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龙魔传说 >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91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91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1-04 09:22:43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30
明显的青芒,就在她看到这位弟子连肚肠都崩泄出来的恐怖形象时,嘶地窜卷到了全身,然后她就只看到上下两团肉糜正在往前飞溅,之前那个被切成两截的男弟子形体已经瞬间消失了。
这时她的心中正想大声尖叫,却更加骇然地发现有一个连着腿的下半身,突然从她的下方出现在她的眼帘中,断口处萦绕着一线青芒……
脑袋里连想都还没想到,这看起来有点熟悉的下半身,正是从自己身上所切下来时,她只觉得腰腹间有一阵难以言喻的轻痒,像是电流般地往上传了过来,最后她只看到师父,唯一对她天生的高大身材并不视为妖怪的夜坦,不顾一切地从旁边冲了过来……
她一见到师父,骇然的尖叫马上就转成了宛如找着依靠的呼声,可惜那阵轻痒已经窜到了胸口,使得她的声音不能完全发出,只能在口中轻唤一声:“师父……”
然后她就甚么都不知道了:连方才所见到的那个下半身到底是不是自己的,都来不及在脑袋里确定了。
罗刹金刚宗的夜坦,眼见自己最心爱,天资也最好的弟子,被完全看不见的利刃,生生活切成两截:心中顿觉一阵恐慌,顾不得反卷而上的怪异青芒,厉吼一声,暴扑而上,想要抱住那终其一生,为其身材在世俗间饱受讥辱,前年才由她收入门下的女弟子……
可惜她的扑势虽然急劲,那一线绕身的青芒却更是迅速,夜坦但听“哗啦”一响,一团肉糜在她的扑抱下四溅飞射,那位原本夜坦寄以厚望的女弟子已化成了满天的血红肉屑!
一头一脸都溅满了肉糜的夜妲尖叫一声,愤然怒喝:“不……英英……你不能这样就死了……”
勃然狂怒的夜坦,闪眼瞧见左侧不远处有个像是长爪般的暗影,带着一溜莹莹的淡芒闪然而过,立即又大喝一声,倾力扑去,左右双掌聚集了生平修练的所有元劲,小都天金刚气凝起一圈一圈密密的青芒,封锁束敛的力道完全转成外放的击力,噗啦啦地连人和身飞窜而出!
可惜阿镰摩那长长带芒的刀爪,动作实在太快,虽然夜妲的眼瞳闪然见到了刀爪之形,但是那只是轻顿之下,微现的幻影,实体的存在,早就已经闪移而去,因此夜姐这倾集全力的小都天金刚气,只空击得巨爪影像在青芒圈罩下幻碎消失,却并没有任何击中实体的元劲反馈感觉。
痛心而又愤怒的夜坦,在这一击落空之际,忍不住微微一愣,还没回过神来,突然见到自己的胸膛嗡地裂开了一个大口,一支莹莹发亮,像是镰刀般的光形,从她的体内穿了出来,大惊中正想反手聚气印出,却骇然发觉两手一用劲后,竟“叭”地一声脱体而去,双手自肩部以下,感觉不到任何利气切断的痛楚,反倒因为自己这一运劲,将不知何时被切断的双臂给挣得飞了出去,同时噗地喷出了大量的血柱……
然后夜坦才发现眼前出现了一个腥红的肉洞哗然张开,里面一层一层密密的尖牙,闪着青冶骇人的厉光,像是每一支都正准备饱食她的血肉……
最后夜坦只见到那个恐怖的肉洞往自己的头部罩来,尖牙剧收,一种令人难以忍受的剧痛就猛然贯穿了她的脑袋,让她再也控制不住地尖叫出声。
夜坦的身躯,被阿镰摩这个巨大的魔物,用爪刀插透胸腹,将她的头部塞进了它躯体上那个密长着九层尖牙,像是嘴部的肉洞之内,含住夜妲颈项的嘴缘不停地蠕动咀嚼着,夜妲尖厉的惨叫声,从它那紧紧收合的嘴中听来只是一声闷闷的翳响,但见夜坦不停踢动双腿的身躯越来越往阿镰摩的嘴中挤入,那一声声闷翳的惨嚎,终于停了下来,这种恐怖的景象,实在让人无法想像夜妲在临死之前,承受了怎样的痛苦。
当夜姐的双脚最后也被阿镰摩吸入口中时,夜溟和夜漭两大金刚,同时怒喝一声,从左右飞身扑来,两人手中嗡然亮起了一层又一层青亮的气圈,放着噗啦啦的破风之声,对准身下阿镰摩巨大的形体下冲而去,二人这一击已是倾尽周身所有功力,带起的裂风声势之强,确实不愧是真人界有名的高手。
就正在二人的小都天金刚气,正要击中身下的阿镰摩时,夜溟和夜漭,突然发现自己的身形突然在空中猛地停了下来,再也无法前进一寸,生就像是有个甚么无形的气罩将自己给拦住了那般……
夜溟和夜漭,还没弄清楚到底是被甚么东西挡住了身形,陡然觉得腹胁侧面有些异样,转眼一看,才骇然发现有一支莹莹发着青光的钢刀形露华芒,就是如此准确地从二人金刚神术最薄弱的要害处,插进了自己的体内……
这一道又宽又长的刀芒,由胁侧刺入,肩背穿出,其速之疾,其锋之快,让两人连刀气都已经透体而出了,一下子都还没有发现,只觉得猛然前扑的身形,忽然在空中停了下来,惶然回顾下,才惊见自己已经像只串鱼般,被那一道根本就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青莹长芒,给生生插透了!
当二人惊骇地发现了实际的情形后,体内刀锋芒身猛地传出了一种震动极细,但劲势却是强猛无匹的急剧波动,侵入了二人所一气聚足的金刚罩气,猛然将其气机根源完全崩碎,两人皮肤外层已经化得如金石般坚硬的表面,立刻裂裂作响,龟纹就像是一条条漫爬而出的细线,顷刻已经布得二人满头满身……
嗤嗤连响中,夜溟和夜漭全身崩裂的纹线,喷出了一股一股虽然极为细小,但是激起的高度却是高达五、六丈的红色血雾,周身寸寸而裂的剧痛,使得两人俊秀清逸的容貌,怪异地扭曲成一团,然后“叭叭”两声爆响,夜溟、夜漭两个偌大的身体,受崩气外冲的影响,由内而外地裂成了千百片的碎肉血块,在空中炸起了一条一条交错的血线……
之前真佛宗的七罗汉,在围击蛟头魔人时,被蛟头魔人宛如鬼魅般的速度,与强大无伦的力量,眨眼间压得他们差点抬不起头来,其中的香云盖和太虚幻二人,更是身中蛟头魔人透发的“摄魂蛊”,若不是在场还有裂天剑宗的裂天剑皇在侧,说不定就得变成蛟头魔人的奴隶。
没想到就在那阵发自太玄山南面的空间波动出现后,蛟头魔人早已无心恋战,竟趁着裂天剑皇抢救香云盖和太虚幻二人的同时,破空飞去。
就在这个时候,本来也要急追而上的其他五位罗汉,突然被一群横来现身的高手所拦,顷刻间劈哩叭啦地打成了一片……
更让在场所有光明盟的修真惊讶的,是这一群乍然现身,拦住众人追赶蛟头魔人的,居然就是之前诸宗派去阻止紫柔修法招魔的真佛宗大肚如来、大罗仙宗飞霞真人、浩然宗四唯先生、和四君子神居的四位神君等失踪的高手。
这一群人现身之后,立刻就有效地阻住了“光明盟”的追击,就算是以“光明盟”此时的实力,也花费了好一段时间,才算是制服了这些原来属于同门的高手修真们。
因此除了裂天剑皇、雪山老祖、烈阳神王和玉羽圣巫等四位正派的极顶宗王之外,他们这一批由左盟主裂天剑皇所率领的“光明盟”属下,应该算是现场的所有修真中,到得最晚的人。
当他们终于将大肚如来等人,封住气穴,打算日后由宗主们找个甚么方法,恢复他们神智之际,却没有想到他们这几位眼中透着紫红异光,但是却被封穴而无法动弹的受害者,反倒变成了屡受蛟魔阻拦的角魔魈,所第一个要狙杀的对象……
※※※※※
将同门的师兄大肚如来,背在背上的,正是七罗汉中神力最大,情份一向和大肚如来最好的满驮罗。
角魔魈化成一大片青影的飞掠,转成实际的巨大影像,在空中出现时,正恰恰在满驮罗的身后,角魔魈那青光漓漓的厉眼,正正地凝视在他背上的大肚如来上,显然就把和蛟头魔人同样放出紫红眼芒的大肚如来,当成主要对付的对象……
满驮罗身前的目连天,气运透窍的双眼,但见一层稀薄的青影闪然而过,接着在满驮罗身后凝形现身,大惊之下暴喝一声,飞身而上,眼中射出了一大片的强烈光束,直对着角魔魈而去。
角魔魈尖啸一声,左刀甩损,左拳崩击,目连天那一大片近千条的芒束,就像是被甚么奇大无比的压力,给整个收挤成一团那般,放出的眼芒虽然多,但是却完全缩集在一个狭窄的方向,原本对准角魔魈全身九十二处暴射而去的强烈散射,被角魔魈一拳高达一万四千道无形的强大潜力,由外而内地聚合了起来,使得目连天的这一击,重芒相叠,亮度之强,较之前散射之时高出了一倍有余!
在九百七十条目连天的“天目放芒”大法完全被压集的同时,角魔魈的拳力由外侧往中央合拢,一万四千力聚缩成一,气芒由放亮转成收敛,击中目连天九百七十条射线集聚光点时,激起的光亮并不剠眼,但是其中密密而出的震波,却几乎可以用肉眼就看得出来。
“蓬”地一声,九百七十道眼芒立刻从射光的末端,寸寸炸裂,就像是一大串的火炮那般,劈哩叭啦连连回爆,崩裂的气机顺着目连天的射线眼芒往回反震,碎光散射,星火四溢,目连天放出的眼芒已经算多了,这一开炸,更是激溅得周围完全陷进光雨芒线之中,除了那破裂成各种形状的强光之外,几乎看不见任何其他的东西。
当目连天的“天目放芒”大法,为角魔魈拳力所破,寸寸回爆之际,大约反震到了目连天放出的眼芒中段,目连天那一双著名的迅击异眼,已经受不住角魔魈拳劲破来的压力,一对眼球已经像是被甚么巨大的手指压进了眼眶那般,往内凹陷了进去,最后终于噗噗两响,两道血水从目连天的眼眶之中暴喷而出……
目连天眼窍被破,痛得闷哼一声,真元逆窜,再也受不住拳力冲劲,一个人就像是被巨锤重击那般,呼啦啦地往后倒飞而出。
满驮罗在目连天飞来的瞬间,当然知道必定是自己的身后有了甚么不对,被眼力最好的目连天师兄给瞧出了问题,于是毫不迟疑,窜身前滚,手中的“重业难破韦驮杖”嗤然化出十六层杖影,四四相连,锁住下身后十六个方位,轰然击出。同时身形猛翻,八个斛斗连变十二个不同的角度,想要躲开身后不管有还是没有的任何袭击。
当满驮罗的身形连连翻出,眨眼窜身到了十六丈外时,他已经听到了身后的大肚
如来师兄,身躯一阵轻颤,透出了一股令他心惊的吁气、满驮罗翠手持杖,嘶地自杖身放出二十四条力线,哇然张开,前竖防备,另-手反背将大肚如来拉到了身前时,他就看到了众师兄中,他一向最尊敬,气度宽容,最为生性略暴的他所不及的大肚如来,眼中原本充斥的紫红两光,正在迅速地消退当中,而反常地呈现出大肚如来原本笑眯眯的和气眼神。
满驮罗见到正在清醒的大肚如来,还有些弄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却依旧喜下自禁地叫道:“大肚师兄……大肚师兄……”
在满驮罗激动的呼声,大肚如来越来越清楚的眼神,只是对着满驮罗嘻嘻一笑,语气非常疲乏,但却依旧温和地说道:“师弟,悲喜应识,是生瞠痴,你还是这般原性激动……”
“师兄师兄……你还好吧?”满驮罗在心情激荡下,也顾下得其他。
大肚如来微微一笑,表情中透出说下尽的神色,只是将满驮罗轻轻地推后一步:“我的时辰已到,佛意慈悲,我在圆寂之后,盼你早日脱情净性,同朝西明……师弟,我先走了……”
满驮罗听得大吃一惊,正想追问,却见大肚如来蔼然坐地,双手合什,对着潇驮罗微笑唱道:“要要玄玄并了了,劳劳役役与闲闲,生离死别都休问,只合相看展笑颜……”
禅吟声中,大肚如来体内的角魔魈气劲,在灭尽摄魂蛊虫之后,转摧肉身,就在他的胸口上猛然亮起一点莹莹青光,随即透出,嘶然一响,放染周身,就在满驮罗下一眨眼里,看到大肚如来全身催化成了-股淡淡气烟,终于圆寂应劫而亡。
满驮罗虎眼含泪,对着已化虚无的大肚如来坐处,合什行礼,回头一看,正见到目连天双眼内凹喷血,横摔而出,西雷幢与占察拘,同时跃身空中,缩身曲腿,拉着长长的烈气芒光,直扑纵横四向,毫无敌手的角魔魈而去。
满驮罗全身元气尽集杖上,喃喃祝道:“师兄呀师兄,师弟元识末净,放不下失兄之痛,势必一命尽抛,除魔雪仇……西上再见时,愿受师兄三钵拙头……”
言毕全身元劲尽催,周体同颤,大暍一声,双手持杖,放出回异的光明烈芒,叭然一点至精华光在杖头三尺进现,催动四周同时现出了万点金芒,并且在八固乍亮的瞬间,以一种顺心的圆弧,齐齐往满驮罗杖头点光聚集,波劲震动间,隐隐传出厂宛如禅唱的嗡响,那种景象之炫丽庄严,宛如天现流苏,神异巨极。
神蕴空在飞身而出,正想将被震飞的目连天身形接住时,陡然听见满驮罗运法的禅音有异,转眼一看,发现他已运起了佛门“舍利喂魔”的自毁大法,骇然中大呼道:“师弟不可……”
话才说了个开头,目连天飞退的身形已被其接个正着,却立刻被其身体内怪异无比的逆劲撞得将后面的话也说不下去,沉气稳身中,还是踉跟舱舱地和目连天同时往地面坠去。
角魔魈对左右飞跃而来的占察绚和西雷幢,连望也没有望上一眼,倒是青眼集聚,注意起正面带着点点异芒直街而来的满驮罗,巨口开张,哇然长嚎声中,右掌拍刀;动作只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龙魔传说】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