀西来的玄奥妙轮,黄袍红袈鬣鬣飘飞,呈现出一种凛然而又空松的特殊气势,白眉白须连连而动,同时也对着极光老祖平和无比地说道:“极光道友的元气精细无比,这四百指中,每一指蕴含透气十道,离气十道,化气十道,一击之下,复杂的气机超过万层,一般的法诀恐怕接之不下,只好使出本宗固力转劲,其稳第一的佛门‘迦那法轮’了……”
极光老祖口中虽然长笑不断,其实心中对于诸法空如宗主实实在在地将自己这密密相连的一击,所有一万两千层后势变化,完全给接了过去,不由得心中大怒。
极光老祖在空中的身形突顿,左右两手相合,“叭”地一响,就在他的身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圆形光球,芒色纯净,大小恰恰和诸法空如宗主所放起的“迦那法轮”差不多,而且正在不停地变换着各种不一样的颜色,黄绿青红,灰白紫黑,闪闪亮亮,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一颗正在下断改变色泽的怪异太阳那般。
极光老祖左手固诀定球,右手并指如剑,上下交错连切一百二十次,身前的光球表面顿时出现了一条又一条交错纵横的微细亮线。
这一条条的怪异细线从出现在光球的表面开始,立刻唰然变粗,同时竟从光球的表面上浮凸了出来,使得这个光球的形状变得更加特殊。
紧接着极光老祖右手掌在球身上虚虚一拍,光球中交错的孔洞顿时叭叭啦啦地射出了一道道的变色光柱,远看起来简直就有点像是巨大的光形刺球,每一道光柱在射放烈芒之时,带着一种呜呜的怪鸣声,声势之烈,无与伦比。
“诸法空如你放出了‘迦那法轮’,本老祖也祭起了‘极光球’,就来瞧瞧你的‘迦那法轮’挡不挡得住本老祖的‘极光球’……”
极光芒祖一说完,定球的左手法诀一松,右手顺势一推,就将这个巨大不停放出光柱的大芒球给对着诸法空如宗主给推飞了过去。
极光球在飞进当中,不停翻滚,强烈的光柱狂放而出。
地面上无论是甚么岩石巨树,只要被这极光球的光柱扫过,立刻轰隆哗啦地当场爆碎,砂石残木冲飞不停,所过皆糜。
黑皮宗的黑皮宗主,在极光老祖开始动手拦截天池剑尊的烈放剑芒时,也抖手唰啦一响,从枯瘦的手上窜出了一条几乎隐于夜色之中,很难察觉出痕迹的透明喑波,拉着弯弯的弧度,对准天池剑尊的身侧飞到,其波形在阴沉昏暗中,实在是极难察觉。
但是这一条带着大弧度的透明波劲,才一出现,竟然就有人立即发现,“嗡”地一响,一弧蓝亮莹莹的光带,从斜刺里突然闪现,速度之快,几乎让人以为本来就在那里,挡住了黑皮宗主这隐晦的一击。
波波一阵轻响,黑皮宗主这看似简单的一道波力,内蕴的透劲,出人意外地复杂,在蓝弧拦截下,波劲外放,将相撞点周围附近约七八丈的景象,震得波波而动,虽然劲力并不外放现光,但是依旧可以感觉得到,黑皮宗主的这一击绝对没有外表上这么单纯。
“黑皮宗主莫急,还是由本宗来招呼尊驾吧……”浩然贯和宗主,在那一汪蓝芒之后,也不知道是怎么移动的,生就像是他本来就在那边一样,对着黑皮宗主淡淡地说道。
他的话一说完,双手同举,掌心内凹,突然从身体的上方,传出了“嗡嗡嗡”的怪异轻响,叭然自双手之中现出一条弧形的蓝色光弧,跳动不停,同时随着嗡嗡异响越来越大声,那光色的浓度也愈趋深沉,由浅蓝变成了湛蓝,由湛蓝变成了深蓝,其景象之特殊,难以言喻。
黑皮宗主敏感的气机,就在这时,察觉到浩然贯和宗主高举的两手之间,浩然宗最着名,至大至刚的“浩然元气”,正在快速地累积精纯的烈力,当他简单的一句话说完,浩然元气听聚集起来的暗劲已是快速震动着空气,发出了沉沉的嗡嗡异响,显然浩然贯和宗主的这聚力一击,威势绝对非同小可。
黑皮宗主周身毛孔立刻封闭,隔绝掉浩然贯和宗主现在所紧合的元气压力,双手一上一下,摆出了一种特殊的怪异姿势,对着浩然贯和宗主哈哈笑道:“‘浩然闸’其口一开,气倾万钧,挡者披靡,贯和宗主恁地瞧得起我老黑皮,居然一接手就是这种绝招名式……”
浩然贯和双手透出湛湛深蓝,几乎已不似人掌,聚集的万钓压力已是力满将泄,威逸的脸庞上却是依然带着一股淡淡的神色:“黑皮宗主太客气了……本宗的‘浩然闸’也许小有名气,但是黑皮宗主现在摆出来的,看样子是贵宗瑜珈道最上乘的‘三摩地印诀’,玄奥异常,又岂是省油的灯?”
黑皮宗主此时在“三摩地印诀”法力罩护下,全身毛孔气机完全锁束封闭,就算是活埋在地下一百年,也丝毫不损周身一丝一毫,听到浩然贯和宗主果然眼力犀利,一下就瞧出了自己的功诀内涵,也不禁点了点头说道:“贯和宗主不愧正宗一方领袖,眼力高明,老黑皮在‘浩然闸’万钧压力之下,不得不以此诀应付……”
浩然贯和宗主淡然一笑道:“玄诀既已护体,那么本宗这一式就来了……”
话一说完,双手开分,跳动的蓝芒乍裂,轰然震下。
浩然贯和宗主和黑皮宗主二人之间的所有空间,突然泛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沉蓝,就像是有个画家天神,倾刻间将浓浓的蓝墨,尽泼在二人之间的空白处那般,令人完全无法描述那种特殊的景象。
黑皮宗主巨压临体,手诀一紧,周身之外叭叭叭地爆出了一条一条暗劲互冲的长亮蓝光,悦目至极。
黑皮宗主出现的位置,下方正是一片树林,在浩然贯和这一式“浩然闸”的万钓压力倾泄之下,哗啦啦地数十棵巨树尽皆弯压了下来,眨眼就撑挡不住越来越强的压力,劈哩叭啦地一棵又一棵地被生生压断了树身。
所有的碎枝断叶,在“浩然闸”无所不及的压力之下,连飞都飞不起来,僵直地落在地面上,就好像地面有着巨大的吸力那般,点尘未起,让人见了实在又惊奇又别扭。
浩然贯和宗主见“邪之苦者”的黑皮宗主,“三摩地印诀”果然玄妙,在“浩然闸”这样连碎枝都飞不起来的压力下,依旧如老树在空中盘根那般,半寸不退,不禁也在心中暗许。
心中这么想着,手里则更是不松懈,元气增集,轻喝一声,双掌强压再增几近一倍,紧缩的压力波从手心透放而出,在空中呈现出-种沉亮的波形,对准黑皮宗主飞压而到。
黑皮宗主在再增的蓝波掠到时,手中的印诀已是现出了轻颤,知道浩然宗雄峙东方正派三大头之一,功法威力之强之猛,确实令人不由得不心惊,浩然贯和宗主这一加力催气,印诀护守的三尺空间立刻被压缩得只剩下一尺左右,因为气机互冲,在周身拉起的长亮蓝光焰尾,更是叭叭叭地响个不停。
压力近体,黑皮宗主身上所穿着的“蒺藜衣”,上头的尖剠,已是在这般的压力之下,一支一支地刺进了黑皮宗主的周身皮肤之中,眨眼之间,黑皮宗主已是全身浴血,形象之惨厉让人望之心惊。
不过就在蒺藜衣的尖刺割体,血水渗流的同时,黑皮宗主就像是被甚么东西给刺激了起来那般,在万钧连连的压力之下浑身一振,护体的气罩也像是身上穿着的蒺藜衣那般,嗤嗤嗤地暴出了尖尖的利气,刮得周身空间叭叭连爆的蓝芒更加地强烈光亮,耀耀的蓝色焰尾,几乎将黑皮宗主瘦削的身形给完全遮挡住了。
下方几乎已被压得断成秃秃一片的残枝断干,在黑皮宗主的抗压突然也倏地增强时,不但是碎枝断叶飞不起来,甚至还在两力相加的情形下,一个一个地往地面下陷了进去,就像是有只无形的巨手,把每一支断裂的树干给压进了地里那般。
原本地面上突起的青岩硬石,终于也在强大的压力下,叭叭叭地碎成一片,连断尽枝干的树根,也往地面凹陷了进去。
因为黑安宗主护身的“蒺藜衣”在压波之下,乍现了抗力,使得浩然贯和宗主和黑皮宗主之间纯粹气机压力的互冲,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
大罗仙宗的紫气一元宗主,在光明盟右盟主,天池剑尊发动条条剑流,和身闪击飞龙联主的同时,周身紫气迸发,也带着长流的氤氲紫烟,瞬间侧移二十丈,然后以-种斜切的角度闪进。
紫气一元宗主这个切入的角度,并不是固定不变,而是一种类似内蕴变化的玄妙身法,上一刻才觉得他会从这里窜进,下一刻就突然发现他的身形倾向了另外一个没有想到的方位,其间每一瞬间的变动紧密相连,完全令人无法对紫气宗主这么一个简单的行动,作出任何臆测。
可是就在紫气一元宗主的身形快要接近他和飞龙联主一半的距离之时,横里突然“哗”地出现了一条青气腾腾的滚动龙形,准确无比地罩住了紫气一元宗主玄妙变动身法的所有方位。
这条突然乍现的青龙,其粗约有人身,其长虽只现身一半,但已长达五六丈,宛如鳞片闪动的龙身中,气机闪爆,亮人眼眉,唰啦啦的穿气声响透云霄。
紫气一元宗主乍见此龙,敏锐无比的感应立刻发现这条青龙虽然是从半路现身拦截,但是龙身每一个腾扭与滚动,都恰恰将自己五十六个变动方位完全堵住,大罗仙宗的“灵霄十九动”身法,已经是真人界极之有名,以变幻莫测着称的玄门妙诀,但是却在这条青龙的滚罩中,封闭得死死的,使得紫气一元宗主的身形如果想要继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龙魔传说】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