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龙魔传说 >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88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88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1-04 09:22:33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30
手使出来。
不过尽管蛟魔对角魔魈这种程度的运劲等级像是熟悉无比,他那仅存的左掌精准地平拍在角魔魈刀面劲力间隔之上,但致命的内创使得他断成了好几截的经脉无法运气于掌,这一拍虽然藉力飞退,比飞冲而来的速度还要更快,但刀面上的利气也立刻叭叭轻响,将蛟魔左掌尖如倒钩的绿色指甲,给完全倒掀飞裂而出,同时五指也卡啦反折而起,紧跟在指甲之后,化成五点绿影横飞。
角魔魈根本不管蛟魔运用了甚么巧力,横旋的刀芒简单而又迅速地呼啦一绕,如利刀般切颈的细线再次绷断,紧接着哗地竖刀劈出,刀身宛如倾泻而下的青亮水银,不断嗤嗤拉长,对准暴退的蛟魔直冲而到。
蛟魔的退势毕竟藉劲而来,速度远不及角魔魈聚力而出的刀芒,还来不及真正飞退多远,角魔魈长芒烈光,利气聚合的一刀已是嗤啦啦地劈到!
正在危急之时,下方猛然唰地一蓬雪芒暴出,层层密密的莹莹光气上涨而起,恰恰接住了角魔魈不停窜长的这一刀。
角魔魈集束的刀气,轰然中破开了这横拦的雪芒,炸起的银光亮点宛如星火喷放,嗤啦啦地在空中拉出了千百条带着光烟的尾芒,照得周遭尽皆猛然一亮。
在这乍现的亮光映照下,可以看得见放出雪罩的那条纤纤人影,被角魔魈这一击之力,冲得倒飞而起,直往地洞中坠落,同时身躯不停轻颤,口中鲜血猛然直喷,生死不明。
雪神女的这一挡,并不能将角魔魈这一刀给完全化解,只使得窜长的刀气稍微地偏了一偏而已;雪神罩所运起的冰气就撑不住芒中利气,被刀劲整个绞碎,而且震力所传,顿时令她体内五脏俱裂,身形坠下时,已是当场断气。
就在角魔魈刀力贯穿了雪神女横来的冰气之时,蛟魔不但没有趁这偏劲的一瞬飞退,反而扭身窜位,直切角魔魈身侧,断去五指的秃掌,唰啦直贯角魔魈胸腹。
角魔魈如瀑般的刀气立即暴缩,刀身横切,动作之快,还只见到它的刀气猛放,下一瞬已是猛然斩下,完全看不出中间缩刀再出刀的任何过程,
此时角魔魈的周围又呼啦呼啦地窜来了十几条影子,眼中放射着和雪神女一般无二的紫红光芒,几乎是完全不顾生死地连刀带剑,和身往角魔魈扑去。
只不过这十几条人影,功力显然和角魔魈相差太远,扑势虽猛,还没接近角魔魈一丈之内,就被其厚密宛如实物的气层所阻,身形在空中顿了一顿。
角魔魈抓住这个空隙,背部往外一胀,气层突胀,锁住了这十几人的身躯,潜力立即透身而过,但听叭叭连响,那十几个人就在轻轻一顿中,身形破碎,在空中炸成一团团的血肉烂糜,往后方飞抛而出,划起了十几条长长的红带。
活生生的十几个人,在角魔魈无与伦比的凶厉气层冲击下,当场就变成了十几条瞬现于空中的血带。
蛟头魔人宛如未见角魔魈下斩的刀气,趁着角魔魈拱背送气的那一刹那,尖啸一声,失去五指,依然悍厉掼出的左掌,倏然一抖,齐肘而断,就像是飞出的箭矢那般,“蓬”地一声,正撞在角魔魈宽厚的胸腹之间。
同时因为蛟魔在这一刹那自断左肘,立即使得对准他左臂斩下的一刀唰然落空。
角魔魈显然也没想到蛟魔竟然会使出这种绝式,一刀过处,蛟魔的左断掌已是恰恰抓住其运气的间隔,穿过了它气层的防护空隙,重重地撞在腹上,角魔魈虽然真元强大到无人能比的地步,却也被这一击给撞得在空中倒挫了四、五丈,元气浮动。
可惜蛟魔这倾力的一击,元劲已弱,加上角魔魈真元强固的程度,远超过现在的蛟魔,因此即便正正地受了蛟魔一击,除了浮动瞬间之外,却也丝毫无碍。
然而角魔魈却被蛟魔的这一个断掌给打得冒出了真火,犬牙交错的尖嘴张口怒吼一声,挫退的身形立即对着蛟魔前冲窜去……
正邪两派的高手们,飞临的时间和角魔魈只差一线,但是当他们身形窜近时,角魔魈和蛟魔已经劈哩叭啦地缠战成了一团,但见青绿两条影子唰啦唰啦连闪,眼力差点的根本就已经瞧不清楚他们的动作。
尤其后来那些蛟魔控制的众人现身相拦,顷刻间就被角魔魈震力所催,爆成了片片血肉,其状之惨,其气之烈,其速之急,根本来不及插手。
雪山神宫的雪山老祖一眼就瞥见了坠下的雪神女银白的身形骨节已经尽碎,显然生机全断,他那冰冷的脸上透出震惊与怒气,侧身就要对准两魔长窜而去。
裂天剑皇反手一拉,将雪山老祖的身形拦住:“雪山道友不可冲动,两魔相斗正急,道友心中怒愤,这时候上去极是危险……”
雪山老祖脸色透青:“角魔魈灭我弟子,怎还管得许多……”
裂天剑皇还没回答,另一边的玉羽圣巫已是接口说道:“角魔魈固然可恶,蛟魔控制尊属为其掩护牺牲,也是邪不可恕,难道雪山道友忘了之前围击蛟魔时,后来突然出现的大肚如来、飞霞真人、四维先生和四位神君了吗?如果不是他们出现牵住了七罗汉,蛟魔岂能如此轻易脱出包围?”
真佛宗的诸法空如宗主慨然一叹道:“就算他们没有出现,恐怕只凭七罗汉也圈不住蛟魔的……此魔被我等合击,体内经脉已是尽裂,连心脉都断成了七截,居然还有这种力量力抗角魔魈,其韧性之强,实在超越了人类……”
“百足之魔,死而不僵,蛟魔目前已不足畏……”裂天剑皇沉沉地接口道:
“只是眼前的情势显然越来越复杂,连本皇都有些混淆了……”
浩然贯和宗主顾不得嘴角溢出的,之前“浩然闸”和角魔魈那怪异的刀力相接时,心腑震伤而形成的血迹,急促地发话问道:“怎么样?我们要不要出手?”
裂天剑皇也皱着眉头说道:“蛟头魔人和角魔魈,应该都是魔界妖物,怎地会如此互击?”
天池剑尊则是心知末世预言即将成形,沉重地问道:“就算我们要出手,但到底该帮哪一边?”
真人界正派的诸位高手们,面对现在错综复杂而又隐晦难明的情况,显然也有些抓不到真正的头绪了。
邪宗的那些高手们,不管他们心中怎么想的,现在场中一边是绿鳞骇人的蛟头魔人,一边是青角狰狞的角魔魈,这两个都是他们心目中的敌人,但他们最稳当的想法,还是趁着两魔相斗的同时,找些甚么好处来捡,因此他们虽然也浮身围在附近,但却很明显地抱着暂时观望的态度。
两魔互斗的情形虽然快得眼睛都瞧不清楚,但诸人都是眼力非比寻常的修真,拜月巫主在细察一阵之后,便即摇头叹道:“蛟头魔人又是重伤,又是体残,竟然还能如此运式,魔力果真超越了我等……”
“就算是这样,角魔魈初现人世,威力难挡,蛟魔恐怕也撑下久了……”妖剑魔主很快地接口道。
妖剑魔主的话音方完,正派那边也在和角魔魈初接之际,气血浮动好不容易才算平稳下来,飞赶而来的瑶玑仙子,连考虑都没考虑地就身形不停,直对着角魔魈和蛟魔窜去,口中娇声暍道:“角魔魈是魔界先锋,诸位还等甚么?便算渔翁想得利,也要两魔平衡才行……”
瑶玑的话一说完,纤细的身形猛然上拔,双袖波动连连,千万个像是翻花蝴蝶的掌影已是噗啦啦地化成两串翩然烈芒,对着角魔魈直泄而出!
瑶玑紧急中抛下的话,立时在正邪两方高手中造成了几乎一致的行动。
对正派而言,瑶玑此言无异指明了角魔魈正是魔界号称先锋的大将,它会如此倾力对付的,当然就是会对妖魔界跨空而来造成障碍的人,因此不管正派高手们对蛟魔有没有好感,此时无异变成了他们要协助的对象。
对邪派而言,瑶玑后面的那句话,正提醒厂他们若想在两魔相争中得到甚么好处,就绝对不能让其中的一边过弱,蛟魔如今身受重伤,连气芒都已经运不出来,显然经脉已经断裂,气机无法透出,加上两肘已断,只剩光秃的双臂,一腿已折,根本就是凭着凶厉无比的气势相对角魔魈那种层次力劲的熟悉,舍命相拼,尽管撑得住一时,但也绝对挡不了多久,说不定下一瞬间就会失手身亡。
所以瑶玑后面的那句话,正好提醒了他们,于是也展动身形,对着角魔魈而去。
就在正派邪宗,角魔蛟魔,互相闪动身形,打算再起混战之际,每个人都将所有的精神丝毫不敢懈怠地放在敌人身上,因此反而没有人注意到山谷下方的那个怪洞,已经悄悄出现了一种奇特的异象变化。
那个本来就因为塌陷,而已经变得极大的深洞,在飞龙与蛟魔神念交击而生的凹陷空间,嗤溜溜滑进了洞中之后,就开始出现了一种很隐晦的转变。
原来那个黑沉沉的空间,因为甚么都看不到,以致于如果有人往地洞里望去,会在心中很自然地升起一股完全陌生的诡异之感。
除了未知之外,还是未知,因为实在是弄不清楚这么个深洞里到底是甚么东西。
但是就在飞龙和蛟魔神念交击而出的凹陷空间,窜入这个怪洞中之后,这个广达千百丈的黑黝黝空洞,突然产生了一种没有人注意到的质变。
虽然黑沉依旧黑沉,看不见东西还是甚么都看不见,但是如果有人在这时往地底沉洞望去,就会发现这个洞给人的感觉,已经渐渐在改变了。
原本诡异至极的感受,突然变成了一种恐怖的惊骇。
因为谷下那原本空洞的空间,突然变得越来越沉,越来越厚,几乎让人觉得空间已经不再是空间,而是变成了一种完全黝黑,但是却没有丝毫闪光的怪异存在……
这种感觉,就好像在原本空洞的深洞某处,出现了一个同样也是黑沉如洞的物体,而且迅速地扩大,很快地就变得足以让人往洞中望去时,心里的感受立即改变。
在这个外在的影像虽然瞧不出任何变化,但是心中已经感觉完全不同的黑沉沉的空间里,传来了足以让任何人一见之下都忍不住骇然震惊的恐怖……
那是一种邪厉残暴的气息,一种没有人性的冷酷……
可以使人脊骨发凉,可以叫人牙齿打颤的气氛……
可惜的是,附近的众人,不论是正在空中倾力准备对付角魔魈的极顶高手们,亦或是隐藏在旁边地面,功力程度也只能观战的修真们,所有的注意力都被角魔魈所吸引,并没有任何一个人注意到山谷下那巨大的深洞隐然而又悄无声息的变化……
角魔魈对上方化成两串掌影,呼啦啦夹劲而来的“嫏寰折劲掌”,虽然并不放在心上,但是瑶玑这个美艳绝伦的女郎,心智之敏锐深沉,却是令角魔魈感受尚新。
连角魔魈如此力量,她竟然还敢有这种智计胆气以潜劲将刀上的飞龙暗震而出,这时候正在和残体伤身,戾气冲天的蛟魔紧身相对之际,瑶玑这一加上来,她的功力角魔魈并不放在心上,但是她那令人意外的心思却不得不放在心上留意。
角魔魈身形反旋,刀背逆出,勾向了蛟魔横踹而来的一脚,却在青芒剧现中,噗啦一声轻响,刀芒幻化出一条令人难以想像的重叠弧线,不但勾往蛟魔的刀背嗤然乍亮,更在光弧的爆现中,两万五千层的气劲尽聚弧光末端的一点,嗡然将所有外放的青光收合,直劈瑶玑而去。
角魔魈这一式弯刀变式,显然是对准了瑶玑而来,打算在最短的时间内除去这个伤脑筋的女郎。
瑶玑倾身前扑的势子,最主要的目标其实并不是角魔魈,而是引动已经有些犹豫的正派高手,和打算袖手等机会的邪宗。
角魔魈弯弯的弧光,反明为暗的波点,对着她直掼而来,立即就引起了她的警觉,知道角魔魈这一刀之威,绝非自己独力能抗,于是马上两手开分,掌影散飞,瑶玑仙子体内真元急往侧拉,化成两串的掌影,右边的那一串在叭叭连响中化于淡气绕烟,倏消于无形,左边的掌影下隐现她娉婷的身形,所有的掌力层层折出,很明显地就是倾力打算撑住重压的样子。
角魔魈厉笑一声,弯弧力点猛然往左边一滑,看起来不像是有任何转换的模样,但就是这么准准地直劈在瑶玑护身的掌影之上,这中间转换的瞬间,竟然给人一种并不是角魔魈的刀弧力点侧滑向瑶玑,而是整个瑶玑连人带掌的附近空间,自动地滑向了角魔魈的刀劲力点那般,那种诡奇的感觉,实在令人神异至极。
瑶玑的“嫏寰折劲掌”,虽然确实是真人界少见的玄法妙诀,但是角魔魈魔力之强,却不是人间所见,因此尽管折劲奇奥,也挡不住角魔魈存心将瑶玑毁于刀下的这一击;轰然炸光中,瑶玑的曲折掌劲被压得几乎贴在她纤细的身上,最后终于撑不过猛暴的元劲,叭然崩碎。
不过当瑶玑身前的掌劲被角魔魈击碎之际,却自原来掌劲消失的右方,蓬然凭空喷出了一股鲜血,紧接着那空无一物的景象波波动摇,居然倒飞出了一个娉娉身形,而原先引去角魔魈所有元劲的影像已是瞬间消失无踪。
驰救不及的正派高手们,眼见瑶玑在这紧急的要命关头,竟以“驻形永生宗”着名的“乾坤转借”大法,躲过了角魔魈这聚力致命的一击,心中下由得一松,怒叱一声,齐齐扑到!
角魔魈发现瑶玑摆出的那个准备承受重击的影像,居然是个折影的虚象,显然又上了大当,心中暴怒实已不可言喻,立即大喝一声,反手就是整整三万层刀气迸散,这一次所有的刀力完全外放,毫不收敛,使得顷刻间异象陡生。
角魔魈反手的这一刀,所炸起的光芒迥然与之前完全不同,太阳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龙魔传说】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