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魔传说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86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86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1-04 09:22:2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21
端拉出了一条条长达两三丈的彩色光带,腾滚翻卷,从指端出现时还只有指幅般窄细,但是到了近三丈的光带尾端,已扩展成了五、六尺宽,其控芒摄光之自在熟练,确实不愧神芒圣者之名。
可惜的是,诸法空如的那一团团光花般的气旋金莲,一碰到那团凹陷的空间暗洞,立刻就像是遇到了甚么吸力极大的缝隙那般,唰啦直响的金光旋瓣,立即被生生地往内一吸,顷刻问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像一个具有实相的物体,根本挡不住空洞那般。
神芒圣者五指所引出的放射光带,虽然闪芒熠熠,亮丽眩目,但是结果也和诸法空如的金莲气旋一样,甚至因为神芒圣者所放出来的光体,直接和其体内的真元相连,以致于在光带被吸进凹陷的空间之际,还产生出一种强大狂猛的吸力,直把神芒圣者纤纤的娇躯,拉得倏然倾斜,几乎身不由己地差点往黑洞中冲去。
神芒圣者心惊之下,秀手连忙反抽回收,真元硬是自指尖敛断,于是那长长的光带立即“叭”地断去,“唰”地一声,整条都被已经闪然往蛟魔身后巨洞飘栘而去的凹陷空间给完全摄去,但见那最后的光尾越缩越短,在飞射飘然中,宛如裂缝所余留的光尾。
瑶玑仙子因为距离飞龙和角魔魈极近,因此当她嘶啦啦地发出了十二条圈集直出的亮芒时,可以说立刻就抽到了角魔魈魁梧的身侧,丝毫没有任何空隙间隔。
角魔魈左臂连刀插住了飞龙,右手直往下切,哗啦一响地甩放出一大片重重叠叠的紫红青流,三色混杂,令人眼花撩乱,毫不花俏地就对着瑶玑仙子所射来的圈圈金芒直撞过去?同时他初转成铁青狰狞的面容,居然也发出了一声沉沉的吼音,呜哩呜啦地隐约感觉得出那已经越来越不成人声的语音:
“点金手对现在的我,已经没有威力啦……”
果然如角魔魈那愈来愈咕噜难辨的语句所言,三色混杂的重重流瀑,沉沉地击中瑶玑仙子所放出的圈圈金芒时,蓬然爆起的激芒立刻连连出现,著名的“点金牵引手”,十二指中每一指都彼此相嵌了一个可化巨力的角度,竟也已经挡不了角魔魈沉厚得宛如实物的混元下击之力,在嗡然连颤中,终于崩解破散,叭哩叭啦地在真元重压下,圈圈开裂,散于空中,就像十二个被击碎的金环。
角魔魈狞裂的大嘴,发出了阵阵狂笑厉嚎,正在得意地准备好好对付瑶玑仙子时,陡然“啪”地一声,右臂魔刀上的飞龙躯体,就像是被甚么透明的暗力崩震那般,“嗤”地脱离了角魔魈的莹莹刀身,往前直飞了出去。
“虽说‘点金牵引手’没有威力,却能掩护另一式嫏寰海‘折劲掌’……”瑶玑仙子娇喝之中,偏身后窜,运用袖中巧妙至极的暗劲,将飞龙的身躯震离角魔魈的魔刀,脱了穿体之困后,便即暴闪而退。
角魔魈笑声突敛,立即发现瑶玑仙子袖里隐藏的侧劲,居然沿着他强大的力道边缘,其巧无比地附在刀锋之上,将他正打算将其肉身完全催化的飞龙,给从剑上震脱了出去。
瑶玑仙子这一式巧劲,并不和角魔魈浑厚强大已经到了难以形容程度的真元硬抗,只是顺着他大意之下的力劲末端,将刀上的飞龙身躯轻挑而出。细枝之柔,也许无法和钢刀相抗,但是要想将刀上插着的一只鸡,给轻拨出去,却也是做得到的。
尤其瑶玑仙子这一式隐于袖中,掌劲潜隐暗发,阴柔之力较之“点金牵引手”有过之而无不及,加上角魔魈的注意力在得意之下,大部份都转到了瑶玑仙子所放出那亮光闪闪的十二道圈合的金芒之上,故而瑶玑仙子的“折劲掌”这一潜震外拉,实在有点出乎角魔魈意料之外。
不过瑶玑仙子的这一式“折劲掌”,原是打算将飞龙的身躯震脱之后,拉摄过来,没想到角魔魈的真元极端敏锐,在察觉出瑶玑仙子竟然暗出这一手潜劲之后,元气立即在“折劲掌”力道出现的下一刹那外崩而出,当下便将瑶玑仙子的潜出力道震断,虽然马上就让瑶玑仙子再也无法将飞龙躯体摄去,但却反而把已经脱离刀面的飞龙给“叭”地一声撞得直飞了出去。
角魔魈当此真元暴增,正在神气勃发,自觉已经可以无敌于天下的当儿,居然立刻就在瑶玑仙子巧妙的手法下栽了个小筋斗,意外中禁不住猛生怒气,大喝一声,反手两万九千层强猛至极的真气元劲,蕴于一刀之中,对准了瑶玑狂劈而出。
角魔魈这一刀聚集的气机已近真人界有史以来几乎从来没有听说有人使得出来的三万层;压缩的元劲过密,使得与角魔魈刀面接触的空气,嗤嗤嗤地出现了爆裂分离现象。这一刀的刀身周围突然呈现出一种反常的暗影,空气的崩解连环相锁,居然使得角魔魈的这一刀,出现了长度超过十丈的诡奇刀影,其速已非人体的飞栘可及,瑶玑仙子身形才退,角魔魈呈现出景象完全变形的一刀已经劈到了她的螓首之上!
瑶玑在潜折劲力外震之际,发现才刚由隐转显的气路,竟然马上就被角魔魈的真元外崩震断,令她无法将飞龙的身躯摄来,于是当机立断,知道角魔魈如今的功力已臻不测之境,即刻外劲转移,在飞龙身后推了一把,然后所有元气顷刻回撤,缩身就往后退。
可惜瑶玑的动作虽快,角魔魈这劲力无匹的一刀却来得更急,黑影沉沉,嘶然胀大,在阴暗的光影周围,空气的分离嗤嗤地呈现出一种淡淡的莹光,色泽之幻变更是瞬间千百转,这种肉眼几乎难见的细微变化,俱被瑶玑星芒密布,照微于显的双眸看在眼中,其快速诡异之处,让即使精敏如瑶玑者,也不由得心中一凉。
在她差不多已是觉得无法躲过角魔魈这反应疾速的反手一刀中,瑶玑竟然发现已经变形成角魔魈的孽龙化形那青光漓漓的脸上,出现了一种怪异的表情。
那是一种除了愤怒、意外之外,还有一种隐然的惊惶!
心思细密至极的瑶玑马上就发现了这一点反常。
飞龙的身躯被瑶玑使出了个巧法,引去角魔魈的注意,孽龙化形会有一些愤怒意外并不让她惊讶;但是她所感觉到的那一种惊惶却是从何而来?
在瑶玑仙子几乎已是逃不出角魔魈反击的这一瞬间,随着她敏感地察觉到了角魔魈突然而现的惊惶,威力绝伦笼罩住她所有退路的刀势,竟然出现了一丝的空隙。
就好像一支已经无法躲避的疾箭,眼看就要射进体内的刹那,那支疾箭的速度却突然顿了一顿那样,使得闪避无门的情势有了一丝空门。
瑶玑立刻就紧紧抓住了这闪眼的一丝空隙,倾其力地侧窜而出。
陡然一声轰然巨震,怪异刀影长达十丈的景象哗然外震,崩散成一波波拉着长长光尾的暗流,往四方飞散。
除了这个阴暗与光芒同时存在,显得益加显眼的怪异流影之外,凭空而拦的一个金灿灿的法轮:紫气腾腾的十八层光屏;和千百条流泄之势如猛虎出闸的蓝亮刺眼烈芒,同时伴着角魔魈的刀影,在空中炸出明明暗暗,闪闪炫炫的满眼流光。
震波撞地,轰然再起飞土尘烟,地面宛如薄纸般崩裂了十几条裂缝,嘶啦蓬隆地往四边开裂而去,看起来就像是裂纸揭边而起那样,前后频受巨力的此地已是下陷了至少十几丈,旁边的那个碗形山谷边缘,因为此地的下陷而遽失凝力,也紧跟着轰隆地塌陷了一大片,裂山之势,骇人至极。
紧急一齐来援的诸法空如宗主,顶门凹陷,两眼金芒乱闪,闷哼一声,金色法轮后的身形宛如受到巨力所推,“呼”地一声倒飞了七、八丈,等到元力再次于空中住气定形,脸色已是金中透红,满头大汗。
紫气一元宗主的周身叭叭叭地猛然爆出一朵一朵的紫色气旋,十八层的光屏碎去十二层,剩下的六层被爆力压得薄薄地相叠在一起,看起来根本就只有一层。加上紫气一元宗主的脸色紫中透白,显然这一击他也接得气血不稳,真元失调。
最后一位,却也是第一个来援的,是距离瑶玑所窜离方位最近的浩然宗浩然贯和宗主;他的“浩然闸”倾力而出,最先挡住角魔魈下压的一刀,浩然元气爆裂崩散之际,周身气血反逆,嗤然自嘴边溢出了鲜血;若非诸法空如的“般若法轮”和紫气一元的“紫气屏”恰时来援,恐被角魔魈的这一刀给压在空中立不住身形。
在东方三大正派宗主的合力承接下,最没有事儿的,反倒是那身居险境,抓住了突然出现的威力空隙的瑶玑。
虽然她在最后的一刹那,察觉了角魔魈这一刀威力突然出现的些微空隙,但若非三位宗主替她挡去了角魔魈这一刀之威,凭其一击尽折三大宗主合力锐气的刀势,瑶玑要想就这么毫发无伤地脱困,几乎可以说是毫无可能的了。
然而就在她脱离了角魔魈的刀势之危,在烟尘又冲天而起的迷蒙中反身定形时,还来不及对三位同受重挫的宗主斗表示谢意,就透过了层层的飞灰,发现到角魔魈的异状……
这个时候的角魔魈,青光闪闪的凶厉双眼中,射出了之前宛如飞龙和蛟魔那般异象相似的长长光柱,头顶三角磷磷莹亮,口颚外拉,尖裂的长嘴在一片血红中露出了长利的尖牙,形象更加不成人形。
但是在这种骇人至极的恐怖长相中,瑶玑竟然发现原本虽然也是变形严重,但至少依稀还有一点孽龙化形那丑恶面容的五宫感觉,竟然产生了一种像是被甚么极其强大的力量,给硬生生地挤到了旁边的怪异错觉。
除了角魔魈脸部变得越来越像妖魔鬼怪之外,原来还有一点孽龙化形五宫的大概轮廓,都像被甚么巨力给挤成了一团,然后从角魔魈的头部渐渐栘了开去,过了颈项,直被挤到了角魔魈的左肩处……
紧接着角魔魈已经够巨大的身形,居然叭叭连响,又再长一倍,几乎将近有七、八丈高,变成了一个一般人只及其膝,名符其实的巨人!
那个在角魔魈左肩头,挤成了一团,变形得几乎难以认得的孽龙化形五宫,也在这时突然就像是原本在水下的模糊影像,因为浮出水面而倏然显得清晰了起来。
凸出的鱼目因为挤压而变得更加地凸出,原本看起来还有些雅气的胡须,也因为挤压而显得极为突兀……
当他的脸容五宫,清楚地从角魔魈体内浮现出来时,虽然这个时候的空中布满了密密的飞烟灰尘,但是眼力能透浓雾的瑶玑下但看得一丝不露,更还在轰轰隆隆的气爆声中听到了孽龙化形的喃喃呻吟:
“我好难过……我好难过……我的身体呢?我为甚么会被挤得连伸手伸脚都不能?我的手呢?我的脚呢?……”
角魔魈越来越不成人样的变形,已经是够让人骇异的了,不料那浮现在角魔魈左肩头,看起来就像是个恐怖装饰头颅的变形五宫,居然还能发出阵阵的痛苦呻吟,说出尖尖细细的话语,其景象之诡异,实在比最吓人的恶梦,还要再骇人三分。
“是甚么挤得我这般难受?我忍气吞声,含苦茹辱,几近千年……这就要扬眉吐气……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阿罗喉呢?我们不是说好的吗?我怎么甚么都看不到?”
孽龙化形那挤得变形的脸孔,怪异而又痛苦地扭曲着,凸出的双眼看得出血漓一片,显然眼球已是血管爆裂,但偏偏却又被角魔魈周身那一层青中带着紫红的强大气层给紧紧地压住,无法向外喷放,以致于两眼中血液滚动,眼眸全是一片鲜红。
瑶玑心中大震,知道拔出“蚀魂焚心神魔刀”的孽龙化形,也就是无形冥王,在吸取了大量的飞龙联主真元之后,启动了角魔魈的神魂出现,终于完全被角魔魈威力所魔化。
魔界的先锋将,传说中“三间破裂”的第一恶兆,角魔魈,终于现世了!
当心魔尊、妖剑魔主和拜月巫主,调转劲头,想要对付无形冥主之际,却被其师弟极元真人处处掣肘,尽是放不开手直接对付正在异变的无形冥主……
及至无形冥主那怪异的一刀出手,正派三大宗主联手合挡,同受重挫下,本来以为已经是角魔魈的无形冥主异变再生,听见师兄痛苦呻吟的极元真人终于在骇然下稍停了手……
妖剑魔主和拜月巫主,其时正身形闪移在极元真人两侧,同时反身侧位,一左一右地将其所有出手方位完全封住,终于将其流光四射的“极元光气”和变幻无方的各宗绝式,都给闭得丝毫不漏!
妖剑魔主和拜月巫主,邪宗两大极顶高手,这一决定同时舍无形冥主而对付极元真人,便算他的“极光无形”身法再滑溜,也已经无法再分身他顾了。
角魔魈反手劈向瑶玑仙子那怪异的一刀,所呈现出来的奇特景象,是如此让在场的所有高手震撼,无论气势之强,劲力之密,展现之怪,影尾之长,都让已是极顶高手的众人产生一种难以抵挡的感觉。
这时候的心魔尊,虽然在眼神连系下,决定好由妖剑魔王和拜月巫主先拦住掣肘的极元真人,由心魔尊专一先对付不停变形的无形冥主,因此在空隙下已是飞临至无形冥主的头顶,但是眼见这一刀的威势实在是其前所未见,当下真元急挫,手里原本已经聚气将出的“锁念磬锤”突然产生了一些迟疑。
不料无形冥主身上的异变又突然出现,肩头浮现了头颅脸容的怪异骇人景象令人瞠目,而原本的角魔魈身形突然“唰”地又伸长了一倍多,使得心魔尊原本在其头顶的位置,差点被撞个正着……
心魔尊陡然吃了一惊,手下再不迟疑,几乎是本能地手腕飞旋,“嗡”地一声轻响,锁念磬锤“当”地在空中打出了一道波束,嗤啦啦地对准现在已经变得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魔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